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4章 鸿门宴吗?

第四百九十四章 鸿门宴吗?

高寿山不是傻瓜。

他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陈京在有意的和他保持距离,而且陈京在处理楚城酒店集团问题的方法,他也心知肚明。

说起来他也算是老江湖了,现在他身为楚城酒店集团的董事长,他的级别是正厅级。

在几年前他本有机会离开酒店集团去下面市里干一任党政正职,如果是那样,他就算是彻底的走入仕途了!

从级别来说,陈京一个处级,和他整整相差了两级。

而从年龄来说,他比陈京大了二十岁,姜是老的辣,二十岁这个距离就是一代人了,一只老狐狸对阵一只小黄毛雀,这本是没有太多悬念的事儿。

但是高寿山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来自陈京的压力。

陈京跟他把路都算好了,一步步怎么走,都画了条条框框了,高寿山任是有孙悟空的本事,竟然都只能按照陈京给他画的格子往前走,稍微偏差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在干监处的问题上,高寿山是下了功夫的。

当初赵鞍山还没登上处长宝座的时候,他就想办法将赵鞍山拉拢到了自己的身边。

可是他怎料到半路杀出个陈京,赵鞍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的干监处,高寿山甚至不敢和赵鞍山过多的接触。

因为赵鞍山不仅干不了事,反而接触多了会引起陈京的猜忌,陈京想要动他高寿山,现在是太容易了!

有些忐忑,高寿山在三江鱼馆门口来回踱步,这么多年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忐忑过,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摸不着陈京的脾气,更弄不清陈京背后究竟有什么背景。

陈京来得突兀,什么时候德高培养出了这么一个厉害角色?

一辆破旧的桑塔纳轿车缓缓的驶过来。高寿山连忙一溜小跑的迎了过去。

陈京将车停在车位上,高寿山已经帮他拉开了门。

这个动作让高寿山的一帮随从大跌眼镜,这可是赫赫威凛的高总啊,车中什么牛人。竟然劳动他亲自开门?

陈京下车,道:“高总,你太客气了!你是领导,你这是要折杀我不成?”

高寿山讪讪的笑了笑,道:“陈处长,我现在是垂死之人了,什么领导不领导的。现在放眼整个楚江,也就只有你这尊菩萨可以救我了!”

他顿了顿,道:“行了,这些沉重的话题我们先不谈,先进房间,我选择这个小馆子怎么样?还够清静吧!”

陈京笑了笑,道:“三江鱼馆很有名,说起来其前身也是你们集团的。当初你放弃这个地方,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有些不明智了!”

高寿山道:“当年我太自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现在回过头来看就觉得滑稽。人啊,骄傲自负就是大忌!”

陈京瞟了高寿山一眼,高寿山这话自嘲得很深刻,不是那种假谦虚。

在一旁人的簇拥下,陈京被请到了包房中。

三江鱼馆的老板娘周婷风情万种的走进来,娇声笑道:“我说今天怎么高总亲自迎客呢,原来是陈处长来了,陈处长一来,我们三江鱼馆气象都不一样了!”

廖宏远腆着肚子笑道:“周总,怎么不一样了?你不会是被陈处长的英俊潇洒给迷倒了吧!咱这些人来可没见你这么说哦!”

周婷脸微微一红。但是还是大方的道:“廖处长,这话可不能乱说。陈处长何等人?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入他的法眼?为了欢迎各位领导前来,我专门让人去德高那边买了地道的松阳菇。

千金难买松阳菇,这道菜算是孝敬各位领导了!”

“那不行!陈处长来了,你周总怎么也得陪着咱们领导喝几杯!”高寿山道,“给周总搬个位子来。你待客得诚心!”

周婷也不推辞,找了一个椅子就坐下,服务员上菜很快,一会儿功夫,一桌子菜就上齐了。

高寿山八面玲珑,特别会搞气氛。

他只字不提工作的事儿,就是劝大家喝酒,他特别擅长讲笑话,说的笑话都是带点黄的,博人一笑又不显得太下流,嘴皮子功夫的确了得。

他敬廖宏远喝酒,说要干杯。

廖宏远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能干!

他便道:“当年有个小妇人,春情勃发了,家里男人又不在。她便想了一个办法,备了一桌酒叫小叔子来陪她喝酒,在喝酒的时候,小妇人就用了心,每次碰杯,两人都是浅尝辄止。

到了后面,等小叔子喝得差不多了,她就把就斟满,端起酒杯道:‘小叔,今天我们得干一次!’

