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2章 这就是个圈套!

官策

盛部长叫盛孝隠,以前他在西城区宣传部干常务副部长。

当时,方婉琦搞奇谈怪闻节目,频频报道西城区的问题,搞得盛孝隠很恼火。

那个时候他不知方婉琦的底细,懵懵懂懂就想搞报复,在他看来,方婉琦一个弱女子,恐吓恐吓,敲打敲打,她还能调皮到哪里去?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盛孝隠没料到自己就因为这个心思,一下引出了滔天大祸。

市宣传部、市委督查室、组织部派联合调查组进入西城区,处理西城宣传部涉嫌恐吓省台记者,隐瞒新闻事实的事情。

当时盛孝隠吓得魂都没了。

后来还是区委书记死保,他才得以在那次风波中脱身。

盛孝隠至今都还记得书记对他的怒吼,“干宣传工作,狗屁不懂,这是个干宣传的吗?你也不打听打听方记者的来路,你就乱弹琴乱动,人家是省台记者,不是小报娱记。

还有啊,方记者根在京城,我们市侯书记见她还得陪笑脸呢,你他妈算哪根葱,竟然胆大包天,给我捅这么大篓子。”

最后,还是区书记亲自带盛孝隠去给人家登门道歉,道歉还没见人,人家懒得见。

就在那一天,盛孝隠亲眼见到平常赫赫威凛的书记,给人家打电话时的那种谨小慎微,那孙子装得让他心中都觉得难堪。

经历了那次事情,盛孝隠是记住方婉琦了,甚至有一段时间,他提到媒体,心中就很紧张!

可是今天……

盛孝隠心中只觉得透凉透凉。

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处长?

盛孝隠听到这个头衔。心中就胆颤心惊。

干部监督处是个什么地方,没有谁比他清楚。

所有的干部最怕两个单位。一个单位是纪委,另一个单位就是组织部。

而组织部干部监督处,更是干部害怕的核心部门。

现在这年头,信访已经成为了下面人上访的重要途径,一般组织上访,接访单位就是干部监督科或者处,而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处长,在他眼中那就是阎王爷。

盛孝隠傻了,鲁平更是呆若木鸡。

他调进省城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是天高任鸟飞了,陈京再牛又怎样?

陈京能够灭掉聂光,他依旧能全身而退,他心中骄傲着呢。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京竟然也调进省城了。而且是调进了省委组织部这样位高权重的部门。

省委组织部,是鲁平想想都觉得高山仰止的存在,像他这种小角色。陈京只要一个喷嚏就足够让他一切玩完儿。

方婉琦并没有什么怜悯之心,她双眼圆睁,用啃过驴肉的竹签随意指着鲁坤旁边的女孩,道:“你,马上给我滚蛋!滚得越远越好,别让我见到了心烦!”

她又指了指鲁坤。嘿嘿一笑:“你,把这个女人赶走。我数到三!”

鲁坤没明白情况,还准备嘴硬,盛孝隠却快步过来,甩手就是一巴掌拍在女人脸上,喝道:“滚!”

女人尖叫一声,惊愕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盛孝隠凭什么打她?

而盛孝隠这一巴掌,也彻底让鲁坤明白了事情严重性,他在商场打滚多年,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

他心知今天自己可能惹上了大家伙了,他也跟着吼道:“滚!”

女人怯怯懦懦往后退,然后迅速跑开,不见踪影!

方婉琦记者本能,手上举着数码相机咔嚓,咔嚓连连抢拍,边拍边道:“组织部长打人啊,组织部长打无辜女人啊,这个我拍下啊,是个好素材啊!”

“走,京!我们还回去,回去还要工作呢!”方婉琦挽着陈京的胳膊,一用力拽着他就走。

陈京一看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他只能跟着方婉琦钻进人群中,迅速消失不见。

“哈哈,得罪我方婉琦,我让他恶心到死!”方婉琦挽着陈京的胳膊,大声道。

陈京拍了拍方婉琦的肩膀道:“你呀,就是个小太妹!以后这个脾气要改,不能动辄就得理不饶人!”

方婉琦嘿嘿一笑,道:“这就是女人的优势,你们男人啊,处处讲心胸,讲气度。而我们女人呢,天生就小心眼!谁让我的男人难堪,我整的就是他!”

她将脑袋往陈京手臂上贴了贴,继续道:“京,你时时刻刻要牢记,你是我的男人,是个小心眼报复心极强的女人的男人,你记住了吗?”

“我方婉琦的宗旨,就是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要惹我,我变着法儿都让他不得好过!”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些无奈,方婉琦的性格啊,果然是刁钻厉害,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女朋友,也不知是福是祸!

