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6章 得罪人了!

第四百八十六章 得罪人了!

好不容易正常下班一次,陈京本想去找方婉琦,但是老妈打电话说姐姐和姐夫回来了,他便开车往家里赶!

这一路上,陈京脑子里面就尽想着昨天晚上和陈林两兄弟吃饭的事儿。

陈氏兄弟,陈团滑,陈林混,这个话可能不太准确。

陈团和陈林两兄弟反差非常大,陈林整天穿着前卫花哨,头发留老长,看上去就是一个不靠谱的主儿,如果不是知道陈林的出身,说他是个二流子,陈京也会相信。

陈林的身上,混混气息很明显,性格也是死得快活得也快,横起来了老横,一脚踢到铁板了,马上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整个人都变成了混条子,称兄道弟,哥们前哥们后的叫得不亦乐于。

可是陈团不同,陈团人生得高大帅气,穿着很有品位,一看就是贵公子。

而城府方面,他比陈林也深了很多,说话很有技巧,表面上客客气气,心中却暗藏了很多的机巧。

无疑,陈氏兄弟对楚城酒店集团很感兴趣。

按照陈团的说法,楚城酒店集团已经无药可医,尤其是内部的斗争激烈,已经到了惊人的程度了。

其中,对于高寿山的指谪最多,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大部分都是高寿山的问题。

高寿山好大喜功、专权独裁,搞得集团内部分崩离析,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尤其是现在楚城酒店集团和欧朗酒店集团的官司,现在还没开庭,风头就往一边倒,可以想象一旦开庭,后果会是怎样!

陈团和陈京谈了一席话,又把维也纳酒店的老总韩强叫过来。

他冲韩强道:“老韩,今天这里没有外人。陈京你认识,我和他是同宗兄弟,现在你们集团的案子陈京接手了。你有什么情况今天就主动反映,千万别等到事情尘埃落定,那就来不及了!”

韩强一听陈团这样说,他沉吟了一下。便道:

“陈处长,作为楚城酒店集团的重要领导,现在我们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说句心里话,我这心中实在是太难受!

但是如果说要反思问题,我觉得高董要负主要责任……”

韩强一口气说了十大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是和高寿山相关。不得不说,韩强口才好,而且极其了解高寿山,他说的东西有理有据,可以算得上是证据确凿。

陈京边听边抽烟,也不说话,也不表态!

最后,他道:“行了。陈大公子,实话讲,现在这事我也很困扰。你有什么好建议?”

陈团一笑,道:“别介,老弟,这事我狗屁不懂,我如果有建议有好点子,我就去坐这个处长位子了!今天我主要目的就是请你吃饭,只是刚才聊到这个问题了,我有些话不吐不快……”

陈林接口道:“其实京哥,这个事儿我琢磨,省里的意思很明白!楚城酒店集团的改革势在必行!但是改革之前。必须要改变目前的现状,至少要将酒店集团的内部矛盾解决掉。

现在既然矛盾的关键点在高寿山身上,高寿山如果真的是有问题,这个董事长别人就不能当吗?”

陈京笑了笑,陈团严肃的道:“就你会乱嚼舌根子。楚城集团董事长是正厅级领导,你说他不适合就不合适?咱家老头子都说不了这话呢!”

韩强道:“行了!就不聊这个话题了吧!聊这个话题兴致确实很差!要不这样。今天你们三位陈公子来我这里,我私人做东,这餐酒钱就算我的!”

陈团摆摆手道:“去,去!老韩你去忙,这点酒钱我还付不起?今天我请我同宗兄弟吃饭,还用你请客?”

韩强愣了愣,道:“哎呀,那是我疏忽了!行,我就不打扰你们兄弟谈话了,有啥事招呼我一声,我随叫随到!”

韩强屁颠屁颠的走了,屋子里面就剩陈京等三个人。

陈团就对陈京道:“陈京,老哥我跟你说心里话。楚城酒店改革这个事情,我最近一直留心!我并不想涉足这件事!因为这事是我家老头子在负责,瓜田李下,挣几个钱惹得尽是闲言碎语不好!

但是我的一个朋友对楚城酒店集团很感兴趣,我也就帮他问问,了解一些情况!”

陈京淡淡一笑,道:“哦?能让你陈大公子亲自出马的朋友,那定然不一般!你漏点风给我,究竟是谁啊?”

陈团笑笑道:“这事不能说,一说就要影响你的工作!”

陈京眯眼瞧着陈团道:“不说也好,你我今天是叙兄弟情,说这些事大伤风景!”

