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8章 你算什么东西?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你算什么东西?

陈京和石英坐在一起,陈京的左边便是石英的舅舅苏廷耀。

说是吃饭,但是这样的饭局气氛太诡异,让陈京如坐针毡,浑身上下不自然,胃口早就没了!

通过闲聊,陈京知道苏廷耀现在在东城区政府干副区长,而石敬瑭在区政府后面搞个馆子,也就借他舅子的一块牌子,区政府一些干部和一些小饭局一般都在他这里签单,石敬瑭的生意也就一直做得红红火火。

有苏廷耀在桌子上,让陈京感受到了石家今天阵容的强大。

不仅是石敬瑭的老婆老是往自己身上瞅,苏廷耀隔三差五的老问自己问题。

苏廷耀问陈京以前在哪里工作,陈京就回答他说自己以前在德高。

苏廷耀皱皱眉头,道:“德高那个地方太穷,这几年虽说发展得不错,但是毕竟其基础薄弱,发展的空间比其他的市要大,光看幅度看不出什么来!”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听说你现在在省委上班?”

陈京点头道:“在省委组织部,今年才调进来!”

钟秀娟在一旁插言道:“京子就是工作太忙,不然不会老大年纪了,对象都还没有!这孩子啊,太实诚了!”

苏廷耀笑笑道:“基础性工作就是这样,都忙!”他转向陈京问,“你每天工作都忙些什么?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吗?”

陈京道:“就是写东西,都是干的文字活儿!”

苏廷耀听陈京这样说,就有些皱眉头了。

在组织部里面天天干文字活儿,那就是秘书。

干秘书工作,如果不是运气特别好,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是难出头的。

尤其是省委大院,门户太深,有很多秘书一干就是半辈子。难有出息!

苏廷耀不问话了,场面就有些冷清。

石敬瑭的老婆叫苏梅芳,一直在国企工作,一直都是做管理工作。

本来今天这个饭局。她就一百个不情愿的,她苏梅芳的女儿,人漂亮,又能干,还愁找不到好女婿?

据她掌握的情况,现在追求她女儿的各方青年才俊就够一个加强排,这里随便挑一个出来。哪个不是既能干又有钱的?

可是老头子石敬瑭固执,非得说姑娘家嫁人要嫁可靠人家。

外面那些整天依靠父母有几个钱,在外面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儿,根本就不靠谱,让闺女嫁给这些人,以后就没法过日子。

石敬瑭还是老思想,找女婿要先看人品,非得说陈之栋家里有个孩子不错。要约一起让女儿看看。

苏梅芳是拗不过他,才有了今天这饭局。

可这顿饭吃得,一问陈家住的地方。还是老房子。还有,人家现在年轻人开的车都是光鲜得了不得的车,可陈京开过来一辆破桑塔纳。

这明显就是没房也没车的人。

而且,一问工作是个秘书,省委院子里一个砖头扔过去,砸到十个人,有九个半都是秘书。

一般秘书如果没跟对领导,不受领导赏识,那根本就是没有出息。

场面冷清,石敬瑭呵呵笑道:“京子。来,端起杯子我们来碰一个!省委院子好,组织部更好,能够多接触领导,就能多学到东西!年轻人嘛,最忌浮躁。

踏踏实实做事。终究是有机会的,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啊!”

陈京端起杯子,一旁的苏梅芳脸色就不好看了。

她顿了顿,道:“你说现在的年轻人啊,小时候都看不出什么,一长大就是各自有各自的天空了!陈老师你们家的京子现在走上了仕途!”

她指了指身边的石英,道:

“至于英子嘛!这孩子心大,一心想出国!你说我们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孩子们出息?现在国外几所大学都要这孩子,我和她爸爸最近头疼哦!”

苏梅芳这样一说,陈之栋脸色就尴尬了,钟秀娟本是满脸笑容,也迅速淡去。

石英不高兴的道:“妈,你说什么呢?谁要出国了?”

苏梅芳板着脸道:”公费出国的机会,你不把握住,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苏梅芳一板脸,石英就红着脸不说话了,她胸脯因为激动不住的起伏,眼睛却瞅向了陈京。

陈京端起杯子和石敬瑭碰过,将杯中就饮尽,道:

“石叔,我喝干,您随意!年纪大了,喝酒不可太多,伤身体呢!”

石敬瑭将酒杯中的酒干了一半,道:“这孩子实诚,我就听你的,不多喝!”

他放下酒杯,扭头看了妻子一眼,皱眉道:“你刚才说啥呢?尽胡说八道,孩子的前途要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思,父母不能够粗暴干涉!”

