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7章 严厉敲打!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严厉敲打!

赵鞍山捧着一大堆文件进入边琦办公室,他将厚厚的文件放在桌面上。

边琦抬眼看他,指了指前面的椅子道:“怎么了?老赵,我看你气色不佳啊!”

赵鞍山哼了哼,道:“边部长,这可不能怪我摆不正位置,也不能怪我气多,上次关于高寿山那个案子,我可是跟您请示过的,当时您批示放一放,暂不处理。

可是……”

赵鞍山嘿了一声,道:“陈处长年轻有为,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把这个案子翻了出来,直接转给了工商和证监,职能部门一看是组织部转过去的卷宗,他们能不重视?

这下倒好,正在这个关键时候,出了这样的事儿,今天国资办的电话都打到处里来了!

他风头是出了,可是擦屁股的事儿还得我来,你说这是什么事儿?”

赵鞍山气鼓鼓的,他顿了顿,道:“说句心里话部长,陈处长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不在乎。可是他不能够老跟你处处顶牛,这样下去,我们部门的工作还要不要统筹?

如果大家都义气用事,没有规矩,事情还要不要做?”

边琦哈哈一笑,道:“过来喝茶吧!你呀,生气就是要不得的,陈京年轻,年轻人都想干点事业出来,你要理解他的心情。再说,工作方法方面,陈京能够提出一些理念,能够主张公平公正,这是好事,我们不能打击他的积极性!”

赵鞍山和边琦是老关系,两家一直就有来往,这在处里不是秘密。

而当初干监处处长这个位子,边琦是内定了赵鞍山的,陈京从半路里杀出来抢了赵鞍山的机会,赵鞍山心中不平衡这也是正常的。

边琦好言劝慰,赵鞍山的脾气也就渐渐的消了,他沉吟了良久。道:“那这个案子怎么办?现在大家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刚才高寿山自己都打电话过来了,老高的个性您清楚,是个急性子。我也不好跟他交代啊!”

边琦淡淡的道:“这件事情陈处长既然接手了,那就由他去处理,你就不用过问了!”

赵鞍山愣了一下,脸色就有些难看。

他进边琦门之前,就接到了高寿山的电话,高寿山在电话中并没有生气,而是请他去维也纳聚一聚。一起吃顿饭。

所谓吃饭,自然是因为案子的事情,赵鞍山现在在这个事情上做不了主了,他去吃饭能顶什么用?能说得上什么话?

对赵鞍山来说,如果手上有权柄,那别人请吃饭,他还可以摆摆架子,耍耍派头。现在他什么态都表不了,别人会怎么看他?

他从边琦办公室出来,心情就有些郁闷。

好好的一个干监处。以前赵鞍山自恃资格老,在处里说一句话,那都是顶用的。

可是现在,陈京这才来几天,他就感觉自己的权势大不如前了。这一点他甚至能从处里的人看他的眼神感觉得出来。

他甚至觉得早上过来上班,处里的一些小年轻笑着跟他打招呼,嘴巴都少露了两颗牙齿。

官大一级压死人,陈京是正职,赵鞍山在他下面就处处觉得束缚,感觉自己的能量大不如前了。

他一个人低着头走路。路过处办公室,办公室小陈出来道:“赵处长,陈处长刚才来找您,说有工作跟你谈!”

赵鞍山皱了皱眉头,他刚想说自己有事情要出去,从走廊拐角处。陈京笑呵呵的走出来道:“赵处长,我盯着时间过来找你,就是不凑巧啊!”

赵鞍山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陈处长时间掐得准,是我刚才在边部长那里多待了一会儿!”

陈京笑笑道:“走,去我办公室,有个案子我们碰个头沟通一下!”

赵鞍山无奈,只好屁颠屁颠的进陈京的办公室,心中觉得非常的别扭。

陈京好茶,他让赵鞍山坐在沙发上,他亲自烹茶,屋里茶香四溢。

陈京不紧不慢的拿出一沓资料扔在赵鞍山面前,道:“老赵啊,你看看,信访局转过来的,又是举报高寿山的!”

“前几天你不在,我看到高寿山这个案子没处理,就让小边转到了相关职能部门了,没想到今天信访这边又来消息了!刚才省委还打电话过来问我们接到举报,为什么不及时处理呢!”陈京淡淡的道。

赵鞍山拿起材料一目十行的看了看,额头山就沁出汗珠了,道:“陈处长,信访局这边是乱弹琴!什么我们不积极处理举报?我们是组织部,又不是闲事部,我们管的是干部,不是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关于楚江酒店集团的事情,不是个人问题,我们能处理得了?”

