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48章 给老子跪下

第四百四十八章 给老子跪下

气氛略微有些怪异。

陈京和沈小童认识得久,她的的那些精灵鬼怪他见怪不怪,所以一直都比较淡然。

而梁成则不一样,他拿出了身份,亮了名片,陈京毫无反应,这也就罢了。

偏偏沈小童对陈京的态度却是越来越亲密了,这让他觉得很难堪。

沈小童最近痴迷服装节的现场晚会。

这点小事梁成自然不在话下,可是沈小童就这么固执,梁成给的票她不要,偏偏就要自己去找。

德高作为一个新兴城市,以前很多年都很落后,也就近几年老百姓腰包渐渐丰满了。

老百姓富起来了,但是文化生活方面没有跟上,思想意识也还不行。

像这样的明星演唱会,有大明星参加的工艺和商业活动很少,所以,这一次服装节一开这个先河,一下就把这个晚会搞火了起来。

晚会的现场票已经被炒得翻了三倍,而且还大多没有现票,在这个时候,沈小童想轻易得到票几乎没有可能。

“陈京,怎么?你过来挑衣服?”沈小童道,“我帮你挑,我的眼光你知道,指定差不了!”

陈京摇摇头,可不能给这丫头机会,道:“行了,这里的东西太高档,我那点工资,还不够买一件衣服!”

沈小童一听陈京这样说,恨得咬牙切齿,觉得陈京实在是不像男人,在别的男人面前,就是身上没子儿,装也得装出一副有钱人模样啊。

而梁成一听陈京这样说,他微笑道:“陈先生在哪里高就?你和小童是朋友,来我们购物城可以享受白金优惠,您随便挑,小童陪你挑也行!”

梁成微微有些矜持。

他一直在沿海地区做事,近来才到德高来。

在他内心,对德高本地人多少有些轻视,在他看来,内地的人尤其是年轻人,进个机关或者是学校,一个月拿一千来块的工资,一个个的就牛得不行,说话更是狂得没边。

最喜欢炫耀的就是自己有正式工作,殊不知他那个所谓的正式工作,就是干一辈子,也抵不上人家一年的收入。

心中有了优越感,他言谈就显得更有风度了。

陈京没怎么理他,也没表现得太疏远,反正坐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有两个人在边上说说话也不错。

梁成一见陈京开始好像很牛的样子,现在却明显怯了,试探了几次,陈京都那个土里土气,乡里巴人的样儿。

他的矜持渐渐就变成了骄傲。

“陈先生,没关系,既然来了,得逛逛!咱们金山是德高最高档的购物中心,是德高最耀眼的一张名片,我们中心开业是你们德高市委书记亲自剪得彩!

很多来德高旅游的人,都会到我们金山看看,金山就代表了德高的时尚和品位!”梁成笑道。

“放心参观吧,参观不要钱!”

陈京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不想理这个梁成,没想到这人还真蹬鼻子上脸,开始挑衅了!

陈京的脸色阴沉下来,沈小童就在心里偷笑。

梁成却显然没这个意识,他继续道:“德高人啊,以前消费观念和时尚概念都不行,我们金山来了,带来的不仅是高端品牌,更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观念和品位,可惜啊,现在这个工作刚开始,任重道远!”

沈小童道:“我们陈京囊中羞涩,你是不是可以借点钱花花啊?你这么有钱?都开宝马?”

梁成微微的蹙眉,但是旋即释然,道:“行,既然小童你说了,陈先生你尽管逛,尽管挑,都算是我送的!”

陈京一听这两人一唱一和,说得越来越不像话了,便道:“行了,梁总,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儿吧!别在这里耍大老板的派头了!”

陈京这样一说,梁成脸色有些难看了,有些恼羞成怒的道:“陈先生,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讲,我们金山是购物中心,不是旅游公园,来了不买东西……”

“哎!你谁啊?”一个亮丽的女人冷不丁的在梁成身后道。

陈京抬头一看,差点一头栽倒。

方婉琦这个人女人,两只手上一边至少拎了七八个袋子,她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一路小跑道:“帮我接一下,累死了!”

她跑过来,把东西放在地上,冲梁成两人看了看,道:“他们是谁啊?你朋友?”

陈京没有回答她的话,皱眉道:“你买这么多干嘛?你准备回家开服装店啊?”

方婉琦吐了吐舌头,道:“我去女装区看了看,没什么新款,就去男装那边了!也不知道你穿什么好看,就多买了几个款式,嘿嘿!”