苏梅芳便道:“那成,你这话我最爱听,我尊重孩子的意思,你也要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思,你不能搞双重标准!”

苏廷耀一见两人吵起来了,摆手道:

“行了,那些事后面说!今天请陈老师一家吃饭,不不争这事了行不行?今天的饭局主要是姐夫和陈老师这一对老兄弟相聚,大家都开心一点嘛!”

陈之栋淡淡的笑了笑,道:“石校长,今天我们重聚,是十几年第一次重聚!你是我的领导,看来我是有些高攀了!”

石敬瑭一愣,道:“这是什么话?老陈……”

苏梅芳打断石敬瑭的话道:“陈老师,你们是多年的老同事,都退休颐养天年了,以后多走动,今天这顿饭您来捧场,就是给我和老师的面子,这顿饭算我和老石两人请客了!”

陈婷月在一旁早就心中不爽了。

陈婷月也是个直肠子,她冲汪瑞国使眼色,让他出去结账,嘴上道:

“石叔,石婶儿,今天我们来捧场,这顿饭钱肯定是我们付,咱还不习惯吃白食呢!”

苏梅芳愣了愣,一直闷头大快朵颐的小灵儿忽然抬头道:

“老师说过了,不要随便接受陌生人的馈赠!小心遇到坏人!”

小丫头这一开口,一屋子人全愣住了。

苏梅芳神色很尴尬,脸涨得通红,凑到灵儿面前道:“小妹妹,你说谁是坏人?我是坏人吗?”

灵儿用手指向苏廷耀道:“他最坏!老说舅舅工作的地方穷,舅舅是人民公仆,工作都是为了老百姓呢!”

苏廷耀愣了一下,本来就很尴尬的脸更加难看了,他瞪了瞪眼睛,道:“小孩子胡说,你舅舅是人民公仆,我也是!你是哪个学校的,我跟你老师打电话,说你在家不听话,没礼貌!”

灵儿眨巴眨巴的看着苏廷耀,从陈婷月身上溜了下来,跑到了陈京身边,半晌她露出一个小脑袋道:“你才不是呢!你哪里能跟我舅舅比,姥姥说当官的肚子大,都是吃多了老百姓血汗的……”

苏廷耀生得肥胖,的确是个大肚子,灵儿童言无忌,这一说,一屋子人都傻了眼。

陈之栋瞪了外甥女一眼,道:“灵儿胡说什么?快跟苏姥爷赔罪!”

苏廷耀嘿嘿的笑,脸色铁青,沉吟了半晌道:

“现在的孩子,老师都是怎么教的?这么缺乏教养的孩子,如果现在不抓紧教育,以后长大了,我们的国家和社会还有希望?”

他眼睛看着陈京,道:“小陈!怎么了?你还在护孩子?”

陈京轻轻的把灵儿抱在怀中,淡淡的道:“苏副区长,童言无忌!您这么大岁数了,还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苏廷耀愣了愣,铁青着脸道:“好,好!好一个童言无忌!那你倒说说,我苏廷耀怎么又吃了老百姓的血汗了?我苏廷耀为党和人民工作大半辈子了……”

陈京笑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孩子的话较真什么?再说,为官之人,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苏副区长,您无需太过激动……”

陈京说话不阴不阳,把灵儿抱得很紧。

本来,在陈京看来,这相亲的事儿就是不靠谱的事儿。

相亲不成,自己老爸和石敬瑭多年的老关系,大家一起吃顿饭也是老友相聚,其乐融融,大家好聚好散。

但是局面出现这样的变化,他有些始料未及。

如果是因为大人之间出现口角,陈京自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好是大家不要心存什么芥蒂。

但是偏偏这事出在外甥女灵儿身上,陈京又怎能让外人叱喝自己的小外甥女?

局面僵持,饭局自然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陈之栋和钟秀娟都站起身来说吃饱了,陈婷月两口子也放下了筷子,汪国瑞已经出去把帐结了,都摆出一副要走的模样。

陈京抱着灵儿,走到石敬瑭身边道:“石叔,今天实在是唐突!小孩子童言无忌,搞得大家不欢而散,我在这里跟您道歉了!”

石敬瑭张张嘴,一句话没说出来,支吾了半天,才道:“我送送你们……”

石敬瑭相送,石英脉脉的跟着父亲后面。

走到门口,苏廷耀忽然道:“英子,回来!”

石英愣了一下,就要往回走,陈京回头道:“石英,你去忙吧!”

石英却站住的身子,她娇俏的脸颊通红,捏捏诺诺的道:“陈京,今天……今天对不起……”

她正要再说什么,缓缓的驶过来几辆小车停在了门口,里面三三两两下来了七八个人,馆子里来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