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2章 伍大鸣进城

第四百七十二章 伍大鸣进城

【第二更送上,兄弟们!现在形势很危机!我们的领先优势非常的微弱。

热气腾腾的温泉,进入温泉池,像进入了桑拿房一样闷热过瘾。

陈京**着上身钻进温泉房,只能看见一片迷雾,然后就是几条光溜溜白花花的暗影!

陈京轻手轻脚的跳进池中,池水热乎乎的,温度控制得很到位,刚好让人觉得舒服,而又不至于太烫。

他慢慢的向有人的方向靠近,就在他靠得足够近,快要看清水雾中的人影的时候,伍大鸣的声音响起:“是陈京吗?鬼鬼祟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陈京轻笑一声,道:“这种享受以前从来没经历过,有些忐忑!”

伍大鸣轻轻的笑了一声,另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这个小陈还很幽默,是在挖苦你呢!”

陈京愣了一下,道:“是汪主任?汪主任好!”

陈京慢慢靠过去,发现伍大鸣和汪鸣风两人都蹲坐在一个小池子中。

小池四周环绕着晶莹光滑的大理石板,小池中的水温比外面更要高一些。

伍大鸣和汪鸣风两人都背对着陈京,他们身后,两个娇俏的女孩子用心的给他们搓背,女孩只穿泳装,白花花的手臂和肩部都**在空气中,在水雾朦胧中,有一种迷蒙的性感妖娆。

“进来吧!搓搓背很舒服!”伍大鸣道。

陈京进入小池,只片刻,从水池另一边便袅袅走过一个女孩,女孩年纪不大,身材很高挑,她跳进池中,溅起一抹水花,然后便是娇娇的一笑。

女孩的手很柔软,不知是有意无意,她搓背的时候,身体那光滑的肌肤总会在陈京想不到的位置蹭一蹭,那种感觉销魂蚀骨,让陈京小腹很快就升起了一团火热。

陈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碰女人了。

方婉琦虽然性格爽直,和陈京在一起的时候也老在陈京身上蹭来蹭去。

但是,她原则性却很强,在关键的地方是从不越雷池一步!

像今天这样,一个妙龄女孩,两人赤身相对,又在这迷蒙的水雾中,那种旖旎和销魂,对陈京的诱惑是致命的!

还好旁边有两个大领导,陈京收敛心神,能够勉强的控制住自己不失态。

伍大鸣和汪鸣风两人却是自如的聊天。

两人聊楚江、聊德高,说的内容都是高来高去的,陈京也插不上言,只能在一旁安静的听着!

忽然,伍大鸣道:“陈京啊!你的老朋友,德高公安局胡棣提拔了,你知道吗?”

陈京愣了一下,道:“是吗?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伍大鸣嘿嘿一笑道:“进了省城,眼界高了,对德高的事情就不关注了?”

陈京讪讪一笑,道:“书记,您这可冤枉我了!我进省城两眼一抹黑,我又没有组织工作经验,乍一上任,感到压力非常大,精力不济啊!”

伍大鸣哈哈一笑,一旁的汪鸣风道:“你也有精力不济的时候?年纪轻轻,是龙精虎猛的年纪,以后当着我和你们伍书记的面可不能说这种话!”

汪鸣风边说边往后摆了摆手,道:“行了!我这边差不多了!让我自己泡一会儿!”

他身后的女孩缓缓起身,洁白浑圆的两条大腿露出水面,带起一篷香艳的水花,女孩慢慢走出池子,消失在了茫茫的水雾中。

伍大鸣也随即让身后的女孩离去,陈京正要效仿,伍大鸣压压手道:“你急什么?再搓一会儿了,我们还要等一会才走!”

陈京神色一窘,只好打消了念头。

身后的女孩子似乎平常很少见像陈京这样高大英俊的顾客,她在后面搓得很卖力,一双柔滑而有力的手掌一用力就能够透过厚厚的肉捏到骨头,那种感觉酥麻疼痛又舒服,陈京有一种要呻吟的冲动。

汪鸣风和伍大鸣则在一旁舒适的躺在水池中,只露出一个头。

“书记,胡棣现在位子坐正了?”陈京问伍大鸣。

伍大鸣道:“公安局长兼武警支队政委,这对他来说是个全新的挑战!”

陈京心下敞亮,伍大鸣在德高经营了这么几年,对德高的局面掌控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这一次伍大鸣调整公安局长,这也许就是他真正完全掌控德高局面的一个标志!

汪鸣风忽然开口道:“陈京啊!你和督查室单建华主任以前就认识?”

陈京愣了一下,道:“单主任以前见过一面,当时我还在澧河呢!不是很熟,但现在应该熟悉一些了!怎么了?”

