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3章 炸开锅了!

第四百五十三章 炸开锅了!

方家,大哥方长征有早睡的习惯。

每天晚上八点钟睡觉,这是他雷打不动的铁律。

没有了大哥方长征,方路坚和方路平两人坐在大客厅,两位夫人也在,几个人就开始闲话聊家常。

老将军健在,他就是一家人的主心骨。

兄弟们尽管工作都不在一处,但是一说回家,那都是回位于八一老干所的这幢别墅,在所有方家人的心目中,这个地方就是他们的家。

方路平手上拿着一叠资料,神情有些古怪,他将资料递给方路坚,道:“二哥,这些东西你看看吧!这是我花费了很大精力才搜集到的东西!”

方路坚皱皱眉头,将资料接在手中。

资料第一页,开头两个字写着:“陈京,汉族,父陈之栋……”

“这是……”方路坚皱眉。

方路平笑了笑,道:“继续往下看吧!这是目前搜罗到的最翔实的资料了,这个孩子小学到大学,一直到参加工作所有的点点滴滴,这份资料都包含了!”

“哪个孩子?”方路坚的老婆徐莲凑过来道,一把把资料抢了过去。

方路坚道:“你看什么?路平是给我的!”

徐莲道:“就你能看吗?先让我看再你看!咦……陈京?是谁啊?”

“给我!”方路坚神色严肃的道,“我和路平有事情商量!”

徐莲举着材料,一目十行的看,很快她便被内面的内容吸引了!

她道:“这孩子……是……那个婉琦找的对象?”

她这一说,屋里一下炸开了锅,方路平的老婆赵琴马上凑过来道:“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一众方家三代孙子辈,一个个也将视线投向了这边,眼神中都有好奇,充满的八卦的味道。

方路坚脸色变了变,方路平皱了皱眉头,瓮声道:“不用抢,一个个的看,就那么几页纸,撕乱了就没有了!”

徐莲将自己看过的几页给赵琴,道:“弟妹你看这些,我们俩先看!”

赵琴一目十行的看了第一页,道:“这孩子不错啊,这么年轻就受到这么大的关注。这个婉琦,挑人也真是……”

徐莲埋着头看后面的材料,忽然道:“这不好,他以前有女朋友啊,这……这……”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赵琴马上把脑袋凑过去。

两个女人一台戏,叽叽喳喳,坐在他们不远处的一群孙子辈儿的孩子个个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如不是家里等级森严,他们早就忍不住凑过来也过过眼瘾了。

人的骨子里面都有八卦的因子。

方婉琦最近三年不回家,和家里发生了激烈的矛盾和冲突,这不能不让人好奇,他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她意志这么坚定!

还有,廖哲瑜一直都是京城比较受人关注的亮眼的新星,真有一个完美的男人让方婉琦选择对方而不选择廖哲瑜吗?

各种疑问闷在心中,让人不八卦会疯!

终于,方家三代孙子辈之首,大姐方晓路大大方方的走上前,道:“二婶儿,三婶儿,看得这么欢,让我也看看?看看咱婉琦的眼光?”

徐莲猛然抬头盯着方晓路,有些警惕的道:“我先看,审核合格了你们再看!”

她这话,引起一屋子人哄笑。

方路平两兄弟对望一眼,同时摇头。

“我们去书房吧!让他们看!”方路平道。

方路坚点点头,两人抛下众人直奔书房。

走进书房,方路坚就道:“路平,你也太草率了,怎么能够当着那么多人拿出这个东西,你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方路平笑笑,道:“二哥,你不了解情况,你这个未来的女婿了不得,不仅是把你闺女哄得俯首帖耳,就你那个宝贝儿子啊,也是围着他团团转!”

他指了指窗外,道:“你道前段时间连杰那个全军区嘉奖是怎么捞来的?就是为这个陈京处理私事顺手牵羊给捞到的。好家伙,连杰堂堂一团长,就硬是被人安排去省城办事,而且还受了伤,你说这……”

方路平顿了顿,又道:“楚江最年轻的县委书记,知道吗?你这个准女婿马上就要被提拔,二十八岁的年龄,从最基层科员做起,现在就上到了县委书记。你知道这在基层意味着什么?”

方路坚蹙眉道:“你的意思是……”

方路平道:“我没有意思,现在要看你的意思!”

