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41章 陈京的眼泪!

第四百四十一章 陈京的眼泪!

【第三更送到了!!!】

常委会散了,常委会是这个结局,所有人都没想到,甚至包括陈京。

陈京出门的时候,甄巩脚步很快,走在了他的旁边,陈京明显感觉,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不一样了。

陈京的淡淡的笑了笑,甄巩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是对今天会议最好的概括!”

陈京摇了摇头,道:“你去忙工作吧!记得盯紧服装节的最后筹备工作!”

他顿了一下,道:“记住,晚上安排跟三江传媒范总吃饭!”

“是,是!”甄巩连连点头,加快脚步,一溜烟就不见了,他脚下轻快,让人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愉悦。

陈京可以感受到背后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这些眼神都是颇有意味的。

成王败寇是这个世界最直接的法则。

在今天会议之前,陈京明显能感受到某些人对自己的疏远,但是现在,他在别人眼中,却成了一个神秘的存在。

陈京没有回头,他也没琢磨其他人的心态,径直走进了自己办公室。

二科科长马进正在秘书席的位置上闷头抽烟,样子有些颓废。

陈京冲他道:“怎么了?抑郁了?”

马进猛然抬头,嘴唇掀动了一下,嘴中没有发出声音来。

“晚上安排一下,我有应酬!现在这段期间,我不会客!”陈京道。

马进拼命的点头,他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眼神中尽是迷茫之色。

陈京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轻轻的将门关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房间里面带有浓浓茶香的空气,直到此时,压在他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终于全部卸下来。

这段时间,陈京所承受的精神压力是非常大的。

他从市委书记秘书的位置上空降到德水,他的内心一直都想把工作做好。做出成绩,他想用实际行动,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潜力和才华。

他承认,在有些方面。他的警惕性弱了。

就像最近这件事,完完全全就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事儿,当他的成长,威胁到某些人的利益的时候,别人在他身上用的心思就会超出常规思维。

从工程招标开始,一直到工程的出事,这其中每个环节都是有人精心安排的。

这样一连串连环的安排。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陈京卷入这场贪腐风波中,让他再难以翻身。

当然,不可否认,在这件事情的某些环节,策划者是获得了足够利益的,而他们获得的最大利益,可能就是陈京最后的结局!

一想到这一点。陈京心中就有些后怕!

最近这段时间,他拼命的想自己究竟得罪过什么人,因为他清楚。像这样大的一个局,无论是聂光还是刘积仁,他们独自是不可能完成的,真正的操纵者隐藏在暗处。

这个人很狡猾,很熟悉德水政坛,他利用的就是德水政坛目前的利益平衡,从现在这个结果看,聂光和刘积仁很可能都被他当枪使了。

一个书记,一个区长,都是地位显赫的存在。这样的存在,竟然只是别人的一个工具,陈京对这个人心中感到栗然!

他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平定了一下情绪,慢慢走到窗户边上将窗户拉开。

外面的风吹进来,寒意阵阵。但他并没有退缩。

他的眼睛看着德水这繁华的街道,看着东边那高耸的服装大楼,还有那熙熙攘攘的人群。

不受控制,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他想到了自己初来德水时候的艰难破冰。

他想到了自己在德水干的几件大事,整肃教育系统,整顿医疗和政法系统,推进干部选拔任用改革,还有现在的服装城和小商品市场。

这些事情哪一件事情是简单的?哪一件事情不是他付出了极度的艰难和艰辛的?

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这一路走过来有多么不容易。

就在德水,就在现在他所处的位子上,他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恋人。

这么多的念头在他脑海中盘旋,让他摘掉眼镜,头伏在窗台上眼泪滚滚而出。

付出了这么多,险些就毁于一件事,此时的陈京,情绪又怎能不失控?

