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0章 神秘女人!

~-~

陈京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不敢去看那双眼睛,因为这只是一种感觉。

有这么大的领导在面前,他不敢东张西望!

陈之德一个个的介绍周围的人,一共三个,一个是韩国汉城电子大中华区总裁朴林相,一个是台湾宏新电子集团大陆区总裁邵铭,另一个是那个女孩,赫然是欧朗酒店集团董事,大中华区总裁欧念菁。

朴相林一看就是个中国通,他走上前伸手和汪鸣风握手,用流利的中文道:“汪主任,待会儿你可得手下留情!”

汪鸣风道:“朴总这话应该我说才对,我可是著名的高尔夫大侠“草上飞”啊,一打球就飞,一飞就飞进水池或者沙滩,哈哈!”

邵铭年纪不大,只有四十岁的样子,很有风度,他走上前道:“汪主任是草上飞,我就是水中捞月的好手,这都是练出来的!”

他很细心,和汪鸣风握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陈京。

他冲陈京微笑点头,陈京伸出手来道:“邵总,您好!我叫陈京,今天有幸给汪主任当球童!”

汪鸣风道:“你可别胡说八道啊!”

他看向陈之德,道:“陈省长,这是我请过来的帮手,没办法,我水平太臭,一个人没办法和你们做对手!”

他顿了顿,道:“给领导和各位老总介绍一下吧,这位小年轻叫陈京,现在是我们省委组织部最年轻的处长,后生可畏啊!”

陈京连连谦虚,挨过的向大家问好。

陈之德笑眯眯的看着陈京,道:“后生可畏,这话总结很准确!小陈啊,你我同姓陈,我们合起来就是二陈,你我可要有宗族观念才好。你帮汪主任对付我们,你可不能用全力啊!”

汪鸣风笑道:“陈省长,你可不能一上来就搞分化拉拢,不过有个事儿你还别说。陈京的这个陈和你的那个陈可能还真是同宗,因为他的父亲叫陈之栋,和陈省长你只有一字之差啊!

当年陈京在基层的时候,还有些干部瞎揣测,说他和您有亲戚关系呢!”

陈之德一惊,看向陈京的眼神更加柔和,哈哈笑道:“那还真是凑巧!我们的排行从我爷爷那一辈算应该是“登、启、之、哲。”小陈。你们是不是这样啊?”

陈京点点头道:“我们一样的,我父亲是‘之’字辈,我就是‘哲’字辈了,如果按排行起名,我应该叫陈哲京才对。”

陈之德道:“那就对了!你是我侄子没错!干脆我们爷俩凑对,今天我们赛个第一,怎么样?”

陈京心中感觉很亲切,因为陈之德非常的和蔼。真就像长辈一般让人感觉舒服。

最终,陈京自然不能和陈之德凑对,但是这样一闹口气氛却很融洽了。

本来这样的气氛是很别扭很紧张的,但是陈之德控制场面的能力实在是强,轻描淡写的几句玩笑,几个哈哈,就让局面一下缓和融洽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沙哑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汪主任,您可不能厚此薄彼,我还没有和您认识呢!”

汪鸣风愣了一下,连忙扭头,道:“欧总!哎呀。今天你这是……”

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我重感冒,担心传染,还请您见谅!”

陈京的心猛然一跳,因为他倏然察觉,一直在看自己的那双眼睛,就是这个女人。

陈京装作不经意的往自己侧后方看。一下就看到了女人的眼睛,他迅速挪开目光,心中忽然感到了一股异样。

他连忙收敛心神,将自己的那种异样的情绪压制下去。

而这时,一个小青年带陈京过去更衣,这一打岔,他的心情开始平静了!

在更衣室,陈京将眼镜摘下来仔细的擦拭,他的心情有一种难以言语的复杂。

他乍见陈之德,心中本来就有些不宁,可是刚刚这个女人,让他想到了一个他一生都忘不了的那个女人,金璐……

那双眼睛太像了。

曾经无数次,陈京和金璐脉脉的对视,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抹眼神中的神韵。

时不等人,等他换好衣服重回球场,球已经打第一洞了。

第一洞是四杆洞,每个人已经打了一杆,从现在球的位置上看,汪鸣风第一杆中规中矩,陈之德的位置要稍微差一些,而位置最好的赫然是那个姓欧的女人。

她打球的姿势很优雅,长发随风飘荡,挥杆的时候,腰部用力,让她整个人的线条更加耀眼,她力量不重,但是一杆挥出去,球却能打很远,她用手遮着额头,遥望球的落点,那眉头微皱的样子,让人有一种立刻上前扯掉她口罩的冲动。

实在是太美,太惊艳,陈京不敢多看,迅速的将目光移开!

