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4章 初会高寿山!

第四百八十四章 初会高寿山!

【第二更完成,还有一更,等得的兄弟就等吧!今天上午停电,影响了码字!!!】

澧河县同乡会一年一度聚会,会长洪亮早就跟陈京打了招呼,陈京作为同乡会特别嘉宾参会。

澧河人生在大山之中,从小成长环境的艰苦造就了澧河人性格的坚韧不拔以及极强的抱团意识。澧河人外出打拼,走到哪里都抱团,老乡的观念和意识极强。

澧河楚城同乡会一年大聚一次,小聚若干次,大家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聚会不仅是交流感情,更多的是寻找和发现机会。

澧河县在楚城混出大名堂的除了洪亮以外,李万福珠宝的老板李从生,楚江机场的副总周环,这些人陈京以前都认识,都打过交道。

以前陈京只是一个澧河的小副局长,和他们交往所处的位置和现在自然不同。

那个时候陈京进省城,算是下面人进城,需要帮助和支持,洪亮等人都是地头蛇,在某种意义上说,陈京是需要他们的帮衬和支持。

但是现在,陈京人进了省城为官。

陈京是官,他们是民,能够攀上陈京的关系,对他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洪亮很擅长揣摩人的心思,同乡会聚会公开场合,他作为会长冠冕堂皇的说了一番话,然后私下里和几个关系好的同乡大家簇拥着一众请来的朋友嘉宾就去了玉山会所。

在玉山会所,洪亮专门包了一个大院子,这里饮食娱乐、温泉健身一应俱全,大家一起就聚在这里。

洪亮亲自陪着陈京,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小包房,陈京赫然见到了高寿山。

洪亮这些年在楚城经营酒店,将丽都酒店由一家三流酒店,经营成楚城数一数二知名的酒店,他靠的就是长袖善舞,会搞关系,会交朋友。

这些年楚城酒店行业发展一直滞后,楚城酒店集团是其中的关键。

地方政府为了保护楚城酒店集团的发展环境,对外来酒店投资人实施了很多政策上的限制,整个楚城的酒店业一直就滞后于全国其他省会,已经到了不得不做改变的时候了。

洪亮这些年能够在夹缝中求生存,丽都酒店能够成为楚城顶尖的四星级酒店,他自然和楚城酒店集团的关系很不一般。

洪亮打着哈哈道:“陈处,来,来,我跟您介绍,这位就是我们楚江酒店行业的龙头老大,楚城酒店集团的高董,高寿山董事长!”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高寿山其貌不扬,个子很矮,特别像水浒人物矮脚虎的形象,让陈京有些吃惊。

高寿山主动伸出手来道:“陈处长,久仰大名了!今天没想到洪亮搭台,让我有幸认识了您!”

高寿山笑起来的样子很有爱,脸上的肥肉堆积在一块,像个弥勒佛。

陈京和高寿山之间是有芥蒂的,当初陈京主动把高寿山的案子翻出来,高寿山对他的意见就很大。

据说为了这事,高寿山还向省政府领导反映过情况,想过要尥蹶子不干。

但是今天,高寿山却表现得很谦卑,脸上的神色看不出他心中有任何芥蒂。

陈京心中忍不住一突。

在这里见到高寿山,陈京不能不多想,他和陈之德之间的那个秘密,最近一直很让他困扰。

他没有想过高寿山会听到这一类的风声,但是现在看来,他低估了高寿山的能量。

高寿山肯定是听到风声了才借这个机会和自己见面。

洪亮在一旁斡旋,指着高寿山旁边的一个中年人笑道:

“陈处,这位是澧河县栗子坪茶叶公司的总经理唐怀楚,唐总这次进省城是为了我们澧河的茶叶宣传而来!他找上我帮忙,你说我懂什么茶?”洪亮摇摇头继续道:

“澧河都知道陈处您是品茶高手,今天我就让唐总把他压箱底的一点好东西带过来,让您品鉴品鉴,澧河的味道嘛!”

唐怀楚连忙凑过来道:“陈处长,以前您在澧河的时候,我可见过您好几次,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您喜欢喝茶,没有机会能结识到您!”

洪亮大手一挥道:“现在知道也不迟,以后每年有好一点的雨前茶千万不要忘记陈处。我可跟你讲,陈处如果喜欢上了你的茶,你的东西马上就会高一个档次!”

洪亮商人本色,八面玲珑,而且特别擅长投人所好。

今天本来是一个有些尴尬的见面,却硬让他扯上了茶,一下品味就高了!

