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4章 高,实在是高!

第四百七十四章 高,实在是高!

单建华对陈京的印象其实很模糊!

他隐隐记得在几年前有个年轻干部拎着一些德高的土特产去给他送过礼。

当年单建华在水利厅作为分管项目的副厅长,送礼的人太多了,别说是下面的一个科级干部的送礼,就是下面很多县长县委书记的面孔他都记不得,他哪里能够记得住陈京?

但是现在,他心中清楚,他必须要记住面前的这张面孔了!

而为了弄清这张面孔和了解陈京,单建华此前也是下足了功夫,但是真正见面了,他依旧觉得很吃惊!

因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短头发、高个子,胡须剃得干干净净,外加一副年轻人最喜欢的金丝边玳瑁眼睛,那模样俨然就是一个大学生,哪里能够想到眼前这人会是省委组织部干监处的一把手?

喝着茶吃饭,滋味很是不同,少了酒精的刺激,没有了喧闹,却多了品味宁静的空间!

陈京很沉得住气,按照伍大鸣的意思,他是希望陈京能够主动和单建华多联系,把两人的关系拉近一些,在某些方面,两人可以有些默契,甚至是步调一致。

但是陈京没那样做!

他心中清楚,涉及楚江酒店集团的那个案子很棘手,单建华初掌管省委督查室,他应该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自信来果断处理此案,单建华在面临难局怎么办?

陈京相信,他最大的可能就是找自己。

毕竟楚江酒店集团的案子,最早是组织部转出去的,虽然那个时候别人举报的对象是高寿山。

但是高寿山是楚江酒店集团的掌门人,别人很容易就会把陈京和这个案子扯到一起去。

果然,单建华沉不住气了,他主动盛情邀请陈京吃饭,这才有了今天这别开生面的饭局!

两人闲聊,气氛融洽。在这个时候,单建华主动开口道:“陈处长,督查室工作压力很大啊!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进督查室,调我担任这个主任。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味道。

现在不瞒你老弟说,我有些焦头烂额,就拿最近楚江酒店集团的案子来说吧!很不好处理,我这还没调查出动静来,方方面面的压力就来了!室里面有些督察员情绪开始波动,我担心这个案子我们处理不好!”

陈京笑笑道:“单主任谦虚了!你经验老到,这些案子能难得住你?我看你是要借助最近的几宗典型的案子打开局面吧?”

单建华心中一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请你来,就是向你请教来的!老弟,你要教我啊,楚江酒店集团这个案子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

陈京哈哈一笑,道:“你看,你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说是请我吃饭,嘴巴上蜜里调油。原来还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呢!”

单建华讪讪一笑,神态有些尴尬。

但是在他内心,隐隐却很吃惊。

本来。今天吃饭,他也是病急乱投医,他可不指望陈京能够真指点他什么。

陈京级别比他低,而且和他一样也是刚刚进省城,他能够有多少主意?

再说,陈京太年轻,年轻人上位多半都是靠关系背景,如果是论资排辈,怎么能轮得到他?

这样的干部,拔苗助长。顺风顺水的时候,干事冲进足,看不出毛病,一旦遇到了问题,很多时候就是惶恐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了!

但是陈京这个话这么一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心中有些吃不准了!

“陈处长,你就不要挖苦我了,你有什么主意要不吝赐教!”单建华道。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他沉吟了一下道:“督查室是省委督查室,既然是省委的核心部门,那就要体现省委的意志!一个案子怎么处理,查到什么程度,督查室就要严格的把握分寸!”

单建华瞳孔一收,听得很专注,他顿了顿,道:

“陈处长,你这话说得精辟,但是我太愚钝,我是真洞察不了省领导的意图啊!”

“你说这事吧,有那么多职能部门可以去查,省委却偏偏安排我们督查室去查,这是什么道理?”

陈京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道:“单主任,这个道理很简单,用督查室,那就说明是党内先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如果是职能部门去查,那就涉及到严格执法了!

法律法规面前,任何人和单位都一律平等,那还有回旋余地?”

单建华眉头一皱,道:“你的意思是……”

陈京摇摇头一笑,道:“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完全是信口开河,你觉得有用你就听,如果觉得不行,你大可不必听!”