汪鸣风将球杆给球童,脱掉手套,道:“陈京,第二杆你来,一定要上果岭!”

陈京愣了一下,他根本就不会打,怎么能上果岭?

但是汪鸣风没有给他分辨的机会,陈京话到了嘴边,也只好咽下去。

赶鸭子上架的压力让陈京将所有纷繁芜杂的情绪都剔除了,他从球童手中接过杆,跟着大家一起往前走,走到了落点位置。

他开始仔细观察几人打球的姿势。

陈之德的挥杆动作幅度大,发力很猛。

而邵铭则是绅士风度,动作不紧不慢,腰部一用力,手随之挥出去,球就高高的飞起来,一杆直接上到果岭。

大家纷纷拍手,道:“邵总好球技,看来可以抓小鸟了!”

陈之德则有些懊恼的将杆子递给身后的球童,道:“我这蛮力抵不过邵总的巧劲儿,力气使出去了,效果却不好,还是方法不对呢!”

很快,几人都打完了,欧念菁也是一杆上果岭,位置比之邵铭要更好,自然引得了大家一阵鼓掌!

“该你了!”陈之德看向陈京!

陈京一咬牙,也学着刚才陈之德的动作,沉腰提胯,然后猛然挥杆。

球杆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陈京只觉得耳边生风,杆子没打着球,反而回过头来险些伤到了自己。

陈京大为尴尬,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陈之德哈哈笑道:“好!你我果然是爷俩,我是一身蛮力,你比我更蛮!鸣风今天你找了一个好帮手,哈哈!”

陈京很窘,但是心中却憋着一股子劲。

他天生性格就好强不服输,这一杆打空经过了短暂的尴尬,很快他就调整过来,就要卷土重来。

他就不信了,一杆挥出去就球都碰不到?

“用杆的时候腰部力量很重要,既要发力又要收力!一杆打完后,姿势要能够成固定姿态,不能失控!”一个极富磁性的嘶哑声音在陈京身后响起。

陈京身子一直,心猛然颤动了一下。

他再次挥杆,这一次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杆子终于打着球了,但是方向却不对,直接飞进了果岭下面的沙滩!

陈京回头,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了,在身边汪鸣风皱眉看着球的落点。

陈京讪讪笑了笑,道:“汪主任,给你造成麻烦了!”

汪鸣风嘿嘿一笑,摇摇头道:“你呀,劲头是足!但是,你要清楚,这个世界上要想滥竽充数,就不能最后出手,后发制人是高境界,大家眼睛都盯着呢!”

陈京愣了一下,心中凛然。

汪鸣风随便一句话,却颇能触动人的感悟,的确,陈京在最后打,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很紧张,这才导致了出大洋相!

汪鸣风又道:“欧朗集团的欧总你认识?”

陈京愣了一下,摇摇头道:“欧朗集团我知道,但是这个欧总我不认识!”

汪鸣风轻轻一笑,道:“我说你也不可能认识,人家从国外刚刚飞回来,你认识才怪呢!”

汪鸣风顿了顿,笑道:“对了,你现在也不能随便认识其他的女人了,小心方记者让你回去跪搓衣板!”

陈京脸一红,汪鸣风哈哈大笑,道:“走吧,跟上!你要用心观察,今天就是这样,你一杆我一杆,如果我们倒数第一,你回去就给我写检讨交上了!”

接下来是陈京和汪鸣风交替打球,陈京收敛了一切杂念,将全心身都投入到了这件事中。

他用心观察,然后从球童那边拿来杆临时抱佛脚的练习,后面的很多杆,他虽然对球的掌控不行,但是再也没有打过空杆了。

三个洞打完,陈京和汪鸣风落后三杆之多垫底,而领先的欧念菁和邵铭却是抓了三个小鸟了,两人领先的势头不可动摇!

三个洞打完,陈之德提议休息。

他毕竟是六十岁的人了,他打球用力又猛,三个洞打完体力吃不消了。

“休息,休息!休息过后,我们吃点东西再战!”陈之德道。

球场的电动车过来接人,几个被接到了外面的西餐厅一起用餐,吃饭很简单,吃过饭汪鸣风向陈京招招手,道:“你过来一下!陈省长去按摩放松,你陪他去!”

陈京忙站起身来,在服务员的引导下直往按摩中心走去。

他心中明白,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然汪鸣风不会让自己和陈之德单独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