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1章 意外任务!

第四百八十一章 意外任务!

男士按摩的力道很足,陈京天生怕痒怕疼,尽管他咬牙切齿的强忍着,有时候还是免不了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陈之德在一旁很享受按摩的滋味,陈京嚎叫一次,他就皱一次眉头。

最后,他挥挥手道:“行了!行了!别跟他按了,年轻人吃不住劲儿,让他安安静静的坐吧!”

陈京如释重负,终于得到解脱了!

陈之德仰躺在**,道:“小陈,你坐这边凳子上来!”

陈京依言靠近他坐,陈之德微闭双眼,良久道:“小陈啊,你我相识就算有缘,你的父亲是陈家‘之字辈的兄弟,我就是你同族的大伯,以后你我可以以伯侄相称。”

陈京愣了愣,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陈之德笑了笑,道:“行了,我知道你难改口,以后我就叫你京子,你依旧叫我陈省长吧!”

陈之德顿了顿,又道:“有个事,我需要跟你谈谈!楚江酒店集团的事情,你了解吗?”

陈京摇头道:“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知道集团现在遇到了很多问题,好像陷入困境了!”

陈之德哼了哼,道:“不陷入困境才怪呢!机制体制不改革,还是按照老办法经营,理念跟不上时代的发展,陷入困境是迟早的事儿!”

“这一次省委沙书记提出要深化改革,楚江酒店集团的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是该要着手了!”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现在集团陷入了这样的困境,即使改革,恐怕也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如果那样的话,引发的问题和争议可能会很多!”

陈之德斜睨了他一眼,道:“你能看到这一点,很不错!我今天找你。就是因为这事儿!”

“酒店集团要改革,找最好的时候改革会遇到阻力,可是一旦集团面临了极度困难,这种条件改革又会造成资产流失。从而成了做亏本生意!所以这个尺度要把握好!”

陈京咬了咬嘴唇,陷入了沉思。

陈副省长的话让他忽然明白,这一次楚江酒店集团之所以被严查,这应该是省委的决策。

楚江省不可能永远没有其他的高级酒店进入!

这句话是陈之德在回答记者问的时候说的话。

当时有记者问他,说欧朗集团进驻楚城会不会对本土酒店集团遭受压力,从而带来危机。

陈之德用这句话答记者问,其实就说明了他的态度。

楚江酒店集团长期都处于地方保护主义之下。这样的局面要打破,破局的目的是改革,破而后立,破而后改,这很关键,也很重要!

陈京道:“陈省长,有什么工作需要我做,您尽管吩咐!”

陈之德不做声。按摩师正在用力的给他按背部,他的神情很享受,完全就是沉浸在了享受之中。

过了很久。当陈之德再一次翻过身来,他才道:“楚江酒店集团的灾难可以结束了!你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要做欧朗的工作,让他们放弃上诉,放弃继续揪住楚江的辫子不放,从而化干戈为玉帛。”

“第二件事就是你要去影响省委督查室最近的工作进度,督查室这个姓单的主任太狠了,按照他这样查下去,整个楚江都要被他掀翻天!”

陈京听得怔怔发愣,半晌他才道:“陈省长。我……我是组织部的人!”

陈之德眼睛盯着陈京,一笑道:“很奇怪为什么让你做这个工作吗?”

陈京沉默无语,显然陈之德的话说中的要害。

陈之德笑笑,道:“我也很奇怪,我给沙书记汇报,沙书记说安排人处理。然后鸣风就把你带到了我面前!鸣风让你去做,那是他的考量,我管不了他的意志!”

陈京点头道:“谢谢领导信任,我尽力去斡旋!”

“不是尽力,而是一定!”陈之德道。

“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天下人管天下事,谁说组织部的干部就不能管经济上的事儿?我看就可以管!”

“这个事情难度很大,比你想象的更有难度,希望你能妥善处理好!”

陈京沉默不语,心中叫苦不迭。

现在组织部的工作就让他难以应付了,尤其马上就是下乡调研的高峰,陈京一月差不多至少一个星期要下到下面各州县,他还要回头来处理这件棘手的事儿,他哪里有信心能处理好?

但是,正如刚才打球一样,这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处理不好也得用心去处理,没有价钱可讲。

“刚才欧朗酒店集团的欧总你也认识了,她好像对你的印象还不错,希望你们的沟通顺利!”陈之德神色变得很严肃,“有一点我要特别强调,那就是千万要注意方法。

欧朗是国际知名酒店集团,他们是在共和国有重要影响力的集团,你不能够用强,必须要用心去说服,用诚意去打动人家,你听清楚没有?”