方婉琦嘿嘿傻笑,陈京拿过东西一一翻看,方婉琦拦着他道:“都不贵,便宜!”

沈小童眼睛一直盯着方婉琦看。

她平常臭美得很,以美女自居,可一看方婉琦,那身段儿,那赛霜欺雪的皮肤,还有那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气质,让她觉得相形见拙。

再看地上那一地的衣服,都是金山顶级品牌的男装,这么放一地,少说也得几万块钱。

她暗暗咋舌,这女人了不得啊。

而梁成则更是惊讶,他来德高这么久,还没见过像方婉琦这般惊艳的女孩子,一时眼睛便有些不老实的在她身上逡巡。

方婉琦大大咧咧的坐下,坐在陈京身边,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道:“到三楼B3来,把东西拎车里去!”

一会儿功夫,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孩儿便一溜小跑过来,先朝方婉琦鞠躬:“小姐!”

然后再冲陈京弯腰,道:“陈先生!”

方婉琦指了指那些包:“都拎下去吧,我们还要逛一会儿!”

女孩很熟练的拎着包,一溜小跑走了。

陈京揉了揉眼睛,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掏出电话给服装节筹备组赵副组长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沈小童道:“票给你安排好了,你自己打这个电话去拿,记住不要拿太多啊,现在很紧张!”

沈小童一听有票,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连连点头道:“行,行!我自己去拿,陈京你太好了!”

她转头对方婉琦道:“你找的女朋友也漂亮,哈哈,跟明星一样,我就知道你牛,果然没让我失望!”

她嘴巴甜得很,蜜里抹油一样。

说得方婉琦心情大好的时候,她便转头对梁成道:“梁总,你什么眼力架儿,我陈哥是没钱的人?你这个眼力架儿,还亏得你还天天教导我们,要我们学会察言观色识别别人的身份呢!”

梁成被沈小童的话呛的满脸通红,脸红脖子粗。

但是在女人面前,他却不能退缩,道:“有俩钱了不起啊,还不是乡巴佬!”

方婉琦愣了一下,盯着梁成道:“你怎么说话呢?你算什么东西,你信不信……”

她话说一半,陈京一把拉着她,皱眉道:“行了!东西也买了,就走吧!”

方婉琦悻悻的瞪了梁成一眼,掏出电话正要打电话,从前面拐角处恰走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精神矍铄的中年人。

他老远就伸出手来,道:“哎呀!我刚才无意视察监控室,就看到有个熟面孔,没想到还真是陈书记您大驾了!欢迎,欢迎啊!”

中年人伸出手,一脸的热情,陈京站起身来,两人握手,他使劲晃了晃,道:“陈书记能来我这尊小庙,真是太让我感动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山的总裁梁彦彬,金山开业的时候,陈京是伍大鸣的秘书,两人接触过几次。

两人握了手,梁彦彬瞟了一眼方婉琦,睁大眼睛道:“您是方总!方总罪过罪过……”

他伸出手来,却看方婉琦脸色不对,他手直在了半空中。

他扭头看向沈小童和梁成,道:“怎么回事?”

方婉琦道:“梁总啊,你们这个小梁总啊,你硬是找不到合适的人,赶明儿我给你派个人,这样的人我不希望在楚江在看到他!”

梁彦彬脸上的笑容迅速凝固。

他是商海滚打多年的人,对方方面面的关系自然很精通。

方婉琦是什么背景他也知道,那绝对是他这样的小角色得罪不起的人物。

方婉琦别看在楚江待了这几年,性格方面好了很多,可是发起火来,公主的脾气可是六亲不认的。

他没说德高,而是说楚江,两个地名的差别,就能让人感受到她言语之中的张狂!

“啪!”梁彦彬甩手一巴掌狠劲的打在梁成的脸上,喝道:“跪下!”

陈京脸色一变,这里大庭广众,人来人往,梁彦彬这一巴掌打得就很突然了,还让人下跪认错,这架势就大了!

梁成也霎时懵了!

他是梁彦彬的亲侄子,也是梁家唯一的男丁,一直都备受宠爱,什么时候还被人罚过跪?

“行了,梁总,他那膝盖还是留着去跪祖宗吧!我们可承受不起!”方婉琦冷冷的道。

她拉着陈京,就要闪人。

梁彦彬忙一路慢跑跟在两人身后,坚持着非得送两人,引来一众路人纷纷侧目。

而梁成脸上五道指痕清晰可见,他呆若木鸡,浑身发抖,此时他才知道,自己惹到了天大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