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89章 狗眼看人低!

第四百八十九章 狗眼看人低!

,nbsp;本来不大的馆子,一下来了七八个客人,门口就有些喧嚣。

苏廷耀眼睛好使,一看见来人,他胖胖的身子一下变得灵活轻快起来,从大堂几步就走到了门外。

隔着老远他脸上就开始笑:“哎呀,沈书记,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欢迎欢迎,英子,快去安排包房,沈书记来了!”

七八个客人下车,很有秩序。

领头的是一个干干瘦瘦的中年人,他上身着一件雪白的衬衫,衬衫扎在裤子里面,手上戴着腕表,一看派头就是领导。

苏廷耀快速迎过来,他却站立不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就在苏廷耀快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神色一滞,忽然迈开步子。

苏廷耀手伸到了他面前,却被他一手扒开,他十分灵活的绕过苏廷耀肥胖的身子,快步走向一辆十分不起眼的桑塔纳轿车。

陈京在这边抱着灵儿正在开车门,便感觉有人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他很自然的回头,便看到了一个瘦个子中年人,他微微皱了皱眉,脑子里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啊!

“您是……陈处长?”瘦个子中年人试探的问道。

陈京眉头一拧,道:“你……是……”

中年人脸上化开,露出笑容道:“您不认识我,我叫沈华山,以前是王凤飞书记的副手□凤飞书记请吃饭的那次,咱们同过桌!”

陈京愣了愣。脑子里立刻响起了沈华山这号人。

作为组织部干监处的处长,所有省管干部的名单,陈京是经常翻阅的。

虽然省管干部名字太多,他不可能全记得,但是楚城市的几个区委书记的名字,他还是有印象。

他伸出手来道:“是沈书记,你好。你好!怎么?来吃饭?”

沈华山一听陈京竟然记得他,脸上大喜,道:“我们刚刚下去走一走。回来肚子就饿了,办公室老刘说老苏的姐夫在这里搞了一个川菜馆,很有特色。我这就过来尝尝味道了!”

沈华山和陈京握手,久久不松!

他冲身后喊一声,道:“都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一众人得到沈华山的号令,全都凑了过来,沈华山道:“这是省委组织部陈处长,干监处的一把手!他和我们以前王书记可是好朋友呢!”

沈华山松开手,接二连三后面的人就上来向陈京问好,一个个态度恭敬甚至有些拘谨。

省委组织部干监处,这可是很多干部听到名字就发抖的地方。

陈京是干监处的一把手。全省省管干部都在他的监督之下,其手上的权柄可想而知。

今天站在这里的大都不是省管干部,还没有资格进入陈京的视线。

可是这样的身份差异,让他们更是惶恐。

沈华山道:“陈处,相逢不如偶遇。今天既然碰见了。咱们一起进去喝一杯薄酒,也算是您领导体察民情嘛!”

陈京摆摆手道:“今天不行!”陈京指了指车里面,“我老父亲和母亲出来一起吃饭,一家人聚一聚,就不叨扰你们了!”

沈华山一听车里面坐的是陈京的父母,连忙凑过去问好。口称叔叔、阿姨,态度非常热情。

他转过身来道:“老苏,你去我车后面把两个箱子搬过来,陈处长好不容易来一次,咱们东城人民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是不是这个理儿?”

苏廷耀一直呆呆站在一旁,脑子早就懵了!

陈京是啥?不是秘书吗?怎么成了组织部干监处一把手?

就在他愣神的当口,沈华山钥匙已经扔到了他的手上。

他接过钥匙,立刻回头去车里面抱东西,他想找个帮手,可是沈书记身边的人都围在书记身边,他哪里能找到帮手?

幸亏开车的司机小伙灵活,打开后备箱将两箱东西抱过来。

陈京看向沈华山道:“沈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华山道:“陈处,我沈华山不能被别人说我不懂规矩!您都来我东城区政府后门了,又恰好被我撞上了,我这不代表东城人民欢送一下你,以后王书记我都没脸见!”

他语气放缓,道:“放心陈处,组织纪律我知道!这就是一点烟酒!你可千万要给我老沈一个面子!”

沈华山冲后面努嘴,早就有人心领神会把陈京的后备箱给拉开了,将两箱东西塞了进去。

小丫头灵儿已经被陈京放进的车中,她忽然伸出脑袋道:“里面有糖果没有啊!”

一众人被她说的一愣,沈华山哈哈笑道:“怎么?陈处,这是你闺女?”

