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9章 受到牵连啊!

第四百六十九章 受到牵连啊!

楚城市西城区组织部长盛孝隠涉嫌违纪被纪委查办,给予党内记大过处分,并给予行政降职处罚。

这个处理消息一出来,省组织部干部监督处就收到了关于西城区区委〖书〗记宋元秋的违纪举报,举报称宋元秋在西城区不搞〖民〗主集中,喜欢独断专行

尤其是在选拔干部方面,宋元秋任人唯亲,而盛孝隠就是他的爪牙。

举报材料很详细,几乎涵盖了宋元秋任职这几年西城区在所有重大人事调整中存在的疑问,看得出来,举报之人对西城政坛很了解。

这个案子由三科接手处理。

三科科长老大姐张爱华性格爽直,她就这个案子向陈京汇报时道:“陈处长,我们干监处现在成了下面的工具了,一年像类似宋元秋这样的举报,我们至少要接到四五十个。

这些举报啊,我看他们大部分都是借我们的手,在搞内耗。”

陈京道:“张姐,这个案子不能简单的看。西城区组织部长刚刚被楚城市委处理,宋元秋作为〖书〗记,也肯定存在一些问题。但是人无完人,存在一些小问题,组织上都可以给予宽恕。

如果真存在的问题比较严重。那就得严肃处理,我们在这上面不能够姑息!”

张爱华笑道:“那行。我亲自跟这个案子,就这几天,我安排一个调查组去西城实地了解情况!”

张爱华向陈京汇报,因为她知道陈京和宋元秋认识,她想探探陈京的态度,然后再确定工作安排!

但是,从陈京的话中,她能扑捉到的信息很少,这让她只能按照正式程序来办案。

陈京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罐茶叶递给张爱华,道:“张姐。这个你拿去。我可听说你老公也是爱茶之人。你家里名茶好茶可能也不少,但是我这茶却是我们楚江北部山区精制的雨前毛尖,滋味比较独特,可不容易得到啊!”

张爱华笑笑,大方的将茶叶接过来。道:“处长,我们这也算是吃大户吧,你可别惯坏了我家老王,如果这茶他喝上了瘾,可是年年都要问你要的!”

陈京道:“那行,年年要我年年有,如果要得太多,我就推荐他去我们楚北投资,新建一家好茶厂。以后我们大家就都不缺茶喝了!”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房间里的氛围随和了很多。

张爱华拿着茶叶要走,陈京道:“张姐啊,我们干部监督处的工作要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我们是监督干部,另一方。我们也是在保护干部!我们要有保护干部的意识,要通过规范监督流程来达到保护干部的目的。”

张爱华愣了一下,旋即释然,道:“陈处长您是站得高,自然就是看得透彻,您放心,我会好好的把握!”

针对举报宋元秋的案子,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三科经过了严格的调查,对举报内容初步结论,认为举报不实,陈京将调查结果分发楚江市相关部门,宋元秋的事情最终平息下来了。

事情完全平息下来了,宋元秋才敢跟陈京打电话,在电话中他很激动,道:“陈处长,谢谢的话我从来就不太会说,但是这一次真是要谢谢你!首先是谢谢你对老盛问题上的坚持原则,我们西城区通过这个案子吸取了很多教训,我自己也做了深刻的检讨。

第二个要谢谢您,还是您亲自批示,洗脱了我的嫌疑!人言可畏啊,我和老盛私人关系一直都不错,我承认我有几次错误的判断了老盛身上所存在的问题。但是也仅此而已,我绝对不存在在组织干部上面动过什么歪念头,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儿。

不过如果没有省委组织部的严格调查取证,我这是跳进黄河都难洗清了!真的谢谢您!”

陈京呵呵一笑道:“宋〖书〗记,那些大话,放在台面上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和王凤飞是多年的朋友,他都说你没有问题,那就说明这里面存在某一些误会!

而保护干部也是我们干监处的工作,我很欣慰你经受住了组织调查,你可以安心把精力放到工作上去了!”

