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2章 方家聚首

第四百五十二章 方家聚首

上午陈京去区电力局视察,后来又去走访困难下岗职工安置区,走进困难下岗职工家座谈送温暖。

其中有一个职工家庭,老婆瘫痪在床,两个女儿上学,他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因为工伤被鉴定为七级残废。

一家人的生活现在就靠他摆个自行车维修点为生。

当这个职工收到陈京送给他的两袋大米、两块猪肉的慰问品后,紧握着陈京的手,双眼含泪道:“我就知道政府不会忘记咱的,我曾经也是为了建设咱们武陵江大桥出过力的啊!”

陈京的心情一下就沉重起来了。

心中尽是惭愧,这些大米和猪肉,还不够普通单位供职人员公款吃一顿便餐的费用。

可就是这么一点微薄的温暖,却能够让一个为国家建设辛劳了半辈子的老工人感激涕零。

陈京觉得有些讽刺,他身上带钱不多,将身上的钱掏出来塞给对方,道:“这些钱给孩子上学吧!无论如何,不要让孩子们辍学!”

从这户人家出来,陈京就要求回区委,他跟随行的甄巩指示,在今后的工作中,下岗职工这个群体要重点照顾到。

否则,德水发展了,可是老百姓没有收到实惠,这样的发展还有什么意义?

中午,因为心情不佳,陈京就推掉了所有的宴请,肚子饿了,就直奔区委食堂。

区委书记到食堂吃饭,这样的次数不太多,一时搞得食堂领导很紧张,急急匆匆的跑过来问他吃什么菜!

陈京正要说话,眼睛往门外一瞟,组织部长唐招招正从组织部办公楼出来。

说来也巧,唐招招恰好眼睛就落在了陈京坐的地方。

他一笑,冲身边的秘书摆摆手,示意让其先走。

他自己快步走过来。老远就笑道:“陈书记今天来食堂吃饭,是不是尝尝咱们大师傅的好手艺啊?”

他冲食堂食堂师傅招招手道:“把那个猪蹄筋儿炖鹅肠上一份,再来一个卤肚丝,一个醋溜青菜。我陪书记尝尝你们的手艺!”

他坐在陈京的对面,道:“陈书记,我点的这几个菜,代表咱们食堂最高水平了,还得你检阅检阅!”

组织部办公楼离食堂近,唐招招是食堂的常客。

他说的这几个菜平常根本没有,是食堂知道唐招招的口味。特意备着的。

菜上得很快,陈京夹了一块猪蹄筋儿尝了尝,道:“不错,不错!比外面酒店好,这滋味辣中有麻,川菜的风格。”

“书记是行家,我们喝一杯酒?天冷御寒嘛!”唐招招提议道。

陈京摇头道:“这里就不喝酒了!下午还有工作!”

唐招招也不坚持,两人边吃边聊。忽然唐招招冷不丁的道:“陈书记,说句心里话,我一直认为。德水的未来,还得您来掌舵。现在我们形势大好,局面稳定,这个时候真要把我们班子打散重组,这样做真是对德水有利吗?真是对德水人民负责吗?”

陈京微微的蹙了蹙眉头,缓缓的摇了摇头,道:

“老唐,你自己是做组织工作的,应该比任何人都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唐招招愣了愣。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

他做组织工作多年,非常清楚德水班子调整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市委应该是在紧锣密鼓的做准备。

在这个当口,从陈京口中流露出去意,看来德水是真的留不住陈京了!

唐招招想问陈京下一步的去向。但是这个问题不好开口,再说这也违背组织原则。

对唐招招来说,这几年他最引以为豪的事情,就是在德水班子出现分化的时候,他很聪明的站在了陈京这一边。

随着陈京在德水的地位日益高涨,他也水涨船高,风评和口碑都上来了。

现在德水的局面这么好,如果调整后的德水班子由陈京牵头,他很有信心更进一步,他的这个心思,和王学平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陈京明白他们的心思。

但是目前来说,陈京还没想过建立自己的什么班底。

人贵有自知之明,陈京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这点本事,所处的位置这么低,就在拉帮结派,领导会怎么看自己?

