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7章 原来是相亲?

第四百八十七章 原来是相亲?

【被爆菊了!兄弟们!南华很痛啊!被爆的菊花,我们能否再爆回来?一切都等你们表态!】

陈京有些狐疑。

自己老爸老妈两老平常最反感在外面吃饭,说外面的饭菜不卫生,而且贵,远比不上家常菜那般养人,怎么今天却主动提出到外面吃饭?

看着老爸陈之栋和老妈钟秀娟穿着一新,陈京就感觉这不是去吃饭,好像是有什么事儿发生。

他问姐姐陈婷月,陈婷月笑道:“你问我,我问谁?我也一头雾水呢!”

陈之栋哼了哼,道:“有什么奇怪的?我们老单位老石,退休后再创业搞了一家餐馆,跟我和你妈打了好几次电话,说让咱过去看看!你们说这过去看吧,自然不能就真的只看看。

再怎么也得去捧捧场,今天婷月两口子来了,去吃顿饭又有什么奇怪?”

陈婷月愣了愣,道:“是石叔叔吗?那敢情好,我就琢磨呢,是什么事非得让我和老汪回来,原来是这事,我支持!”

陈婷月似笑非笑的看着陈京,眼神中的味儿有些暧昧。

陈京皱眉道:“什么支持?人家开餐馆要你支持?”

“去,去!你跟爸妈开车去,我和你姐夫还有灵儿后面打的过来!”陈婷月推了陈京一把,喜上眉梢。

灵儿嚷嚷道:“我不,我要跟舅舅一起开车去!”

陈京道:“行,行!灵儿跟我一起,让你老爸老妈打车!”

陈京将灵儿放副驾驶座,她姥姥抱着,陈之栋道:“后面能挤就挤着,打什么车?不要钱吗?”

陈婷月嘿嘿一笑,道:“京子开车慢,我想着打的早到,先去安排呢!”

钟秀娟道:“要你安排什么?都安排好了!就等我们去开饭了!”

于是一家人挤一辆车。目的地是在东城区政府后面的一处林荫道上,这里一家挂着红灯笼的川味菜馆很醒目。

陈之栋放下窗户,指着那几个红灯笼道:“就那边,哎呀!老石真能干啊。搞得这么堂皇,我们是比不了喽!”

陈京将车停在楼下,灵儿就嚷嚷说要吃冰糖葫芦。

刚才在十字路口,有几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吆喝,小丫头看到了,心中就想买,现在到了地头。还是念念不忘!

陈婷月道:“吃什么冰糖葫芦?就吃饭!姥姥给你点了最爱吃的肥肠……”

“不!就要吃冰糖葫芦,舅舅给我买冰糖葫芦……”

陈京道:“行了,你们先下车吧,我和灵儿调头去买几串冰糖葫芦,马上就过来!”

陈婷月道:“就你宠坏了孩子,比她姥爷和姥姥更宠她!”

她嘴上骂,但还是笑呵呵的下了车,等陈京调转车头去买东西回来。他将车停好牵着灵儿的手直奔川菜馆,他就感觉周围一些人的目光不对劲。

川菜馆的服务员都包粉红色的头巾,穿的都是蓝底白花的袄子。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就冲这边指指点点。

陈京走到服务台,服务台站着一个身形十分小巧的小丫头,她看着陈京,满含微笑,脸上红扑扑的。

陈京问刚才来的两个老人在哪个包房。

小丫头吃吃的笑,上下打量陈京,半晌才指了指后面道:“就在后面那个‘鹊桥相会’。”

“你们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都给我干活儿去!”

一个女孩的声音从二楼楼梯拐角处响起,大厅里面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孩连忙散去,眼睛却不住的往陈京这边瞅!

陈京摸了摸脸。很是尴尬。

他心想,自己脸上是不是粘了什么东西,怎么就这么多人往自己这边瞅?

小丫头灵儿格格的笑,道:“舅舅,这些阿姨们都在看你呢,阿姨们真漂亮!”

陈京神色一窘。在楼梯口,一个女孩恰在此时停住了脚步。

女孩个儿很高,头发高高的挽起,长长的脖颈上面挂着一条晶莹的吊坠,吊坠末端隠入洁白的开口衬衫中。

陈京看向她的时候,她也正往陈京这边看,两人目光对视,她的眼神惊慌失措的移开,脸上迅速染起了两团红云。

陈京愣了愣,道:“石英?你是石英?”

女孩红着脸,连连点头,道:“是陈京吧!陈伯他们去后面了,你……你……变化太大了!”