小叔子摇头,道:‘干不了了,实在是扛不住了!’

小妇人便道:‘干不了也得干一次,你诺大一个男人,还干不了我这个小妇人?’”

高寿山说到这里,一屋子人都哈哈大笑,周婷红着脸,笑得花枝乱颤,却又觉得不雅,用手捂着嘴藏到了陈京的身后。

高寿山哈哈笑道:“廖处长,我这里就借人家小妇人的一句话,干不了也得干,不就一杯酒嘛!你比个娘们还不如?”

廖宏远无奈,只好和他碰杯就一杯酒喝干,然后高寿山便向他翘大拇指,道:“廖处长,真男人!能干!”

屋子里气氛很融洽,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陈京也是抿嘴好笑。

这个高寿山,的确是有几分本事的。

今天这个宴会,能够让他调动成这样的气氛,他能够如此放得开,也算是大将之风。

一顿酒喝完,高寿山又要请大家去洗脚。

陈京道:“大白天洗什么脚?大家吃饱喝足,都还有工作呢!”

高寿山拍拍陈京的肩膀道:“陈处,今天咱们楚城酒店业有个大事,那就是我们欧朗酒店隆重开业!我们去洗脚,去的地方就是欧朗酒店下属的澧宾休闲中心。

同为做酒店业的,我老高不能只说自家的东西好,我们对同行也得支持,你说是不是?”

陈京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点头道:“那行!我也去见识见识咱们楚城顶级酒店的风范!”

高寿山道:“那就好,我就坐你的车!其他的人我让黄总带过去,大家尽情的玩儿啊!”

在一阵欢呼声中,宴会结束。

陈京喝酒了不能开车,高寿山早就备了司机,两人乘一辆车直奔欧朗酒店的方向。

澧宾休闲中心占地面积极大,靠着楚城修建,进入这一大块区域,给陈京的感觉就像是进了一个度假村似的。

高寿山对这里竟然好像是轻车熟路,一会儿功夫他就带着陈京到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小楼。

他轻声对陈京道:“陈处长,这里的贵宾服务区很高档,咱们也去享受享受?”

洗脚按摩城装修竟然古香古色,陈京和高寿山进入房间,房间里面檀香袅绕,琴声阵阵,后面就是假山亭榭,很有江南的山水风情。

两个小姑娘穿着浅红色的工作服,头上包着头巾,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既靓丽又青春,很是惹眼!

高寿山冲两女摆摆手道:“你们先去休息,我们先谈点事情!”

两女点点头,亭亭的走了出去,轻轻的掩上了房门。

高寿山来回在屋子里面踱步,仔细的打量着房间的布置和装饰,良久,他叹了一口气道:“果然是国际品牌啊,实在是做得趋于完美,一个休闲中心能够在融入本土的特色如此地道,非常见功夫。

作为酒店业的同行,我是深深的佩服!”

他坐下来,掏出烟盒,给陈京递过去一支,自己点上一支。

“陈处长,现在我楚城酒店集团内部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了,有一批领导的问题,我已经直接向纪委等相关部门反应了。还有一些处以下干部的调整,我马上就会完成!

经过了这一次干部调整和整肃,我们的班子会有彻底的改变,新班子比老班子更有战斗力,更有上进心,楚城酒店集团的内部动荡,将会一去不复返!”高寿山道。

陈京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高寿山的动作很快,快得让他觉得有些吃惊!

这么快的速度,把内部问题全部扫除,这说明高寿山对楚城酒店集团的掌控力一直都相当的强。

陈京不动声色,高寿山道:

“可是,不管我们怎么改变,我们楚江酒店集团都不可能有以前的辉煌了!这一点毋庸置疑!”

高寿山指着方面的布局,道:“您看看这样的布局,您看看这座房间的每个细节,我们真的做不到这一点,永远做不到这一点!”

“我们楚城酒店集团是个什么集团?说是酒店集团,领导酒店的却是一批官员,包括我在内,都是官员!什么是现代酒店管理,什么是现代酒店理念,什么是至尊服务,这一些所有,我们都不知道!

官员就是官员,永远都放不下架子甘心去了解和学习服务人、伺候人的本事。这样的酒店集团怎么可能竞争过这些国际化的酒店大鳄?没有可能!永远都没有可能……”

高寿山语气中有些萧瑟,他轻轻的摘掉了老花镜仔细的擦拭,神态一下放佛苍老了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