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0章 狠狠敲打!

第四百六十章 狠狠敲打!

陈京和边硕林闲聊几句,忽然灵机一动,问他关于幼儿教育社会化的问题。

边硕林以为陈京是在谈工作,便规规矩矩的答道:“陈处长,这些问题都不算是我们工作范畴!我们主要是组织监督,只管人,严格的说是管干部。当然,作为和信访工作相关,我们什么五花八门的举报都能收到,这种情况,我们一般转交其他相关部门处理!”

陈京笑笑,道:“你说得有道理,可是现在我小外甥没地方上学,又不愿去私立幼儿园,这事我找哪个部门?”

边硕林愣了愣,傻傻一笑,道:“这事儿,我靠!我看咱们楚城教育系统乱象很多啊!明天我给市组织部干监科打电话,让他们好好查一查我们分管教育的相关领导,是不是在教育系统内部,搞了很多不得民心,变相乱收费,招致老百姓反对的乱事?

这样的领导,一定要严肃警告,甚至给予组织批评!”

陈京皱了皱眉头,拍了拍边硕林到:“行了,小边,别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事我去找人问问情况!”

一夜无话,第二天陈京照常上班,快到中午的时候,接到家里老妈的电话。

在电话中,钟秀娟告诉陈京,说昨天临街的那家幼儿园的老师过来把小灵儿招收入院了,而且,院长还亲自跟过来赔礼道歉,说了一大堆好话。

还有,灵儿以前上学的那家幼儿园的院长也过来说要让灵儿入院。还说学费没涨,学校只是针对外地户口孩子收了一点建校费,这都是通过了物价局批准的,幼儿园的性质还是公立幼儿园。

陈京心一突。心想这事这么快就解决了?

他叮嘱老妈,安心让灵儿去上学,在电话中,小丫头又跟舅舅聊了一会儿,最后还不忘道:“舅舅真厉害!也不骗人,说让灵儿去幼儿园和小朋友玩儿,就能说到做到,不想姥姥老骗我!”

陈京挂了电话。点上一支烟抽了几口,抓起电话把边硕林叫过来,劈头问道:

“你怎么搞的?你动静搞得大了,还让院长亲自到我家去接孩子?”

边硕林愣了愣。连连摆手道:“不,不!处长,您可别没证据就怪罪我,我可没干这事儿。”

“别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怎么干的?”陈京道。

边硕林笑道:“这件事情简单。我就直接把电话打到你们那个区的教育局,告诉他们我是省组织部干监处,询问他们幼教改革怎么搞的,怎么搞得那么多孩子无学校可上?老百姓反映很激烈?

接电话的是个副局长。他便给我解释了幼教改革的方向,说公立幼教已经不堪重负。现在城镇人口增长速度太快,很多进城务工者的子女。占用了大量的教育资源,所以私立幼儿园将来是趋势!

我就跟他讲,说改革没有问题,但是问题就在于公立幼儿园在利用改革这个漏洞乱收费……”

边硕林一通解释,最后他道:“最后我跟他讲,让他别解释说有人冤枉了他们,因为我们处长的外甥都遭遇了这样的尴尬……”

陈京皱眉道:“你乱弹琴,你这是公私不分,以后这样的事儿不要干,影响我们组织部的形象!”

边硕林道:“处长,您啊,就是太仁厚!现在下面的问题很多,有时候,遇到了问题不吓吓他们,他们涨不了记性!”

“去,去,认真工作,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我找机会请你吃饭!”陈京道。

边硕林到:“处长,您太客气了!这点小事而已,您是不方便出面,总不能用高射炮打蚊子不是?我这小虾米也就在这个时候能够派派用场。”

看着边硕林的背影消失,陈京叹了一口气,对省委的权利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一个电话打过去,下面人就吓得分寸全无,态度立马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当真是威风赫赫!

赵鞍山过来汇报工作,其中有一个卷宗是关于省水利厅单副厅长作风问题的,自去年到今年,有多人举报单副厅长长期和几名女子保持非正常男女关系,而且还可以涉及到有违规违纪情况,组织部现在接手这个案子,立刻给出意见。

赵鞍山将案子汇报完毕,道:“陈处长,这个案子在部里已经有了一些讨论,上次我和边部长谈过,他认为作风问题,一定要认真处理,该严肃的时候要严肃!”

陈京道:“根据我们的调查情况,这些情况都是属实的吗?”

