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0章 书记夜谈!

第四百五十章 书记夜谈!

隆冬。

德水的班子调整并没有像预期一样到来。

先前因为班子调整而引发了诸多动荡,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折腾无果之后,人心也渐渐的开始归于平静。

兴许很多人已经明白,班子调整这样的大事,不是个人能力可以左右的,德水班子调整,市委必将非常慎重,甚至省委可能都有参与意见的可能性。这其中的利益考量,博弈之复杂,并不是下面这些渴求上进的人能看清的。

在这期间,市委组织部找陈京谈了两次话,两次谈话的方向都不一样。

第一次谈话,着重了解陈京对德水政局的理解,以及德水的未来发展方向,以及陈京在德水工作期间,和身边的同事,相关职能部门之间的关系。

而第二次谈话,谈的是北三县的事情,陈京在澧河工作过,伍大鸣进入德高之后,最早着重发展的就是北三县。

经过了几年的发展,北方三县的经济水平稳步提高,各县的发展势头良好,但是依旧面临很大的挑战,组织上想听听陈京对北方三县的看法和见解。

如果从表象来看。

这两次谈话好像组织是有意在考量陈京的去向问题。

继续留在德水主政和去北方三县主政,似乎成了陈京下一步仕途的方向。

而奇怪的是,德水班子这么多人,只有陈京接受过组织谈话,其他的人包括刘积仁在内,都没有被组织要求谈话。

这样的情形,似乎在显示,组织上对陈京下一步的安排,目前还很犹豫,而这一次德水班子的调整,可能陈京就会是一个关键人物。

和陈京的万众聚焦不同,关于刘积仁的去向问题。议论很少。

刘积仁这几个月频频往省城跑,根据小道消息传,他可能是准备离开德高政坛了。

在德高,他的生存空间太窄。以前他坐拥德水,牢牢的把德水掌控在手中,还让人觉得其颇有实力,在德高政坛别具一格。

可是现在,他的光芒渐渐的被陈京所掩盖了,尤其是经历了上次事件以后,他在德水的声望直线下降。德水有人取笑他,说他现在连县委内部的事情都驾驭不了,在德水他已经没有生存空间了。

德水的班子的调整一直搁置,年末已经悄无声息的到来了。

一年一度,年终总结,年底工作安排,春节节前节后工作安排,还有各种慰问视察。解决一年之内搁置的问题,德水各单位各部门包括区委和区政府都忙了起来。

金玉酒楼,今天德高下了第一场雪。天气异常的冷。

包房中,热气腾腾的狗肉火锅香气四溢,陈京和方连杰一人一瓶五粮液,两个人喝得不亦乐乎。

方婉琦就坐在一旁,吃饱喝足,看着两个男人罚拳喝酒,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容,样子有些小幸福。

陈京的位置没有动,可是方连杰的位置却动了,中原军区年终干部调整。方连杰被调到了中原军区参谋总部人参谋,虽然级别还是两杠三星,但是在他这个年龄,能够进入大军区级总部任职,而且是任参谋要职,可以说是相当骄人了!

方连杰的个性和方婉琦如出一辙。也是直率性子,没多少城府,平常说话口无遮拦。

这一次调动,方连杰有些志得意满,他端起酒杯道:

“陈京,按照咱家老爷子的意思,我本来是要回京城的。现在倒好,调我进了大军区总部,呵呵,家里人都是大吃一惊啊!”他举杯猛灌了一口酒,道:“就是要让他们大吃一惊!下放我到中原军区,我就扎根在这里干,有朝一日调我回家,我肩膀上得扛豆子!”

方连杰说扛豆子,意指少将军衔,看得出来,他现在心气高了。

他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陈京,我估摸着你也要动了!说句心里话,你比我强,你现在还干一个区委副书记啥的,屈才了!要不我跟三叔打电话,调你到中央部委历练历练,然后再下来,那身份就不一样了!”

陈京抿嘴有些好笑,方连杰喝了酒,吹起牛来就是没边。

自己一旮旯里的小官和中央部委距离相差十万八千里,就是要跨区域调动,这样的调动也太惊世骇俗了。

他道:“行了,连杰,你还是管好自己吧!我楚江土生土长的人,就在楚江干一辈子也无怨言,倒是你胸怀天下,楚江这个地方怕事束缚不了这这尊真龙吧?”

