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1章 边琦的怒火!

第四百七十一章 边琦的怒火!

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边琦办公室。

今天边琦心情很好,他手上拿着一支钢笔指指点点,颇有**的对陈京道:“小陈啊,你一直提议搭建干部监督网络平台的事儿,目前平台的搭建已经基本完成了!有了这个平台,我们组织部的工作就算是进入信息化时代了!这是一个标志性的进步,我觉得这个改变,会给我们组织工作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他顿了顿,道:“干部监督网络平台目前是一个试点,以后我们的干部选拔任用、干部公示等等都要建立网络平台,要让现代信息技术进入我们的组织管理领域,推进我们组织改革往前进!”

陈京在边琦的电脑上打开了楚江省组织部干部监督网站,网页设计以红色为主色,格调简洁明了,在最显眼的位置,有一个按钮,上面标示:“我要举报”四个字。

而在信息发布栏,各种组织知识和举报上访途径的介绍非常的详细,让人一目了然就能清楚这个网站的功能和组织举报的特点和性质。

陈京道:“边部长,这个平台的建立,可以肯定,我们的干部监督工作会往前迈一大步!我认为我们可以以此为契机,对这个平台进行推广宣传,在全省范围内,要形成一股刮干部监督之风的风潮来!”

边琦呵呵一笑,道:“好你个陈京,你想的这个问题可是米部长这样的大领导应该做的规划,你要不要我去向米部长把你这个建议汇报汇报?”

陈京有些讪讪的笑道:“是我激动了!有了这个平台,我们处的工作定然如虎添翼!”

他顿了顿,道:“对了。边部长,我向部里提议成立四科的意见。部里怎么批示的?”

边琦沉吟了一下道:“这个问题部里还在讨论,主要是讨论这个工作量是不是需要专门成立一个科室,毕竟现在编制难要啊!”

陈京道:“怎么不需要一个科室?目前我们平台有了,可是怎么推广这个平台,使用这个平台,这还是天大一个问题。另外,网络的特点是信息量大,便捷快速。

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们有了这个平台,接访量肯定会翻番。到了那个时候。一个科室人员配置少了,我估计都还不够用!”

边琦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提议让硕林来负责四科,他能行?”

“行!怎么不行?四科作为一个特殊科室,科长的人选不能搞论资排辈!硕林年轻是不错。但是干事儿有一股钻劲儿,另外,骨子里面有一股正气,有这两个条件,他干四科科长绰绰有余!”陈京道。

边琦哼了哼,道:“他还正气?我看他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做事情很多时候不考虑后果,不考虑大局,一味的只图眼前的所谓正气,这是干事情的正确方法吗?

我看最近在工作上他的问题就不小。有几个案子,他都捅了篓子!”

陈京愣了一下,慢慢的闭上了嘴唇。

边琦这话是在骂边硕林,何尝又不是在批评自己?

看来在高寿山的案子上,自己的处理方式让边琦心中有些不快了!

再加上,有赵鞍山在背后在边琦面前给自己上眼药。边琦对自己应该是有看法了!

“边部长,最近的几个案子您不能怪硕林,他的做法基本都是按我的授意办的,您要批评就批评我吧!”陈京冷静的道。

边琦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语气放缓,道:“陈京啊,我知道你初上任,你从基层带来了很多好的东西,这是好事!但是机关的做事方式,有时候和基层不同。

你虽然只是个处长,但是有时候一言一行,一个举动都代表了咱们省委组织部。

就像高寿山这个案子,我以前放一放的意思,就是要让这件事情慢慢的浮出水面,不能够因为急躁,而让我们一家很有潜力的国企一下走入绝境!

现在外面有传言,说楚江酒店集团现在面临的一切危机,就是从咱们组织部要调查高寿山开始的。

这种说法没有根据,但是这种说法也让我们部里很被动!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其中的道理!”

陈京摘掉眼镜,从口袋里面拿出眼镜布仔细擦拭,边琦的话让他忽然想到了可能楚江酒店集团背后可能引发的一系列的博弈。

这样博弈可能到了省一级的层面。

官到了省一级,大家博弈的更多的是理念和方向性问题,楚江酒店集团作为一家国企,在省里对待这家企业的态度可能也不是全铁板一块,存在分歧应该是必然。

现在楚江酒店集团出现这么大的问题,这是否是意味着高层的博弈的某个平衡点正在被打破?