赵鞍山拿起卷宗中的一叠材料递给陈京,陈京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道:“这个材料不行,有些说法证据不充分,而且大都是间接材料,这样的材料,是说明不了问题的!”

赵鞍山愣了一下,眼睛看向陈京。

陈京装作没看见他的神情,良久,淡淡的道:“安排一科重新去调查一下,我给王汝培打电话!”

“时不等人啊,处长!这个案子拖太久了,我担心边部长会对我们的工作效率提出批评!”赵鞍山道。

陈京一听这话,心中暗乐。

这个赵鞍山汇报工作,先就把边琦抬了出来,说边琦的意思怎么怎么样。

这个做法,不就是要贯彻他的意志,让他赵鞍山继续在监督处保持权威吗?

“赵处长,这样!你如果觉得继续调查不合适,那这卷宗就送部里去,上面批一下,这个案子处理在我来之前,你看怎么样?毕竟一个副厅级领导,我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是不敢随便签字的。”陈京淡淡的道。

赵鞍山讪讪的笑笑,道:“处长你说哪里话,没您的签字,这卷宗怎么送得上去?就让一科王汝培去调查!二科赵安有什么想不通的,我去做工作,谁叫他的调查不务实,蜻蜓点水?”

陈京道:“那就谢谢赵处了!”陈京边说,边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王科长吗?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赵鞍山慢慢的退出去,陈京在电话就没有起身相送。

这个赵鞍山有点意思,先是抬出边琦,然后又是挑拨自己和二科赵安的关系,还真挺能来事儿!

下班回家。

外甥女灵儿欢呼雀跃的来迎接陈京进门,她胸前挂着一朵大红花,神气活现,好不骄傲。

“舅舅,今天第一天上学,老师就给我大红花了,您看,漂不漂亮?”灵儿大声道。

“漂亮,漂亮!真漂亮,我们家灵儿最优秀!”陈京笑呵呵的道,一手把小丫头抱了起来。

进入客厅,陈京看到陈之栋正和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人聊天,他微微愣了一下,中年人却笑眯眯的站起身来。

陈之栋道:“京子,这是我们区教育局马局长,以前是我们学校的校长,我的老领导了!”

陈之栋边说,便亲自给马局长添茶。

陈京冲中年人点头,道:“马局长好,欢迎!欢迎!”

陈京和中年人握手,陈之栋介绍道:“这是京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前一直都在下面工作,这才刚刚调回来!”

“虎父无犬子,你陈老师是我们教育战线的精英楷模,您的儿子也是了不起的领导啊!”马局长客气的道。

陈之栋连连谦虚,有些受宠若惊。

他指了指椅子对陈京道:“京子,坐!”

“今天马局长好不容易来,还拎了礼物,我去跟你妈张罗晚饭!你陪马局长坐!”陈之栋起身进厨房。

只一会儿功夫,灵儿小丫头就蹑手蹑脚的进厨房对姥爷道:“姥爷,舅舅在批评那个马爷爷呢!马爷爷是不是不听话的孩子啊,我都没看他胸前有红花呢!”

陈之栋一惊,而正在切菜的钟秀娟手一打滑,菜刀差点切到了手。

老两口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往外张望。

就只听马空然道:“陈处长,这次回去,我一定开会反思!我们的教育改革实在是存在问题啊,尤其是制度上存在漏洞,让一些单位和个人有空子可钻。

就像这次临小幼儿园的事情,这就是险些让他们钻了空子了。现在我们已经责令他们改正,立刻停止乱收费,说起来,这也是我工作的疏忽!”

老两口对望一眼,彼此从对方眼睛中看到了惊讶。

马空然他们可是了解的,当年当区三中校长的时候,那可是赫赫威凛的,下面的老师都怕他。

可今天他竟然登了自己家的门,而且还在自己儿子面前展开了自我批评,这……

“好了,马局,这件事情就这样过了,我坚信教育系统的问题,你们领导有能力解决好。这些东西,我们也管不到,你今天来我这里,是大可不必要的!”陈京在客厅淡淡的道。

他看马空然那副惊骇的样子,就能够判断边硕林可能撒了谎,可能这小子是真放了狠话,吓到人了!

看来这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本事,这小子是精通了,根据马空然刚才提到的周副区长判断,边硕林可能是敲打了这个副区长,这小子还真是深谙官场法则,果然是边琦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