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46章 摧毁勇气

第四百四十六章 摧毁勇气

德水区委,气氛死气沉沉。()

最近因为工程问题的案子,德水已经被隔离审查了很多官员了,随着案子调查深入,各种细节逐一的被披露,而涉案人员的犯罪事实,也渐渐的全浮出了水面。

国家投资基础建设,导致的工程腐败,一直都是腐败的重灾区。

这一次德水的这个案子,涉案人员和涉案金额都让人触目惊心。

而因为这个案子受牵连的官员级别也越来越高,在德水造成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给德水政坛带来的震动也越来越大。

刘积仁办公室,刘积仁手捧着一杯咖啡,眼睛通红,怔怔的坐在椅子上发愣。

他此时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

他又想起了那天常委会,方克波忽然出现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他事后和方克波激辩不休,暴跳如雷的样子。

方克波当时批评他,遇事不动脑筋,自以为聪明,却不知一直都在被别人愚弄,被别人利用。

刘积仁当时反唇相讥,说市委干涉司法,干扰司法系统办案,这是德水政治改革和法制的倒退。

方克波被他这样的话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即骂道:“不管是不是干扰司法,反正这个事情现在马上停止!你刘积仁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志大才疏,猪脑子!”

方克波又骂他这些年在德水待出了骄气。待得听不进不同意见。只知道一意孤行了!

当时两人不欢而散,刘积仁心中对方克波还记恨上来。

但是现在,他终于明白,那天方克波是救他。

如果那天,他的意志贯彻下去了,到现在再把这个案子翻过来,他刘积仁下不了台。

作为区委书记,犯这么大的错误,他的仕途将会是一片阴霾,他想东山再起。估计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但是饶是如此,经历了这个案子,刘积仁现在也是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不清楚。这个案子究竟会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来。

刘积仁在德水执政这么多年,一直表现都很强势,因为这个性格,他得罪的人也不在少数。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刘积仁也有犯错的时候,只是当他大权在握,威望空前的时候,偶尔犯错别人不会在意。()

但是现在,在德水,陈京经过了这次事件。各方面条件和威望都超过了他。

如果这个时候,陈京再反击,他将无还手之力,说不定就会因为此案牵连,不说被纪委调查审查,但是调离现岗,是没有悬念的。

就这样离开德水,刘积仁将一无所获!

“咚,咚!”敲门声响。

刘积仁抬头道:“进来!”

秘书阮山林快步走进来,凑到刘积仁耳边低语道:“市纪委来电话。聂区长因为涉嫌违纪,已经被隔离审查!”

刘积仁愣了一下,猛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什么?他……他……他……”

他一连说了三个他,后面的话却没有接上。

聂光被隔离审查这个消息太惊人了。

昨天市政府赵副市长过德水调研。聂光还全程陪同,而且晚宴的时候。他还给刘积仁打电话,问刘积仁去不去陪陪赵副市长。

刘积仁借口当时头疼,没有答应这个请求。

而今天早上,刘积仁上班还打电话到政府那边,聂光还请示他关于几项工程款的使用问题。

怎么这个时候就传出了聂光被隔离审查的消息了?

纪委的动作太快了,让刘积仁心惊胆战。

和所有的官员一样,刘积仁对纪委也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而纪委这么迅速果断的动作,更让这种恐惧发酵,他的额头上冷汗终于流下来了。

阮山林道:“聂区长今早接到覃市长的通知,让他去汇报下一步德水城市改造规划计划,他当时带了秘书一起去,两人一直都没有回来!”

刘积仁无力的点点头,他终于坐不住了,开始在房间踱步。

过了很久,他走到办公桌前抓起电话,却不知道拨什么号。

在这个时候,他该跟谁打电话,谁又能帮到他?

首先市这边,市委书记伍大鸣和市长覃飞华,刘积仁都处得不好。

至于方克波,刘积仁现在都不能确定他有没有问题,说不定现在打电话过去,方克波就已经被隔离审查了。

至于省里的那个关系,刘积仁现在把工作做成这样,他还有什么颜面打电话过去?

再说,即使打电话过去,又能起什么作用?

德高市里要处理一个处级干部,省里会出面干预?

