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3章 下面硬邦邦的东西!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下面硬邦邦的东西!

【三更完成了,兄弟们!月票很紧张啊!不要怪南华喊得频繁,一切都是因为揪心啊!】

方婉琦皱着鼻子,将脸狠劲的靠近陈京,用力的嗅了又嗅。()

陈京后退一步,道:“干什么?你属狗啊?”

方婉琦道:“不对,你身上的香味不对,好像有别的女人的香味!”她瞪了陈京一眼,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好过?”

陈京心一惊。

他刚刚从玉山会所回来,所谓别的女人,也不过就是泡温泉的时候有那么一抹香艳!

这女人的鼻子还真是狗一样灵。

陈京瞪了她一眼,道:“你这个鼻子,还真是灵,伍书记进省城了,请我在玉山泡温泉呢!”

方婉琦盯着陈京,眼睛一瞬不瞬,看得陈京心中有些发毛。

“好啊,你们搞腐败都不让我去,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样?玉山的女孩很漂亮是不是?”方婉琦道。

陈京瘪瘪嘴,道:“你还真是龌龊心思!什么女孩?你觉得我和伍书记在一起还会叫女孩?”

方婉琦道:“那可说不准!伍书记这个年龄正是出轨的黄金年龄,保不住因为寂寞难耐,就去到外面拈花惹草!”

陈京嘿嘿一笑,道:“可我不是这种情况啊,我可是正青春年少,家里还有娇滴滴的女朋友等着……”

方婉琦脸一红,啐了他一口,道:

“你呀,就是复杂!有时候吧,我觉得你很活跃敏感,但是有些时候吧,你又像个榆木疙瘩一样,还真让人难以捉摸透!”

“榆木疙瘩?”

方婉琦白了他一眼,道:“就是说你悟性差。不懂人的心思!”

“是吗?”陈京眉头一挑,正要开几句玩笑。他忽然想到今天白天和汪鸣风见面,汪鸣风说的那些话。

汪鸣风最后说楚江省的组织工作要大改革,改革是趋势。又说什么时机不成熟。

这中间隐藏了什么样的信息?

陈京脑子里面忽然灵光一闪,想通了其中可能存在的关窍。

沙书记进入楚江省这么长时间,一直都致力于深化改革,到目前为止,楚江的发展成绩有目共睹,沙书记的威望也在日渐高涨。

在这样的情况下,沙书记肯定还会进行更深层的改革。***更全面的把控楚江的形势。

而组织改革的时机不成熟,这个时机是不是就是指沙书记还没有完全能够掌控楚江的组织干部工作?

省一级层面的博弈,是方向路线的博弈,沙明德的思想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这就是一个大问号。

在这样的情况下,楚江省委肯定就存在一些派系的角逐。

组织部部长米潜是否是靠近沙书记的,目前可能还是个未知数。

因为,如果米潜能够靠拢沙书记。组织改革还有什么时机不成熟的?完全就可以马上启动了!

陈京一想到这里,心中很多迷糊的东西都融会贯通了。

无疑,自己在干监处目前的表现。作为沙书记或者是汪鸣风等人而言,他们肯定是喜闻乐见的。因为,陈京的坚持原则和强硬的态度,有利于沙书记更进一步的掌控局面。

但是作为部里的高层领导来说,他们可能就不会完全赞同。

因为,组织部内部的凝聚力目前很重要,而陈京现在这样大刀阔斧的工作,得罪人多,给组织部树的敌人多,这样会引发很多的麻烦。不利于部门的稳定。

陈京一想通这一点,他心中一下变得敞亮。

难怪边琦会批评自己,而汪鸣风又是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们站的立场不同,态度又怎能一样?

方婉琦依偎在陈京怀里,就像一只慵懒的猫。

她的头发刚刚洗过。上面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却又沁人心脾的香味儿,她撅着嘴唇,样子有些小娇俏!

“陈京啊,你不带我见你的家人,是不是觉得我太丑,上不得台面啊!”方婉琦道。

陈京轻轻一笑,道:“没有啊,你想见他们明天就去呗!我爸我妈我姐我妹,你想见谁就见谁!”

“真的?”方婉琦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哎,那我明天去做头发,对了,你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肯定不喜欢我这种野性子吧?”

“不喜欢怎么办?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还能改性格不成?”陈京玩笑道。

方婉琦用力的点点头,道:“那得改,用力去改!硬是改不了就装,我现在搞传媒,有计划进军影视,最近我在京城传媒大学准备搞一个表演系的硕士,我一定得用心学,要装就要装得像真的一样!”