“我……我的意思?我……我……哪里有什么主意?”方路坚有些结巴。

方路平哈哈一笑道:“婉琦是你的女儿,你没有主意谁有主意?”

方路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些气恼的道:“你看看这丫头野得,我能管住她吗?老头子都管不住她!”

方路坚一提到方婉琦,肚子里就又火,开始坐在沙发上生闷气,他沉吟了良久,道:“反正我不同意这个陈京。他再优秀,毕竟是地方干部,而且受教育程度,家庭环境,成长环境都和婉琦没有共同点。

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很危险,根本不懂什么家庭,整天就想着自由恋爱,没有家庭观念的自由恋爱,这有保障吗?”

方路平沉吟不语。

搜罗关于陈京的资料,这是他专门的指示。

他下这个指示的时候,并没有抱多大的期望,但是,反馈来的信息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他作为一个经历过知青下乡的过来人,深知基层工作之艰难,之不容易。可是从陈京的资料上看,这年轻人能力的确很强,“楚江才子”这四个字说明了他才华。

可是在官场上的高歌猛进,却更说明他熟悉基层的人际关系,善于把握机会往上爬。

更让方路平吃惊的是,方连杰给方路平写了三封信,三封信前两封提到陈京,全都是坏话,都是不好的话。

可是到了第三封信,内面提到陈京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对陈京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认为这个年轻人前途无可限量,认为家族应该同意陈京和方婉琦之间交往。

而且他还建议方路平,希望能够给陈京更多的锻炼机会,着力的把他作为家族的新人培养。

“这个年轻人现在在哪里工作?”方路坚忽然开口道。

方路平道:“目前在德高市下面的一个区担任区委副书记,但是根据最新反馈的信息看,他应该要被提拔,最大可能是到这个市的一个贫困县去担任县委书记。”

“地图!”方路坚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书房的墙壁边。

这个书房是大哥方长征的书房,方长征戎马一生,书房四面墙上都是军用地图。

方路坚很快就走到了共和国全图旁边,手移到楚江德高的位置,方路平递给他一个放大镜,两人开始琢磨地图。

“比较穷的县……”

“这一带都穷,德高本来就是个穷地方,哪里找穷的县?”方路坚没好气的道。

方路平盯着地图道:“从地图上,这个区域北方多山,比较穷的县应该就在这一带。三个县分别是修梅、澧河、临河……”

他皱了皱眉头,忽然斩钉截铁的道:“应该在这个县,临河!”

“最近我看了中央关于中原崛起的相关规划报告,其中楚江提到的特困县中,临河排在最前面,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

方路坚将放大镜挪动临河的位置。

过了很久,他道:“好家伙,县城周围四面环山,而且山都是大山,海拔最低都七百多米!难不成让我家婉琦就在那山旮旯过一辈子?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

方路坚将放大镜扔在桌面上,回头坐在沙发上,一肚子的气。

“二哥,不要意气用事,现在孩子们都大了,我们不能按老一套下命令了!你看看婉琦,就是跟你和二嫂吵了一架,三年不回家。和现在的孩子打交道,我们得学会谋略!”方路平指了指脑子。

“怎么个用法?”方路坚没好气的道。

方路平淡淡的一笑,道:“二哥啊,这些年我们西北一系,在中原地区经营的时间够长了,也有一些力量了!难道我们连一个小毛孩的势头都压不下去吗?”

方路坚愣了愣,道:“对,对!路平你脑子灵活。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就提拔县委书记,这里面本来就有颇多疑点!我们是可以安排一下,给他一点挫折!”

他说到这里,心中似乎好受了一些,喃喃的道:“年轻人啊,就是一股子热情,婉琦这孩子我了解,也是三分热度,我们尽快让她这三分热度过了,一切就都好了!”

方路平道:“这个主意好是好,但是有一件事。老爷子今天白天指名要让婉琦把这孩子带回来,他要亲自看看呢!这个事情怎么处理?”

方路坚呆若木鸡,沉吟道:“这……”

“这是个麻烦啊!老爷子的脾气你知道,他要做的事情,老主席都拦不住他,你我想忤逆他的意思,难啊!而且,老爷子年事已高,也动不得气啊!”

方路平叹口气道:“我有一种预感,如果让老爷子见到这孩子,这事十有八九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