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5章 调动生变!

第四百五十五章 调动生变!

?上班一个星期了,陈京调动的事情还是没有动静。

??对这事陈京也不急,最近他天天都在研究临河,临河从改革开放以来,每一点一滴的变化,他都研究。

??为了解决临河水患的问题,他还让王凤飞给他介绍了两个水利专家请教,陈京心中清楚,临河之危,重点在于水患,如果尽最大力量消除临河的洪水灾害,这是临河后续发展的重中之重。

??和平常一样,陈京去上班。

??一进德水区委的大门,他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他让司机将车停好,自己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抽完烟他直奔办公大楼。

??就在门口,他遇到了唐招招从里面出来。

??“今天有什么活动?”陈京皱眉道。

??唐招招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能有什么活动?了不得了,有人要走了,惊动了省委组织部干部处过来考察,可能是要一飞冲天喽!”

??唐招招的语气有些酸酸的味道,好像有有些嘲讽,反正那滋味儿说不出来。

??陈京愣了愣,道:“这是大事儿,这也算是我们德水班子的荣耀啊!”

??“是荣耀,是荣耀!陈书记,您是没看见今天某些人的样子,那是志得意满啊!”唐招招道。

??陈京轻轻的咳了一声,心中有底了。

??刘积仁路子果然野,这一次看来他的愿望真的要实现了,他从德高一步跨进省城,算是龙归大海啊!

??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来德水考察,这件事情很快就在德水区委小范围内议论开了。

??干部一处的考察,主要是谈话,所有的常委包括政府副处以上的干部,还有人大政协干部,甚至还包括部分老同志老干部代表。

??谈话的范围很宽,了解的东西也很详细。

??各种小道消息热衷于议论哪个领导被约谈的时间长短。

??而刘积仁接受谈话长达一个多小时,这也让刘积仁成为了大家热议的话题。

??无疑,这一次干部考察的核心人物就是刘积仁,看这个架势,刘积仁进省城应该是问题不大了。

??刘积仁对德水是有贡献的,德水人懂得感恩,在这个时候,也会有人给他前进的路上制造什么障碍。

??刘积仁之后,陈京进去了半个小时,这个时间不算短,但也不算太长。

??因为常务副区长宋林进去了四十多分钟,这个时间就比陈京的长。

??这种小范围的议论,一直到考察组离开德水之后好几天。

??甄巩最近情绪有些急躁,看来,他对刘积仁如此高调的离开德水,心中依旧有些耿耿。

??对他来说,他最希望陈京能够继续留在德水,这个愿望现在算是破灭了。

??而对刘积仁,他心中很抵触,他实在不愿意刘积仁会成为德水班子最大的赢家,德水的发展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但是在这个成果的背后,他不认为是刘积仁发挥了关键作用。

??他跟陈京汇报工作之后,他发了一句牢骚,说:“陈书记啊,您就是心太软!”

??陈京对他这个话听明白了。

??甄巩内心是怪陈京没有对刘积仁赶尽杀绝呢!

??如果上次的事情,陈京能够再狠一些,不留情面,刘积仁说不定落马都有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说,甄巩的心中,他认为德水能够稳定,能够有今天,陈京应该是最大的功臣。

??对甄巩的这个态度,陈京能够理解。

??话说刘积仁最近几天,心气也实在有些高。

??就在考察组结束考察离开德水的第二天,他心血**,搞了一次常委扩大紧急会议。

??搞得整个德水一众领导很紧张,大家赶到会场,刘积仁在会上是大上政治课。说德水的未来应该怎么怎么样,又说现在德水的班子内部存在很多问题,德水的各级党委政府责任心不够。

??他点名批评了包括荷花街道办王清在内的一大串干部,说这些干部组织纪律性差,没有保持和区委的高度一致,喜欢搞阳奉阴违的一套。

??刘积仁的这个做法,让班子里面很多人心中很反感。

??无疑,刘积仁在走之前,他需要把前段时间心中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他虽然没有直接对陈京发飙,但是他批评的人,讲的问题,都是隐隐和陈京针锋相对的。

??对这些事情,陈京都是付诸一笑,德水的这一页马上就要翻过去了。

??在德水经历的好事坏事,高兴的事儿愤怒的事儿,陈京一一都铭记于心,都心存感激。

??在德水,陈京从一个文艺青年,真正成长为了一个可以有能力独挡一面,敢于让组织重用的执一方牛儿的人物。

??所有那些闹心的事儿,都选择淡忘吧!

