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0章 上门送礼!!

第四百七十章 上门送礼!!

【三更完毕!感谢neo555豪爽打赏一万,还有前两天南华老乡大赏8888一并感谢!今天打赏的兄弟还有,感恩的夭、香帅归来、弦月弯弓、仙迷66、ザ阳ザ、小猫快走】

下班回家,小外甥女灵儿蹦蹦跳跳来开门,手中抱着一个大布娃娃,一看到陈京,她扔掉布娃娃就向他扑过来。

“舅舅!”

陈京一把把她抱起来,在她红扑扑的小脸上亲了亲,道:“哎哟,我家灵儿越来越乖喽!知道帮姥姥开门喽!”

小丫头嘴一翘道:“我才不喜欢开门呢,姥姥说不要轻易给陌生人开门,怕坏人!但是舅舅不是坏人,是不是?”

陈京用手刮了刮小丫头的小瑶鼻,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自己在自己外甥女的心目中,就落下一个不是坏人的标签!

进到屋里,陈京才发现客厅很热闹。

大伯陈之华一家都过来串门了!

陈之华一看到陈京过来,他早就站起身来,脸上笑开了话,道:“京子啊,你是越来越了得了,竟然到省委上班,现在我一帮老邻居都知道我有个侄子在省委呢!羡慕得他们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

我和你爸这一辈子啊,都没啥出息,祖宗保佑,你现在是出人头地了,我和你老爸商量了,我们今年过年得好好的祭祖,感谢祖宗啊!”

陈京抱着灵儿做到沙发上,道:“大伯。祭祖我支持,但是我们后代可不能把希望放到祖宗庇护上面……”

陈京坐的位置,恰好在堂哥陈哲旁边,陈哲有些拘谨的起身,递给陈京一支中华烟,道:“京子……”

陈京压压手道:“坐吧,坐吧!我现在不抽烟!”

灵儿接口道:“舅舅说过了。有小孩子在身边不能抽烟的!”

陈哲愣了愣,连忙将手上刚点上的烟头掐灭,讪讪笑道:“灵儿说得对。你大舅我心思粗了!”

陈京将灵儿放下,道:“乖,灵儿去外婆那里玩儿。好不好?”

陈哲忙道:“京子,我去开窗,你看我们几杆老烟枪把屋子里面弄得,太不像样了!”

陈京道:“行了吧,没事儿,这屋子到处漏风,一会儿就好了,开窗了太冷,反而不好!”

陈京这样一说,陈哲就乖乖的坐下了。他老婆唐红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道:“阿哲,你看看京子,人家素质就是高,我在家不让你抽烟,你还冲我吹胡子瞪眼睛呢!你今天怎么不冲京子瞪眼睛了?”

陈哲脸一红。神色甚为尴尬,他沉吟了一下,道:“你懂什么?京子现在人家是领导,跟你一样吗?”

陈哲这样一说,陈之华和唐红都笑了起来。

父亲陈之栋指了指茶几下面对陈京道:“京子啊,又有人上门送东西了!说是德高人。姓方,送了这么一大框子干货!还有两条芙蓉王香烟,这个人啊,放下东西就走,说是他自己会跟你联系,我叫都叫不住!”

陈京从茶几下面拉出盒子,里面都是土特产,澧河深山中的风干竹鸡,肉质紧结鲜美,还有野松菇,都还是鲜货,陈京皱眉道:“澧河特产?”

他将一条烟拿出来拆开,给伯父和陈哲一人一包。

陈哲将烟拿在手中嗅了嗅,道:“真香啊,闫哥天天就抽这个,一包烟抵普通人家一天的生活呢!”

就在说话的当口,陈京手机响了。

他接听手机,电话中一个熟悉的声音道:“陈书记,我老方啊!”

陈京一下反应过来是方明华,他咳了咳道:“方书记,您进省城了?”

方明华道:“我这次进省城办点事,给你带了一点土特产,澧河的味道嘛!一点小意思!没敢惊动你,我让小黄直接将东西送家里了。”

陈京道:“哎呀,你这可有些不地道啊,进省城怎么不打个招呼?一起吃个饭嘛!就是再忙,吃饭的时间没有?”

方明华有些感动,道:“陈书记还是有乡土观念啊,我早知道您有时间,我肯定给你电话了!要不这样,你明天有没有空,我们在临江公园这边聚一聚!”

陈京立刻应允,方明华有些受宠若惊。

进省城他没有这样想过能够见到陈京。

陈京现在不是当日的陈京了,省委组织部干监处处长,全省的中高级干部都在他的监督之下,这样关键的位置,一天应酬能少?

