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6章 要增设科室!

第四百六十六章 要增设科室!

一个意外的人事任命在省城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原水利厅副厅长单建华被任命为省委督查室主任,这个任命有些奇怪,副厅长和省委督查室主任都是副厅级,这样的调动说不上是提拔。

但是督查室是省委核心部门,比之以前的水利厅,自然权柄要盛很多。

而且一把手和副手的差别很大,单建华成为督查室一把手,还是颇引人关注的。

当然,在此之前,单建华因为种种问题分别被省委督查室和省委组织部都调查过,在调查结束没多久,他就调动,这也让很多人议论。

是不是单建华在此之前就已经要调动了?

是别人对其嫉恨故意炒作的假消息?

还有,单建华究竟是否涉及作风问题?既然有作风问题,为什么还能调进省委核心部门?

陈京听到这条消息还是因为边琦。

那天上班,陈京刚走到电梯口,便看见边琦拎着公文包也往这边走过来。

他连忙上去打招呼,边琦含笑看着他,点了点头,道:“事实证明,你对单副厅长的调查意见是正确合理的,单副厅长现在调省委督查室了,组织还是相信他的。”

陈京愣了愣,摇头道:“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嘛!”

边琦笑了笑,道:“对!你把自己工作范围里的事儿都做好,这就是大事!”

他顿了顿,道:“前两天我们开了部长会了,在会上你的那个试点计划大家都认为没有问题,都很赞同!米部长已经要求把这件事着力办好。但是这个网络平台,要以部里的名义办,由部里负责搭建!

你们处可以提出意见和建议,另外平台搭建好以后,具体的管理由你们处来负责!”

陈京道:“那就太好了!那我们是不是要安排专人来负责这个工作?

边琦道:“你打个报告。这要看其他部领导的意思,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和意见在报告中体现出来,部里会尊重你们的意见的!”

从电梯走出来,他刚办公室的门。桌上的电话就响起来。

刚刚边琦说到单建华,电话就是单建华打过来的。

“陈处长,当年你还远在澧河的时候,你我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我就认定你会大放异彩!了不得啊,这才几年的功夫,你就进省委组织部了!”单建华在电话中劈头就道。

陈京呵呵笑道:“单厅长,哦不对。现在要叫你单主任了!我刚刚听到你进省委的消息,这也可喜可贺啊!”

单建华叹了一口气,道:“陈处长,这事说起来我还是要谢谢你的,现在这年头,能坚持原则的干部太少了,你陈处长让人很感动啊!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但是很多事情我都记在心中呢!

以后你在工作上有什么问题。你都可以跟我说,我帮你参详参详,希望能对你有益!”

“那就谢谢单主任了!我现在两眼一抹黑。能够拜到你这位名师,我是三生有幸哦!”陈京笑道。

“行了!你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我也不多打扰你的工作!我现在也是初来乍到,我们两个是半斤八两咯!”单建华自嘲的道。

单建华今天的话说得很直白,也表现出他内心对最近的这次调查一直都耿耿于怀。

从客观上来说,陈京算是帮了他。

他在电话中也是直接称谢,没有任何拐弯抹角,向陈京示好的意思很明显。

这让陈京想到当年自己到水利厅办事,那个时候单副厅长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有威严。让人高山仰止。

可是现在,两人却能如朋友一般对等交流,这一点恐怕也是权力的滋味吧!

和单建华聊了一会儿天,两人相约有时间一起出来聚一聚,吃顿饭,聊得算是很愉快。

挂掉电话。陈京抽了一支烟,开始看办公桌上厚厚的文件。

压在文件上面的是一份三楚晨报,在最显眼的位置,配了一张大图,一个雪白的盘子,里面是一块吃了一半的牛排。

牛排的酱汁里面,一个醒目的蛆虫很显眼。

配图新闻标题是:《西餐惊悚,牛排中竟然暗藏蛆虫!》

文章写得很纪实,恰恰就是写昨天在豪尚豪西餐厅所发生的那件事,完全是以一个受害人的角度在写,通过文章来看,让人很信服,也让人很胆战心惊!