在这个场合见到一个熟悉的女孩,一下把陈京的思绪拉回到了十几年前。

那个时候父母都在小学教书,家也住在学校分的教职工宿舍里面。

教职工宿舍很简陋,有一个小院子,那个院子就是陈京和儿时伙伴们一起玩乐嬉戏的地方。

石英的父亲叫石敬唐,当时是那所学校的校长,陈京和石英认识也就在那个地方。

后来石敬唐调到别的学校去了,陈京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尽管十几年没有见面,今天一见,陈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你的变化也不小啊!当年的小鼻涕虫现在长大了!”陈京笑道。

石英脸一红,瞟了陈京一眼,道:“你才小鼻涕虫呢,你又比我能大得了多少?”

小丫头灵儿拍手道:“舅舅小鼻涕虫,小鼻涕虫喽!”

她一手抓住冰糖葫芦,另一只手就往这边拍,动作有些笨拙不协调,很萌很可爱。

陈京讪讪的笑笑,摸了摸灵儿的头道:“这是我外甥女,大姐婷月的女儿!小名叫灵儿,灵儿,叫石阿姨!”

“石阿姨好!”

石英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她目光投向灵儿,道:“灵儿真乖,跟他妈妈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灵儿吃冰糖葫芦,给阿姨一个好不好?”

灵儿眨巴眨巴眼睛盯着石英,有些警惕的往陈京后面躲。

陈京笑道:“得了,阿姨逗你玩儿呢,才看不上你的冰糖葫芦!”

灵儿却从一串冰糖葫芦中取下一颗递给石英,道:“给你一个最大最圆的!”

石英哈哈大笑,竟然将一颗冰糖葫芦接到了手中,喂进嘴中,点头道:“真好吃,灵儿送的礼物最好!”

灵儿高兴的大笑,手扯着陈京的手指道:“石阿姨真漂亮……”

石英愣了一下,脸一红,眼睛却若有若无的瞟向了陈京。

陈京有些尴尬,轻轻的咳了一声道:“石英,你先忙,回头我们再聊!我爸妈他们估计是等不及了,我先过去吃饭!”

川菜馆后院是一溜的包房。

包房的名字全是四个字,什么“八仙过海”、“桃园结义”等等,都取自于古典名著,而陈京进的包房却是“鹊桥相会”。

陈京推门进去,屋子里热闹异常,一个大桌子,周围赫然坐满了人。

他微微愣了愣,陈之栋已经站起身来,道:“京子,过来!石叔叔你还认得不?”

石敬瑭年龄比陈之栋小一点,陈京对石敬瑭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几年之前,他隐隐约约记得,石敬瑭当年眉毛很浓,眼睛经常睁得大大的,看上去很有威严!

现在十几年不见了,石敬瑭相貌轮廓依旧,只是头上生白发了,眼神也柔和了很多,岁月不饶人,也出老态了!

陈京上前客气的道:“石叔叔好!”

石敬瑭哈哈大笑,伸出手来和陈京握手,道:“哎呀,这孩子变化太大了,如果在外面挂单见着我指定是认不出来了,老陈,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坐,坐!”他拉陈京坐。

陈之栋又指了指他身边的一身贵气的妇人道:“这是石婶儿!”

陈京以前没见过石敬瑭的老婆,只隐隐听说她在国企上班,做高管,看现在这模样,其看上去比石敬瑭年轻了不少。

“石婶儿好!”陈京道。

“我姓苏!”女人上下审视陈京,眼神很锐利,让陈京感觉有些怪异。她指了指身边的中年男人道:“这是我弟弟,苏廷耀!”

“苏叔好!”陈京冲中年人点头。

苏廷耀点点头,指了指椅子,道:“坐吧!”

陈京坐下去,就感觉很多目光往自己这边聚焦。

石敬瑭道:“石英这孩子,怎么还不来?都要开饭了!”

他老婆道:“外面有客人吃饭,英子忙着张罗去了,我们不用管她!”

石敬瑭便道:“老陈,钟老师,今天我们老朋友聚首,喝杯酒?”

陈之栋道:“一切听从领导安排,您要喝,我就陪您!”

石敬瑭大手一挥道:“今天别说领导不领导的,你我是老同事,你比我大,我就叫你一声老哥!”

“春霞,拿两瓶楚城老窖过来!”石敬瑭冲门口的服务员嚷嚷道。

苏廷耀抬手道:“酒我那里有!”他从腰间取下一串钥匙递给陈京道:“小陈,外面那辆黑色的桑塔纳,后备箱有两瓶茅台,你去拿过来吧!”

陈之栋忙道:“苏区长,今天我请客,哪有你拿酒的道理?”

苏廷耀道:“行了,陈老师!我们不拘泥那些俗礼,小陈,去!”

陈京愣了愣,他半晌才回过神来,从苏廷耀手中接过钥匙,快步出去……

他刚刚关上门,便听见里面石婶儿道:“这孩子啊,怎么有些木讷,我家英子眼光可挑得很……”

陈京愣了愣,呆立当场!

弄了半天,陈京就感觉不对劲,敢情今天这顿饭却是一顿相亲饭,这都是什么事儿?

陈京有些尴尬,一抬头却见石英往这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