~~-~~陈京笑了笑,道:“你看看这材料,仔细看!现在欧朗酒店集团已经起诉楚江酒店集团了!这一次楚江酒店集团的那出戏演得太低级了,说人家牛排里面吃出了蛆虫。

牛排都生蛆了,这样的牛排还没变味道?

还动用了那么多媒体搞炒作,连工商质检部门都惊动了!

这事情没出几天,人家欧朗就把里面的东西都搞清楚了,现在人家告楚江酒店集团毁谤和恶意竞争,马上法庭就会受理此案!

你看看这些材料就应该知道,这个案子楚江酒店集团的胜面不大。”

赵鞍山盯着材料翻来覆去的看,过了一会儿,他道:“真是乱弹琴,楚江酒店集团真是混账,这样的事情也干得出来?”

他顿了顿,道:“还是陈处长您高瞻远瞩,看问题深入,这一次我们是没有责任的!”

陈京盯着赵鞍山一语不发,看得他有些不自然。

松软的沙发,他坐在上面,都感觉上面有刺,特别的难受。

他先前被气愤冲昏了头脑,一味的只想着发牢骚,现在冷静下来了,陈京再把这些东西放他面前一放,他心中就有些打鼓。

说起来,关于举报高寿山的案子,这就是他硬生生的压下来的。

在高寿山那边,他收了人家不少的好处,现在这事这样一弄,如果真要打官司,然后彻底彻查这个案子,说不定他那些事都好被抖落出来。

换句话说,如此现在陈京想整他,就揪住这事不放,追究他的责任,他都脱不了干系。

一想到这里,赵鞍山一颗心猛然往下沉,心中便害怕起来了。

陈京掏出一支烟点上,慢慢的品着茶,道:“高寿山太愚蠢了,人家欧朗酒店集团是国际化酒店集团,他们进入楚城,是省招商引资的重要成绩,他以为这些集团都是软柿子,就那么好捏?

我可以明确的讲,欧朗的实力很强,这一次,高寿山要吃不了兜着走!”

赵鞍山细细一想,陈京说的话还真就是那么回事,试想人家这么大的酒店集团,分店遍及全国各地,指不定背后有什么厉害关系呢!楚江酒店集团跟人家比,毕竟势单力薄了!

陈京又道:“赵处长啊,我们干监处说是权力大,其实就是一个处而已,我们这点能量算得了什么?一旦我们工作疏忽,领导不满意,后果你可想而知。

所以啊,我们的工作不能出差错,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没了分寸就要出问题,以后就会有困难!

这一点,我们处领导一定要重视啊!”

赵鞍山唯唯诺诺的点头,心中泛起了凉意。

他将手上的材料递回给陈京,陈京摆摆手道:“这个你拿去吧,这个案子我们是不负责了!刚才我跟信访那边沟通了,他们已经转省委督查室去处理了!”

赵鞍山手凝固在半空中,半晌怔怔说不出话来。

省委督查室?

这几天赵鞍山听到这个名字心中就发毛。

省委督查室新任主任单建华可是赵鞍山把他得罪狠了的。

上次组织部干监处为了调查单建华的作风问题,赵鞍山亲自带队去找单建华谈过话。

当时赵鞍山调子很高,因为他心中已经笃定单建华必然有问题,那一次谈话他和单建华算是不欢而散。

现在倒好,单建华全身而退了,而且还成了省委督查室的一把手。

这个案子督查室负责,如果一旦查出赵鞍山在里面有问题,赵鞍山的事情单建华会怎么处理?

为了掩饰内心的波动,赵鞍山狠狠的抿了一口茶,只觉得又苦又涩,滋味难受极了。

“干监处是个得罪人的工作,看来这一次,高寿山我算是得罪了!”陈京自嘲的笑了笑。

赵鞍山心中苦笑,陈京得罪了高寿山,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得罪了单建华?

陈京得罪了高寿山,高寿山现在自身难保,根本不能把陈京怎么样!可是单建华呢?他现在是一朝得志,可能正在记恨自己呢。

“再得罪人也要有原则,再得罪人也要保证公平公正,只要我们实事求是,公平公正,就是得罪再多人,我们是代表组织的,是代表正义的。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我们心中也就有底气!

否则,我们一味的战战兢兢,瞻前顾后,不仅工作没做好,而且还得罪人,这样就太划不来了,我们两边至少要占到一边!”陈京斩钉截铁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