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43章 那一次亲密的拥抱!!

第四百四十三章 那一次亲密的拥抱!!

【第二更送上了!!!!我们要稳住现在的势头,努力多更,努力给兄弟们奉献更多的精彩!!】

酒是白兰地,陈京近年来从来没喝像今天这样多的酒。

没办法,方连杰凯旋,他要喝酒,陈京也只能陪他。

喝多了酒,乘着酒兴,方连杰便向陈京大肆吹嘘他这次去楚城的惊险之旅。

他被黑社会老鹰的人控制,通过真刀实枪的搏杀突出重围,然后动用楚城市公安局的力量将老鹰连锅端掉。

老鹰被抓,通过突击审讯,他交代了雇主,雇主要求他杀掉闫如海。

而闫如海没用公安局审查,他就全盘交代了他受人之托,找闫名要公司资质,目的是要陷害闫名的犯罪事实。

通过顺藤摸瓜,最终这件事的矛头赫然指向了三江集团的两名高管,这两人赫然就是邵坤和邵洪岸。

“妈的个逼,我说这个事儿怎么搞得这么大,原来一切都是廖哲瑜那孙子在操控!这狗日的我以前还以为他是个人物,现在看来,这家伙就是个混蛋!他妈的,事情查清的当天,我硬要掏家伙做了他的,不是当时有人拦着,他还能活到今天?”

方连杰满嘴酒气,站起身来举着酒杯叫嚣道。

他出身军旅世家,从小却是受的精英教育,本来是从不爆粗口的。

可是现在,他在基层部队锻炼了那么久,他的个性和说法的方式也渐渐的改变了,越来越有了老兵痞的味道。

和黑社会老鹰的那一场正面交锋,彻底惹恼了他。

最近,中原军区在一次军事任务中。有少数枪支丢失,部队内部正在秘密调查枪支去向问题。

方连杰就以这个为借口。打着执行军务的幌子,调动地方警察部队对老鹰实施了一锅端的围剿。

因为涉及军事问题,所以对老鹰被抓的消息进行了严密封锁。

说来,方连杰运气也好,在搜查老鹰多处住所的时候,还真发现了一把军用制式手枪。

方连杰这一下更加来劲了!

他亲自秘密审讯的老鹰,引出老鹰被人雇凶杀人的内幕消息自然就顺理成章了。

有了老鹰杀人灭口,然后又有闫如海的口供,这件事立刻引起了楚城警方的高度重视,按照这条线索追查。很快就揪出了幕后黑手。然后很自然就牵扯到了德水的这桩还未结案的工程问题案。

楚城警方将所掌握的情况和人员原封不动的移交给德高方面,德高检察院根据这些信息,迅速的整理分析,就有了这一连串的隔离审查。

方连杰口才好,说起事情经过很流畅。

不仅事情被他说得惊险刺激。而且也被他说得很有传奇性。

陈京一听背后指使之人是邵氏兄弟,他的脸色便非常的难看!

他和邵洪岸之间的恩怨结得太深了,他内心知道邵洪岸是个极端危险的人物,他平时也处处防备。

但是他怎么也没料到,邵洪岸竟然能够策划出这么大的一个局来算计自己,这一次如不是方连杰出马,邵洪岸说不定还真得逞了。

“怎么了?陈京?有什么想法?”方连杰冲陈京道。

他拍了拍胸脯,道:“行了,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也不用谢我!实话讲,因为这件事,我歪打正着,还得了一个全军区范围内的通报表扬。不瞒你说,我来中原军区也有几个年头了,一直都不是很得意!

也就这一次。我终于有机会好好的得瑟一下了,过瘾啊,过瘾!”

他举起酒杯,道:“来,我们再走一个,为了胜利,为了得瑟!哈哈!”

陈京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坐在方连杰身边的方婉琦皱了皱眉头,道:“行了啊,不要没玩没了了!你们今天喝得够多了,不要再喝了!”

方连杰道:“怎么了?姐,心疼了咋的?我为了陈京出生入死,险些命都丢了,没见你心疼。我让陈京陪和喝几杯酒,你就心疼了?”

“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再说我揍你!”方婉琦怒声道,眉宇之间怒气很盛。

方连杰哈哈一笑,道:“我很怕你凑,不过你现在没过门,就表现得这么野性,你小心陈京打退堂鼓啊!”

“你揍我几下,我皮糙肉厚没关系,陈京可不行,他的手是拿笔杆子的,经不起你几下揍!”