汪鸣风摇摇头,道:“没有什么,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陈京心中凛然,他想得没错,单建华的问题,果然牵连到高层的某些平衡和博弈。

也许,当初查单建华,汪鸣风在其中也是持有立场的,但是汪鸣风现在不说,陈京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招致了他的反感。

他又想起边琦的那句话。

在机关工作果然和下面不同,一个小事,可能就会引发很多的利益纠葛,需要谨慎啊!

泡了一个多小时的温泉,三人出去更衣,然后就在会所里面用餐!

餐桌上,三瓶特供茅台,菜都是地道的德高菜,很清淡环保,做得也很精致,让人吃起来非常的舒服。

三人一人一瓶酒这是伍大鸣的安排,但是汪鸣风坚决只肯喝一杯,他说自己不是自由之身,沙书记随时都有可能找他,喝得太多影响工作。

伍大鸣道:“那我不管,反正三瓶酒我们不能剩下!”

他指了指陈京道:“那就这样吧,你喝一杯,剩下的让陈京帮你!他年轻力壮,可以多给你分点忧!”

陈京一听这话,暗暗叫苦。

但是这种场合他却不能拒绝,他心中清楚,伍大鸣这是给自己一个表现的机会,在喝酒上能够帮汪鸣风分忧,其他的事情难道就不能帮他分忧?

官场上有很多话都是似是而非的,往往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当然,也可能是伍大鸣给陈京一个机会向汪鸣风赔罪,究竟是赔什么罪,陈京也迷迷糊糊,但是这一顿酒喝过了,能够把那些所以的东西都一笔勾销,这也算是值得的!

酒过三巡,伍大鸣对陈京道:“小陈啊,在工作上你不要有顾虑,你要大胆去干,敢于尝试!沙书记上任以来,一直都狠抓组织干部工作和纪检监察工作。

按照沙书记的性格,像类似组织监督、纪检监察、行政督察这一类的工作,在工作方法上都无需有太多顾虑。

一味的瞻前顾后,一味的畏首畏尾,怎么能够干好事?”

陈京连连点头,心中还是有些迷糊。

他工作这么多年,都是在下面,在下面工作虽然涉及很多争斗,各种各样的利益纠葛也很复杂。

但是,下面远没有省城这样多的弯弯绕,有太多的东西需要领悟了,领导的一个讲话一个指示,如果不用心听,是听不出其中的味道的。

更重要的是,对高层领导而言,他们的发言和讲话,其倾向性都相当的隐晦,表面上的意图可能不是其真实意图,领导的意图藏得太深了!

汪鸣风一杯酒喝完,就提出要告辞。

伍大鸣也不能久留他,他和陈京两人起身将其送上车,临走的时候,汪鸣风和陈京握手道:

“小陈啊,多保持联系,在工作上保持现在的势头,争取干出像样的成绩出来!”

他顿了顿,颇富意味的道:“我们省的组织工作还需要改革,大力的改革!目前很多条件还不成熟,但是这个趋势是必然的,沙书记对这块工作很重视,我估计用不了多久,组织改革就会被提上日程。

到了那个时候,你们这一批干部大展才华的机会就要到了!真期待你们的表现啊!”

汪鸣风随即上车,陈京和伍大鸣两人目送他远去,直到他的车完全消失不见,两人才重新回到包房。

回到包房,伍大鸣摆摆手道:“酒喝不完就不喝了吧!让人将这些东西撤下去,我们冲一杯好茶喝一喝,喝酒伤肝,可是不能不喝,喝茶怡情,但是缺少酒的那种热乎的味道,用来待客有些过于超然了!”

酒菜很快撤了下去,陈京着手烹茶,香喷喷的茶烹好,伍大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有些沉醉,他冷不丁的道:“陈京啊,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陈京有些惶恐,将茶杯放下。

伍大鸣摆摆手道:“喝吧,喝吧!都有一个过程,急不得!”

陈京道:“还要书记您教我!”

伍大鸣淡淡一笑,道:“你和督查室单主任既然是熟悉的,就要多联系,请他吃个饭!你和他的工作虽然不同,但是同样都需要原则坚定!一个人是不是讲原则,是不是立场坚定,不是嘴上说的,而是要靠行动!

稍微遇到一点困难就退缩,稍微遇到一点压力就放弃原则,这样的督查干部能够多大的作为?”

伍大鸣指了指茶杯,道:“为官之道,就如同这品茶。滋味要用心去品才能够有所领悟,喝茶要静,要细腻,你平常要多静下心思考,只有心静了,才能够有所领悟,有所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