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2章 这就是敲打!

第四百九十二章 这就是敲打!

~日期:~11月09日~

屋里有一股子烟味儿,很呛人!

赵安想捂着鼻子,心中却有些发虚。

陈京点着一支烟吞云吐雾,氤氲的烟雾在他头顶盘旋,让赵安觉得眼前的这个处长更加神秘。

陈京脑子里想什么,他捉摸不透,按照年龄来说,陈京的年龄比他还小,但是共事过几次,赵安已经将年龄这事淡忘了。

在他眼中,陈京和部里的那些深不可测的领导没有多少区别,他站在你面前,那种的无形的压力就能将人束缚住,总让人浑身觉得不舒服。

陈京大手一挥,将韩强处理了。

可是接下来,赵安查出了这么多问题,陈京却全部将这些卷宗按住了,一个都不发出去,这让赵安搞不懂陈京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陈京不是一直都强调要公平公正,要敢于办事,敢于得罪人吗?

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刹车了,这不是有顾虑是什么?

“赵科长,你知不知道这一次省领导让我们彻查楚城酒店集团班子的问题,其目的究竟何在?”陈京猛然摁下烟头,抬眼望着赵安。

赵安摇摇头,陈京一笑道:

“省领导的意图,是要给楚城酒店集团的改革创造一个好的条件!如果楚江酒店集团一直都是这样危机重重,一直都是这样一盘散沙,可能改革没开始,其先就宣布破产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所谓的酒店集团改革就成了一个笑话,甚至是一个闹剧!”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这个任务对我们来说有些重,因为处理这些问题,很复杂!楚城酒店集团这么多年的发展,省里面给予了多高的期望?

又有多少领导在这上面付出了心血?

如果我们动作太大,把所有的问题都翻了出来,不仅仅是得罪人的问题♀样会伤很多人的心,到头来我们一个小小的干监处,是承受不了这些压力的!”

赵安点头道:“这我懂,处长考虑深远,给我算是上了一课!”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你不用恭维我,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一些,并不是消你理解我。而是消你不要在这件事情上犯错误!”

赵安一愣,心不由得一紧!

陈京看向他道:“坐吧,不要站着了!”

赵安依言坐在沙发上,却不敢屁股全坐实,还留了一半的空间。

陈京道:“事儿要做,要达到省委和省政府领导的要求,但是我们又不能一味的靠莽撞,这就要求我们怎么有智慧的去做事了!”

“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还是要依靠他们自身去解决,处理韩强n一个开始♀个头我们开,但是后面的事情我们却不能全都做了!他高寿山掌控楚城酒店集团这么多年。如果连这个局面都控制不住,他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

赵安心一惊,差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在这一瞬间,他明白了陈京的意图。

现在楚城酒店集团陷入了这么大的危机,高寿山被查得鸡飞狗跳,夸张一点说,现在的高寿山。就是被一条逼上了绝路的狼。

狗急了还要跳墙,何况他是一条狼?

现在在楚城酒店集团内部,扳倒高寿山的呼声相当高。他现在是四面楚歌。

而这些人中,韩强就是高寿山需要面对的一个强劲对手,现在韩强被陈京个处理了,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政府和组织对楚城酒店集团有了一个态度,这个态度并不一定是置高寿山于死地。

高寿山收到了这个信息,他会怎么办?

现在的高寿山,给他一点颜色,他就可能开十家染坊,陈京帮他清掉了韩强,他还不死命的为痹己的位子奋起反击?

他一旦反击,楚城酒店集团内部的问题还用得着去查?

陈京这一手,就是挑起集团内部窝里斗,让他们自己人搞自己人,然后最终把局面给稳定住,从而达到预期的效果。

赵安不傻。

他在机关混了这么多年,论心计他也是年轻干部中的翘楚。

这些问题他是没考虑到,一旦陈京给他点拨,他立马就能想通其中的关窍。

而他一想通其中的关窍,一颗心就开始快速跳动。

陈京厉害啊,处理事情的手段让人叹为观止,轻轻的一动,把事儿就处理得恰到好处,不留一丝一毫的后患!

