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49章 调动风声!

第四百四十九章 调动风声!

被陈京一通狠批,方婉琦也不生气。

她反而一脸当然的道:“陈京,我们认识这么久,我方婉琦就这个个性!我这人,就是直肠子,敢打敢杀,敢爱敢恨。那个姓梁的敢说咱乡巴佬,那我也没什么面子给他。

给人面子,那也得看对方的素质,像这小子的素质,咱给他面子,别人就会蹬鼻子上脸!既如此,还有什么面子可给?”

方婉琦一通大论过后,凑过来一把搂着陈京的胳膊,做小鸟依人状,道:“还有啊,我喜欢你,那我就得主动一些,殷勤一些。如果老指望你这个榆木脑袋开窍,那黄花菜都凉了。

到时候你被别的女人俘虏了,我一个人凄凄惨惨戚戚,那不是大傻瓜吗?”

陈京被方婉琦说得有些脸红,但他不得不承认,方婉琦性格方面的确是如她所说的那样,很直很强,颇有巾帼之风。

像方婉琦这样的人,和从草根走出来的人终究还是不同。

陈京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那些好勇斗狠,争权夺利看得多了,也经历得多了,有时候就真不想去为了那些无谓的东西动肝火,从底层一步步上来,什么委屈没受过,什么羞辱没经历过?

陈京根本就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在意的是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事业,还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说到方婉琦乱买东西,乱花钱的事儿。

方婉琦理由也很充分,她狡辩道:“人靠衣装,马靠鞍装,多买点衣服总不会错!我觉得还买少了,我应该买到你所有的衣服都是我买的,你穿都穿不完。

这样的话,你全身上下都打了我的标签,哪个女人敢跟我抢男人?”

陈京被方婉琦这一席话说得哭笑不得,只好不说这些话题。

现在陈京依旧住在裴翠湾,唯一的不同是方婉琦搬了进来,两人一人一间房。

房间里的布局让方婉琦全部重新弄了一遍,她找了一个帮手,搞了好几天,整天忙得汗流浃背也不说累,现在陈京的居住环境,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不得不说,从品味方面来说,方婉琦不愧是世家出身,同样一幢房子,经过了方婉琦的安排,住进去就特别的有情趣,有味道,让人觉得舒心。

这一点,陈京有感触,也有些感动!

只是有时候,晚上睡不着,一个人从**爬起来抽烟,站在阳台上,望着满天的星斗,他心中依旧有一些难以释怀的惆怅。

在他的世界中,不止方婉琦一个女人,陈京无法忘记金璐,无法忘记那一段两人在一起快乐旖旎的过往。

……

清早上班。

一进办公大楼,甄巩在楼下就拦着陈京道:“陈书记,有一对母女到信访局,死命的要见您,没办法,信访那边把人送过来了,您看您能不能抽出几分钟时间……”

陈京皱皱眉头,道:“一对母女?哪里的?”

在甄巩的引导下,陈京直往县委的休息室。

推门进去,里面果然有两个女人,一个很年轻,样貌姣好,眉宇间依稀有几分熟悉。另外一个中年妇女,看上去有些憔悴,却是有些陌生。

年轻女孩先认出陈京,她站起身来冲身旁的母亲道:“妈,这就是陈京陈书记!”

中年女人有些木讷,怔怔的看着陈京,似乎是被陈京的年轻震撼到了。

陈京走上前道:“这位大姐……”

陈京话说一半,中年女人忽然双膝一弯,跪在了陈京的面前。

眼泪随之像扯淡的珍珠一般四处纷飞。

“陈书记,我代替咱家老朱谢谢您了,我家老朱死不瞑目啊!终于是陈书记让我家老朱的案子大白于天下,找到了杀人凶手,让他的灵魂得以瞑目九泉。

我是个无用之人,这些年为了告状,也早就身无长物,也就只能给您叩个头了!”

陈京愣了一下,连忙将其扶起来,心中忽然想起来,这一对母女原来是朱恩雨的家属。

朱恩雨死在临水常务副县长的位子上,关于朱恩雨的死,官方一直说其是自杀。

而这个说法,到了老百姓的嘴中,就成了畏罪自杀了!

