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42章 被证明清白!

第四百四十二章 被证明清白!

请范江吃饭,这是正常日程。

这一次服装节的包装策划,三江传媒竞标成功,范江负责主导整个策划和活动流程。

能够竞到这个标,对范江来说,这是他个人事业的一个重大突破,三江传媒这么多年一直觊觎德高的市场,但是几次在德高的破冰都不成功。

这一次范江算是临危受命,目前来看,成绩还不错!

陈京到酒店的时候,范江和女友邓玲在门笑吟吟的等待。

陈京和范江握手,邓玲笑嘻嘻的道:“陈哥,女士优先,你这样可忒没风度了啊!”

陈京忙道:“哎哟,我把你留在后面,是准备来个吻手礼的,你可不要误会我意思啊!”

邓玲格格的笑,她性格很泼辣,道:“那行,你今天不兑现承诺,你自罚三杯!”她将手伸出来,凑到陈京的面前。

陈京摇摇头,道:“行了,小邓,我的酒量你们家老范清楚,就我自罚三杯了再和他喝,他也非趴下不可!”

范江笑嘻嘻的道:“对,我们不喝酒!我们兄弟相聚,喝酒伤肝,我让人准备了上好的茶,正宗西湖龙井,狮峰的,我们喝茶!”

三个人说说笑笑,就往包房走去。

邓玲对陈京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他初接触陈京,觉得陈京年纪轻轻,整天就板着个脸,搞得很严肃的样子,有些装。

但是现在,她渐渐的体会到了陈京的能量,却有些佩服他了。

同样的年龄,范江也算是事业有成了,但是范江比起陈京又算什么?

初来德高,范江处处碰壁,处处遭人冷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项目。还是风险极大,违规违法的项目。

陈京一句话就否决了范江的计划。

当时的邓玲感觉很挫败。

但是后面,陈京给了范江机会,给他介绍了几个人。很快,范江的工作就打开了局面。

进入包房,陈京愣了一下。

包房里面,方婉琦标杆笔直的坐在椅子上,脸上似笑非笑。

范江道:“我请方总是赔罪的,请你是感谢的,反正大家都是熟人。我就一起请了!”

陈京笑道:“就你抠门,你这么抠门也是给公司省钱,可是白白的就少了一顿饭。”

范江道:“没办法,我觉悟高!不信你问方总,她以前是我的领导,她知道我是什么人!”

方婉琦道:“你老范什么都好,就是抠,对朋友抠。对上司也抠,就不知道你对女朋友怎么样!”

邓玲道:“他就是那德行,前几天他妈催他向我求婚。这家伙戒指都没想买,就想糊弄过去!我跟你讲,门儿都没有,你好好省钱准备戒指吧!”

“是,是!”范江连连点头,被人揭短了他也不生气。

他顿了顿,冲陈京和方婉琦两人反唇相讥道:“哎呀,今天我说怎么奇怪,你们二位这还没在一起,怎么就尽冲我来了!你们……”

方婉琦脸一红。拿起桌上的一副筷子站起身来就要动手。

范江连连告饶,场面很是滑稽。

几人闹了一会儿,都坐在了位子上,陈京就坐在方婉琦的旁边。

方婉琦低声道:“怎么了?最近可好?”

陈京知道她所指什么,轻轻的点了点头,方婉琦怒道:“你知不知道。为你的那点破事,连杰都受伤了!这事,我爷爷都知道了!”

陈京皱了皱眉头,道:“严重吗?”

“严重就不是这个动静了!”方婉琦道,“你们都长进了,这么大的事儿,哥俩一拍胸脯,说干就干了,连杰明天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陈京有些尴尬的咳了咳,脸色微微有些泛红。

方婉琦柔声道:“今晚多吃一点吧,不要喝酒了!我知道你最近压力很大,不容易!”

陈京奇怪的扭头,方婉琦也觉得自己说话好像太温柔了,马上板脸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吗?”

陈京忙将头扭开,两人之间陷入了尴尬又有些暧昧的境地。

邓玲进门就注意陈京和方婉琦两人的神情。

凭女人的敏感直觉,她就看出这两人之间有故事,不像是一般的朋友。

她凑个嘴巴道范江耳边问两人是什么关系。

范江回答她道:“男女朋友,像吗?”