再说,方明华和陈京之间以前颇有芥蒂,他也不敢失了分寸。

但是送东西还是必须的,因为在他心中,和陈京关系的维系还是一件大事,陈京纵然不看他方明华的面子,但是澧河还是陈京工作生活了好几年的地方。

只要陈京能不忘澧河,这对方明华来说就足够了!

挂断电话,陈京嘿了一声,道:“果然是澧河送来的,方书记还真客气!”

陈哲凑过来道:“书记?啥书记?县委书记吗?”

陈~~-京点点头道:“澧河县委书记方明华!你认识?”

陈哲摇摇头嘿嘿道:“不认识,不认识!县委书记可是牛得很,我哪有那种福分认得他?”

陈哲有些羡慕,对陈京也多了一丝敬畏和崇拜!

唐红在一旁道:“我家哲子哪里有那么大本事哦,上次搞工程,一个村支部书记都把他臭骂了一顿,他嘴都不敢回!”

陈京不好接话,只是道:“这蘑菇新鲜,让妈切点腊肉炖一锅,很香很滑的,这不算是受贿品,澧河送的一点土特产!”

一家人在客厅闲聊,聊了一会儿陈之华道:“京子啊,今天我过来是和你商量个事儿!”他指了指房子道:“你爸你妈这一辈子啊,抚养三个子女,算是操劳了大半辈子了!年纪大了,别的条件可以差一点,但这老房子该换了!

最近阿哲找了关系,在西城那边新修了一个滨河花园,房子不错,我去看过!价钱吧,才七万块钱,一百多个平方呢!我琢磨咱们两家一家搞一套,我和你爸都老了,住得近一些,彼此也有个照应不是?

你爸妈都同意了,现在就等你的意见了!”

陈京轻轻一笑,道:“七万块钱?哪里有这么便宜的房子?哲子,你是担心你叔拿不出钱吧?”

陈哲愣了一下,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这你可冤枉我了!就七万,真的只有七万!实际情况是这样,这个楼盘我们在里面做了一笔工程,尾款一直结不到账,开发商就用房子抵押了!

你说我和闫哥要房子也没用啊,只能想办法卖出去不是?我们急着变现,再说是自家人,价格方面自然是折上折……”

陈之栋在旁边一听是这种情况,忙道:“那不行!这么一大套房子七万,而且是在西城区,这有些太少了!再怎么优惠,一个平方两千是少不了的,我可不能占你和小闫的便宜!”

陈哲道:“叔,咱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占便宜不占便宜的说法?我和闫哥都知道,京子现在是大领导了,不能够违反纪律,所以说送房子的事儿,咱提都不提……”

“那也不行!我和你婶儿一辈子就没占过亲戚朋友们的便宜,我们也不能老了就把这个规矩坏了!”陈之栋执拗的道。

陈哲争不过陈之栋,便对陈京道:“京子,你劝劝叔,你说咱两家住一起多好?我爸也老了,老兄弟俩住一块,也是个照应!”

陈京轻轻笑了笑,道:“你和闫名两人啊,脑子里整天就想我家房子的问题!我说你们还是把精力多放工作上,这事不用你们操心!”

陈京顿了顿,道:“我在东城明珠已经订了一套房子,是那种矮高层的格局,特别适合老人居住!今年六月份就交房了,到时候你们再来我家就不会嫌家里寒碜了!”

陈哲愣了一下,怔怔半晌道:“东城明珠?那……那可是千科的楼盘,那一平是三千多呢!”

“房子是不错,一分价一分货嘛!”陈京道,他转头看向陈之栋道:“房子格局不错,小区绿化尤其好,因为是精装房,现在毛坯房已经完工了,赶明儿有空咱爷俩去看看?”

陈之栋有些发傻。

一平三千多,一套房子下来那就是三十几万,陈京一个拿工资的哪里有三十几万?

陈京摇了摇头,道:“爸,房子你放心住!你儿子是什么人你还不放心?这些钱都是干干净净的钱,你别忘记,你儿子我不止是当官,还会耍笔杆子!这几年我给一个传媒工作做文案,一年下来也能挣不少钱。

买套房子的钱是够的!”

陈京这话说得半真半假,他几年挣的也就是十几万,其他的钱一部分也是礼品换的,他在德水干几年副书记,有单位团拜会送红包就是几千,这些钱凑起来,几年下来也过了十万。

买套房子差几万块钱,方婉琦就强制性的把余款给他付了,说是暂时“借”他的。

小外甥女灵儿凑过来一听在说房子的事儿,她拍着小手道:“哎呀,外婆家有新房住咯!住了新房灵儿也要搬去住哦!”

陈之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对陈京的这个解释,他没有什么疑惑。

因为最近省作协在吸纳新的会员,陈京已经被定为了重点入会对象,作协的函件发家里来了,陈之栋可是亲眼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