良久,他双手有些颤抖,拿起水杯亲自倒了一杯水,他像喝酒一般,将这杯水一饮而尽,渐渐的,情绪也开始平复。

他重新戴上眼镜,脸上的刚毅之色更胜从前。

他走现在的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就是有再多的艰难险阻,也不容他退缩。

别人的阴谋和遇到的困难,只能将他磨砺得越来越坚强,越来越成熟,他的信仰,他的梦想,他对事业的执着之心,永远不会改变。

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的疏忽,算是绝处逢生了。

陈京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恨意,也许有一天,当他走到了足够高的位置,他俯瞰这天下苍生,心中也许会感谢今天,感谢那个隐藏在暗中的阴谋者。

因为,这一些所有的人和事,都是他成长的阶梯……

他重新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抓起了手中的电话,这是他会后拨的第一个电话。

市委,赵可正拿着一叠文件内心犹豫不决,不知道是不是要在这个时候把文件送给伍书记批阅。

这几天伍书记心情不好,尤其是今天。

从德水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把陈京一下推到了风口浪尖,整个德高政坛都议论陈京涉嫌以权谋私,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家亲戚在工程上谋取利益,现在这个工程已经被曝光,而陈京现在也正在接受检察机关的调查。

而今天,据说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陈京的问题证据确凿,德水要召开专门的常委会讨论此事的处理。

伍大鸣早上早饭都没吃,进办公室就埋头看文件,谁都不见。

“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起,赵可连忙放下手中的文件将电话抓了起来。

“你好,我是赵可!请问……”

“赵可啊,我陈京!怎么?书记现在在忙?”

“陈……陈……”赵可一时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陈京在电话那头道:“我想和书记通个话,你看能不能转过去?”

赵可忘记了是在打电话,他连连点头,放下电话飞快的走向伍大鸣的办公室。

门一推开,伍大鸣猛然抬头盯着他。

赵可一激动,道:“书……书记,德水陈书记来电话了!”

伍大鸣皱皱眉头,一抬手,桌上的茶杯被他碰倒,他抓起电话,道:“电话呢?”

赵可这才意识到自己犯错了,忙一路快跑到自己的位子上,抓住电话道:“陈书记,我马上给你转,你稍等!”

电话终于接通。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书记!”

伍大鸣道:“怎么?会开完了?”

陈京道:“是的,会议结束了!我给您打电话郑重邀请你,参加我们这次举办的服装节,我已经帮您拟了一个讲话稿,我待会儿给您送过来!”

伍大鸣淡淡一笑,脸上渐渐的化开了。

他颇富意味的道:“不用了,你做事,我放心!”

伍大鸣短短六个字,说出了他此时的心情。

对陈京的问题,伍大鸣是没有办法干预的,因为涉及到违纪,伍大鸣来德高以后,一直就强调反腐,所以,陈京有天大的问题,那也只能让检察院调查。

伍大鸣一直对陈京的问题表现冷静,因为他心中有个信念,这个信念是因为他对陈京的信任。

他不相信在陈京身上会出现那么严重的违纪问题。

但是尽管如此,伍大鸣内心还是有一些担心。

他担心陈京太年轻,被人设套套住,或者是有人故意找茬陷害他。

伍大鸣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对官场的险恶知道得比谁都多。

如果是后面一种情况,那就真是太可惜了,陈京目前事业刚刚走上正轨,人生刚刚找到正确的方向,可以说是前途一片光明。

就因为年轻,不懂人世的险恶,而把自己推向了问题的深渊,这是伍大鸣真正担心的事情。

伍大鸣有伍大鸣的原则,他担心是一回事,但是绝对不出面干预,甚至不让周围的人干预这件事。

一方面,他是为了德高的大局和自身的位置考虑,另一方面,他对这个社会对这个世界,也有不同于一般的理解。

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帮不了谁,只有自己才能帮自己。

弱肉强食,胜王败寇,这是自然法则,谁也改变不了这个法则。

陈京自己遇到的问题,需要他自己发挥资源和能力去解决,他解决不了,就是个失败者。

对失败者的同情,其实就是最大的残忍!

和伍大鸣,陈京没有说太多话。

聪明人之间的沟通总是快捷的,短短的几句话,就能够把极其复杂的信息传递准确清楚。

伍大鸣对陈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要做好思想准备,组织不会永远让你这样游刃有余的,能者多劳,尤其是你们年轻人,需要承担更多,更重要的责任!”

陈京轻轻的将电话挂断,嘴角露出微笑。

伍大鸣将的话传递了一个重要讯息,那就是自己在德水的表现,他完全认可了,这很不容易,陈京心中有点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