文章最后写食品安全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而豪尚豪餐厅也与今天正式歇业。

陈京皱了皱眉头,抓起电话准备找胡悦问问情况。

但是他想了想又放下了。

昨天那事发生得蹊跷,因为牛排发现蛆虫,这本来就是闻所未闻的。

因为有蛆的牛排,应该都是腐烂的,那东西味道已经完全变了,吃起来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豪尚豪如果有这样的事情,那么其问题早就应该暴露了,怎么等到昨天才出问题?

还有,一出问题就有记者,这种巧合太不能让人信服。

陈京想了想,开始调看最近干监处的工作记录,一个个处理的案子和信访信息他从电脑上一一调出来。

其中有一个案子是有人举报楚江酒店集团董事长高寿山涉嫌不正当竞争,恶意诬陷竞争对手,同时涉嫌违规操纵证券市场,从而获得巨额利益。

陈京将案子已有卷宗调出来看了一遍,不禁有些沉吟。

这个案子系统里面表示画了一条红线,这是个什么意思?

干监处的工作,每一个案子的处理一般是绿线和黑线。

绿线的情况表示已经处理,而黑线表示已经转交相关职能部门处理,红线一般是没有的。

陈京旋即想到,楚江酒店集团是国企,而在集团旗下,楚江维也纳酒店就是其主要控股的,酒店行业的国企,楚江酒店集团算是中原第一家,这些年被炒作得厉害,国资办大有将这家企业竖标杆的意思。

陈京思忖良久,他将边硕林打电话叫过来,指着电脑屏幕道:

“硕林,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你负责的案子吗?怎么给我来个红标?”

边硕林凑近电脑仔细看了看,吐了一口气道:“这个案子涉及官员级别太高,我向赵处长汇报过,他说要亲自处理,然后就这样了!”

陈京皱皱眉头道:“怎么?你没有跟进进度吗?”

边硕林道:“跟进了!赵部长说这个案子暂时搁置,因为证据不足!”

“据说省里的意思,是考虑到现在三楚酒店集团经营状态良好,正处在表先进树标杆的期间,这个时候有不和谐的声音,是不是不合适?”

陈京摘掉眼镜,用眼镜布慢慢的擦拭。

他心中已然明白,这个举报不了了之的可能性大了。

现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省委和省政府在经济的问题上,常常都表现得比较宽容。

楚江集团高寿山不仅是官员,同时也是社会名流,在楚江是有很高声誉的。

这样的情况,如果因为几个举报就去调查他,这肯定是受到阻挠的。

但是陈京一想到昨天的事儿,又有些不舒服,凭他的感觉,他觉得昨天在西餐厅发生的那件事,可能和三楚有关。

外来酒店集团进入,别人是国际化管理,不仅是理念先进,而且是财大气粗。

在这样的状况下,三楚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应该没有太多悬念。

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有恶性竞争?

陈京摇了摇头,他心中清楚,这样的案子自己是插不进手的。

组织部是监督干部的,高寿山的问题,和组织纪律没有多大关联,组织部不介入也是情理之中的。

“把卷宗和相关情况转省工商和证监部门,以后不要出现红色标记,不管是什么样的举报,我们都要认真对待,逐条理顺清楚。不是我们的工作内容,我们也要想办法转交相关部门,像这样把别人的材料压住,是不行的!”陈京淡淡的道。

边硕林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其实啊,我对楚江酒店集团一点好感都没有!他们就只知道搞政府关系,搞垄断,你看看别的省,哪个省的五星级酒店不是十几家?

就我们德水,维也纳就好像独占鳌头了,高档酒店进驻楚城就好像缺少办法!

这样的做法是正常经营吗?再说,维也纳的条件,比丽都这些低一档的都要差,能算什么五星级?”

边硕林和陈京发牢骚,因为他感受到了陈京的处事方式和赵鞍山的本质区别。

陈京出事就事论事,而赵鞍山则处处谨慎,整天战战兢兢的,让人觉得不爽。

边硕林也是年轻人,他的心中也是有一股子冲劲和干劲的,领导做事情瞻前顾后太多,他能高兴得了?

从脾性来说,他更喜欢陈京的这种姿态。

看着边硕林兴高采烈的离去,陈京眉头一皱,忽然想到了管理组织网络举报平台的问题。

在新形势下,是不是可以增设一个科专门负责信息化和虚拟的渠道举报?

科长的位子,边硕林不就很合适吗?

“增设一个科,这个主意好!”陈京暗自下定决心,说干就干,马上起草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