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6章 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四百五十六章 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陈京听到自己履新临河的决议被省委组织部驳回,这个消息让他有些吃惊。

他从五里山回来,一路心中烦闷,他这一个多月尽研究临河的事儿,最后竟然全成了做白功,这搁在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进家门,方婉琦就看他脸色不对,凑过来就问原委。

陈京把事情一说,方婉琦脸色就阴了,道:“这是什么狗屁!德水问题工程的事情早就解决了,市区两级检察院都有详细的卷宗,这还有什么不清?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人脑袋被门夹了吧!”

陈京淡淡的笑笑,一语不发,他总感觉这背后有深层次的原因。

他回想自己在接受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谈话的时候,自己回答的问题应当没有问题,考察组也没有了解过关于工程问题的事情,现在省委组织部不批准市委的决议,怎么又扯到工程上了?

这中间是有人搞了鬼了!

是谁?刘积仁吗?

陈京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如果说工程有问题,真要仔细追查,刘积仁是脱不了干系的,他绝对不敢也没有勇气在这个问题上出幺蛾子。

那会是谁?

有些消息传播之快,让人难以想象。

就在陈京和方婉琦两人相顾无言的时候,他手机上的电话一个接一个。

方连杰、唐招招、甄巩等等都陆续来电。

一个县委书记的任命问题。牵扯到这么多人的神经。陈京有些预料不到,也有些无语。

方连杰的来电话说得比较直接,他道:“陈京,这个事儿我立刻就去查查,我心中有一点数,你等我消息!”

陈京皱皱眉头,笑道:“你心中有什么数?胡说八道!话说这可能是组织不让我去艰苦的地方,这是照顾我呢!”

陈京说这话是自我安慰,但是这样一安慰,他心情立刻就好了不少。

不去临河又算什么?

就在德水继续干。德水现在发展形势一片大好,有这么多优势资源,在德水干有什么不可以?

方婉琦看陈京这么说,心中更是不好受。站起身来道:“不行,我去打个电话,真是太扯了!”

……

京城,一幢装修别致的四合院,方家老二方路坚就住在这里。

方路坚好花草,所以院子里花花草草异常的多,现在虽然是隆冬,但是为春节准备的反季鲜花在院子里面争奇斗艳,岁月像是到盛春了。

“老头子,你进来。进来!”徐莲站在客厅门口嚷嚷。

方路坚拿着小铲儿正在侍弄花草,他回了一下头,瓮声道:“一惊一乍干什么?没看见我忙着吗?”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徐莲脾气也不好。

方路坚叹了一口气,将小铲放下,扭头对自己身边的花木工道:“一定要松土,要深一些松,施肥买点农家肥,过了这个季节再施肥,效果就差了!”

他拍了拍手。迈步进客厅,女佣端过热水热毛巾,他斯条慢理的将手洗干净,还没来得及擦手。

徐莲就过来一把把他拉走,将他按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盯着他。

“老方,你跟我说老实话。那个什么陈京调动的事情,是不是你让老三在其中搅合了?刚才连杰和婉琦可都打电话来了啊!”徐莲认真的道。

方路坚皱皱眉头,道:“你真是瞎联想,老三人在岭南,他还把手伸到楚江去了?”

“再说,一个小小县委书记的任命,还需要老三去怎么样设置障碍吗?你这脑子啊,不知道一天想什么,亏你也想得出来,整天就跟孩子们一样瞎起哄!”

徐莲坐在方路坚旁边,皱起眉头,觉得丈夫说的话有道理。

她沉吟了一会儿,道:“不对啊,老方。你怎么知道那孩子是要提拔县委书记?你了解这孩子啊,上次老三那资料上可没写这些!”

方路坚脸色变了变,悻悻的道:“什么叫研究了,我们家婉琦我能不关心吗?我是怕她年少无知,上了别人的当!”

徐莲道:“可是老方,我觉得这孩子还可以啊,年轻有为的,现在在基层出干部不容易,他能够这么年轻就出来,是个人才啊!”

“人才,人才!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党内人才还少吗?我们家婉琦如果想挑党内的人才,我可以跟她组织一个团让他挑!”方路坚道,他脾气有些急躁。

徐莲眯眼看着丈夫,良久,她道:

“不对,老方,这事你干预了!你什么个性我还不清楚?我一听你这口吻,那就对这孩子不满,以你的个性,你能不干预?”