这个结果,让朱恩雨的家属接受不了,一直就上访告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消停过。

在邵洪岸捉拿归案后,朱恩雨的案子真相大白,朱恩雨是邵洪岸找人秘密杀掉灭口的,陈京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能够让朱恩雨的家人对自己行如此大礼。

一想到这一些,陈京心中尽是羞愧,他让朱恩雨的女儿朱芳婷扶起她母亲,大家一起安抚她落座。

聊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陈京怀着复杂的心情告别了这一对母女。

他打电话到临河,让临河方面想办法给朱芳婷母女一定的生活安置和抚恤,最好是能给朱芳婷安排一个稳定的工作。

忙完这一些,他心情好受了一些。

每个人在小时候,总是很有梦想,总是憧憬着自己将来能够行侠仗义,能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想着把坏人赶尽杀绝,让好人能够一生快乐。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尤其是步入社会之后,因为生计,因为生活,这一些憧憬和梦想都会杳无踪影。

而在官场这个生态圈中,利益更是占据了主导,又有多少人心中存有正义,又有多少人懂得公平的价值?

就像朱恩雨之死,都这些年了,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如果邵洪岸不是狗改不了吃屎,继续作恶,说不定这件事永远都不会大白于天下,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一个巨大的悲哀?

想到这些,陈京又觉得自己更清醒了一些,对未来的道路,看得更明白了一些。

政法委书记王学平突然造访,让陈京有些吃惊。

王学平一进门,手上拎着两包茶叶道:“陈书记,这茶是我女婿从武夷山带过来的,我不懂茶,这东西放我那里是浪费,我就跟你拎过来了!”

“坐,坐!”陈京招呼他坐下,拿起茶叶仔细端详,又开封嗅了嗅,道:“佛手啊!是好东西!”

王学平伸出大拇指道:“有眼力,果然是行家!”

两人说了一会儿茶,王学平话题转到了服装节上。

这次服装节很成功,影响空前的大,这在德高已经被传成了佳话,而德水党委和政府,也因为这件事情饱受好评,在社会上,大家都很认同德水这一届班子的能力。

闲聊了一会儿,王学平忽然道:“对了,陈书记!我应该要提前恭喜你了!我可是听到消息了,马上德水班子要调整,你主政应该是板上钉钉了!这事一件大喜事,一定要庆贺庆贺!”

王学平说这话,情绪有些高昂,语气流露出兴奋。

最近德水班子备受好评,而陈京更是大放异彩。

在班子中,和陈京近的几名常委,现在都挣得了不少的利益,王学平现在把政法系统把控得相当牢固,像以前洪力那样调皮捣蛋的基本没有了。

如果以后德水陈京主政,这就意味着陈京现在的这帮人以后会继续高歌猛进,水涨船高,王学平哪里能不兴奋?

陈京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事情八字没有一撇,我们私下里就不要瞎议论。现在我们形势很好,埋头在工作上,这才是最重要的!”

王学平连连点头称是。

心中却是很赞叹陈京的稳重。

年轻干部他见得多了,像陈京这样才华横溢,又稳重实在的却是绝无仅有。

现在一听德水班子要调整,他这个沙场老将心中都痒痒得之慌,最近一直想到上面活动活动,又担心适得其反,现在看陈京这样沉着,他的一颗心也渐渐定了!

得跟陈书记学,要稳一些,只要工作出成绩,组织会忘记自己?

再说,王学平现在是德水最靠近陈京的人,陈京往上走,他没有理由走回头路。

送走王学平,陈京心中沉吟了起来。

王学平今天来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那就是现在德水班子不齐,聂光被双规后,区长一位一直空缺。

现在服装节获得了圆满成功,马上就该调整班子了。

而在这个时候,德水新班子组成,必将受到德高社会各界的关注。

而对德水新班子的结构,陈京认为这还是一个天大的问号!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市委对新一任班子肯定会有新的要求和选择。

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中已然清楚,为了这件事情,德水内部的一众人马,很多现在已经坐不住了,开始蠢蠢欲动了。

在这个时候,陈京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未来!

自己会正如真学平所说主政德水吗?

自己如果主政德水,该引导德水走向何方?

脑子里想着这些,一时陈京都有些痴了!

过了很久,他收敛了各种纷繁芜杂的心绪,开始埋头认真的批阅文件。

有些事想太多只能让自己心乱,他不能要求下面的人不去跑官,不去跑关系,但是对他自己而言,他不想陷入这无休止的纷争之中。这究竟是因为洒脱,还是因为自信?他自己都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