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3章 说情也没用!

第四百六十三章 说情也没用

【终于发出了,一天网络抽筋,晚上还没弄好,只要到网吧发!最后两天了,兄弟们票票不要吝惜啊!】

在家休息,下午,陈京接到一科科长王汝培的电话。

在电话中,王汝培向他汇报调查单副厅长作风问题的情况。

陈京在电话中听完汇报,道:“王科长,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王汝培沉吟了一下道:“处长,我看这事我们还是要建议给单副厅长一个处分,毕竟空穴不来风啊……”

陈京道:“你调查的结果不是证据不足吗?这个处分怎么给?

王汝培顿了顿,道:“可是陈处,这个案子是省委督查室转过来的,我们是不是要跟督查室保持一致?”

陈京一听这话,心中就窝火。

上次赵鞍山给他汇报这个案子,先就拿边部长压人,然后又想办法挑拨自己和二科的关系。

今天王汝培倒好,把省委督查室都搬出来了,督查室是省委核心部门,是副厅的架子,比陈京这个组织部下面的干监处分量重了很多,和督查室保持一致,那不就是硬要整点问题出来吗?

“王科长,督查室既然能够查到问题,他转到我们这边干什么?还有,这个案子转到我们这边的时候,督查室在卷宗上面是不是批示了,一定要让我们查出问题啊?”陈京声音放得有些高。

王汝培一听陈京这样说,讪讪的道:“这倒没有!处长,哪里有一定要查出问题的批示?”

陈京道:“那行,没有这个批示,那就实事求是!调查是什么样,就怎么汇报,你把材料整理好,我亲自去向边部长汇报!”

挂掉电话,陈京心中就有气。

自己还刚进干监处,各方压力就来了,先是赵鞍山施压,现在王汝培又来“提醒”了。

陈京清楚,如果这个事儿自己不强硬一点,坚持原则,以后在处里谁还听自己这个处长的话?干监处是否还有一丁点独立性?

陈京第二天清早上班,赵鞍山就屁颠屁颠的来汇报。

说关于单副厅长的报告已经送上去了,是按照陈京的意思批示的,陈京当即就愣了。

赵鞍山道:“处长,本来是要等您来亲自向边部长汇报的,可是这事上面催得急,边部长都催几次了,所以我就让小王把报告送过去了!您说能不急吗?一个副厅领导出现问题,社会上该有多少议论?

如果这个事情迟迟没有定论,消极影响太大了!”

陈京点点头道:“你考虑很周详,以后这些情况你就不用给我汇报了,送了就送了,没什么关系。”

赵鞍山笑笑道:“不汇报哪行?您是一把手,这些重要的案子,都得您亲自指示!”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一言不发。

赵鞍山又在玩花样,他这么急着让王汝培送报告,就是不想给自己和边琦见面的机会,这是在制造误会和矛盾呢!

边琦是顶头上司,常务副部长,手上的权柄惊人。

看来这一次,自己可能落下了和边部长顶牛的风传了……王凤飞打电话过来,一开口就要请陈京吃饭。

陈京笑道:“我说凤飞老哥,你呀!当年我在下面有求于你,想请你吃顿饭难于登天,现在倒反过来了,你不是忙吗?怎么有时间请我吃饭?”

王凤飞正色道:”陈京,你这样说就伤兄弟感情了啊!我可是真心诚意的请客!你说你升了官,这么大的喜事,我都抽不出时间请客,我这个老大哥也太失败了吧!

你不要小人之心,晚上六点,丽都酒店啊!准时!”

陈京下班到丽都酒店的时候,王凤飞就站在包房门口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给了陈京一个熊抱,然后哈哈道:“你呀!升官了这气势就不一样了啊,一看就是个黑脸包公,板脸板习惯了吧!今天我请客,你可不能老板脸,否则我这小心肝受不了,尤其受不得组织惊吓!”

陈京佯怒道:“你老王官威才是真重,我在你面前,那就是下属拎包的角色,你还取笑我?”

王凤飞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行了,行了!咱们就不搞那些互相吹捧了。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你进来!”

王凤飞领着陈京进包房,包房中一个四十开外的胖男子已经站起身来,满脸微笑。

王凤飞道:“这是咱们楚江西城区宋元秋书记!”

“老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陈京,怎么样?是不是很年轻啊?”

宋元秋忙站起身来,规规矩矩的走到陈京身边,道:“陈处长,您好!”

