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7章 大侃爷请客!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大侃爷请客! 求月票!

接到侯林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侯林在电话中道:“陈书记吗?哦,不对,不对,现在应该叫陈处长了!”

陈京嘿嘿一笑,道:“怎么了?你侯公子今天有空,想着给我打电话?

侯林道:“陈处,这说这话就伤咱兄弟感情了!我可是无时不刻不念着你呢!我只是担心你们这些领导工作忙,给你电话太多,影响你工作!”

侯林顿了顿,道:“陈处在省城依旧还是大开大合啊!我可是听说了,陈林这小混蛋都硬是被你收拾得没脾气!很解气啊,这小混蛋,早该有人收拾他了!”

“我说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陈京瓮声道,“他早该收拾,你怎么不去收拾啊!”

侯林嘿嘿一笑道:“那是他没惹我,他要是惹了我,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行了,你就不要说那些狠话了,那些话不能当饭吃,你还是好好的做你的事业,发你的大财去吧!”陈京道。

“那不行,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要请你吃饭!你可得给面子啊!”侯林道。

陈京道:“这几天不行,这几天工作实在是太忙,都加着班儿呢,哪里有功夫吃饭?改天,改天你回楚城咱好好聚聚怎样?”

侯林没有坚持,沉吟了一下,道:“那行吧!对了,陈林那事你小心一些,他们两兄弟出名的难缠,不好对付!”

结束和侯林的通话,陈京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脖子。

最近几天处里的工作都堆一块儿了,尤其是写报告的工作,处里的笔杆子不够,陈京得亲自操刀上阵,累得脖颈发麻,身体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上次在三江鱼馆的那场风波,现在过了一个星期了。

一个星期之中,陈京并没有受到什么骚扰。工作也没受影响。

对这一点,他不吃惊。

他很了解像陈林这样的公子哥儿,这群家伙平常在外面耀武扬威,其实大都是狐假虎威,他们还真不敢把这些事往家里老头子那边捅!

但是陈京也没低估陈林。

他心中清楚,像陈林这类公子哥儿最好面子,那天陈京让他面子扫地,他指定不会善罢甘休。

以后这家伙可能就是个麻烦。

但是对陈京来说。他不太在意这样的麻烦,有点麻烦就随他去吧,一味的怕惹麻烦,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人有时候就争一口气,不然处处装孙子,他该多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大不了的。

组织部召开部委会,全部处以上干部参会。

在会上组织部长米潜发表重要讲话,正式强调了组织部要多调研。多下市县,多走基层。

他表示。组织工作虽然是党内的工作,但是要把组织工作做好,重点是要时刻倾听基层的声音,要懂得基层需要什么,然后组织才能有针对性的对党员干部提出相应的要求。

对下乡走基层的事儿,部里严格要求,部长副部长级的领导。一年至少要到全省十多个市州,每个州去一次。

而正处以上的领导,频率要更多一些。每次下去原则是不能铺张,不能讲排场,最好是不惊动当地的党政一把手,要确确实实的走到基层去,要踏踏实实的搞好调研。

每一次下基层调研,必须要有翔实的调研报告上交,要保证组织部的干部时时刻刻都和群众有紧密联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为了落实米部长的讲话,部里专门组织制定了下基层工作安排,由部办公室负责统筹安排,并通知到各个处。

办公室副主任闫刚是个大侃爷,他整天没事就到各处室转悠,有时候在一个办公室就能待几个小时。

陈京刚进来的时候,不了解这个情况,被闫刚拉住侃得天昏地暗。

后来他跟干部一处张平华取了一个经,张平华告诉他,闫刚最怕人跟他侃文章,闫刚平常喜欢吹牛,说自己当年是领导秘书出身,文章写得好,写得棒。

可是实际上他笔杆子凑合得很,他老婆是报社的,擅长舞文弄墨,闫刚的很多材料都是晚上带回去让老婆操刀弄的,回来然后就吹嘘!

而平时,真要有人和他谈文章,谈诗词歌赋什么的,他心中就发虚,聊几句就会借故告辞。

陈京本身是个笔杆子,这方面他擅长,有几次他按照张平华说的那样一试,还真是百发百中,他心中便感到好笑,对闫刚的可爱更多了一分认识。

闫刚拿着一沓厚厚的下基层计划表溜进陈京办公室,笑眯眯的道:

“陈处长,你的下乡计划出来了!表格我给你!按照部里的原则,下基层除了以处为单位外,部长副部长带队,也要带人一起下去。米部长的意思,这样的下基层要打破领导之间的分管束缚,各处之间要交叉往下走!