陈团愣了愣,他没料到陈京会这样说。

因为一般情况,陈团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任谁都忍不住心中好奇,怎么也得追问几句。

可是陈京却好像对这事根本不感兴趣,他后面一肚子话就说不出口了。

陈团不好说什么了,就开始劝酒,陈京推辞不了,只得和他喝了几杯。

几杯酒下肚了,陈京忽然拍了拍一旁低眉顺眼的陈林道:“二公子,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陈团摆摆手道:“你不要管他,他刚刚消停一些,你莫把他的兴致又惹起来了,不然他一发疯,咱今天这局酒就休想早结束!”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忽然问陈京:“京子,你觉得老韩这人怎样?”

陈京抿嘴不语,陈团道:“京子,你我兄弟相称,有话但说无妨!”

陈京笑笑道:“行吧,你这声兄弟让我心暖,我就说两点。第一点,老韩这人不怎么样,我是当官的,上下级观念深入我心!背着上级说上级的问题,这一点我觉得不太好!

说得不好听点,这是卖主求荣啊!”

陈团愣了愣,哈哈大笑,道:“京子,中!你我还真是兄弟,你这性格最合我脾胃。敢于说实话,直话,这最好!”

他一拍脑袋,道:“对了,还有第二点你没说呢!”

陈京道:“真要我说?”

陈团佯怒道:“你看你说什么话?不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但说无妨!”

陈京淡淡的道:“第二点嘛!楚城酒店集团的事情,你搀和得越少越好,也最好不要去打听什么!这件事情你我就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谈!”

陈团愣了愣,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

看他那架势,如果不是先前话说得太满,说不定就会当场翻脸。

和陈团吃饭算是不欢而散!

陈京从昨天到今天就一直在琢磨这事。

这个陈大公子,表面上说话客客气气,其实言辞之间隐隐却是在以势压人。

他说话总好像是若有若无间在提醒对方他的身份。

这一点让陈京感到心中很不舒服,同时又很警惕!

把高寿山扳倒,倒的就不是高寿山,至少在目前情况下,如果高寿山出问题,楚城酒店集团就会立马一盘散沙!

陈团给陈京传递了一个很危险的信号,让陈京不得不冷脸来对待这件事情。

得罪人啊!

陈团和陈林不可同日而语,其心机要深很多。

陈京并不想跟自己树敌,但是,有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必须要警告陈团,否则可能会捅出大篓子来!

陈京满腹心事的回到家,还只走到楼梯口,家里的门就打开了。

小丫头灵儿从门缝里探出小脑袋,一看到陈京,便一下把门全部打开,人飞奔过来,嘴上喊道:“舅舅回来喽,舅舅回来了!”

陈京一把抱起她,亲了亲她的脸颊,心情大好,道:“我家的乖灵儿,真是讨舅舅喜欢!”

灵儿看向陈京,一本正经的道:“舅舅晚上老不回家,姥姥昨天还说是因为灵儿不乖呢!”

“姥姥胡说,谁说咱家灵儿不乖,咱家灵儿是最乖的孩子!”陈京道,心中瞬间便被一团柔软塞满。

小丫头和自己的感情深,有时候自己不正常回来,她就不做功课,说是要等舅舅回来了在做!

在幼儿园上学学了新歌,回来也要先唱歌自己听,然后再唱歌姥姥和姥爷听!

抱着孩子进屋,姐姐陈婷月和姐夫汪国瑞都在,一家人都在客厅坐着,乐呵呵的看着陈京和小丫头两人闹。

“咱家灵儿就是跟你亲,跟我这个妈都亲不过你!”陈婷月有些吃醋的道。

陈京呵呵好笑,心中很得意,对怀里的孩子更多了一分心疼。

“哎,妈!怎么没做饭啊!怎么你们都当神仙?”陈京道。

钟秀娟瞪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回来?你看你这几天,哪天是正常回来的?工作再忙,也总得有个休息吧!”

钟秀娟一生气,陈京便不敢作声了,小丫头却不满了,道:“姥姥说得不对,舅舅是人民公仆,多工作是为了老百姓多办事,姥爷都是那样说的!”

钟秀娟凑过来就伸手要打孩子,道:“你这丫头,姥姥是白疼你了,你舅舅那样亲,你天天让你舅舅送你上下学。”

小丫头有些委屈,憋着嘴就要哭,陈月婷道:“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准备出去吧,咱家今天进馆子,到外面吃饭去!”

灵儿马上破涕为笑,拍手道:“进馆子喽,进馆子!我要吃肥肠……”

陈京则一脸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