单建华吐了一口气,陷入了沉默。

陈京这几句话似是而非,但是句句都不离问题的要害,显然,陈京对问题的要害看得非常准确,对单建华的困难知之甚详。

单建华意识到,自己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组织部干监处处长,一般的易于之辈怎么能够胜任?

但是,在官场上,有些问题又不能刨根究底的问,那样一问,搞得彼此都尴尬。

悟性啊!

单建华忽然觉得自己在官场上滚了这么多年,悟性原来还是如此的差,真是差到极点啊!

陈京没有打扰单建华的思考,他点了一支烟慢慢的吸,他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神棍。

那些神棍说事情就是似是而非,搞得人迷迷糊糊,然后大家都会觉得他高,他厉害!

陈京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单建华不好对付,在楚城政坛滚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又有那么好对付?

陈京清楚,不玩点小花招,是无法让单建华听信自己的,他不听信自己,又怎么能够让他保持固定的步调?

官场上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就是利益和底牌。

陈京和单建华难说有共同利益,但是陈京手上有底牌让单建华很感兴趣,这一点很重要。

要不然,陈京这么年轻,两人吃饭打哈哈,一顿饭吃过了,单建华一个牛哄哄的督查室主任会看得起陈京一个处长?

至于说陈京在调查单建华的问题上主持过正义,免去了单建华的麻烦,单建华理应谢他。这些都是狗屁。

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感谢,对有钱人来说,他们的感谢很多时候就是一点白花花的银子。

他感谢你,就给你一点白花花的银子,那样他就心安理得了,这本质上和打发叫花子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感谢和被感谢的双方互相之间没有尊重,别人在感谢你,心中并不一定看得上你,就是这么回事。

而这东西放在官场上更一文不值。

官场是什么?官场讲的是利益。

陈京真是什么黑面包青天,他也混不到今天的位置。

他能够混到这个位置,他在单建华的问题上有某个倾向,那肯定和他切身利益是相关的,要不然他和单建华非亲非故,他又凭什么拉单建华一把?

所以,这样的感谢,就是面子上打哈哈,心中指不定怎么想呢!

陈京对这些看得透,所以,他也就看得淡,关于过去的那个单建华作风问题的案子,他提都不提,省得说多了,彼此之间还有芥蒂!

不知过了多久,单建华苦着脸对陈京道:“陈老弟,老哥哥我求你!你是高人,你给我一个准确的方向行不行?以后你我兄弟之间,要多多交流,如果你遇到困难,我定第一时间……”

“单老哥,这些话就不说了!大家都是为党和人民工作,说那些话有悖原则!”

陈京轻笑了一下,道:“其实啊,我这人平常有个爱好,就是喜欢读领导的讲话!领导的意图在哪里?就在他们的讲话中啊!我们在机关做事,不能不深刻领会领导的意图。

要领会领导的意图从哪里着手?只能从他们的言行着手!”

陈京说这话脸有些发烫,他这几句话是伍大鸣临行之前对他的叮嘱。

他本身对这些是狗屁不懂,现在他把这几句话照搬照抄的说出来,完全就是装!

单建华听了这几句话,神态却一下激动起来,他伸出大拇指道:“陈老弟,高!真是高啊!你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你看老哥我一直懵懵懂懂,原来工作方法就藏在这些简单的事情中,我很汗颜啊!”

陈京心中很尴尬,但是面上却做出一副矜持的样子来,道:

“行了,单老哥,你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我们今天私下相聚,说的都是一些信口开河的话,你不可全信啊!”

单建华呵呵一笑,道:“好!陈老弟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你我可以时时沟通,我也要时时请教。我们俩工作性质很相似,在关键的时候保持一致的步调怎么样?”

“这……”陈京有些犹豫,单建华就有些紧张!

“好吧!我就跟着单老哥你混,我可先申明,以后我有麻烦可尽找你了!你可不能给我推三阻四!”陈京半真半假的道。

“哪能呢!你找我是看得起我,我就那么不识抬举?”单建华哈哈大笑,看向陈京的眼神多了很多的神秘和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