“真般配!”邓玲轻声道。

范江故意大声道:“你说啥,我没听到!”

邓玲也大声道:“我说真般配呢!”

邓玲边说,眼睛边在陈京和方婉琦两人脸上逡巡,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

陈京和方婉琦都觉得尴尬,陈京将头扭向一边,方婉琦用脚猛踩了陈京一下。

陈京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脚下火辣辣的疼,差点站起身来。

“都怪你!”方婉琦嗔道,“我和老范竞争,你如真一碗水端平,他三江传媒有机会?现在倒好,你干的好事……”

范江大声道:“是啊,陈京干的好事,让方总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哈哈……”

方婉琦再一次红脸,这一次她却没有再动手动脚,微微的点头,佯装夹菜,眼睛却瞟向了陈京。

赔了夫人又折兵,方婉琦却觉得内心分外的快活!

……

德水道路工程质量问题的调查,随着市检察院的介入,很快就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市检察院从中标方着实,通过缜密的调查,最终调查出了惊天内幕。

中标方红卫公司,前身是省管国企,在国企改制的时候,被南方的某位商人收购并改制,改成了民营企业。

在去年十二月,这位商人将红卫公司全资出售给了一家港资企业,而这家港资企业的老板,赫然就是一个德高人。

调查组理清了这家公司复杂的关系,引起了高度重视,迅速动用各方力量控制了那家港资企业的几个关键人,并进行秘密的审讯。

在审讯的过程中,德水招商办,负责城建的副区长等等十几名干部被隔离审查。

一时整个德水,甚至德高政坛都风声鹤唳。

从检察院最先传出的消息,是检方率先排除了陈京的责任。

根据检方公布的资料,陈京主持招标,只是临时替代当时负责招标的领导,他并不知道招标具体的操作、竞标方的信息、以及工程的各项细节,所以,陈京没有理由干预这件事。

另外,关于闫氏路桥公司的问题,闫氏路桥公司并不是工程真正的施工方,而是有人利用闫氏的资质,通过虚假欺骗的方式,获得了闫氏的所谓授权的非法施工。

闫氏公司的主要领导和法人,对具体施工不知情。

所以,陈京干预工程,指派工程一定让闫氏公司施工的说法不成立。

检方的这个消息公布,陈京彻底的被证明清白,这在德水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德水社会各界,对这个消息争相报道,而陈京的威望,也节节攀升。

另外很快,就有小道消息传出来,说这起工程事故是一次人为事故,而策划操纵这次事故的相关责任人,有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陷害陈京,让陈京离开德水,甚至是从此一蹶不振。

关于这种传言一流传,马上就有很多版本。

陈京在德水的工作成绩被人一一的列出来,有人说陈京是功高震主,让刘积仁感受到了威胁,这起事故是刘积仁授意做的。

又有人说陈京和聂光争下一届书记的位子,聂光眼见争不过陈京,就用了这样阴损的招数。

这样的传言一起,其传播速度之快超乎大家的想象,而陈京前段时间被刘积仁和聂光联合排挤的事情,也被人描述得绘声绘色,甚至包括区检察院都遭到了人们的质疑。

区检察院对事故的调查和市检察院对事情的调查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这是否意味着区检察院在办案过程中得到了某些人的授意?

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根据一个事情能够很轻易的想到很多可能的情况,而这样一来,在德水不自然就导致了一种风气。

这样的风气让和陈京很近的人大为受益,而和陈京一直处于对手位置的人,很被动,在这个时候,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引发别人的猜忌和怀疑,所以德水区委和区政府这几天,很多领导都特别的低调,个个都谈案色变!

案件的调查工作到现在,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而人们对接下来案件的调查,也充满的期待。

这让市检察院等办案机关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

在这个时候,市委召开常委会,市委书记伍大鸣在常委会上发言表态,要求检察院严格按照正常流程办案,不要受外界各种思潮影响,要客观公正,要尽量的让社会各界满意。

伍大鸣发言过后,市长覃飞华,市委副书记方克波都发言表示支持,市委常委会最后决定,这个案子又方克波指挥督办,为了保证把案子办好,办得让大家满意,方克波要求从异地调了大量的办案人员充斥到现有的办案队伍中。

同时,市人大和市政协要行使监督职能,要多方面合作,大家一起把德水特大工程事故案办好,办得让人民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