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9章 第一天走马上任!

第四百五十九章 第一天走马上任!

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一共分为三个科室,陈京上任之前已有三个副处长。

这几天在干部监督处,陈京俨然成为了人们热议的人物。

所有人都知道新任处长陈京是从基层上来的,在下面干过区委书记,而且据说其年龄很轻,三十岁不到,大家都很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京走马上任由机关人事处廖处长陪同。

干部监督处全处人员一起集中在会议室,陈京初略的扫了一眼,也就二十个人的样子,他暗暗摇头。

从一个领导十几万人口的书记,摇身一变成为二十多人的领导,陈京还真有些不适应。

但陈京心中清楚,别小看这二十多个人,作为组织部重要的部门,这些人走到下面市县,都是赫赫威凛的人物。

而自己这一个干部监督处,有时候随便一个报告,就有可能影响到某个市重要人物的任免提拔,其权力当真不可小觑。

陈京进组织部的时候,就亲眼见过下面某市一个副市长,跟在部里某个副处长背后,脸都笑开了花,那亦步亦趋的样子,很滑稽,也很让人震撼。

在大家的欢迎的掌声中,陈京简短的做了一个就职演说。

陈京说自己是乡巴佬进城,一进部里的大门,脑子便是一片空白,心中老是想着领导谈话自己得小心应付,不然可能会引发组织对自己不好的看法。

可是见到了廖处长,才蓦然发现,自己这次来不是接受组织谈话的,而是来上班的,他才恍然觉得。自己原来也成了组织部的一员。

陈京口才很好,说话很俏皮。引得大家一阵笑,气氛立刻缓和。

下面几个女同志就起哄新领导上任,要聚餐。

陈京盛情难却,便道:“聚餐好啊,你们挑地方,我请所有人吃饭!”

在一阵轰然叫好声中,监督处晚上聚餐的议程就定下来了。

监督处三科科长周爱华是女同志,年轻四十岁的样子,在机关是老大姐的形象。

她特别热情的张罗聚餐的地点和标准,陈京便委托她去订餐。然后科里有两辆车。陈京自己有一辆车,还有副处长付少华有车,一共四辆车,浩浩汤汤直奔目的地。

目的地很普通,一家川味火锅店。一个大包房里面摆两桌,副科长以上的领导陪同陈京一桌,其余科员一桌。

陈京能够感受得出来,组织部机关基本都还是很注意影响的,选择这样一家大众化的餐馆吃饭,比较合适。

饭桌上喝酒,陈京已经安排司机从后备箱把那箱自己从德水带过来的五粮液拎了上来,酒是好酒,大家兴致也就高。

第一个向陈京敬酒的是副处长赵鞍山。他举起酒杯道:“陈处长,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盼来了,有您主持我们处的工作,以后我们就有主心骨了!”

陈京举杯和他碰了一下。道:“赵处长,您是老同志,这样说折杀我了!我初来乍到,还要多跟大家学习!”

陈京进监督处之前,并不了解处里的情况。

但是边部长和自己谈话,暗暗映射了干监处的人可能并不是太好驾驭。

陈京通过观察也发现,几个副处长,虽然一直都很凑趣,笑起来说起话来也很热情。

但是这种外热内冷,是从政的人基本素质,并不能说明什么。

而且陈京能够感觉得出来,赵鞍山在处里面人缘不错,威信也不错。

一科副科长叫边硕林,陈京刚才讲话就发现他和边部长样貌依稀相似,再观察其举止言谈,其出身家庭定然不一般。

而边硕林叫赵鞍山赵叔,这个称呼似乎能说明他定然就是边琦的儿子。

赵鞍山和边琦关系近,这当没有异议!

陈京这还只第一天上班,只摸到一点皮毛,就感觉到处里面人际关系盘根错节,很是复杂了!

看来,这个处长工作做好还真不容易,真有些挑战性!

陈京喝酒并不是见人就喝,但也不是毫不给面子。

在这一方面,陈京在下面干了多年,分寸把握得非常好,既不让人感觉陈京是在以权压人,又不让人觉得他是年少轻狂。

无论他喝不喝酒,都让对方觉得很舒心,做领导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平易近人,但又不能让人觉得你软弱可欺,这是功夫活儿,陈京掌握这些活都是相当的熟练。