宋元秋很感动,一定要约陈京吃饭,陈京婉言谢绝,表示下次有机会再说。

陈京心中清楚,一个宋元秋,背后不知有多少的利益纠葛和派系争斗。基层的争斗陈京是很清楚的,而且宋元秋可能还不止是涉及到基层,可能楚城市很多人的神经最近都因为这事绷得很紧。

陈京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宋元秋走太近,那样极有可能会卷入一些看不清楚的争斗中。

陈京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现在的这点本事,在省城这样一摊深水中是多么的渺小,如果涉水太深,这一大浪打过来,可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宋元秋可能也深悉这其中的道理,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坚持。

但是,他还是指示西城区委办一个副主任给陈京送了两箱茅台,外加两条玉溪烟。

宋元秋这个做法,让人无话可说。因为各市县区每年给省领导送礼这是人之常情,别说是楚城的区县,就是每年春节前后,从下面各市进省城拜年送礼的大军又有多少?

有些油水部门,一个项目批下来,下面人送个几千块钱的红包,讨个喜庆,这也是基本规矩,西城区在他们送礼的名单中增加一个陈京的名字,别人又有什么话说?

宋元秋深谙官场规则,送东西也表现得大大方方,他和陈京这种相对亲近的关系,也就让别人无法指谪了。

宋元秋这个案子帷幕还没落下,关于楚江酒店集团的案子,从省委督查室那边传来的消息也是相当的不消停。

为了表示重视,省委督查室单主任安排了一个正处级督察员带队深入调查楚江酒店集团的问题。

楚江酒店集团各种涉嫌违规违纪的情况逐渐的浮出了水面,尤其是楚江集团多次采用不正当竞争的手法打压竞争对手,甚至是陷害竞争对手的行为,现在也是被热议。

欧朗酒店集团的起诉书法院已经受理,而欧朗酒店公关部门也多次召开媒体吹风会在澄清自己的同时,表示要坚持起诉,要维护自身的正当合法权益。

楚江酒店集团的董事长高寿山现在陷入了极度的困境中,根本就不敢在公众面前露面。

而与此同时,楚江酒店集团深陷财务危机的消息也开始在社会上传播,几天之内,以前被省政府划定为标杆的企业,一下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楚江酒店集团总部,刚刚开完公司高层会议的高寿山眼圈发红,从他眼神中射出的光芒,充满了慑人的气势。

维亚纳酒店总经理韩强坐在他的对面,语气恨恨的道:“董事长,我看啊,都是一些小人。当年你带领集团改制改革,将酒店集团从亏损的泥潭中带出来的时候,他们怎么没有现在这般不负责任?

现在倒好,我们一遇到丁点儿麻烦,银行、政府、证监这些部门不仅不给我们支持,反而是落井下石,他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高寿山皱皱眉头道:“不要抱怨,这个世界抱怨是最大的无能!你都给您叮嘱多少次了,让你在应对欧朗的问题上多想想办法,你倒好,搞出了一场闹剧,不仅没有击倒对手,反而自己惹了一身骚还陷入了官司,你说说这也怪别人落井下石吗?”

韩强脸一红,低头不语了。

高寿山神色放缓,道:“老韩啊,上次你说找组织部的那个处长一起吃饭,一毛不拔吗?”

韩强嘿了一声,点点头道:“这个家伙啊,人年轻,但是却是相当的老到。当时他搞得让三楚晨报的老胡都下不了台!”韩强仔细的把那天请陈京吃饭的情况向高寿山做了汇报。

高寿山嘿嘿笑了笑,道:“嘿嘿,组织部还出了这么一个干监处长,还真让人刮目相看啊!就凭他敢让我高寿山亲自去找他这句话,就值得让我高看一眼!”

韩强道:“高看什么?高看两眼现在也没用!现在这个事情跟组织部一点关系都没了,他一小小处长,能有什么用?”

高寿山摇了摇头,道:“老韩啊,你呀遇到问题就不喜欢思考!目前我们集团的形势,已经不容我们再逞强了!你别小看一个处长,这个人二十多岁就能走上这个位置,能够是个简单人物?

现在省委督查室查得我们人仰马翻,督查室的主任单建华和这个陈处长的就是非常好的关系。

如果你那天能够和陈京沟通顺畅,陈京在其中斡旋一下,我们也不至于这般被动了!”

韩强愣了愣,沉吟了半晌,似乎有些懂高寿山的话了。

官字两个口,有些事情一旦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子,这事就越闹越糟糕,组织部看似和现在楚江酒店集团的问题已经完全没有了关系。

但是,当初这个导火索是从组织部出来的,这怎么能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呢?

“不要愁眉苦脸,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高寿山瓮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