唐怀楚今天带的货色都是顶尖的澧河云雾高山茶,而且据他介绍,这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有机茶,而且是沙土地长出来的元材料,茶叶本质就有一种天然清香。

由于是高山绿茶,烹茶工艺就很简单。

洪亮准备的大部分器械都用不上,只能用几只景德镇的三才瓷杯,陈京一一给大家把茶冲好。

唐怀楚便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有些人说冲绿茶简单,殊不知绿茶的冲泡最见火候功夫。水温高了茶叶冲坏了,水温低了,茶的滋味又出不了!

而且绿茶娇贵,不能闷也不能捂,稍微不小心就冲不出茶的原味,茶叶黄了汤,就不能喝了!”

洪亮在一旁凑趣的道:“哎呀,今天学到知识了!学到知识了!我穷苦出身,后来条件好一些,就学人家高雅,也置办茶具。今天才知道,我那真是附庸风雅,搞得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今天我算是学到了!”

高寿山在一旁只是微笑,表现得略微有一点矜持。

洪亮和唐怀楚这是**裸的拍马屁,他的身份在那里,也不能往上凑趣。

按照行政级别来说,高寿山是正厅级干部,比陈京高了整整两个级,他如果也像洪亮和唐怀楚这般说话,就失了身份。

陈京的表情一直很平淡,面对洪亮和唐怀楚两人的恭维,他既不故作谦虚,也不得意忘形。

就那样一副淡淡的样子,自顾的品茶。

这倒是让高寿山高看了一眼。

在高寿山看来,陈京是少年得志,这般这样的年轻人总有些傲气,总有些锋芒。

但是陈京表现出来的却如同这杯中清茶一样,含蓄内敛,让人感受不到丝毫少年得志的味道。

几人品茶,然后很自然就讨论到了各自的事业上了。

唐怀楚道:“洪总,您现在在楚城事业做这么大,家乡人都跟着您涨脸。看您这势头,将来楚城一线酒店,丽都应该是有一席之地了!”

洪亮连连摆手道:“你这个老唐,在高董事长面前说酒店行业,你不是在鲁班门前摆弄斧头吗?”

高寿山道:“老洪,你就别挖苦我了,我现在是累累如丧家之犬,前几天外面甚至有传言,说我高某人不堪承受压力,已经跳楼自杀了!”

洪亮道:“传言不足信,都是以讹传讹!楚城酒店集团的实力依旧是我们楚城的龙头,这个事实改变不了!”

高寿山叹了一口气道:“你老洪今天说这话,真的是往我脸上贴金了!说句心里话,这些年为了集团的事情我心都操乱了,真的是有些心身疲惫了,是该到告老还乡的时候了!”

洪亮和高寿山等人聊生意经,陈京便不插一言。

以陈京现在的身份来说,他是不方面在公开场合谈论楚城酒店集团案子的。

毕竟现在这个案子和他没有关系,卷宗都在督查室那边,他没有合适的身份来谈这个案子。

可是高寿山却忽然转过头来问他,道:“陈处长,我们集团的案子您是了解的。如果是因为我高寿山个人有什么问题,影响到了整个集团的发展,我个人可以辞职甚至是接受组织处分。

但是现在的情况……”

高寿山叹了一口气,道:“我说句过激的话,现在是有人想我们集团走入绝境。理由就是我们这么多年存在,阻碍了整个楚江省酒店行业的健康发展!

我深刻反思,这种说法有道理,但是我也想说一句。

矫枉不能过正,如果真是我们走入了绝境,楚江酒店行业就能发展起来?就能够高歌猛进?我看这事情未必!

机制体制改革并不只有私有化一条路,我们的路子很多,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自由发挥空间。没有自由空间,就等于用绳子捆住了手脚,我们怎么改变?”

陈京微微皱眉,道:“高董,这些我外行了!我的工作只是管干部的问题,这些经济问题你跟我谈,不是对牛弹琴?”

“再说了,洪总知道的,我刚刚从下面调上来,完全就是狗屁都不懂,自己分内的事情都常捅篓子呢!领导没少批评我,涉及国企改革的这等大事,我能够有资格发言?”

高寿山愣了愣,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今天见陈京,是得到了准确的消息,陈京可能会在楚江酒店集团这个案子上发挥关键作用。

可是他这故意的试探,却是一毛不拔,这让他心中很狐疑,又有些无趣。

他不得不承认,陈京很沉稳,虽然只是一个处长,但是城府很深。

高寿山初次和陈京接触,还摸不准陈京的脾气,也看不透陈京心中所想,他心中的失望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