一想到这一点,陈京觉得此时离开德水恐怕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离开德水,外面的天空更广阔。

而且自己在这个时候离开德水,也算是急流勇退,这个结果比较圆满。

但是,在陈京的内心,他还是有些感动,无论是唐招招还是王学平,当然还有甄巩。

大家一起同事,这么长时间一路走过来,大家能够在利益中寻找共识,能够在纷争中相互了解,到现在,自己能够得到他们的拥护,这中间的不易陈京最清楚。

……

京城,解放|军后勤总医院,高干特护病房。

病房外面,方路平率领着一众方家的兄弟晚辈在外面焦灼的等待,作为一省大员,方路平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其养气功夫非同小可。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却怎么也平定不了,一直在那里来回踱步。

病房的门突然开了。方路平连忙抢一步到门口。

一个中年医生从病房出来,摘掉口罩,还没等他说话,方路平便道:“怎么样,医生?”

中年医生笑了笑,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偶感风寒,老将军年龄大了,北方的气候不适合过冬,以后建议冬天去南方疗养!”

方路平松了一口气道:“是,是,谢谢医生!”

中年医生点点头道:“现在老将军身体有些虚弱,不能进去太多人,两天以后,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方路平道:“我进去看看!”

他踏进病房,回头对外面一个长相和其非常相似的中年人道:“二哥,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

方路平叫二哥的中年人,便是方婉琦和方连杰的父亲方路坚。

在方氏三兄弟中,老大方长征已经退休,方路坚也是部队出来的,现在在京钢集团,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现在活跃在共和国政坛的方家二代中,只有方路平最活跃,已经成了一方诸侯了。

两兄弟进病房,方路平在后面轻轻的关上门,外面的人都被隔在了门外。

“我早说了没什么大事,你们就是大惊小怪!非得让我进医院,我跟你们讲了多少次,医院是最不能进的地方!进一次,就短命一次,再进几次,我就可以跟马克思老人家去会合了!”

病**,老将军上身靠在靠枕上,语气恚怒的嚷嚷道。

方路坚马上陪笑道:“爸爸,您就消消气,我们让您进来看看,不就是一个放心吗?您的健康不是我们一家的事儿,牵动的是万千人的神经,我们小心一点总没有错!”

方路平道:“是啊,小心驶得万年船!刚才医生跟我说,建议您以后冬天去南方疗养,南方的气候好,冬天对心脏尤其好!”

老将军哼了一声,道:“我一西北人去南方疗养,亏这个医生说得出来?这个医生医书读得太死,不懂灵活,什么狗屁医生!”

方路平两兄弟对望一眼,怔怔说不出话来。

而老将军骂了几句,火气渐渐也消了,瞪了方路平一眼:“干杵着干什么,坐下啊!”

他顿了顿,矛头指向方路平道:“南方到北方,数千里之遥,就为我一点小毛病,你就来回飞一趟,你这是擅离职守!你这样的兵,就是个临阵祭旗的家伙。”

方路平满脸通红,甚为尴尬。

方路坚在一旁道:“爸爸,路平是进京办事,并不是专门为您的病情而来!”

方路平连连点头,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爸爸,马上春节了!今天春节咱家热闹,连杰和婉琦都回来看您呢!还有连杰,表现很好,最近被调中原军区参谋部了,让我和二哥都大吃一惊呢!”

提到方连杰和方婉琦,方老将军神情彻底缓和,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良久,他道:“是该回来看一看了,再不回来,我这把老骨头挺不住了!”

他盯着方路坚:“我听说婉琦找了对象?你见过没有?”

方路坚一愣,怔怔不知道怎么回话。

连方婉琦他都三年没见了,他哪里见过她的对象?再说,为了对象的事情,两父女的斗争还没结束,这事还得继续呢!

方路平在一旁道:“爸爸,婉琦那孩子,您别看脾气犟,眼光着实不差!她给您挑了一个一等一的孙女婿。这孩子啊,家庭出身普通,可是才华和能力相当的突出。

在楚江人称楚江才子,年纪轻轻,现在马上就是楚江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了!”

老将军微微的蹙眉,过了一会儿眉宇慢慢的舒展,他道:“我书读得不多,但是惟楚有才这句话我却是听说过,能被称为楚江才子,但愿不是浪得虚名!这样吧,就今年春节,你让婉琦将这孩子带回来看看!”

方路平两兄弟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