“你再说,你再说?”方婉琦拿起一双筷子就在方连杰胳膊上狠劲的抽,方连杰连连闪躲,场面有些混乱。

方连杰躲到了陈京后面,方婉琦揍不到了,眼睛却不经意的和陈京对视了一下,她的脸颊又泛起了红色。

酒为色之媒,月下宝剑灯下美人,陈京此时也已经醉眼朦胧了。

他眯眼瞅着方婉琦那似嗔似娇的容颜,内心忽然觉得有一种悸动,这种悸动,让他内心特别的温馨宁静,他近两年,从未觉得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般美好!

方连杰重新落座后,他再不提喝酒,两人很自然的讨论起了案子。

陈京道:“连杰,这个案子,系我和邵氏兄弟之间的宿怨,应该不关廖哲瑜的事儿,我和廖哲瑜之间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

方连杰道:“怎么没有利益冲突?这家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我姐……”

方婉琦的筷子又发挥威力了,方连杰忙摆手道:“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不带这么玩儿的,只有人说重色轻友,就没有听过重色轻弟弟的。”

陈京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在意方连杰的调笑,他脑子里想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他问道:“邵氏兄弟被抓了吗?”

方连杰点头道:“当然,我亲自去抓的,抓了一个,还有一个已经在我的聚焦之下,随时可以抓!”

“为什么没有动手?”陈京道。

方连杰淡淡的笑了笑,道:“陈京,你不是一直教我,做事要三思后行吗?我抓了一人,这一人可以震慑多少人?而我放一个关键的人不抓,就是留一点余地!

你们地方上的事儿我不懂,官场上的事儿更复杂。

所以,总要留一些回旋的空间给你!所以,我把这个人交给你,让你去妥善处理,按照你的方式去处理!”

陈京愣了一下,旋即心中对方连杰充满了感~~-~~激。

陈京刚才想的就是这事,他担心因为这事牵扯到太多的人和事,最后无法收拾局面,那样德水乱了,整个德高甚至都可能出乱相,那样的结果,不是陈京希望看到的!

“还有一个礼物留给你!”方连杰道。

“什么礼物!”

方连杰诡异的一笑,道:“是一个人!”他加重语气,打了一个酒嗝:“一个女人!”

他眼睛看向方婉琦,笑道:“姐,你不要紧张!”

“是一个关键的女人!我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女人的古怪,所以将她控制住了!没有处理,还是你去处理吧!”方连杰道。

陈京暗暗感叹。

方连杰不愧是世家出身,做事情粗中有细,能够把事情方方面面都考虑得这么周详,在他这个年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

天气很冷,陈京喝了酒,漫步在楚江大堤上。

他的旁边,方婉琦穿着长风衣,默默的陪着他。

冷风吹过来,吹乱了她的长发,也吹红了她的脸颊,让她看上去比平常更娇弱,那身女强人的外衣,现在在她身上渐渐的褪去了。

“你想什么呢?”方婉琦轻声问陈京。

陈京扭头看向她,轻轻的摇头,道:“我在想我自己,这一次多亏了连杰,否则……”

陈京想到了这件事的后果,这个后果很吓人。

在陈京的内心,他能够接受失败,但是他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个卑鄙小人暗算,让小人得志,却让自己堕入无尽的深渊。

官场的险恶,对这个世界的险恶,陈京此时比任何时候都理解得更深。

方婉琦眯着眼睛,看着陈京的后背。

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陈京的内心世界,陈京是个有理想、有抱负、正直坚强的人。

可是要守住这份理想抱负和正直坚强,又是多么的不易。

陈京的成长轨迹,方婉琦都一一经历。

第一次见陈京的时候,他还很青涩,脸上还有刚毕业大学生的那种充满了阳光又有些稚嫩的笑容。

可是现在,陈京已经成长成了可以独挡一面,独自抵挡风风雨雨的大树了。

作为一个草根,作为一个背后没有任何依仗的存在,陈京能走到今天,能有拥有今天的成绩,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一个男人的艰辛和喜悦,都藏在内心最深处,一个男人的泪水和委屈,都需要隐藏在最为隐蔽的角落,这样一个男人,其内心是多么的孤独,是多么的痛苦?

一瞬间,方婉琦只觉得自己面前这个男人的背影变得分外高大了。

方婉琦这一辈子苦苦追寻的白马王子,不就在眼前吗?

陈京不是王子,但是比王子更加勇敢坚强,他从社会最底层成长起来,却拥有一颗敢于直飞九天,俯瞰苍穹的雄心壮志,这才是真男子!

一念及此,方婉琦再也没有了矜持,从后面猛然一把就抱住了陈京的腰,将头深深的埋在陈京的背上,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迎风飘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