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9 汪鸣风的召唤!

第四百七十九 汪鸣风的召唤!

果然,第二天一早闫刚就屁颠屁颠的去了陈京办公室!

陈京把一沓资料往闫刚面前一扔,道:“你看看吧,关于清风茶楼的资料,督查室传真过来的!”

闫刚眼睛一亮,啧啧道:“陈处牛,连督查材料都能弄到!”

他拿着材料翻开了几页,脸就绿了!

陈京道:“你看清楚了吗?昨天那个哭哭啼啼的李晓红,这一骂几条街,别人善意的给她提意见,她却仗着有背景、有关系对人是恶语相向,这样的事情社会影响多恶劣?督查室冤枉他们了?”

闫刚苦着脸,骂道:“这个臭嘴婆娘,真是该死!”

他马上向陈京表态道:“陈处,我拍胸脯保证,我一定把这事给制止住,让他们和周围的街坊邻居和睦相处,以后如果再犯,定严惩不饶!”

陈京摆摆手道:“办法我没有,比自己去想,这种事我都不好跟老单开口!”

“别介,陈处长,这次只有你能帮忙了!就算我老闫欠你天大一个人情怎么样?”

陈京眯眼瞅着闫刚,半晌道:“你刚才进来手上拿着什么?拿出来?”

闫刚马上换上一副笑脸,从背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罐子,道:“茶叶,茶叶!就是大红袍,特适合您身份的那种霸气大红袍!”

“陈处,我这可不是行贿,这是我私人馈赠你的,咱是朋友同事。送点茶喝算什么?”

陈京冷冷一笑,道:“你呀,花花肠子多!茶叶放下吧!”

“是,是!”闫刚高高兴兴的把茶放下,眼巴巴的看着陈京。

陈京咳嗽了一声道:“回去告诉你那个表舅子,让他把隔音玻璃搞好,把音响位置调整!然后……赔礼道歉。上次有个五十上下的老太太去给他们提意见,后来被臭骂的那个事儿尤其要追究责任!”

闫刚愣了半晌,忽然明白了陈京的意思。连忙鸡啄米似的点点头道:

“行,行!我一定让他们照办,立刻就办!”

陈京再也懒得理闫刚。着手开始一天的工作,他忙活了半天,闫刚还站在那里不走。

他瓮声道:“你还干杵着干什么?”

闫刚眼巴巴的道:“就这些?”

陈京没好气的道:“那你还指望有哪些?你还想要,那就是停业整顿了!”

闫刚忙往后退,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去让宋群照法办事!”

两天过后,又是大清早,陈京一上班就看到闫刚守在门口。

他脑袋就有些发懵,道:“我说老闫,你还想干什么?”

陈京打开办公室的门。闫刚像一条鱼一样溜进来,道:“不干什么,不干什么!就是再给你送点茶喝!上次两罐太少,而且品种单一,今天我带来的是佛手。

闫刚又将几罐茶放在了陈京的茶几上!”

陈京淡淡笑道:“怎么?事儿解决了?”

“解决了。当然解决了!有你陈处出马,哪里能不马到成功?我让李晓红做了深刻的检查,以后保证不再犯错,一定要和左邻右舍的邻居和睦相处!然后,那天那个受委屈的老人也答应原谅他们了!

而且……而且……”

陈京哼了一声道:“而且什么?”

闫刚道:“而且,李婶还同意入清风的股。以后每年都享受茶楼的分红,比得上一个人拿工资呢!”

陈京皱眉道:“李婶是谁?”

闫刚道:“李婶就是那个老人……”

闫刚话说一半,给自己一嘴巴子,道:“哎呀,你看我这嘴!该掌嘴,没有,没有,啥事都没有,反正事情顺利解决了,这事我老闫欠你人情!”

闫刚语无伦次,风风火火的离去了。

陈京放下手中的活儿,过去茶几上拿起茶罐认真的看。

闫刚说了一个半截话,但陈京却是听明白了!

敢情是那个告状的人竟然被那个茶楼拉入伙了,能够直接把状搞到单建华那里的人,能够是一般的人?

不过现在这样一弄,本来是告别人扰民的,现在却自己成为了扰民之人了,这个身份的转变,很让人觉得讽刺可笑啊!

良久,陈京摇了摇头。

现在的商人啊,真是无孔不入,可是现在的官员呢?

陈京叹了一口气,觉得索然无味,他忽然觉得,组织改革,任重道远!

……

忽然接到汪鸣风的电话,当时陈京正在忙,他道:“汪主任,您有什么指示?”