方连杰讪讪笑了笑,打了一个酒嗝道:“你这取笑我了啊,我现在有点本事,那都是跟你学的一点皮毛。以后你还得教我,我现在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你教我的正儿八经的多,阴谋诡计的少。

这你得教我,阴谋诡计很重要,我得学学!”

陈京哈哈大笑,方婉琦在一旁也笑起来。

自己这个弟弟她很了解,以前在京城的时候,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谁都不放在眼里,说话做事从来都是高调,狂得没边。

现在看到方连杰对陈京如此认同,说出这样自愧弗如的话,她心中既高兴又欣慰。

欣慰是因为方连杰终于走向了成熟,高兴则是自己和陈京之间,终于到了一起,陈京没有让自己失望!

“过几天就放春节假了,这一次我姐得回去!”方连杰道,“陈京,你也得跟着回去,得让咱家里人看看咱姐夫的样子,让他们长长见识!马上就是楚江省最年轻的执一方牛儿的角色了,是该显摆显摆了!”方连杰又道。

方婉琦道:“这一次我可不带陈京回去。我跟家里结怨好几年了,这一次我得回去先探探家里的态度,态度不好,我以后也懒得回去了。就在外面结婚生崽……”

陈京被这两兄弟的对方雷得有些懵,忙道:“打住!打住,不说这个话题,不说这个话题!”

他也有些醉意了,而在这个时候,兜里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来电,皱了皱眉头,道:“你们先安静,我接个电话,伍书记打来的!”

他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在耳边。

“是陈书记?我赵可!”赵可的声音压得有些低。

“我是,这么晚有什么事情?”陈京道。

“书记要见你,在五里山度假村,你现在能不能过来?”赵可道。

“现在?”陈京抬手看了看表,现在晚上八点,这个时候去见伍大鸣?自己可是满身酒气啊!

“书记找你有重要事情谈!”赵可强调了一句。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吧!我马上赶过来,但是路途有点远,至少要一个半小时!”

挂断电话,陈京觉得自己脚下都在晃悠。

他猛然拉开窗户,外面的冷风灌进来,他脑袋瞬间清醒了一些。

“徐姐,安排人给我一点醒酒汤!”

因为陈京有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饭局也就结束了!

方连杰喝得比陈京还要多,两个兵架着他上了吉普车,临走时还一个劲儿的说酒没喝好,下次还得和陈京再喝。

送走方连杰,方婉琦陪着陈京喝醒酒汤,帮他洗漱整理。

徐丽芳一听陈京要醒酒,亲自过来伺候,而一向对陈京有多远躲多远的殷虹,今儿也来凑热闹。

她一双眼睛老在方婉琦身上逡巡,看那架势,她根本就是来近距离看方婉琦的。

方婉琦举止大方,气质大气,人又生得漂亮,对陈京的关心也是无微不至。

殷虹心中感叹陈京有福,她本以为陈京和金璐那样散了,以后再也难找到像金璐那般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女人了。

可现在看了方婉琦,她不得不叹服,陈京这人是个女人杀手。

徐丽芳方婉琦以前就认识,在徐丽芳的心中,陈京就是她的大恩人。

而陈京选择的女人,那绝对都是她应该尊重的对象,所以和殷虹不同,徐丽芳从来对方婉琦就没有什么敌意。

只不过在内心深处她忍不住要感叹,金总太苦,太没福,像陈局长这样的男人应该守住,守不住飞走了,别的女人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一杯醒酒汤喝下去,陈京的头晕稍微缓解了!

他又去浴室洗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澡,整个人便觉得清爽了,一身的酒气去了七八分。

方婉琦亲自驾车送陈京,看着陈京和方婉琦两人坐着崭新耀眼的宝马车飞驰而去,殷虹和徐丽芳一直目送,彼此的心中都怀有复杂的情绪。

“这么晚,你们领导找你什么事情?”方婉琦目光流转,眼睛看向陈京。

陈京缓缓的摇了摇头。

“是因为调动的事儿吧!”方婉琦道。

“兴许吧!”陈京微微的闭上眼睛,他心中清楚,自己的工作调动问题,应该有眉目了,估计今天晚上伍大鸣找自己谈话,就是关于这件事。

“你现在可是香馍馍啊,整个德高人都好像关心你的调动呢!看来这一次,又得高升了,我们这些平头百姓,离你的距离又远了一些!”方婉琦取笑道。

陈京轻轻一笑,用手敲了一下方婉琦的头,道:“注意安全,用心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