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5章 闫名的姿态

第四百六十五章 闫名的姿态

陈京下班回家,闫名两口子正在帮爸妈摘菜准备做晚饭。

陈京一回来,钟秀娟不让闫名帮助忙活了,道:“闫名啊,你不是找京子吗!你们去忙吧,我准备晚饭!”

闫名便凑到陈京面前,满脸推笑的叫了一声:“京子!”

他从口袋里掏出烟来,递给陈京一支,连忙又掏出打火机给陈京点上。

陈京指了指椅子,道:“坐吧!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串门啊?”

闫名嘿嘿一笑道:“好久没来看二舅和舅妈了,今天专程过来看看,给二舅带了两箱老酒。”

陈京看了一眼茶几下面的两个盒子,不是什么名酒,就是楚江本地人工酿制的特色老酒,这种酒的酿制方法据说已经申请了特别专利,好多国字号的老酒厂商都在出重金找会这样工艺的酿酒师而不可得。

而这种老酒在楚江也是很紧俏的东西,很多老人都喜欢喝,这两箱酒市场价格也是好几千,有时候还是有价无市,非常难得。

陈京一语不发,站起身来进入房间拿了一套男士礼盒扔给闫名道:“这东西你拿去用吧!”

闫名接在手中一看,手一抖,他是识货之人,一看就知道这东西是法国进口货,这东西市场价他这个身份还不敢去接触,这都是有钱人玩品味的东西,他这几年虽然挣了俩钱,但是品味还不够,还处于整天琢磨车、琢磨脖子上挂金项链的粗细这个阶段。

“京子,这……”

陈京道:“这东西我用不上,你拿去用,别人送的!”

这个礼盒是他进省城,德水工商联送的礼品,现在陈京全身行头已经被方婉琦包揽,他还真用不上这东西。

闫名嘿嘿一笑,道:“那成,我用这些,品味也提升了,以后谁也不能再说我是土老板了。”

闫名说话,总带有一丝拘谨和谄媚的味儿。

这倒不是他装出来的,他现在对陈京是既敬畏又害怕,更多的则是巴结和惶恐。

上次德水工程的事儿,他虽然也算是被坑了,但是陈京那一次遇到的麻烦更大。

而那一次经历,也让他彻底的见识到了权柄的威力。

当时检察院抓了他,一番审讯下来,他吓得魂儿都没了。

他让黄丽拿着钱找律师,砸再多钱,人家律师不敢接手这个案子,按照当时那个架势,无论如何,他都逃不过牢狱之灾。

可是后来,陈京在德水稍作活动,结果是他无罪释放。

他至今还记得在释放那天,抓他的那个乍看威猛严肃的警察,那天笑得像弥勒佛一般,又是递烟又是拍肩膀,而且还主动道歉,这让闫名大感是扬眉吐气。

闫名出事前后,他在周围人中的身份也是不降反升。

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他照样能大摇大摆的出来,这没有硬关系怎么可能?大家对他都高看一眼,而他身后背景,也让人有一种神秘的敬畏!

“怎么样?今年绩效不错?”陈京道。

“还不错,还不错!新近又接了几个大工程,以前手上流动资金少,不敢接大项目,这几年银行答应给了贷款,资金活了,活儿也就多了!”闫名笑道,他顿了顿,道:“说起来这还是京子你帮衬,如不是你这块牌子,那几个银行经理会正眼瞧我?

刘黑子和我一样,也一年借那么多钱,可是他一年光好处费就要给人四五十万,一年活儿干下来,毛多肉少,日子过得紧吧啊!”

陈京道:“做工程也好,做生意也好,关键是要行正道,堂堂正正做事!不然赚了钱,别人也看不起你!对了,阿哲跟着你怎么样?”

闫名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连连称是,道:“阿哲啊!还不错,不过他性格太张扬,太不稳重,有一点成绩就显摆得厉害,和同事关系搞得不融洽!”

陈京心中有些好笑,阿哲就是陈哲,大伯陈之华的儿子,闫名说阿哲不稳重,爱显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只是这几年碰的钉子多了,接触的牛人多了,才开始渐渐收敛一些,言谈举止也有了几分稳重,比之当年不一样了!

闫名又道:“本来今天阿哲也要来的,我没让他来,怕你见到了不高兴,还是再让他摔打几年,性子成熟一些了,再让他独挡一面吧!”

