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4章 关系的学问!

第四百五十四章 关系的学问!

陈京并不知道自己在京城某个大家族内部已经出名了。

今年春节,陈京是早早的回到了楚城。

马上就要去临河了,临河离德高路途很遥远,离家就更远了!

而且临河的条件那么艰苦,以后进省城一趟不容易,和父母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前段时间,陈京出事,闫名被抓,家里着实恐慌了一阵,尤其是母亲钟秀娟,那几天天天饭都吃不下去,人眼见着憔悴,陈京事后对这一点很是愧疚。

陈京从大学毕业开始就在外面工作,这些年他每次回家,基本上都成了家里的节日。

一家人都聚在一起,母亲钟秀娟做饭,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陈京大姐的女儿叫汪灵,家里人都叫灵儿,小丫头三岁了,上幼儿班,每天都是姥姥接送。

而妹妹陈灿的儿子学名叫史梓骥,小名早早,今年也两岁了。

一家人有了两个孩子,家里热闹得不行,尤其是灵儿,陈京没见过她多少次,但是她却和陈京特别亲。

整天就围着陈京“舅舅!舅舅!”的叫,小女孩儿声音甜美,还有些奶声奶气,模样可爱至极。

陈京最喜欢把她抱起来两人顶牛,每次舅甥俩都玩得不亦乐乎。

看到这幅场景,姐姐陈婷月就取笑他,让他尽快找到老婆,自己赶明儿也生一个。

钟秀娟在一旁便开始唠叨了,最近她就没闲着,倒处给陈京物色对象,刚好有几个她看着顺眼的,就催陈京去跟人家女方见面。

陈京被逼得不胜其烦,这倒也是他回家的一大烦恼了!

有时候方婉琦会来电话,两人会聊一会儿天,陈京说家里逼他去相亲。

方婉琦便在电话里面发飙,道:“不准去。哪里也不准去!过年了我就回楚城,到时候一定让伯父伯母惊喜一回,嘿嘿,咱们这种大美女。一定会很受欢迎!”

有时候,方婉琦急性子一犯,会突然间提出要马上回楚城,这个时候陈京就有些恐慌,就劝她好好在家里待着,多陪陪家人,多陪陪爷爷。楚城一切状况良好。

不知不觉,陈京和方婉琦两人电话聊天便成了常态了。

有时候陈京躲在房间几个小时不出来,从房间出来后就被钟秀娟追问在忙啥。

陈京就以看资料写文件搪塞。

可是灵儿小丫头人小鬼大,偷偷的跟外婆讲说舅舅躲在房间里打电话。

钟秀娟偶尔就会到阳台上佯装晾衣服,然后偷偷听陈京房间里的动静。

一听儿子果然在打电话,而且电话里面提到爷爷、爸爸啥的,她心中就喜,一扫先前对陈京的不满。每天做起饭来就分外的卖力。

对钟秀娟来说,她两大心愿。

第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儿子快点找到女朋友,快点结婚。然后让她能够快点抱孙子。

第二个心愿就是希望儿子能够把工作调省城来。

她一辈子教书,而且在城市长大,对下面的印象还是当年知青下乡的时候的模样。

在她的脑子里面,出了楚城,外面就尽是那种山高路远,艰苦卓绝的地方,当年陈京被下放,她就偷偷的躲在被窝里面哭了好几天。

现在她虽然知道儿子在下面当了官,可是在那些穷地方当个官,还是改变不了条件。儿子那还不是在受苦?

再说,在老人心里面,都希望年老了儿孙能在膝下尽孝,一家人在一起,每天其乐融融,那日子多好?

另外。陈京在省城,那找的对象人家也对他高看一眼,家庭也幸福一些。

每天听着母亲的唠叨,父亲无言的附和,陈京心中是烦恼并快乐着。

而生活有了早早和灵儿两个小家伙的点缀,也着实温馨快乐。

早上起来读读书,吃过饭后去妹夫公司那边转转,或者到院子里看看老头们下下棋,下午和晚上和方婉琦打打电话,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就在这种舒适和惬意中,一年一度的春节过了!

新年初三,陈京去伍大鸣家,伍大鸣年终忙得除夕都没在家过。

初三能够回省城,还是因为他要给省城的领导们拜年。

她老婆找他闹,让他烦得不行。

陈京过去,他便骂道:“你这小子,仗着自己要调动了,对工作就不上心了,天天待在省城,你这个工作态度有问题!”

