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3章 未来岳父的打压!

第四百九十三章 未来岳父的打压!

方婉琦急着打电话,原来是方连杰忙里抽空从军区过楚城了!

方连杰自打进了军区首脑机关,算是上了紧箍咒,整天忙得不可开交,鲜少有机会出来和陈京哥俩相聚。

今天他一身军常服,笔挺笔挺,肩膀上的两杠三星异常耀眼。

和几年前相比,方连杰举止中的那份年轻和轻浮渐渐淡去了,隐隐已经有了军人那种独有的威严和气势,尤其是一双眼睛,很锐利,顾盼之间,给人的感觉尽是成熟和稳重。

“哎呀,连杰,你可是了不起啊!军区果然是个锻炼人的地方,你这才去几天,现在走出来模样就不一样了!精神抖擞、威风凛凛!”陈京笑道。

方连杰凑过来和陈京握手,他用力一使劲,陈京文弱书生,哪里是他的对手,疼得是龇牙咧嘴。

“嘿嘿,你还取笑我!我不使把劲儿还逼不出你的本来面目来。你说我变化大,我看你的变化才大呢!果然是省委领导了,说话都带了官腔,以后咱这个做小舅子的如不努力,恐怕得挨你猛训了!”方连杰哈哈笑道。

陈京甩了甩手,道:“以后可不许用这么大劲儿啊!今天见你有一大喜,我听所你谈媳妇了?”

方连杰脸色一滞,露出尴尬之色,含糊的道:“那……那是包办婚姻,俺那媳妇我就这次回去见了一面,还不知道对不对眼呢!”

方婉琦在一旁道:“什么不对眼?萧彤可是个好姑娘,人家年纪轻轻就进高院了。前途不可限量,你可得把握好这个机会,要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方连杰红着脸道:“姐,你少以这幅口吻说话,当初家里给你包办的对象不也挺好吗?你咋就要搞自由恋爱呢?不是萧彤不好,只是我不喜欢这种方式。

**重在那个味儿,搞得双方家长一起板着脸就把事儿敲定了。还有那个味儿?”

方婉琦怒道:“你这小子找打!”

方婉琦举手就要给方连杰一爆栗,他连忙往陈京身后躲。

方婉琦道:“行!我立刻给妈打电话,说你看不上人家萧彤。让家里把这事儿给闹黄算了!”

方连杰一愣,立马凑过来道:“别介!别介……”

“怎么了?”方婉琦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方连杰捏捏诺诺的道:“那个……那个萧彤的确还不错,尤其那股子傲气的味儿。很带劲儿!”

陈京和方婉琦对望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陈京道:“今天去外面吃饭,我和连杰喝几杯!这小子找女友了,得好好庆贺庆贺!”

“好,好!有酒喝最好,咱们军区禁酒,我都好久没开荤了,嘴巴里都淡出鸟儿来了!”方连杰哈哈笑道。

几个人都不是讲排场的人,没找什么名气大的地方,就在方婉琦住处附近找了一家特色菜馆。要了一个包房,让老板温了一壶楚城特色老窖,哥俩就喝上了!

喝了几杯酒,方连杰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他从南侃到北,说得是唾沫横飞。陈京和方婉琦两人也就当听众,两人偶尔碰碰杯,方婉琦到后来更是偎在了陈京的身边。

两人有些日子不见了,今天借这个机会,也算是搞点小浪漫!

方连杰皱皱眉头道:“得,得!你看你们。你们再靠近我可就说不下去了啊!我说你们是咋回事?怎么就不分个场合,这光天化日,还有我在身边,你们眉来眼去,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方婉琦一下坐直,抬脚就踢在方连杰的腿上,道:“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小心我揍你!”

方连杰面不改色的道:“我是实话实说!你揍我我也得这么说!”

方婉琦眉毛一挑,道:“你小子行啊,长本事了,敢跟我对台唱戏了。你小心我跟萧彤说说你的那些糗事,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方连杰脸色一变,道:“你可别乱来,咱不扯那么远……”

他顿了顿,端起酒杯又放了下去,道:“对了,有个事儿我这心中纳闷!这次我回去,我妈老是问陈京的事儿,你说这……”

方婉琦呆了呆,神情变得紧张,脱口道:“她问陈京什么?”

方连杰不紧不慢的夹了一夹菜,方婉琦怒道:“你说不说?你再不说我把桌子都跟你掀了,我看你再吃!”