“你在干什么?很忙吗?”汪鸣风道。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组织部的工作就是这样嘛,反正一天都有事做,想闲住是奢望!”

汪鸣风道:“放下手中的工作,你马上过玉山,到玉山会所旁边的东唐高尔夫会所来!”

汪鸣风语气很直接,也毋庸置疑,陈京心中清楚,这一定是有事儿了,要不然汪鸣风不会是这种语气。

陈京没有多问,挂了电话就收拾东西,然后给赵鞍山打电话说自己有事出去,便驾车直奔玉山。

打高尔夫是一项奢侈的运动,由于这项运动对场地要求严格,同时购买设备价钱昂贵,一般普通老百姓对这项运动是望而却步。

这些年,共和国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高尔夫运动开始渐渐的拥有了一个不小的群体,尤其是沿海地区,这项运动已经成为了有钱人追求品位的一项时尚运动。

沿海几个省,高尔夫球场是越建越多,越建越大,同时也越豪华。

但是在内地,这项运动还很少有市场,楚江在中原地区经济排在前列,而东唐高尔夫球场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建起来的。

东唐高尔夫球场不仅是楚江唯一一家高尔夫球场,更是中原地区仅有的两个高尔夫球场之一,所以这里很有名气。

有个记者开玩笑,说整个楚江省最豪华的车,每天停在东唐外面的要占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是停在几家私人会所门口,剩下的豪车才在路上正在行驶。

这虽然是玩笑之言,但是这也说明在东唐那边,达官贵人很集中。

陈京驾车到目的地,有个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正在门口等,他一见陈京的车便迎过来,陈京下车将钥匙交给保安,对方道:“您是陈京,陈处长?”

陈京点头,他便道:“您请跟我来!”

陈京跟在他身后进入球场,现在正是春季,天空中蓝天白云,脚下的草绿油油松软松软。

前两天刚下了一场雨,天空显得特别干净,一踏入球场,陈京整个人就感觉浑身舒坦,十分的惬意!

陈京老远看到了遮阳伞,遮阳伞下面的躺椅上汪鸣风正在整理一身行头。

他的穿着打扮像个高尔夫球手,后边的球童给他背着球杆,他则是戴着墨色的眼睛,很酷很有范儿。

陈京加快脚步到汪鸣风身边,道:“汪主任,今天怎么有时间打球?”

汪鸣风一笑,道:“一看你就不关注省里的事儿,你不知道沙书记进京了吗?”

陈京摇摇头,道:“这我真不知道,我们基层干部一心只管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那可不行,你得多关注时事,尤其是一省的大事,不能够懵懵懂懂,基层也要有高层的心态,要胸怀全局!”

陈京点头称是,汪鸣风指了指自己的衣服,道:“你会打吗?”

陈京摇摇头道:“我从德高山区来的,哪里会玩这么高雅的东西?”

汪鸣风道:“不会就学,你去跟这小哥换衣服,今天就不给你配球童了,你就跟着我,我们齐上阵!”

陈京正要转身去更衣,汪鸣风道:“你等一下!”

汪鸣风放下手中的行头站起身来,迎面朝左侧走过去,左边的草地上,走过来一众人。

领头的人生得高大魁梧,六十岁的样子,也戴着墨镜,陈京只瞅一眼就觉得很熟悉。

他念头转动,心中一惊:“这不是陈副省长陈之德吗?”

不知为什么,一见到陈之德,他一颗心就开始跳起来。

兴许是因为在较早的时候,他在澧河被人误认为是陈之德的子侄,他心中发虚。

也或许是因为他在此前不就和陈之德的儿子陈林有过相当不愉快的碰撞,这种心情很复杂,他一时说不清楚!

“今天陈省长请外资企业家打球,邀请我作陪,我打球是三脚猫,就拉你过来给我壮胆了!”汪鸣风道。

陈京心中苦笑,他心想汪主任打球是三脚猫,自己还三脚猫都不是呢,怎么上得了台面?

陈之德来得很快,走到近前,陈京看清他身边跟了至少三个球手。

其中有个女球手很惹眼,女人长发披肩,戴着口罩,还配了一副漆黑的墨镜,让人看不到脸。

但是从身形看,女孩身形修长窈窕,很吸引人眼球,陈京不敢多看,只扫一眼就连忙挪开了目光,但是心中却泛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哎呀,鸣风你来得真早啊!看来我是来迟了喽!”陈之德笑道。

汪鸣风道:“领导大驾要从后,这是规矩,我可是早到了十分钟!”

陈之德哈哈大笑,扭头道:“你就会取笑我,我给你介绍一下,今天来的可都是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