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2章 冤家聚首!

第四百八十二章 冤家聚首!

陈之德的家住在靠山的一幢不起眼的小楼。

小楼从外面看上去格局很老,还是苏式的建筑格局,小楼坐南朝北,东西两边的墙壁上长满了爬山虎,正是盛春时节,爬山虎的藤蔓郁郁葱葱,看上去生机勃勃。

关于楚江酒店集团的那个案子,陈京直接对陈之德负责,而今天他就是第一次来拜访陈之德。

周末的时候,玉山这边进出的车很多,陈京预先和陈副省长的秘书郝俊介打了招呼,郝俊介是个精明透顶的人。

他虽然不太明白陈京和陈之德之间的关系,但是那天在东唐高尔夫球场,他只能在外面车中守候等待,而陈京却是和陈副省长一起打了球。

后来陈京打电话和他联系,称他为郝哥,郝俊介就敏锐的意识到陈京的来历可能很不一般,所以对陈京他是特别的热情。

陈京提出要见陈之德。

郝俊介便第一时间向陈之德汇报。

陈之德大手一挥道:“你给陈京一张玉山的通行证,让他等我休息的时候去我家。”

郝俊介得到这个信息,不敢怠慢,迅速便给陈京办了一张通行证,并亲自送给了陈京。

陈京手上有了通行证,自己驾着车进入玉山别墅区就是畅通无阻。

而在玉山别墅门口,很多从下面市县过来的车一长溜的停着,一些个肥头大耳,看上去派头十足的官员围在门口小心的给门口站岗的武警递着烟,陪着笑。

可是任他们说尽了好话,不让进就是不让进。

开玩笑,这是省一号院,哪里能随便放人进去?

陈京在门口减缓车速,门口站岗的武警“啪!”立正,然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陈京正要进去,从后视镜看到一辆车,挂的是德高政府拍照。

他伸出头脑往后一瞅,正看到从车后座走下一人。

陈京皱了皱眉,连忙把头缩回了车中,真应了一句话,不是冤家不碰头,此人赫然是刘积仁。

刘积仁认识陈京的车,他下车往门口看,也恰好看到了陈京。

陈京没有停留,在两边武警军礼的目送下,驾车一溜烟消失在了门口,引来后面一众人的羡慕。

刘积仁的神情有些复杂,看着陈京消失的方向怔怔发愣。

陈京从德高一步跨进省城,可以说是龙归大海,天高任鸟飞了。

虽然只是担任一个机关处长,但是进了组织部,将来的发展比下面打拼的处干好了就不止一点半点。

而反观刘积仁自己,他从区委书记提拔到副市长,现在德水区区委书记马上就可以入常了,一个市委常委,比之他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完全就是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刘积仁在德高,他感觉就是在靠边站,如果不是年龄问题,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马上要去政协养老了。

陈京驾车到陈之德家门口,从车后备箱搬出两框产自德高的土特产,直接就按门铃。

开门的勤务人员一听是陈京,他点点头道:

“进来坐吧,陈省长刚刚出去了,他叮嘱过让你先在客厅等!”

他帮陈京接过东西,领着陈京到一楼客厅。

客厅里没有人,空空荡荡,陈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有些百无聊赖。

他便把电视机遥控器拿在手中,打开电视机开始饶有兴致的看新闻。

“咦,老爸,你回来了啊……”

一个声音冷不丁从楼上响起。

陈京怔了一下,便看见楼梯上走下一人,头发有些长,穿着一身紧梆梆的牛仔衣,两只手插在裤袋里面,很时尚现代。

陈京心中有些发苦,进门的时候自己能碰到刘积仁,现在赫然就遇到了陈林。

陈林漫不经心的下楼,一眼瞅见了陈京。

他的表情比陈京更夸张,他张大了嘴,盯着陈京,脸上的惊容溢于言表!

“陈公子,我们又见面了!”陈京淡淡的道。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陈林道,他急切的从楼梯上下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陈京轻轻一笑,道:“我自然是走进来的!”

陈林脸色有些难看,道:“老韩,老韩!”

刚才迎陈京的那名勤务人员从外面走进来,道:“二公子,什么事?”

陈林指着陈京的鼻子道:“他来干什么的?你放他进来的吗?”

老韩愣了愣,陈林又道:“我说刚才我在楼上看到你怎么抱两个大框子子呢!你不知道我爸是不收礼的吗?”

老韩期期艾艾的道:“我不知道是礼物,是刚才陈处长交给我的!”