??人总不能生活在过去,眼光要向前看,未来才是值得憧憬和渴望的。

??有一句话叫冤家路窄。

??陈京下班坐电梯,电梯门一开,内面赫然就是刘积仁。

??他愣了愣,道:“刘书记好!”

??刘积仁上下打量他,有些矜持的点点头,陈京走进电梯,刘积仁道:“陈书记,你的工作精神实在是让人佩服。你指示让德水以后一定要多关注下岗职工这个群体,这很好,以前在这方面是我疏忽了!”

??陈京淡淡的道:“书记谦虚了!下岗职工问题,不是我们德高的一个地方的问题,而是全国都普遍存在的问题。改革之痛嘛,怕痛就不改革了,这可是总理在答记者问的原话。”

??刘积仁哈哈一笑,道:“陈书记对中央精神理解得透,我自愧弗如,对了,我听说市委有意给你动一动?是去……临河?”

??陈京道:“组织任命没下来,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那个地方不能去!”刘积仁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临河那个地方我去了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地方太穷了,满目疮痍,老百姓根本没法生存。今年修的房子,洪水一来,全给冲跑了。

??就在几年前,有个县委书记抗洪救灾都险些被大水冲跑了,后来因为他抗洪得力,组织才提拔他,让他脱离了那个苦海!

??后来他调交通局担任党委书记,德高人都笑他说他那个书记,是用命换来的呢!”

??陈京微微闭了闭眼,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神态又恢复了平静,道:“书记,我年轻力壮,洪水冲不跑我。您说市委如真派我去临河,是不是也有这方面考虑啊?”

??刘积仁愣了愣,陈京哈哈大笑。

??此时电梯已经下楼,陈京歉让道:“书记您先!”

??刘积仁盯着陈京的那一张笑脸,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

??陈京年轻啊,这是在显摆呢!

??刘积仁好面子,怕人说他老,每天对着镜子看到哪怕一根白发他都要想办法拔掉。

??可是岁月不饶人,他头上的白发是越来越多了,多得让他拔都拔不过来了。

??他和陈京在一起,谁才是未来的希望,这几乎是一目了然。

??刘积仁的挑衅很得意,可陈京的回答却让他很无趣,受伤的还是他自己。

??……

??市委,伍大鸣刚刚准备下班,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他微微蹙眉,门就被推开了,组织部长郑康康进门一瞅见伍大鸣,便道:“书记,有个事儿要跟您汇报!”

??“什么事情?”

??郑康康左右看了看,见赵可正在收拾房间,他便凑到伍大鸣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伍大鸣的脸色猛然一变,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郑康康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心中正纳闷着呢!刚才一处许处长亲自打电话过来的,您说这不是乱来吗!陈京的问题,如果我们没弄清楚,会这么草率的决断吗?

??再说,这是我们常委会的决议,我们一级党委班子,难道在这件事情上还会儿戏?”

??“乱弹琴!”伍大鸣一拍桌子,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跟许明东打电话,我看看是谁在中间乱来的?”伍大鸣说完,抓起电话就要拨号。

??郑康康一手把他的手压住,道:“书记,这个电话您打不合适啊!”

??“有什么不合适?我行得正坐得稳,我就偏要打这个电话!”伍大鸣气鼓鼓的道。

??“书记,书记!”郑康康声音放大:“这个时候已经下班了,你打电话也找不到人不是?现在的问题不是打电话的问题,只是这么一来,把我们全盘计划打乱了,我们得想办法怎么应对。”

??伍大鸣“嘿!”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样子有些气馁。

??过了很久,他道:“让覃杨提前结束学习回来,就说是我说的,其他的人我都不放心!再不能出差错了,再出差错,我们德高的发展搞得再好,又有什么价值?”

??“也只能这样了,这是唯一不打乱现在计划的办法了!”郑康康认真的道。

??伍大鸣无力的摆摆手,郑康康不敢再说什么,慢慢的往后退,轻轻的关上了门。

??伍大鸣一个人站在办公桌后面很久,他猛然抬头对赵可道:“小赵,打电话给陈京,让他去五里山,就说我要见他!再大的事儿,他也得来,就说半个小时之内,必须要到!”

??伍大鸣气鼓鼓的道,他一拎手提包,道:“我们也走,你动作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