“四月十七日那天你干什么去了?”陈京盯着赵安问道。

赵安愣了愣,道:“那一天……那天部里开会,下午我陪同赵副处长去了一趟东城……”

“晚上呢?”陈京追问道。

“晚上……”赵安脸一白,额头上的汗珠沁出来了,费了很大的劲儿,他才道:“晚上……晚上在维也纳酒店吃饭,当时高……高寿山说是要斟酌维也纳酒店新总经理的人选,赵……赵处带我去的……”

赵安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就瞒不过陈京。

陈京问这个话,肯定就是问赵安去和高寿山吃饭的事儿。

陈京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手轻轻的抚摸沙发的扶手,就如同抚摸情人的脸颊一般温柔。

房间里面很静,但是赵安心中却是翻江倒海。

他猛然想到,陈京明明是没必要再调查楚城酒店的问题,他又为什么让自己去继续调查?他将调查的卷宗全部压住,其意图又在哪里?

他心念转动,立刻就想到了高寿山!

楚城酒店集团的班子有那么多问题,高寿山作为集团的掌门人,他的问题呢?

高寿山也有问题!

赵安这样一想,心中就觉得不妙,他也有些明白陈京说不消他犯错误这句话的意思。

陈京不去亲自动手解决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不代表他不掌握这些问题。

现在这些卷宗都在他手上压着,谁有什么问题他清清楚楚,这样一来,一切的主动都在他的手中。

高寿山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陈京都清清楚楚,一旦高寿山乱来,陈京一根小指头就可以结果他。

“行了,赵科长,我说的就是这么多,你自己去把握斟酌。还有一件事你要帮我想想办法,干部四处是负责国企领导的,现在楚城酒店出事,给他们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你尽量想办法去斡旋这件事,我们同属一个部门,沟通协调不好容易出芥蒂,那样就不好了!”陈京淡淡的道。

赵安站起身来恭敬的道:“是,处长!我一定努力去沟通,保证这件事情不影响我们处与处之间的关系!”

赵安站起身来,心还在颤动。

他想到了赵鞍山,心中很是发苦。

赵鞍山找错了对手,他的算计和算路乍一看好像锐利,好像是天衣无缝,可是赵安现在想来,赵鞍山的那几手,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赵鞍山心中还想着让陈京入楚城酒店集团的这个局,最好是能让陈京出面去帮助楚城酒店集团向欧朗那边伸橄榄枝,那样的话,高寿山可以薄,陈京也就休想脱身了。

而在组织部内部,赵鞍山脑子里幻想着陈京一味的莽撞,把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查得太多,问题干部太多了,给干部四处的工作造成大麻烦。

干部四处的处长李洪成可不是个善茬子,陈京和李洪成闹矛盾,他初来乍到,恐怕能难占据上风!

可是现在,赵鞍山的那些算计全数落空,陈京处理一个韩成,而且不涉及到四处什么问题,李洪成怎么和陈京闹矛盾?

更何况陈京把这事儿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赵安现在还不知道站队,他就是天下第一号傻瓜了。

陈京的敲打可以说是敲打到了赵安的筋骨上了,让他肝胆俱裂,没有胆量、没有勇气再和陈京对立,陈京只要哼一哼,他都心惊胆战,他还敢不执行陈京的命令?

权利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赵安今天是被好好的上了一课,他作为干监处唯一和陈京闹别扭的科长,现在彻底被敲打温顺了!

他纵然在有关系,再有背景,这些关系和背景都用不上了。

因为他清楚,陈京要整他,只要小指头动动,他就吃不消了!

官场终究是个讲实力的地方,省委的大院水多深?

这里面有多少的利益纠葛?

能进这座大院的人,有几个没有背景没有关系?

他赵安在其中是渺小的,不仅是他的背景渺小,他的人也很渺小……

眼睛盯着赵安消失在门口,陈京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他伸一个懒腰,觉得心身从未有过的疲惫,现在干的事儿,真不是人干的活儿,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这恐怕就是掌权者的无奈吧!

手机响个不停。

陈京慵懒的拿起手机接听:

“陈京!你呀,今天就是天塌下来了都得给我准时下班!我都等你三天了,你天天忙,天天有事!你说你……”方婉琦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陈京心情一松,哈哈笑道:“怎么?让你独守空闺,难以忍受?”

方婉琦在电话中啐了一口,道:“真没一点正经!以前我还没看出来!”

“怎么?后悔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你给我滚回来!后悔你个头,我就喜欢呢……”

陈京愣了愣,神色愕然!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