陈林哈一笑,乐了,道:“那敢情好,组织部送礼进入送我家来了,组织部不是管干部的吗,自己都行不正,立不稳,怎么管干部?”

他一屁股坐在陈京的对面,道:“那个……哦,对,陈处长。你管干部监督,自己都监督不了自己,你怎么监督其他人?”

陈京盯着陈林,道:“行了,韩大哥,你先去忙吧!那两盒东西先放那里,陈公子硬是不要你先般出去放我车上也行,只是陈省长如果骂我说是两手空空的来,你可要跟我作证,我可不是两手空空啊!”

老韩如释重负往后退,陈林却听得心中猛然一跳。

陈京这话听起来味道不对啊,听口气他和自己老爸关系非同凡响啊。

他脸上就有些狐疑,不住的打量陈京。

陈京笑道:“陈公子,怎么?你上下打量我,不认识我了?”

陈林脸色有些难看,道:“你行!我看你牛,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让人把你也轰出去,你看老头子能把我怎样?”

陈京哈哈一笑,他忽然觉得这个陈林还有些可爱。

虽然说话挺蛮横,但是的确是涉世不深,说话做事颇有赌气的成分。

陈京道:“你把我轰出去,就像我那天轰你一样吗?那你得打电话叫警察才像,要不然就不像啊!”

“你……”陈林脸发绿,站起身来就要发作。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道:“坐下!”

陈林怔怔看向陈京,陈京道:“那天的事情我看你还没深刻的反思过,那天那样的场合,组织部那么多干部,还有三江鱼馆那么多客人。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影响很恶劣?

你和边硕林有什么私人恩怨,私下里你尽可解决,有必要搞成那天那个样子吗?”

陈京语气严厉,说话的时候双目凝视陈林,自有一股凛然不可犯的气势,陈林彻底呆住了,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我靠,这也太牛逼了吧!

这里可是自己家,这小子竟然在这里还训自己一通?

不由自主,陈林又坐了下来。

陈京道:“那天的事儿,陈省长已经知道了!怎么?你就这么孬?那点屁事就回来告状?”

“啊?”陈林一惊,脸色变白,“你说什么?你说老头子……”

“不可能!”陈林斩钉截铁的道,“老头子怎么可能知道那事?再说我陈林也不是那样的人,我要整你,方法千万种,还用得着回来告诉老头子?”

陈京轻轻一笑,道:“我可不骗人,前几天我陪陈省长到附近东唐打球,他就提到了这事……”

“东唐?”陈林指了指东边,“就这个东唐?打高尔夫?”

陈京点点头,陈林眼珠一转,嘿嘿笑道:“你真是吹牛不上税,你陪老头子打高尔夫?你当你是谁?一个小处长,还陪老头子打高尔夫!”

他顿了顿,道:“实话跟你讲,我家老头子根本就不会打高尔夫,你骗人也不先打听打听!”

陈京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道:“是吗?不过那天不止我一个人,还有省委汪副主任,另外,汉城电器朴林相、台湾宏新电子邵铭都在……”

陈林一听陈京这样说,脸色就变了,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一个人闷了很久,才道:“哎!陈……”

“我叫陈京!”

陈林接口道:“对,对,陈京!我以前怎么就从没见过你,也没听过你,你哪里人?”

陈京忍不住笑道:“我楚城人,你没听过的人多了!没听过我有什么奇怪?”

陈林脸色阴晴不定,一双眼睛总不经意的往陈京脸上瞟,过了一会儿,他道:“我和边硕林有仇,我就看不得那小子整天装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我要找他的麻烦,你为什么帮他出头?”

“哈哈!”门外忽然传来陈之德的笑声,然后脚步声铿锵有力往这边愈来愈近。

陈林一下从沙发上弹起身来,道:“先不跟你说了啊,回头我再找你,我……你……你别说看过我啊!”

陈林屁颠屁颠,一溜烟上楼,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京怔怔的看着他跑得比兔子还快,心中忍不住笑,但是此时也容不得他分心,因为陈之德的脚步声已经到了客厅门外了。

陈京站起身来,眼睛盯着客厅的门,陈之德一身洁白的绸缎太极服出现在门口,陈京忙道:“陈省长,您好!”

陈之德一看见陈京,眯眼笑起来,道:“是陈京啊,外面的东西是你拿过来的?都是山货啊,那种松阳菇味道最好,德高那边最多,没想到你进省城了,还在心系德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