你看看这个表格吧!”

陈京从闫刚手中接过表格,一目十行的扫了一下,他的下基层安排很紧凑,基本每月都有两次的样子。

几个副部长带队下去,陈京都有机会陪同。

陈京将表格放在桌面上,一抬头却见闫刚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没用人请自己就开始拿茶杯冲茶。

他脑袋有些晕,知道自己今天又被这侃爷耗上了。

“陈处,你果然是文人啊,我们全部这么多处,唯独我到你这里一进门就感到亲切!你看这房间布置,这几盆绿色植物就是画龙点睛,人与自然,天人合一,这是道家至高境界啊!”闫刚好整以暇的喝着茶道。

陈京道:“是啊,闫主任好雅兴!我现在成俗人了,整天时间都被工作给占满了,以前还能写点东西,现在真是没办法弄了!”

陈京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手稿,道:

“这是三楚晨报胡悦布置给我的任务,一篇纪实报告,我写了一个月才弄出初稿。可这个稿子我哪里敢给人家主编看?还要润色啊!”

闫刚连连摆手道:“你不要给我看,我怕影响你的思路!我们不谈文章,不谈文章!”

闫刚说不谈文章,却没有起身告辞。

陈京心中就有些发苦,屡试不爽的一招失效了,他就有些黔驴技穷了!

闫刚沉吟了一会儿,道:“陈处,我有个不情之请。你说你我同事一场,平常聊得这么愉快,关系也这么好,一直没机会请你出去坐坐,我这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他一挥手道:“说句心里话,我们部里这么多处长,要说年轻有为,能干大事,最有前途,那非你陈处长莫属!我老闫从不佩服人,可对你我是真心佩服!”

陈京一听闫刚这高帽子送过来了,他心知就有什么事情。

他不动声色的道:“闫主任你太客气了!不就出去坐坐吗,这还不简单,我请客!我们今天下班后就去聚一聚!”

闫刚道:“那敢情好,东城新开了一家茶座,楼下是茶座,楼上又有歌舞厅、酒吧,环境特别好!今儿我们就去那里!”

“那就一言为定了!”闫刚似乎生怕陈京反悔,马上站起身来手中攒着一大叠文件,“陈处你先忙,我还得去把这些东西分发下去,就不打扰你工作了,你忙你忙!下班我过来叫你!”

晚上闫刚亲自驾车,带着陈京到了东城一家叫“清风世家”的茶座,将车停好,闫刚带着陈京绕道大门口,还没进门,就听到茶座楼上“咚!咚!”很强的摇滚节奏的音响,震得地面都发抖。

陈京皱眉道:“这里是茶座?”

闫刚嘿嘿一笑,道:“楼上是酒吧!正在表演呢!这里的表演贼有特色,请的都是草根大明星!什么草根刘德华、郭富城,那范儿和真的一样,可以说是没啥差别,待会儿我们去凑凑热闹?”

陈京道:“先喝茶吧!来茶楼喝茶聊天是正事儿!”

闫刚愣了一下,道:“对,对!先喝茶,陈处长好茶出名,今天我带你品品这清风好茶!”

两人进入茶楼,一对年轻漂亮的女孩热情的将他们请进包房。

闫刚豪爽的一挥手都:“把你们压箱底的茶拿出来,今天我请了品茶名家过来,你们可不能藏拙啊!”

女孩含笑退出去,一会儿端着一个盘子进来。

盘子里面雨前的狮峰龙井,顶级的大红袍,极其罕见的武夷山佛手,还有地道的坦洋工夫红茶,各种好茶让人眼花。

陈京眯眼瞅着摆在茶几上的盘子,却不动手。

他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闫刚,看得闫刚很不自然。

“闫主任,你还请了其他的贵客吧!怎么?爽约了?”陈京淡淡的道。

闫刚愣了一下,旋即呵呵笑起来,道:“陈处长真是火眼金睛,那行,我去把那俩老小子叫过来,您先品茶,先品茶!”

闫刚站起身来走出包房,只片刻功夫就带来了三个男女。

两个男人个子都高,一个有些瘦,看上去身形的比例很不协调,另外一个则有偏胖,脸特别大,看一眼就让人印象深刻。

而女人则生得中规中矩,只是这女人擅长化妆,这样乍看上去,还是颇具风流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