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5章 皮球踢回来了。

第四百八十五章 皮球踢回来了。

【求月票、三更完成了!终于完成了!!!】

省委督查室调查楚城酒店集团的案子正式结束。

调查卷宗送到省委,省委沙明德召开了专门的碰头会研究此事,具体的情况省委没有对外界透露只言片语,所有的调查结果都不对外界公布。

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陈京召开处内部会议。

在会上陈京宣布,省委领导以及组织部领导综合了楚城酒店集团存在的问题,一致认为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主要存在于集团内部班子不合理,集团内部人事任免制度存在严重缺陷,以及集团个别领导的任免、提拔可能存在程序漏洞。

综合这些问题,省委领导及部领导要求干部监督处立刻成立专门调查组深入调查楚城酒店集团班子的问题,并要求形成详细的报告上报部里及省委。

陈京要求,这一次调查组由副处长赵鞍山亲自带队,由二科具体负责案子的调查,具体工作进度要即使向陈京汇报。

同时陈京强调,这一次调查为秘密调查,只限于党内调查,不能够大张旗鼓,搞得人尽皆知。

会议结束以后,陈京把赵鞍山和二科科长赵安两人留下。

赵鞍山和赵安两人名字很相似,读起来就差一个字,而两人的关系也一直都很近。

虽然陈京在干监处已经确定了权威,但是赵安和陈京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陈京对二科的工作也做不到如臂使指。

会议室剩下三个人,陈京抽出一支烟来道:“稍微休息一下吧,应该都累了!说句实在话,开会就是憋烟难受!我这人啊,一旦压力大,抽烟就没有节制,烟瘾一犯。就影响工作状态!”

他顿了顿,道:“赵科长,这个案子你来接手,你说说意见吧!”

赵安年龄三十出头。白面无须,平常穿着非常正式,为人也颇为刻板。

陈京问他话,他斯条慢理半天才道:“楚城酒店集团这个案子很棘手,我觉得光靠我们,力量可能薄弱了一些!四处是负责国企干部的,是不是让四处配合我们工作?”

赵鞍山在一旁道:“小赵说得有道理!我们干监处一出面。准得罪人!你说楚城酒店集团的领导班子,当初都是四处给的意见,如果我们现在对楚城酒店集团的班子提出质疑,这不是打四处的脸吗?

我们一个部门,工作上如果不沟通协调好,影响团结,而且工作还干不出效率!”

陈京淡淡一笑,道:“赵副处长。你这个意见提得好,你在提意见,就说明你在思考问题。这一点很好!现在既然是你带队,赵科长具体负责,那具体怎么工作,就是你们自己拿主意。

工作方法我不问,我只需要结果!”

赵鞍山愣了愣,坐在椅子上便一言不发了。

他有些摸不准陈京的意思。

赵鞍山和高寿山的关系近,这是公开的秘密,赵鞍山就没有想过,涉及楚城酒店集团的案子,陈京会让他牵头负责。

可是现在。陈京就把这个工作给了二处,而且让赵鞍山带队,陈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再说楚城酒店集团这个案子,最早是从组织部出去的,现在督查室横插一杠子后,皮球又踢了回来。这里面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四处李处长那边我会给他打招呼,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部里面的团结不在于工作,工作是工作,个人关系是个人关系。只要我们的工作是实事求是的,就不要顾虑太多。”

陈京表态道,他顿了顿,又道:

“我还着重要强调一点,我们去调查某个案子,不要总有一种要得罪人的想法!我们调查一个问题,既是要弄清情况,找出问题,同时又是对我们干部的一种保护!”

陈京从文件夹中翻出一大叠材料递给赵鞍山和赵安。

“你们都看看这些材料,这些都是我们四科最近通过网络举报整理出来的举报信息,全都是举报楚城酒店集团问题的。

这些举报大部分都是言之有物的,当然不排除有捕风捉影没有证据的情况,但是举报这么多,这不能不说我们的企业内部班子有问题!

谁有问题,谁没问题,那得调查后才知道!

对有问题的干部,我们提出通告,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而对那些被冤枉的同志,我们的调查就是对他们最有效的保护,这一点我们要认识到!”

赵鞍山铁青着脸,点头道:“处长说得是,我们是要端正态度!”