方路坚脸色微微变了变,叹一口气道:“我干预了又怎么样?再说我这算干预吗?我不过就打了一个电话!”

徐莲哈了一声,道:“果然是你搞的鬼,那行,这事我不管了,你去跟连杰还有婉琦去解释!”

“你这个老方,你还没老呢,就这么老顽固!我们刚刚和连杰还有琦琦他们把关系搞缓和,你又搞这一出,你这是逼咱闺女以后不回家是不是?”

“她敢不回家?还无法无天了!我还不信我方路坚连一个黄毛丫头都管不了!”方路坚怒声道。

徐莲一下乐了,道:“你行啊,那你给婉琦打电话,把事儿告诉她,你打啊!你打!”

徐莲将电话往方路坚手上塞,方路坚握着电话像碰到了烫手的山芋一般,连忙将其扔到一边。

徐莲将电话拿到手中道:“那行,你不打我打,我这个当妈的可不想和女儿把关系搞僵!”

“别,别介!”方路坚一手按住徐莲的手,长长了叹了一口气。

他有些郁闷,他不过就是打了一个电话,就搞得一家三口都斗他,成了众矢之的了。

尤其是方连杰,电话直接打到了文卓南那里,文卓南的秘书刚才还跟方路坚打电话取笑了他,问他是不是干扰了组织选拔干部。

“老婆子!你不要搅合这件事!”方路坚道,“就这一次吧!以后我再不打电话了,也不管不问了,行不行?”

他顿了顿,道:“做我方家的女婿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点考验就经受不住怎么行?这一次就当是考验吧!”

徐莲皱眉道:“真是这样?真是考验?”

“我说是就是,反正在两个孩子面前,你我要统一口径!你记住了没有?”方路坚严肃的道。

徐莲慢慢的将手松开,过了一会儿,点点头道:“那行吧!那孩子没提拔也好,听说那个县穷乡僻壤,是全国最穷的地方。他如果去了那里,咱家琦琦也要赶到那边去,那闺女真受苦了!”

方路坚笑了笑,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狡猾。

……

德高市委,伍大鸣抓起电话,语气很不客气,道:“许处长,你对我们德高有什么意见,你当面跟我提!不要搞那些莫须有的东西,我现在就问你一个问题!

我们一级党委提名的临河县县委书记的人选,怎么就不合适了?怎么就牵扯到工程问题了?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答复!”

电话那头,省委组织部二处处长许明东耐心的道:“伍书记,你这样说不是为难我吗?这是领导的意思,你问我我怎么回答你?要不你直接跟米部长打电话,你看他怎么说?”

伍大鸣怒道:“老许,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为了这点屁事我还惊动米部长?我跟你讲,这事就得你解释,你解释不明白,我就找干部监督处。我一定要把这事搞明白。”他顿了顿,声音放缓道:

“老许啊,基层工作不容易,尤其是临河的情况你也应该有所耳闻,那个地方的干部不好选,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干事,会干事的,现在这样一弄,我们的计划又全作废了!

你说这不是让我们一级党委班子难堪吗?”

伍大鸣软硬兼施,许明东也是无言以对,过了很久,他道:“这样伍书记,你跟一处张平华打电话,刚才我还要调看这个陈京的档案,没想到被他调过去了!你问问他!”

他缓了一口气道:“伍书记,我真是不是推皮球,你去找他,如果他不能给你解答,你再找我行不行?”

“那行!”伍大鸣啪一下挂断电话,又重新拨号。

组织部干部一处负责省管干部宏观管理,省管干部的调配等相关工作,处长张平华伍大鸣也很熟悉。

电话一接通,伍大鸣又把对许明东的话重复了一遍,这一次他语气更严厉,听上去有些咄咄逼人。

张平华在电话中一听,哈哈笑道:“伍书记,你不要急躁!你们德高看中的人才,就不意味着其他部门不看中,都是党的人才,其使用问题党内讨论嘛!”

“老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伍大鸣瓮声道。

“你说是什么意思?”张平华反问道:“关于陈京的任命,我们会重新考量,你就静等消息吧!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希望你不要再打电话了!”

张平华将电话挂断,伍大鸣听着话筒传来的“嘟”、“嘟”盲音,整个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