陈京和他握手,感觉宋元秋的手很厚实,再看其言行举止,能够感受得出来,这个人应该是个老持沉稳之人,楚城的区委书记,那肯定都是有相当影响力的人物,陈京是从基层上来的,他最清楚下面一个区委书记的分量。

宋元秋似乎很吃惊陈京的年轻,一时显得有些拘谨。

因为在他看来,陈京这么年纪轻轻,就能跨进省委组织部的大门,其背景定然是相当的了得。

而陈京的女朋友竟然是方婉琦,这也让他心中很打鼓。

他可是和方婉琦打过交道的,这个女孩子人生得绝美,脾气也是相当的厉害,宋元秋在方婉琦面前就碰了几次钉子。

而这一次,盛孝隠又惹出了乱子,不仅惹了方记者,连陈京也惹了,这件事情怎能善了?

宋元秋没有办法,只能找王凤飞求助,他和王凤飞搭过班子,知道王凤飞有后台,背景硬。

可能也只有王凤飞才能和陈京对等说话。

王凤飞性格豪爽,一听宋元秋说这个情况,当即拍胸脯担保帮他把事情摆平。

可是宋元秋这现在一握陈京的手,心里又开始打鼓了!

分宾主坐下,大家吃饭喝酒,酒过三巡,王凤飞便主动提起了盛孝隠的事情,说盛孝隠这个同志他了解,性格方面的确有些毛躁,不太成熟,希望陈京海涵。

陈京放下酒杯,眯着眼睛看着王凤飞道:“老王,你呀,就是喜欢大包大揽,什么情况也不摸清楚,便凭主观臆断想问题。你说这个盛部长吧,他为什么怕我?

你觉得是因为他得罪了我,所以怕我吗?

你也太小看我陈京了,我是这般公私不分的人吗?”

陈京顿了顿,道:“话说到这里,宋书记,咱们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陈京还没有那么小心思,不会因为有人得罪了我,我就一定要报复。盛孝隠可能是真的有问题。

楚城市干监科的卷宗中有盛孝隠部长涉嫌收取别人贿赂,帮别人调动工作的嫌疑。

你说事情也就真凑巧,那个调动工作的同志,恰恰是以前德高的干部,那天我在街上就撞了一个正着。”

陈京夹了一夹菜道:“所以啊,这个事情不是什么个人恩怨,或者其他问题。你老王请不请我吃这顿饭,其实都差不多。首先,我绝对不会去想因为个人的事情,去报复某个人。

但是让我包庇人也是不现实的,你呀,白白破费了!”

陈京这样一说,王凤飞有些尴尬,问宋元秋,道:“老宋,这是怎么回事?”

宋元秋脸色铁青,表态道:“这个老盛,说一些尽扯淡的话,是我没弄清情况!陈处长,今天这事我表个态,如果盛孝隠真存在违法违纪问题,那该怎么处理,您不用顾忌我的面子,我没有任何意见!”

陈京笑了笑,道:“宋书记,没必要这么严肃!实事求是的讲,我和盛部长相遇也是偶然,我们有些误会也是存在的。从这个角度说,他给您汇报的东西没错!

只是每个人都有一种固有观点,出了问题,从来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味的就怪说是因为得罪了人,我看盛部长还没端正思想啊!”

宋元秋连连称是,心中对陈京的看法又高了一分。

陈京这么年轻,能够当组织部干监处一把手,果然还是颇有点真材实料,真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在宋元秋看来,陈京身上没有那些纨绔气息,说话做事,都是很有条理,很有章法,算是让人心服口服。

三个人三瓶茅台,大家撇开了盛孝隠的问题,聊其他的事情,气氛就融洽多了。

陈京和王凤飞本来就是老关系,老朋友,很久没聚,今天把酒言欢,彼此都觉得心中畅快。

而王凤飞趁这个机会,也在很多方面对陈京都给予了指点。

他所处的位置比陈京高,而且久居省城,对省城各种旮旮旯旯的关系是了若指掌。

这一点让陈京受益匪浅。

而宋元秋很沉稳,也很实在,陈京和王凤飞聊得欢,他在中间偶尔插言,基本都是言简意赅,有时候还是画龙点睛,倒也不显得多余。

最后大家吃饱喝足,宋元秋握着陈京的手道:“陈处长,老盛这个人虽然有时候犯糊涂混蛋,但是还是有一些优长,今天我代表他向您致歉了!”

陈京紧握他的手道:“宋书记肯定的人,定然是有优长的,关于他的问题,目前还送不到我这里来,看看市干监科的意见吧!”

宋元秋点点头,心中的感受却截然相反,陈京还真是公事公办啊!不是打的官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