“哎哟!”方婉琦猛然蹲下,手捂着小腿。

“怎么回事?”陈京急道。

“高跟鞋,高跟鞋!这该死的高跟鞋!”方婉琦眼巴巴的看着陈京,“我脚崴了,怎么办?”

陈京用手去摸她的脚,手刚碰到关节部位,方婉琦就像触电一般大叫。

陈京皱了皱眉头,道:“打的回去吧!”

方婉琦勉强站起身来,走了一步,“哎呀!”一声,又蹲下来。

陈京扶着她,方婉琦道:“你背我去那边打的,这条路车少……”

陈京回头看了看步行街的方向,头有些发晕,那边那么多人,自己背个女人过去,别人还不当西洋镜看啊!

他念头转动,一咬牙道:“行了,反正回去没几步路了,我干脆背你回家!”

方婉琦趴在陈京的背上,陈京用力的站起身来,却发现背上的重量很轻。

方婉琦道:“那么用力干什么?你当是背一只猪啊!”

陈京的脖子被方婉琦嘴中哈出的热气吹得只痒痒,虽然隔着厚厚的冬衣,陈京依旧能够感受到后背那圆滚滚、柔软的两团,还有那如缎子般光滑的皮肤摩擦所散发出的惊人的销魂的感觉。

方婉琦对陈京的异常好无所觉,她像孩子一样挥舞双手,引得过往车辆驾车的司机都往这边张望。

“京,我给你唱歌听!”方婉琦道。

“别介!”陈京忙制止,他生怕方婉琦会引吭高歌,那样可能引起周边居民不满,第二天会传出闹鬼的惊人传闻。

方婉琦不理陈京,还是轻轻的唱起了歌。

她声音很轻,歌喉也很圆润,她先唱时下正流行的《暗香》。

“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

香消在风云后,无人来嗅……”

她一反平日张扬的个性,唱的歌很轻柔,很有情感,那种细腻的真假音转换无迹可寻,很有感染力!

方婉琦唱歌,陈京慢慢的迈步向前,只有歌声轻轻的在耳边飘荡,陈京心中觉得分外宁静!

就那样背着方婉琦回到她家中,陈京提出用冰袋敷一下,方婉琦拉过陈京,帮他擦了擦汗水,道:“快去洗澡!今天不准回去,得陪我!”

陈京有些发愣。

方婉琦眉头一挑,道:“愣什么?你不敢跟你妈说吗?那把电话给我,我去说!”

陈京被她击败,道:“我敢,我敢!我去说,我去说!”

看着陈京拿着电话往卫生间跑,方婉琦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嘴中嘟囔道:“小样儿,跟我斗,能斗过我方大小姐?”

一夜沉睡。

陈京早上起来头疼欲裂,方婉琦买了早餐回来,进到他房中,一摸他脑袋,烫得手往后缩。

“感冒了?”方婉琦惊道。

陈京从**竖起来,方婉琦将他按下去,道:“不行,你这个状态可不能上班,我马上跟你去买药!我让你昨天早点洗澡你不听,出了汗没注意着凉了吧!”

陈京没功夫和她争,他再次竖起来,感觉脑袋眩晕,天花板都在转。

他拍了拍脑袋,道:“我打个电话,请假!”

方婉琦凑过来嘴唇毫无征兆的亲了一下陈京的脸颊,迅速退开,道:“你真好!这个病生得是时候,至少可以多陪我一天!”

说完她格格笑起来,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陈京皱皱眉头,方婉琦却蹦蹦跳跳的出去了,浑然忘记这样的状态不像是崴脚的模样,她边走还边道:“不准下床,继续休息,待会儿我买药回来,陪着你,咱们一起休息,哈哈……”

陈京愕然,头实在是痛得厉害,只要倒在**,又沉沉睡去。

方婉琦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来照顾陈京,给陈京煮了一碗生姜粥,成了生姜饭,逼陈京吃了一碗!

又熬了鸡汤,成了肉糊糊,又逼陈京吃了一碗。

最后她一咬牙,整芝麻糊,这一次她吸取教训,狠劲的放水,却成了芝麻茶。

看到方婉琦那急躁生气的模样,又看她下厨房弄得满脸满手脏兮兮,像小花猫一般,陈京想取笑她,心中却隐隐有些感动。

下午的时候,他状态稍微好了一些,便起身亲手做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

两人相对坐在餐桌边,方婉琦毫不顾形象,大快朵颐,像一只饿狼一样。

陈京心中的那团柔软渐渐的化开了,为照顾自己,方婉琦一天没吃什么东西,这个女儿啊,嘴上很强,却拥有一颗脆弱而柔软的心,仅此一点,陈京就觉得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