陈京笑了笑没做声,又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刚准备点火,闫名已经凑过来将火机打燃了。

陈京深吸了一口烟,闫名道:“京子,二舅两老工作了一辈子,这么大年纪了还住这样老式的房子,我们这些做侄子的也觉得不妥。最近西城那边有个楼盘,靠近楚江,风景好、环境也好,我在那边搞了一套房子,准备让二舅两老过去住……”

陈京皱了皱眉头,道:“名哥,你二舅两老的问题,他有儿子,应该我来想办法!你呀,就别动这些心思了,这年头谁挣钱都不容易,你有你的难处,房子的事情就不要谈了!”

闫名碰了一个钉子,脸色有些尴尬。

陈京又道:“你真是钱用不完,你可以搞一点有意义的事情,澧河那边有些贫困的地方,教育条件落后,教育硬件设施不够,你可以想办法到那边去捐点钱,把办学条件搞好一些,这个意义比你跟我送房子强!”

闫名愣了愣,旋即便笑了起来道:“那也行,澧河是你京子待过的地方,那里有些地方条件有些不好,我愿意捐钱!”

闫名也是苦出身,靠小打小敲起家,搞到今天这个位置,他靠的就是精明的头脑和狡诈的算计。

对闫名来说,那些所谓的铺张浪费,那都是他面子使然,好显摆。

其实买车来说,凭他现在的身价,买个中档车、日系韩系就差不多了。

他却偏偏想办法搞了一辆宝马,虽然二手货,但是开出去有面子,让人都觉得他派头足。

像他这样的人,让他捐钱扶贫,那无疑是白日做梦。

可是陈京开了口,他却不敢违背,说捐款,那就得捐一些钱出去。

两人聊天,陈之栋两老和黄丽在厨房准备晚饭,小丫头灵儿凑过来找舅舅,说要吃牛排。

这丫头前几天跟他姨姨一起去了一趟西餐厅,吃牛排吃起兴趣来了。

前几天陈京没回家,她找姥姥和姥爷要牛排,老两口也不懂这个,今天陈京回来了,她找到的目标,就闹着要吃那东西。

陈京还没来得及做小丫头的思想工作。

闫名开口道:“灵儿,姨父带你去陈牛排好不好?”

小灵儿不开口,眼睛就盯住了陈京,过了一会儿,道:“不去,舅舅说让我不随便要人家的东西!”

闫名愣了一下,乐了,道:“哎呀,灵儿这丫头就是讨喜,又听话!”

他扭头看向陈京,道:“京子,就在这附近有个豪尚豪西餐厅,刚开业的,法国菜做得很地道。灵儿想吃牛排,我们去那边吃一顿呗!”

陈京笑了笑,道:“怎么?你钱多花不完啊?”

闫名脸一红,道:“孩子想吃,咱灵儿又这么乖,我这做姨父的,也心疼不是?”

“那行!就去吃吧!”陈京点头,让闫名松了一口气。

灵儿则蹦蹦跳跳,高兴得一下就抱着了陈京的腰。

陈之栋两老则有些不高兴,刚刚备下菜,却说不吃饭了,要出去吃,铺张浪费有必要吗?

不过最终他们也拗不过宝贝外甥女,也只得答应让陈京他们出去!

豪尚豪西餐厅还真做得像模像样,从装修风格上讲,古典的欧式装饰,餐厅请了专门的钢琴师弹琴,餐厅灯光柔和宁静,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全麦面包的味道,让人感觉很舒服。

陈京带着灵儿,和闫名一起坐了一个位置,闫名就开始给他介绍。

说豪尚豪西餐厅是属于欧朗酒店集团的,后面马上就要建一幢酒店,定位是五星级的,也是欧朗酒店集团投资的,这家酒店建成之后,应该要算是整个楚江最豪华的酒店了,比维也纳酒店还要高一个档次。

陈京一听欧朗酒店集团这个名字,就觉得有些熟悉,一时又有些想不起来。

几人落座后,点菜,陈京给灵儿要了一份大大的黑椒牛排,小丫头欢天喜地,人站在座位上左右张望,馋得哈喇子就流出来了。

陈京问闫名一些欧朗酒店的情况,就在闲聊间,忽然听到隔壁出现了争吵。

有个大嗓门嚷道:“这西餐厅是怎么回事?你看这牛排,牛肉明显过期了嘛!蛆虫都有,你们让我们怎么吃?”

很快便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喊:“豪尚豪西餐厅的食材品质有问题哦,牛排生了蛆,大家可要小心哦!”

“啪,啪,”闪光灯闪烁!然后就有人说自己是记者,说要采访什么的,然后豪尚豪西餐厅的总经理又出面了,反正很快本来宁静的西餐厅很快就嘈杂一片。

食客乱了,有人往出事的地方围拢,一会儿便有举着话筒的记者出现了。

陈京皱了皱眉头,闫名有些讪讪,道:“京子,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怎么回事?真扫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