陈京点头道:“我明白,我一定按您说的办!”

“好了,我叮嘱的事情就是这么多,你可以自由活动了!”陈之德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看过你的资料,我发现你学历方面还有些薄弱,现在你要尽快重视这事,最好能弄个硕士或者以上的学历。党校是个弄学历的捷径。

但是年轻干部,最好不要什么都想着走捷径,你有条件有基础,你最好还是去大学弄吧,那样含金量高!”

陈京连连称是,起身准备告辞。

他刚转身,陈之德又道:“我的两个儿子啊,实在是不争气!尤其是小林,整天就只知道打着我的旗号到处惹是生非,有时候一些事儿,你成熟一些,就和他们少一些计较吧!”

陈京愣立当场,后背的冷汗一下就流出来了。

他和陈林的那次不愉快,他以为陈之德不可能会知道,可现在看来,他早就了若指掌了!

从按摩区出来,陈京的心情一下就变得沉重了,他感到身上有从未有过的压力!

他甚至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反正他就觉得时间不够用!

下午的球按时开场,陈京只陪着打两杆,手机就响了。

“陈京,你这个大骗子,你说好了下午回来的,你又骗我!”方婉琦在电话中劈头就发飙。

陈京才恍然想起,今天是方婉琦的生日,他答应她陪她一个下午的,今天一遭遇汪鸣风的这个突然袭击,他一下把这事忘记了!

陈京压低声音道:“你稍等。我一会儿就回来!现在汪主任叫我,我在他身边!”

“你答应过我,就你不能骗我!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啊!”方婉琦语气放缓开始装可怜。

陈京连忙安抚她,两人聊了几分钟,陈京将电话挂断就跑到汪鸣风面前请假。

汪鸣风有些不高兴,道:“什么事情,就这么急?”

陈京额头上冒汗,道:“我爸身体有些不舒服,送医院了,我……我……”

汪鸣风皱皱眉头,盯着陈京看良久,他用力挥手,道:“去,去!快去吧!”

陈京将手套脱下,将球杆交给球童。

汪鸣风的神情放缓,道:“要用心伺候老人,回去开车注意安全,冷静点!”

陈京猛然点头,心中很惭愧,但是现在由不得他惭愧,他只能是硬着头皮立刻快速往回赶。

他一路小跑去换衣服,他又发现背后有一束目光在盯着自己。

他跑到更衣室门口,借开门的机会回头,远远的,那个神秘的女人正看向这边,陈京回头的当口,她很自然的移开了目光……

……

楚江边,春意盎然!

陈京和方婉琦两人站在高大宏伟的防洪大堤上,河风劲急,吹乱了两人的头发!

方婉琦挽着陈京的胳膊,指着滔滔的江水道:“京,我们比比,谁喊的声音大!”

她还没等陈京回话,便松开陈京的手,掌嘴就是“啊……”一声。

在空旷无人的河堤上,她这一声喊让人倏然觉得心胸一下开阔了。

陈京也跟着大喊了一声,浑身觉得轻松,对着大河喊叫,果然是一个解压的好办法。

“京,这不行,我们喊的调子不同,比不了!”方婉琦道,“这样吧,我喊一句,你跟着我喊!怎么样?”

陈京哈哈大笑,道:“行,你还跟我比音量,真是不自量力!”

方婉琦嘿嘿一笑,道:“你不喊是小狗啊!现在开始……”

方婉琦张开嘴,大叫道:“我……爱……你……”

陈京一愣,方婉琦眼睛盯着他,嘴巴在喊,目光却很犀利!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他正要开口,脑子中忽然浮现了那一抹脉脉的眼神……

他心猛然一跳,方婉琦气接不上了,收住了声音。

陈京没有回头看她,立刻张开嘴喊道:“我……爱……你……”

方婉琦刚刚收敛的笑容迅速又化开,立刻又喊道:“我……爱……你……京……”

陈京也跟着喊:“我……爱……你……京……”

“我……爱……你……琦……”

“我……爱……你……琦……”

两声的喊声在虚空中回荡,久久不散,江水滔滔风更急,风吹乱了头发,也吹伤了眼睛,陈京的眼泪竟然滚滚而出,然后又迅速被风吹散,消失得飘渺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