陈京道:“是我外甥女,这丫头人小鬼大,尽惹事,您可别听她的!”

沈华山凑过去道:“小妹妹,你想吃糖果?伯伯带你去买怎样?”

灵儿摇摇头,道:“老师说不能接受陌生人的馈赠,怕遇到坏人!”

沈华山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道:“这孩子乖,老师教得好,也很听话,长得特像陈处您呢,老辈人说外甥像舅舅,还真是有道理!”

他从口袋里变戏法似的摸出一个红包,塞在灵儿手上道:“小鬼头,自己去买糖果,想吃什么糖果吃什么糖果!”

陈婷月在车中一看这情形,忙摆手道:

“书记,这可不行,你可别宠坏了孩子!”

沈华山大手一挥道:“妹子,我可是给孩子的,小孩子嘛,就是一个兴致,你可不能跟我见外啊!”

陈婷月还待再说,陈京道:

“行了,沈书记的一点意思就收下吧,这是咱灵儿自己主动要的一点彩头呢!”

沈华山大喜过望,连夸灵儿乖巧,心中非虫服。

陈京收他的东西,那就是没把他当外人。

要不然,放眼整个楚江,有多少人想着盼着能有机会和陈京走近关系?陈京哪又能人人给面子?想想都不可能!

沈华山在官场滚打,个中厉害他清楚,分寸也擅长把握!

他和陈京之间有王凤飞这层关系在,他送点东西那就是正常分寸,如果没这个条件,他也不敢这么放肆!

陈京和沈华山寒暄。

一旁的苏廷耀脸色极度尴尬,他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

他在官场快滚一辈子了,一副招子还是瞎抓的,自己怎么就这么混?人家一个处长自己就看不出来?

苏廷耀尴尬,站在不远处的苏梅芳也早就傻了眼。

她睁眼看着一众人将陈京团团围住,每个人脸上都笑开了话,说话的语气都是恭敬客气,小心翼翼。

而陈京却挥洒自如,领导派头十足,和刚才判若两人!

她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陈京是组织部的领导,自己女儿跟着他,那整个老石家都光耀门楣了,那可是八辈子才能修得到的福分呢!

陈京眼睛没有四处逡巡,和沈华山客气的告别后钻入车中,将汽车开动,道:“今天让你沈书记破费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他开动汽车,那辆破旧的桑塔纳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所有的人都站定,直到陈京的车消失不见……

苏梅芳脸色涨红的走到石敬唐的身边,道:“老石,今天这事……”

石敬瑭皱皱眉头,道:“还不是都怪你?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看人不要开外表,要看内心。你呀,脑子里面满脑子浮躁思想,以后咱女儿迟早要毁在你手上!”

石敬瑭怒气冲冲的转身,良久,他再一次回过头来看向道路的尽头,心中尽是遗憾:“陈之栋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可惜咱家英子……”

石英早就躲了起来,她找了一处包房,恰好将外面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她掀开窗帘的一角怔怔的看着陈京消失的方向发愣,脑子里面想起了孩提时候的那些事儿。

陈京的变化太大了,她第一眼看到陈京,就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她使劲的甩了甩脑袋,将脑子里面所有的杂念全部甩出去,下牙齿狠劲的咬着嘴唇,眼眶渐渐的红了!

陈京驾驶着车往回走,陈婷月将灵儿手中的红包那过来一打开,道:“嘿,里面竟然有两百块,这个沈书记出手还真大方!”

陈京淡淡的道:“算是人情债吧,以后有机会要还!”

陈婷月嘿嘿一笑,道:“那是你的事儿啊,我和你姐夫就当这钱是白来的!”她顿了顿,道:“京子,你刚才没看那苏廷耀还有苏梅芳那脸,都成绿色了。

哼,真是狗眼看人低,他们看不上咱家京子,咱家京子还看不上她那闺女呢!真不知他们神气什么……”

钟秀娟在一旁道:“都是老陈你出的馊主意,我早就说了老石的老婆厉害,势利,你偏偏就是不听!今天怎么着?不欢而散了吧!你和老石这么多年的感情都因这事蒙上了阴影,你说你这是为哪出?”

“都别说了!”陈之栋脸色变得不好看,“我为哪出?还不是看到京子这个年纪了老婆影儿都没有?你不想抱孙子啊,你不想我想呢!”

陈之栋这样一说,钟秀娟就不说话了,两个老人都沉默了。

陈婷月在一旁道:“京子,你看到了吧,你看你把爸妈急得,你这是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