官策

第440章 常委批斗会(下)

第四百四十章 常委批斗会(下)

【封推仅剩最后两小时了!兄弟们,封推只是开始,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们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走!

谢谢兄弟们这两天给力的支持,月票榜已经进了前九十,两天能够有这个成绩,我很欣慰!

同时也希望兄弟们继续支持!!!!!】

和陈京接触过的人都能够感觉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而这种气质,在他说话的时候表现得尤为明显。

陈京说话,字里行间,有一股天然的正气,让人很信服,很受感染,同时隐隐还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味道。

今天的常委会,场面弄成这个样子,陈京的发言却说到了“团结”。

这两个字足以让会场所有人羞愧,同时又让刘积仁感到脸红。

刘积仁主政德水这么多年,团结这两个字成了他的口头禅,多年的强调团结、重视团结,也造就了德水班子的相对稳定和平衡,这些年以来,德水综合指标一直都排在全市第一,这不能不说是因为班子的团结。

但是,今天。

刘积仁终于露出了他骨子里面伪团结的一面,刘积仁的团结前提是他能掌控局面,他能贯彻意志。

他大权在握,一呼百应的时候,就大讲团结,大讲胸怀。

可现在,一旦他的位置受到了挑战,他的权威受到的威胁,这些所谓的团结和胸怀,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就是双重标准,对别人的要求总比对自己的要求高。

陈京一针见血的提到了“团结”两个字,让会场所有人都不敢接他的话。

聂光就像一只猫头鹰,他左顾右盼。期待有人能够打破僵局,可是他失望了。无论是靠近他的还是靠近对方的两方人马,谁都不说话,都低着头。

这让他心中有些发慌,同时又有些害怕。

事情到了这一步,难不成今天的会议竟然还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

这个念头在聂光心中升腾,他说话的欲望就变得不可遏制了。

和陈京正面交锋这么久,聂光起初对陈京还有些轻视,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陈京的确是他这么多年以来,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

这一次如果不把陈京给踩下去,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而下一次德水班子调整,他如果和陈京竞争。他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获胜!

所谓此消彼长。)大致就是如是了!

他清了清嗓子,道:“陈副书记刚才的讲话很好,敢于承担责任。这是我很敬重的品格,既然如此,我想问一问大家,对洪检刚才的汇报,谁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很多人都像没听到他说话一般。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眼睛看向了宋林,宋林左右看了看。有些心虚的道:“我没有疑问!”

宣传部长高赢表态道:“我也没有疑问!”

两个人表了态,其他人又不说话了。

聂光在这个场合,他不方便点名,便将眼神投向了刘积仁。

刘积仁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早就训练出了城墙般的脸皮。

今天局面至此,可以说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无论如何,即使是牺牲一些个人威望,那也得把陈京给解决掉。

刘积仁有信心,只要德水没了陈京,凭他的手腕,他有能力重新将班子凝聚,到了那个时候,还有多少人会记得今天常委会上的场景?

在官场上打滚的人,感性永远都是短暂的,利益才是永恒。

他沉吟了一下,道:“都发言嘛!冯书记,你说说意见?”

冯海明眼睛投向陈京,陈京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他道:“我没有异议!”

刘积仁嘴角瘪了一下,像是在笑,但样子却是十分的难看。

冯海明的表态,似乎让刘积仁的底气更足了,这年头,就没有不破的联盟。

熙熙攘攘,皆为利。

陈京现在自身难保,谁还看不清形势,谁还认不清方向,那后果可想而知。

刘积仁将眼神从人群中扫过,不自然就看到了甄巩,他刚才内心泛起的一点得意,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我有一点异议!”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的眼神都被这个声音吸引,大家齐齐都看向了说话的人——人武部长石宣。

石宣很沉稳的继续道:“刚才我认真听了洪检的汇报,这个汇报跟我掌握的情况差距很大!而这个案子按照检察院的报告体现出来的疑点很多,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我的意见!”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刘积仁的脸色渐渐的阴沉,但是面子上还是道:“石部长,你说!”

石宣正要说话,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区委办副主任王雷急匆匆的进来,他快步走到刘积仁身边,附耳低语的几句话。

刘积仁眉头一皱,道:“什么?”