陈京道:“那行,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一并提出来,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用心工作!”陈京看向赵安,道:

“赵科长,这个案子很紧急,你现在要把主要精力放到这个案子上,要尽快的想办法把情况弄清楚!”

……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楚城酒店集团的案子重回组织部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楚城。

外面前段时间一直传,说楚城酒店集团出问题,就是组织部捅出去的问题,现在这个案子又回组织部,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高寿山存在问题?

陈京低估了外面公众对这个案子的关注程度。

就在陈京召开处内部会议第二天清早,省电视台就打电话过来,说有记者要采访他,目的是要了解楚城酒店集团的情况。

陈京大吃一惊,才知道自己可能一下站到风口浪尖了!

陈京给边琦打电话汇报这个情况,边琦道:“不管什么情况,你要顶住压力!这个案子我也管不了,这是米部长交代的任务,是指名让你们干监处负责调查的!”

陈京至此终于清楚,自己就这样陷入这个案子中了!

虽然陈京早就知道,楚江酒店集团的案子,自己必须负责,但是,现在形势这样的转变,还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给单建华打电话问案子的情况。

单建华打着哈哈道:“陈老弟,你既然问到了,我也不瞒你!当初严查这个案子是你给我的指点,我现在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里面的问题很多,非常的多!

可以说尽是问题,干部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集团在执行省委和省政府各种政策指示方面也是一大摊子的问题。

反正我的卷宗已经送上去了!如果说省委真要处理这些问题,那不用你查,就直接可以根据我的卷宗来处理!

现在省委既然让你来查,问题可能不是关键,人可能才是关键!”

陈京道:“此话怎讲?”

单建华道:“陈老弟,你这么聪明的人,还用得着问这个问题吗?楚城酒店集团是国企,这就是省里的一块心头肉,楚城酒店集团就这样全散了,这个打击面太大了!

我估计省委和省政府领导对这一点有顾虑……”

陈京长叹一口气,道:“单老哥,你现在是解脱了,又轮到我来为难了!这个尺度问题我没把握啊!”

陈京的确没把握,但是他没把握的不是尺度问题,而且如何全面的完成陈之德交给他任务的问题,他没把握。

现在楚城酒店集团的改革势在必行,在改革之前,楚城酒店集团不能散,换一句话说,哪怕整个集团真成了豆腐渣,那外面也得有个好的卖相,要不然改革会很被动。

但是陈京从单建华的言辞中听出了另外的信息。

那就是在省委和省政府这个层面上,对楚城酒店集团的未来走向问题,领导之间可能还存在争议。

究竟这个集团是彻底打乱,然后果断丢包袱,还是要维持现状,逐步的改革,让楚江酒店集团重新恢复活力?

这两种观点可能还在僵持不下。

这样观念上的差异,势必给陈京的工作带来麻烦,而且一个不小心,陈京自身还有可能引火烧身,卷入到高层的争斗之中。

“叮,叮!”

陈京刚挂断电话,桌上的电话又响起。

“是京哥?”

“你是哪位?”陈京道。

“我啊,我小林啊,你听不出我声音?”

陈京一听是陈林,便道:“怎么了?陈二公子,这个时候跟我打电话有事儿?”

“有事儿,有事儿!上次我和你认识了,后来跟我老哥一说,他得知咱们还有一个同宗的兄弟,就特别的感兴趣,非得要认识你!这样,今天我请客,地点就在维也纳,咱们哥儿几个聚聚,照个面,也算认识一下?”陈林在电话那头道。

陈京皱眉,他脑子里面就想四个字:“多事之秋”。

俗话说会无好会,宴无好宴,陈林请吃饭,会有什么好事?

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陈林开了口,而且话说得这么乖巧,陈京也不可能拒绝。

他沉吟了一下,道:“行吧!但是我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喝酒!最近工作很忙,我晚上还得加班!”

“加班?加什么班?回去跟嫂子加班加点?”陈林笑道,有些恶趣味。

陈京道:“你这小子,屁大一点,脑子里就尽装那些事儿!”

“我可是成年人了啊,食,色性也。这有什么?我京哥,你就别老是一本正经了,不是什么丢丑的事儿……”

陈林还在絮絮叨叨,说的话越来越不靠谱,陈京懒得跟他多纠缠,啪一下便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