陈京道:“书记,我可是正常休假!这一点你可以跟我们刘书记打电话!作为一把手总要忙一些,但您也不能把您的忙,上升到我工作态度不行这个高度啊!”

“一把手,一把手!你马上也就是一把手了!”伍大鸣道,“你做好准备了吗?我们常委会已经通过了你的任命,只等省组织部批准备案,你即刻就可以上任了!”

“这么快?我还想多休息几天呢!”陈京笑道。

“你美得你!”伍大鸣神情严肃,“我跟你讲陈京,如果临河在你的手上还搞不起来,以后你就别想着提拔了!你是市委顶着压力提拔的干部,如果没有成绩,别人会怎么看,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

陈京脸上的笑容收敛,认真的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他道:“下午我去拜访王凤飞,没办法,我被流放到了临河,他得想办法拉我一把!”

“该去,该去!要备重礼!”伍大鸣道,“你要用手上一切资源为临河争取好的发展条件,我坚信你是能够做好的,你自己也要有信心!”

从伍大鸣家出来,陈京觉得春节的气氛一下就淡了,他的心思全飞到了工作上。

一天之内,他拜访了王凤飞,又去了一趟胡悦家,晚上到胡悦家喝酒。

胡悦喝酒后大骂陈京,说官越当越大,文章越写越少,陈京也是从有灵性,一下变成了一俗人。

胡悦有三大嗜好,好美酒、好美女、好美文,他自称和陈京交往,就是因文而来,否则两人有什么交往的基础?

他还说如果新一年陈京再没有什么好文,明年就不用给他拜年了,省得他看到了心烦。

陈京了解胡悦的性格,知道他性情古怪,说到做到。

当即承诺今年再忙,也得写几篇好文章,不能让自己真的成为俗人,得到了陈京这个承诺,胡悦才转怒为喜,和陈京把酒言欢,最后大醉一场!

夜,漆黑。

陈京坐着车,从兜里面拿出一个四四方方,黑不溜秋的本子。

这个本子陈京纪录了他所有的人际关系,他一页页的翻看,心中有些感叹。

从进德水开始,这才两年不到,可是这个本子已经密密麻麻纪录得满满的了。

这些上面的名字,陈京将他们的样子一一挂号,才知道自己竟然认识了这么多人。

人际关系,人脉关系就是一张大网,经营这张大网,就可以让很多事情变得畅通无阻。但是在这些畅通无阻的背后,却是整个人被这张网束缚住,脑子里记不住用本子记。

本子记得多了,翻不到,以后可能还要用电脑。

这么多的关系,纷繁芜杂,让人陷入其中,精疲力竭。

忽然,他胡乱翻看,看到了一个名字——汪鸣风。

他脑子里马上想到了自己接到的那个电话,自己见了沙书记一面,汪鸣风便给自己打电话,语气中关爱有加,而且还让自己以后有事情找他,自己该不该去拜访一下他?

陈京掏出手机,沉吟了半天,拨通了汪鸣风的电话。

电话拨通,陈京说清自己的意愿,汪鸣风哈哈笑道:“行了,拜访就不必了!我人在京城,跟书记在一起呢!”

陈京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汪鸣风便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他顿了顿,又道:“对了,你对自己下一阶段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陈京愣了愣,道:“汪主任,如果不出意外,市委应该会把我调到临河去,今天我去伍书记家,书记说常委会已经研究了,只需报省组织部审批备案了!”

汪鸣风呵呵一笑,道:“还要报省组织部,不错嘛!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啊,也算是省管干部的行业了!我恭喜你了!”

“谢谢汪主任,就是和您缘悭一面,我……”

“你呀,不要动那些心思。你要真动心思,心思就要动足!在楚江,所有拜访书记的同志,一般都是年前拜访,我是跟书记跑的,你想拉关系走后门,功课就做得不好!”汪鸣风道,语气半开玩笑。

陈京脸一红,知道自己出糗了。

他又想起马步平教导自己的话,人际关系之道,全在“用心”二字。

当时自己还以为懂了,现在看来,还差得远,这两个字嘴上说说容易,真正做起来又哪里会那么容易?

和汪鸣风通完电话,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他从包里里面拿出一支红色的笔,在汪鸣风这个名字上划了一个圈。

一个红圈,代表重要领导,以后汪鸣风这边要多联系,甚至要多走动,人与人之间,疏于联系,关系就淡了……

接下来,陈京又一个个的打电话,马步平、覃杨甚至还有方明华,一时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电话海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