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8章 那就是老子干的!

第四百六十八章 那就是老子干的!

胡悦一连打了三个电话。

三个电话胡悦都从文章谈起,但是说话都显得没有条理,感觉有些支支吾吾。

最后,陈京道:“老胡,你我是这么多年的朋友,有什么话大可以直接说,不要支支吾吾,遮遮掩掩!”

胡悦讪讪的一笑,道:“陈京,是这样,我想请你吃个饭,我们吃西餐!”

“哦?胡主编请吃饭了?这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好呗!你的面子我给,在什么地方?”陈京道。

“维也纳吧!这个地方不错,西餐搞得很讲究,尤其是最近新到了一点上好的鱼子酱,特别有味道!”胡悦道。

陈京微微的皱眉,他沉吟了一下,道:“行吧!你说时间,我们不喝酒,不要搞得太晚!”

“怎么?女朋友管得严?不喝酒怎么行?再怎么样,多少要喝一点!”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话很多时候都是有道理的。

即使是朋友,大家平时互相都有自己的事情,没有事情,大家也很少联系。

一般只要是联系,那定然都是有事情的。

胡悦就是这样的情况。

维也纳陈京从未来过,维也纳西餐厅是一幢独立的欧式建筑,餐厅外面有一个很考究的园林,在这样的环境中进餐,让人感觉吃饭就和大自然高度的融合,单就条件来说,这里的环境的确是不错。

胡悦请客,身边跟随着一名美女记者,陈京眯眼打量了一下,心中一突。

这个记者不就是豪尚豪餐厅那个现场采访曝光的记者吗?

胡悦拉着陈京的手,热情的向陈京介绍,道:“陈京啊,这是邹笑,我们社的才女记者!”

“邹笑啊,这是陈京,以前也是经常跟我们晨报送稿的,笔杆子相当硬,以前干过德高伍书记的秘书!伍大鸣能够看上的人,能够弱得了?”胡悦对陈京是不吝夸奖。

邹笑甩了甩飘逸的长发,嘴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个样子很惹人遐思。

看得出来,她很会打扮自己,故意给自己配了一副很有知性的眼镜,看上去非常的有内涵。

“陈处长我可是久仰大名了,胡主编可是把您写的文章当范文教导我们呢!”邹笑道,她伸出修长的手,陈京轻轻的握了握,道:

“坐吧,我和老胡从来都不多礼的!”

三人分宾主坐下,陈京也不急,他心知胡悦是有事,却是故意谈文章。

胡悦骨子里面是个文人,一谈文章,就有些不能收放自如,邹笑在一旁笑容就有些僵硬了,暗地里开始在脚下使劲儿。

陈京冷眼旁观,忽然想到胡悦的爱好,胡悦的几大嗜好,好女人是放在第一位的。

从这一些小动作能够看出来,这个邹笑和胡悦关系非同一般,两人定然是有一腿的。

胡悦感受到了压力,他收住话头,正准备转移话题。

“咚!”“咚!”

包房的门被人敲响了。

胡悦看向门口,邹笑却已经起身去开门了。

门开开,进来一个秃顶的胖子,他一身黑西装,笔挺笔挺的。

胖子一进门,便迎向胡悦道:“哎呀,胡主编今天光临了,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欢迎,欢迎!”

胡悦站起身来笑道:“我算什么?老百姓一个!”他指了指陈京道:“我这位年轻老弟可是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一把手,他的到来才真正让你这里蓬荜生辉!”

胖子愣了一下,眼睛望向陈京,笑道:“陈处长,哎呀,您真年轻!你好,你好!”

“好什么好?光好不行,你得坐下来我们喝几杯!”胡悦道。

邹笑在一旁给陈京介绍,说这个胖子是维也纳酒店总经理韩强,省人大代表呢。

韩强半推半就,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他招呼服务员过来,道:“去我办公室,把那瓶拉菲拿过来,今天我们店里来贵客了!”

胡悦道:“哎呀,老韩你可给我面子了!你的好酒可不容易喝到呢!”

韩强道:“谁给你面子,是陈处长从未来过,我总得欢迎欢迎不是?欢迎不在表面,而是要行动!”

韩强和胡悦很随意的聊天,却在处处抬高陈京,陈京只在一旁笑,却并不做声。

他心中就有些纳闷,照说涉及维也纳和欧朗酒店的矛盾,现在跟他是一点关系没有,怎么胡悦还会找到自己?