他微微站起身来,又坐了下去,道:“你去跟他汇报,说我等半个小时就完了,你先带他去党校看看……”

“带谁去党校看看?”门外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一众常委全都愕然,纷纷站起身来。

门口,市委副书记方克波踩着四方步,慢慢的进门。

“我哪里都不去,我过来就是来参加你们的常委会的。今天我听说是检察院的汇报会,我也想了解一下你们调查的情况!触目惊心啊,千万的工程就这样给做成了豆腐渣。

这个工程背后,有多少的黑幕,有多少的利益纠葛?”方克波严肃的道。

刘积仁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扭头对阮山林道:“快,快去安排一把椅子!”

阮山林的效率很高。一溜小跑很快就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刘积仁自己坐在新搬来的椅子上,把主位留给了方克波。

整个德高。只有他知道方克波的内心有多么痛恨陈京,为了陈京的问题,他和方克波之间曾经发生过激烈的争吵。

而今天,在这个时候方克波来了,这无疑让刘积仁心情大定!

半路杀出个市领导,会场的气氛又是一变。

明显,大家都拘谨了很多。

刘积仁道:“方书记,我们会议已经开得差不多了!我让聂区长给您汇报一下我们刚才会议的主要内容!”

方克波摇摇头道:“不用了,你让你们检察院的同志。重新把调查情况给我讲一遍!”

……

“胡说八道!”方克波忽然拍桌子,让所有人心中震动。

就在洪力说到陈京和闫氏企业之间存在关联的那个当口,方克波忽然发飙。

他以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道:“你们这个调查有问题,疑点重重。就因为这么一个没有证据的猜测。我们就能下结论,认为我们的干部一定有问题?这也太草率了!”

洪力被方克波突如其来的发飙,弄得脑袋发懵。后面的话怔怔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而会场所有人的表情,也因为方克波这一拍桌子,瞬间凝固了!

方克波这究竟是唱的哪出戏,他过来不是给刘积仁撑腰,看西洋镜的吗?怎么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这种态度?

聂光首先反应过来,他道:“方书记。这个调查是有真凭实据的,根据中标方红卫公司的人主动交代。他们得到了某些领导的暗示,让他们把工程安排给闫氏公司施工……”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就能说明陈京同志就是那个领导吗?这种逻辑不仅没有道理,而且显得滑稽!”方克波大声道。

“我还有一个逻辑你想不想听?”方克波反击道,“我还觉得这事内面大有文章,可能是某些人或者利益团体为了陷害陈京同志,故意搞了这么一出事故呢!”

“这样的例子有嘛!我们以前就有过因为利益愿意,故意陷害我们同志的情况!”方克波咄咄逼人。

他眼睛盯着洪力,道:“你们的调查不够深入,有太多的疑点没有调查到。这份报告是不行的!我们得重新调查,我来之前已经给市检察院打招呼了,让他们参与进来……”

刘积仁彻底傻了眼,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方克波提出要重新调查?难不成是他觉得自己这出戏唱得还不够大,还好搞得更大一些?

一时他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发言表态。

方克波继续道:“这一次,德水发生了这么恶性的事件,是很让人气愤的!同时,你们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也是值得商榷的,一个好好的班子,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弄得四分五裂,这是你们首先要反思的。

我想问问大家,处理这件事情正确的态度是什么?

我觉得这件事情的正确态度,应该是我们首先要相信自己的同志!

陈京同志来德高也有些时日了。他的工作态度,他的工作能力,他的思想觉悟怎么样,大家心中都有数。

既然大家心中都有数,为什么还会出现偏差这么大的调查?还会把一个根本没有细致调查的报告,就拿到常委会上搞批判?”

方克波口若悬河,说的话渐渐的让刘积仁意识到了截然不同的结局。

方克波今天来根本就不是给自己撑腰的,也不是来看西洋镜的,恰恰相反,他是来保陈京的!

方克波来保陈京?

刘积仁想象就觉得不可思议到滑稽,这太不真实了,宛若做梦一般。

但是事实就在眼前,方克波的态度随着他讲话的深入,越来越明朗!

一念及此,刘积仁几乎要晕过去,为了今天,他苦心等待安排了这么长的时间,就这样功亏一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