当然,这一顿饭也就达到了相当的效果,既增进了相互了解,陈京又第一次成功的亮了相,以后的工作就大家就不至于太陌生了。

而大家对陈京的整体印象,也都还不错,觉得这个处长虽然人年轻,但是还是很老陈,更重要的是人还比较大方。

本来处长上任,大家请客是应该凑份子钱的,陈京却是反过来请大家吃饭。

一顿饭虽然谁都不缺,但是这个印象却很关键,陈京不是老古董,这也让很多年轻的同志松了一口气。

……

陈京调回省城,最欢天喜地的就是钟秀娟和陈之栋两老了。

两老重新把房子整理,内内外外都装饰一新。

陈京家的房子还是那种老式结构的房子,一百平方,却只有两室一厅。

那时候家里孩子多,陈之栋就想办法把一间大一点的房子隔开,陈京那时候就住内面的那个小房子,而姐姐和妹妹两人就住外面的那个小窝。

这样的格局一直没有多少改变。

现在陈京的外甥女灵儿住在姥姥家,姥姥和外甥女一般都住那间单独的主卧,陈之栋就住以前陈京住的那个小房,而以前陈婷月姐妹住的那个小房子就改成了小外甥女放玩具和做功课的书房。

陈京现在调回京城,老陈自己就给陈京腾了地方。自己挤到了主卧里面放了一个小床。

陈京看到家里这样的住房条件,心中有心想出去住。但是现在的情况想想也不行,怕伤了父母的心。

于是他心里暗暗就滋生了买房的念头。

爸爸妈妈也是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了,年纪大了,是该有个好一点的环境了!

这一天陈京像往常一样下班,一进门就听见妈妈和爸爸两人在争吵,钟秀娟骂陈之栋,说他在教育战线混了一辈子,到头来连外甥女上学的事情都办不妥,陈之栋则闷头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一语不发。

小家伙灵儿一见陈京推门进门。马上从椅子上飞奔过来。眼圈发红,道:“舅舅,今天我和姥爷去幼儿园了,那些坏老师,不让灵儿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

陈京一看小丫头那副模样。心中一酸,抱起她道:“灵儿乖,什么事儿跟舅舅说,舅舅带你去和小朋友们玩儿!”

陈京抱着灵儿,坐在父亲身边。

陈之栋便跟陈京讲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幼儿园办校的问题,汪灵儿去年上的那家公立幼儿园,今年改成私立幼儿园了,理由是现在区里鼓励私人幼儿教育,让孩子们都去私立幼儿园上学。

陈之栋和钟秀娟都是老思想。觉得私立的没有公立好,便想把灵儿送到临近街道办的一家公立幼儿园上学。

可是那家幼儿园却说汪灵儿不是他们那条街道的,不收,陈之栋便气鼓鼓的抱着小外甥回来了。

陈之栋和陈京说情况,钟秀娟从厨房出来,道:“现在社会越来越不成样子了!为了赚钱。什么不合理的事情都有。同样是那家幼儿园,去年是公立,今年就变成了私立了。

老师校长都没变,性质一变就一期要多收一千块钱,还不是学校要创收?”

钟秀娟心中有气,她冲陈京道:“你姐姐刚才打电话了,说灵儿硬是没合适的学校,就让她回去到那边上学。你说你姐姐和姐夫那么忙,还带个孩子,压力就更大了!”

“我不回去,我要在姥姥家,每天都听姥爷讲故事呢!回家了,爸爸妈妈都不理我!”小灵儿叫道。

小丫头喜欢哭,一说话眼泪又滚出来了。

陈京抱着她亲了亲,道:“灵儿不用急,舅舅帮你想办法,咱过两天就去学校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咱不急,你就在家里多陪舅舅几天……”

灵儿化哭为笑,拍手道:“那舅舅每天都要跟我讲故事,讲白雪公主的故事!”

小丫头一哭一笑,模样甚为可爱,陈京开怀大笑。

接下来陈京就有些纳闷,他还真搞不清楚这件事该找谁去帮忙。

如果找王凤飞,这点小事有些开不了口,但是自己如果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撞,省城不比其他地方,这潭水太深,自己也是无从着手。

陈京正在沉吟间,手机上来了一个陌生电话。

接通电话,是边硕林打来的,说他刚才做陈京车去吃饭,钥匙掉陈京车上了,回家进不了门。

陈京问他在哪里。

边硕林道:“陈处,您说您的位置吧,我赶过来!我哪敢劳您跑一趟?”

陈京便把自己住的小区告诉他,只一会儿,边硕林便急急匆匆的赶到了。

陈京下楼打开车门,在车后座夹缝中,边硕林摸索出一把白晃晃的钥匙,道:“就这东西,铁将军把门厉害啊,没它进不了门!”

“陈处,您酒量深不见底啊!我刚才还以为你喝差不多了呢,没想到你还一点事儿没有,早知这样,就该再多整点!”边硕林笑嘻嘻的道,他刚从大学毕业没多久,很年轻,性子也是特别的有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