陈京呆若木鸡,脱口道:“我靠!这也行?”

“行!怎么不行?你说我现在摇身一变,变成大家闺秀,斯斯文文,一见人就脸红,那模样气质多惹人怜啊!”方婉琦一本正经的道,她摆了一个古典美女的造型,冲陈京狠劲的眨了眨眼。

陈京实在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我可是说的真心话呢!”方婉琦瓮声道。

“行,你爱咋地咋地,但是我觉得这事还是过一段时间吧!等我家房子装修完成后怎样?那样也不至于太寒碜不是?”

方婉琦有些不高兴的坐在沙发上,撅着嘴,嘟囔道:“我就知道你有要拖!你呀,尽知道骗人!”

陈京叹一口气道:“再不要撅嘴了,再撅嘴我拍照了贴你公司的大门上,让你们公司的员工都看看他们老板撒娇的样子,我估计所有人眼珠子都要滚出来!”

“你敢!”方婉琦饿虎扑食一般将陈京扑到在沙发上,整个人坐在陈京的肚子上,双手伸到陈京的脖颈出使劲挠痒。

陈京一个措手不及便处于了被动,方婉琦的手柔滑细腻,而其臀部也是拥有相当惊人的弹力,陈京刚刚泡温泉的时候就有一股火压在心中,现在被他这么一闹,那团火死灰复燃,隐隐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方婉琦很快便感受到了陈京身体的异常,她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弹起来,道:“你……啥东细硬邦邦……”

她话说一半,脸唰一下通红,眼睛狠狠的瞪了陈京一眼,却有不受控制的瞅了一眼陈京的下面,扭头便走,进入房间嘭一下把门关上了!

陈京很窘,从沙发上坐起身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摸索了半天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狠劲的将烟雾憋在肺部,然后吐出来,一颗不安分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方婉琦轻轻的将房间的门开了一个缝隙,从里面偷看陈京,陈京察觉到了却故意装作没看见。

过了一会儿,方婉琦终于将门打开,慢慢的走了出来,走到陈京身边,轻轻的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我很高兴呢!”

陈京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眼神迷茫的看着他。

“你高兴什么?”

方婉琦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扭身子,道:“你没找别的女人呗!”

陈京愕然,怔怔说不出话来。

方婉琦这是什么逻辑?出现这种尴尬状况,她竟然就想到那一块去了?

陈京笑笑,道:“那不一定哦,说不定我是龙精虎猛,你就这么认定?”

“是吗?”方婉琦坏坏的一笑,“你龙精虎猛?”

陈京心中有些虚,道:“玩笑,玩笑,开玩笑呢!”

方婉琦一手挽着陈京的肩膀,手伸到他的腋窝只挠,陈京吃不住痒,连连告饶翻滚,两人迅速在沙发上战成了一团……

……

单建华比几年前清瘦了不少,但是他这幅模样,好像更有官威了,他就在台阶上站定,面含微笑看着陈京向他走过来。

走到足够近的时候,他开始迈步,哈哈笑道:“陈处长,很荣幸啊,今天能够请到你一起吃饭!”

陈京道:“单主任,你这是折杀我了,要说荣幸的应该是我,你永远都是我的领导!”

单建华正色道:“陈老弟,你我兄弟相称,说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就俗气了!来,来,我们今天好好喝几杯,不醉不归啊!”

单建华搂着陈京的肩膀,神态很亲近,两人走进包房,房中没有一个人!

一桌子菜肴就两个人吃,显得空空荡荡!

单建华道:“我没叫其他的人,你我兄弟相聚,就是要多交心,人多言杂,我们彼此都照顾不周,那样反而不美!”

陈京坐在单建华对面,单建华一直都微笑的看着他,直到陈京坐定,他才又道:“你看看这些菜都满意吗?都是你喜欢的菜,你觉得不满意,就让人更换!”

陈京仔细看桌上的菜品,心中一惊。

桌上的菜做得很精致,品类搭配很考究。

两个炉子,一个月牙炖肥肠,一个是风山鸡干锅,配了两个副菜,一个猪蹄筋拌扁豆,一个脆骨酥,几个小菜是百孔穿心,上汤菠菜,清炒豆芽还有珊瑚礁拍黄瓜。

这些菜还真都是陈京平常喜欢的菜式。

陈京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他没料到单建华这么了解自己,而且用心如此细。

连自己的饮食嗜好都如此了若指掌。

而在饭桌旁边,酒精灯上玻璃茶壶的水已经在沸腾,旁边摆着的是栗香扑鼻的雨前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