而且,韩强这个突如其来演得很逼真,好像真是凑巧过来似的。

胡悦和韩强聊天,忽然,他话锋一转道:

“陈京啊,最近有个事儿,我听说有人举报楚江酒店集团的高寿山,你知道这事吗?”

陈京笑了笑,道:“我没怎么在意!你知道的,我们干监处一天受到的各类举报信息太多了,我一个时候哪里记得住那么多?”

他顿了顿,道:“再说了,有人举报高董事长,这个事儿说不定和楚江酒店集团有关,这些事情一般我们也处理不了,得让相关信访部门去处理!”

胡悦一听陈京这样说,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韩强则貌似不经意的瞟了陈京一眼,心中暗暗叫苦。

陈京人年轻,但是做事情却是相当的老练,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自己和整个事情撇得干干净净了,这让人怎么说?

邹笑在一旁听出了其中的味道,她使出了女人的浑身解数,娇媚的道:

“陈处长啊。你可是真会打太极!最近外面都传,说关于高董事长的举报,最早是举报到组织部,是组织部把相关卷宗转给其他职能部门的,现在调查这事,大家都比较在意组织部的态度呢!”

陈京摇了摇头,道:“邹小姐啊,你还真逗。你觉得我能代表组织部吗?我一个小小的处长,部里有那么多领导,组织部的态度,能说是我的态度吗?”

他顿了顿,道:“作为我来说,只要是举报言之有物,我就得处理。不管是人或者事,我们都得一条条的理清楚弄明白!对老百姓来说,他们搞举报哪里懂得什么事情该举报到什么单位?

我们不能够指望他们懂我们的体制机制,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京用刀叉吃了一块牛人,道:“你刚才说的那个就是谣言!就是有人想借机生事,我们接访,对那些属于我们工作范围内的事情,我们安排人调查。对于不是我们工作范围内的事情,我们只能往相关部门转交。

楚江酒店集团的事情,怎么能扯上我们?这有些牵强附会了吧!”

胡悦有些急躁,道:“陈京啊,恕老哥我直言,你现在的工作是个得罪人的事儿。干这样的工作,人不能太死板,要圆融一些。就像举报高寿山的信息,你就可以先在组织这一层面调查嘛!

现在搞得整个楚江都热议这件事情,别人能不起谣言吗?”

陈京皱了皱眉头道:“老胡,你这话有点意思!我们组织信访,还能够隐瞒举报信息吗?搞信访工作,就没有不得罪人的事儿。现在我负责这个工作,那就得有相关的制度和规矩来规范工作内容和性质。

你倒好,因为怕得罪人,就工作也不干了吗?”

陈京话锋一下变得犀利了起来,道:“老胡,还有韩总你们俩都在。我在这里可以表个态,我针对高寿山这个案子,处理是没有问题的。如果说这种处理方式,就得罪了高寿山的话。

那得罪了就得罪了!你大可让高寿山来找我,我看他怎么找我?

我说你老胡平常跟我说话那是傲骨铮铮,刚才说的这个话就有些乱弹琴,如果每个当官的,都按你这样说的做,那组织还有什么严肃性可言?”

陈京一说到这里,情绪就有些激动了,道:“现在外面不管是传什么谣言,全部把屎盆子往我脑袋上扣,那我也认了!如果楚江酒店集团和高寿山董事长真能经得起调查,这些谣言都是废言,根本就毫无作用。

但是反过来,如果这些事情里面真有猫腻,经不起调查,那能怪谁?

要怪只能怪自己行不正、坐不稳,还怪到我陈京身上来了?这个逻辑说不通吧!”

陈京一生气,语气就变得严肃了,也没给胡悦一点面子。

胡悦被他说得脸一红,而韩强和邹笑两人则非常尴尬。

本来今天,在韩强的概念中,要把陈京关系做通,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陈京的关系做通了,这个举报的源头是从他这边来的,后续的诸多举报疏通关系就容易一些。

这也是高寿山交代给他的任务。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京这般难对付,年纪轻轻,不仅手段老道,而且做事原则性相当强,连胡悦的面子也不给。

胡悦咳了咳,道:“好你个陈京,你果然有几把刷子!行了,行了!我们喝酒,不讨论这事儿了,我说不过你。”

胡悦死得快也活得快,陈京这边一硬,他就往后退了。

毕竟,他和陈京的关系比之高寿山要近很多,既然陈京是这个态度,高寿山的事儿就由他去吧,他也不准备在这件事情上和陈京结下芥蒂。

至于邹笑可能牵扯其中的事儿,最后大不了报社道个歉,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