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助感在刘积仁内心滋生,他心如死灰,终于委顿在了椅子上。

阮山林再一次进门。

刘积仁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因为他听到门口好像有些嘈杂,好像有其他人的脚步声。

阮山林被刘积仁奇怪的举动弄得有些发懵,身形站定不知道如何是好!

“什……什么事儿!”刘积仁紧张的道。

阮山林缓缓的道:“陈副书记来了!”

刘积仁愣了愣,道:“他……陈京……”

刘积仁现在最怕见的人就是陈京,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和陈京对面。

陈京又是他现在最为害怕的存在,因为陈京完全有能力让刘积仁在德水灰溜溜的滚蛋,刘积仁最在意的尊严和面子,陈京现在可以任意践踏。

“陈书记说服装节开幕在即,各项筹备工作已经完成,他……他来跟您汇报相关情况!”阮山林道。

刘积仁将桌上的一杯冷咖啡一饮而尽,掏出手帕擦了擦嘴,情绪渐渐的稳定,道:“让他进来!”

陈京进门手上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

刘积仁见到陈京,嘴咧了一下,样子被哭还难看。

陈京却很自然的冲刘积仁道:“书记,服装节筹备完全结束了,这是相关资料!”

陈京将资料放在刘积仁的桌面上,道:“这一次服装节的规模很大,我们这一次邀请了超过十个省的客商前来参会,媒体报道规模也是空前强大,我们的筹备组很有能力。

不仅邀请到了我们本省和中原地区的有影响力的媒体,更邀请到了全国包括央视二套在内的大媒体。

更让人感到欣慰的是,这一次服装节我们引入了赞助和广告机制,这个机制很成功啊!到目前为止,光赞助和广告,我们已经筹到了超过五百万的资金,用这一些资金来办这场服装盛宴已经够了。

这让我们财政拨款两百万的原计划可以全部取消,这笔资金算是彻底节省下来了!”

陈京侃侃而谈,刘积仁听得有些恍惚。

他瞅着陈京那**洋溢的样子,瞅着陈京那充满了朝气和阳光的神情,他叹了一口气。

他第一次心中有了悔意,他本是刚愎自用之人,性格非常的强,但是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陈京给他上了一课。

服装节!

这让刘积仁想到了整个德水现在的局面,不夸张的说,德水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

德水的发展面临机会,也面临挑战,如果在这个时候,德水抓住了机会,经受住了挑战的压力,德水的发展立刻就会上一个全新的台阶。

想到这些,刘积仁点点头道:“很好,服装节商业化运作是个好思路,我们不要在意别人的七嘴八舌。这本来就是一个商业行为,多点铜臭味儿又有什么关系?

现在很多地方什么都喜欢加一个‘文化’,有人前段时间就给我讲,我们的服装节应该改成服装文化节,我说这个说法是个乱弹琴。我们搞的是个市场,搞的是一个服装集散地,跟文化不沾边。

我们的目的就是给商人们提供一个能挣钱的平台,这很好!”

刘积仁和陈京并没有说一句过多的话。

两人都是聪明人,任何多余的话都会显得多余。

陈京今天能来,传递的意思就很明确了,德水现在已经够动荡的了,不能再动荡。

而要稳定,刘积仁和陈京之间就必须要解除以前的敌对情绪。

陈京没有把刘积仁往死路上逼,没有乘胜追击,这并不是因为怜悯和大度,而是因为德水需要稳定,需要团结。

刘积仁对陈京也没有太多的感激,他有的只是羞愧。

陈京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干部,心中想的事情,其视野和眼光,他竟然比不上。

刘积仁好面子,也心高气傲,他敢于在德水搞于德高大局完全不搭调的发展,这就是他独立特行,心高气傲的体现。

但是今天,他觉得自己失败了!

如果陈京乘胜追击,两人继续角力,最后刘积仁退出,这对刘积仁来说固然是一种失败,但是那种失败比今天这样的失败,对他的冲击要小很多。

胜败乃兵家常事。

这句话不是自我安慰,而是说这句话的人内心还有自信,他坚信自己以后会有机会胜利。

但是此时的刘积仁已经没有了这种自信。

他以后甚至再没有太大的勇气和陈京继续为敌了,因为这一次的失败太惨痛,太刻骨铭心。

以至于,他的勇气都被摧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