这样一想,陈京重新将眼镜戴上,诚恳的道:“边部长,这个案子是我考虑得少了!缺乏经验啊!以后的工作我会多留心,多注意,三思而后行!”

边琦一直都在关注陈京的表情,凭他的一双眼睛,陈京的内心世界是很难瞒得过他的。

但饶是如此,陈京的表现依旧让他很吃惊!

他首先吃惊陈京的诚恳和反思。

能够主动承担责任,承担错误,这对年轻干部来说,是很不容易的。

年轻人易冲动,好上进,对自己认定的事情往往很执拗。

而陈京能够面对批评的时候冷静反思,意识到问题,主动承认,这种心性很难得。

边琦的第二个吃惊,是陈京自始至终都表现很冷静。

面对自己的批评,然后反思,然后表态检讨。陈京的神情都很自然,很洒脱,很平静!

边琦在组织部干了这么多年,下面的处长见到他发火的时候,哪个不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的?能像陈京这样表现冷静,不卑不亢的人很少。

边琦忽然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颇有经历的。

从基层摔打锤炼,一步步成长起来,自己独挡一面做过大决策,经历过大事儿的人,才会拥有这种心理素质。

一般从机关成长的干部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未做事先想责任,处处都想着把自己的责任撇干净才敢做事,陈京显然不是这样!

“行了,小陈,你去忙吧!关于增设科室的问题,部里有了消息我通知你!”边琦道。

陈京起身告辞,慢慢的后退,到了门口他才轻轻的开门,然后轻轻的关上,走得悄无声息!

边琦把手放在下巴下面捋了捋胡茬子,然后拍了拍额头,最后摇了摇头。

按照他对干监处的想法,陈京来干这个处长,处里面几个副处长个个能力也是相当的突出。

那样大家形成一种竞争的局面,有边琦在从中斡旋调停,他可以保证整个处的竞争可以处于良性的范围之内。

可是现在看来,他最为倚重的赵鞍山可能难是陈京的对手!

这又让他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宝贝儿子。

这小子最近回家天天都说陈处长怎么怎么样,听他那口气,好像陈处长比他老子还有本事。

这让边琦有时候哭笑不得,但也不得不承认,陈京还真有几分本事,能够让自己的儿子都俯首帖耳,没点真本事能行?

想到这些,边琦不禁摇了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啊,思想是越来越让老一辈揣摩不透了,难道真是自己落伍了?

陈京下午本来是要去见易明华,可是他忽然接到了伍大鸣的电话,伍大鸣进省城了,要约他晚上出去坐一坐。

他没办法,至好给易明华在电话中致歉,说是家里有点事情没办法抽身。

易明华有些失望,但是嘴上还是道:“没关系,陈书记,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下一次我进省城一定给你打电话,咱哥儿俩得好好的喝几杯!”

陈京和他打了几句哈哈,结束了通话。

他忽然想自己怎么和易明华就成哥儿俩了。

当年在澧河,两人水火不容,易明华恨不得陈京永世不得翻身,现在陈京摇身一变,一飞冲天了,不仅过去的恩怨完全化解,而且在易明华的嘴巴里面,两人的关系也是急遽攀升,都成哥俩了。

陈京自嘲的笑了笑,心想自己在官场还真是越陷越深了,越来越虚伪了!

而政治也的确是个很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好像不知不觉,自己就深入其中,再也跳不出来了。

伍大鸣是个很善于享受的人,他在省城住的地方选择了玉山。

玉山在楚城就是一方风水宝地,这里的温泉享誉全国。

能够到楚城,不到玉山泡温泉,就算是白来了一趟!

楚城玉山会所,这几年新崛起的一家会所式酒店,酒店的定位就是瞄准了高级官员这个群体。

这里的条件比之五星级酒店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最重要的是这里很隐蔽,远离城市的喧嚣,而且各种休闲娱乐设施又一应俱全。

在这里下榻,在这里休闲,是很多官员到楚城的首选。

而伍大鸣约陈京见面的地方,就是在玉山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