方连杰嘿嘿一笑,道:“怎么?急了?我说老姐,你这也太重色忘义了,咱们可是姐弟,就因为这事我不回答你,你饭都不让我吃?”

陈京拉了拉方婉琦,拍拍她的肩膀道:“行了!能问什么事?他是诈你呢!”

方连杰道:“我还真不是诈你!陈京,实话跟你讲,你没当上那个什么劳子的县委书记,还真就是我爸在中间捣鼓了一下!”

陈京皱皱眉头,心往下一沉。

方连杰又道:“这事你可别往心里去,我老爸这人最古板,他就是这个性格!”

“可是,你没当县委书记,却一跃进省城还进了省委组织部,这个事儿啊,让我家老头子可是大吃一惊!呵呵,我们跟他说你怎么怎么厉害,他全不信,这下他是受教训了!

没让你当那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你一跃却成为了省委组织部的处长,你是没看见老头子那脸色,我看得心中就过瘾呢!”

方婉琦脸色阴沉了下来,气鼓鼓的道:“我就一直怀疑这事呢,原来还真是爸爸搞的鬼!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摆明要跟我过不去啊!”

陈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心中也有些不快。

他一直就奇怪,明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怎么忽然之间会变卦,原来问题赫然是出现在这里。

看来自己这个未来的岳父啊,就不是个善茬子,很难对付呢!

但是陈京又想,自己没能去临河,却进了省城,这是什么原委?毫无疑问,这绝对是有人拉了自己一把……

会是谁呢?

陈京忽然想到了汪鸣风。

是汪鸣风吗?他有这个能量?他虽然是省委书记秘书,兼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但是在人事方面,他能够有多少话语权?

“行了,行了!陈京厉害,不靠咱家也能青云直上,这事我老妈可是大感兴趣呢!丈母娘问女婿,问得我不胜其烦,我已经跟他说了,我找几个摄影师专门给陈京拍照。

然后把照片全部给她老人家送回去,让她好好看看她未来了不起的女婿!”方连杰笑道。

他举起酒杯,道:“陈京,来,咱俩再走一个!还是一句老话,我现在也领悟到了,靠人靠天靠祖宗,都不算英雄好汉!咱们兄弟就靠自己努力,我坚信假以时日,一定能够有出息!”

陈京端起酒杯喝他碰了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陈京和方连杰可不同,他出身平民,能够有今天他就感到十分满意了,但是,在他的内心,也是藏有青云之志的。

未来岳父看不上自己,这算什么?陈京内心的那股天生的傲气渐渐的滋生,方家势大,自己就偏不靠方家,就凭自己的努力和拼搏,看是不是就一定没有出头之日?

方婉琦渐渐的靠拢陈京,她的手使劲的抱着陈京的胳膊。

两人心意相通,陈京心中所想,她赫然能感觉到。

作为一个女人来说,能够嫁到一个拥有陈京这般风骨和气量的男人,她又夫复何求?

……

组织部人事处廖宏远处长一上班就到陈京办公室来,主要就干部监督处的人员配置问题征求陈京的意见。

陈京请他落座,廖宏远腆着大肚子道:“陈处长,你真是继往开来啊,干监处在你的手上,发展很快!我们全部门上下,大家都盯着呢!这一次又要给你们增加人员,你这个处啊,很快就会成为组织部里面最大的处了!”

陈京愣了愣,道:“是吗?我还真没注意这一点呢!实话跟你讲廖处,干监处的工作又脏又累,还得罪人!我这个处长啊,实在是如履薄冰,大家看到我们办案风风光光,其实背后的难处又有几个人知道?”

廖宏远哈哈一笑,一语不发。

陈京在组织部时间不长,但是他却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才能,现在干监处的人员已经超过了三十人,以后可能还要增加,现在部里都在传,组织改革工作,可能就要从干监处开始。

对陈京,廖宏远是不敢小觑了,他将人员配置计划表递给陈京,道:

“就这些人员,你要不要亲自看看,如果觉得不合适,我们再斟酌商量!”

他顿了顿,道:“对了,陈处,还有个事儿!我受人之托,想请吃赏光吃顿饭,你看你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抽一点时间出来!”

陈京蹙眉,心里咯噔了一下。

廖宏远这话说得直接啊,这让陈京几乎没有拒绝的空间。

谁请吃饭?

陈京马上就想到了一个人,高寿山!

在现在这个时候,只有高寿山最希望和自己见面谈谈了!而陈京在这个时候,却又最不想见高寿山,这个饭局怎么推辞?能推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