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5章 露底了?

第四百九十五章 露底了?

陈京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沉重。

没来由的沉重。

这种沉重不是因为他被高寿山的话所打动,高寿山这样的老江湖,他的个人情感岂能当真?

官场啊,就是个大熔炉,进到了这个圈子中摸爬滚打,等走到一定的位置后,那首先得是演员,好演员。

在关键的时候,不会露几手演技,那根本就是不合格。

高寿山说得很动情,他深刻剖析了楚城酒店集团从历史一直到现在所遇到的种种问题和困难,以及楚江酒店集团在经营过程中,为了业绩和利润,不惜打压同行的种种不得已和内幕。

到最后,他神情萧索,他在楚城酒店集团干了八年,人生有几个八年,干到现在,他四面楚歌,一切成绩他没有,但说到罪责,他却是首当其冲!他不服啊。

陈京通过他的这一番讲话,心中想到了太多。

他想到了地方政府为了发展,为了数据,为了财税收入,有时候明知所作所为是和国家大势背道而驰,却依旧是那样做,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可能最大的原因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一届领导干一任,马上换地方。至要在这一任上各项政绩数据优秀,他就有提拔的空间和机会。

这直接导致了很多领导干部的短视,这个问题从楚江酒店集团这个案子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楚城酒店集团这么多年的经营,谁看不出其中的问题?谁不知道这样的经营方式,这样的地方保护是和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背道而驰的?

可是为什么这个问题一拖这么多年都没解决?

一直走到现在,整个大厦将倾的时候才想到要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这种保护以外,其他的行业,其他的产业还有多少没有被打破?

陈京脑子里面这么一想,就能够想到很多的案例,这些案例一如楚城酒店集团一般,要解决这些事情。还有太多太多的困难了!

高寿山的表演并不能让陈京感到同情,陈京心中只感到悲哀!

高寿山今天才知道这些问题吗?

他早知道这些问题,当初他有那么好的发展机会为什么一直都贪恋这个董事长的位子不肯离开?

高寿山留恋的是什么?不就是权势和金钱吗?

另外,从高寿山这个问题陈京还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争斗。

就在省委作出决议要动楚城酒店集团之前。楚城酒店集团一直都是响当当的金子招牌,说得不好听一点,这就是一块肥肉,这个董事长的位子就是一个肥差。

高寿山贪恋这个位子,无形中就给自己树了很多敌人。

人人都眼红,人人都看他吃香的喝辣的,他高寿山又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待多久?

这就是官场。官场就是个名利场,高寿山不知进退,今天楚城酒店集团一旦有事,别人就会落井下石,当初他们对楚城酒店集团有多眼红,现在他们就会踩得多么凶,这是人性使然呢!

陈京没有把心中所想和高寿山交流,等高寿山一番表演完毕。他淡淡的笑了笑,道:

“高董,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说了这么多。究竟是想说什么事儿!你总不会感情没地方宣泄,专门开了这么一个豪华的包房,和我就谈这些吧!”

高寿山尴尬的笑了笑,笑得很勉强。

陈京不是刚学会走路的三岁孩子,他的这些心机和手腕使不上力,这让他觉得老脸发红。

他沉吟了良久,道:“陈处长,作为我而言,工作做到这个程度,我已经是尽最大努力了!现在我集团内部已经稳定。但是外部的危机依旧没办法化解!

尤其是欧朗酒店集团,他们的实力太强,背景太硬,我们已经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但是还是没办法得到他们的谅解!

这些年酒店集团犯的错误太多了,这些材料已经被欧朗集团高层都搜罗到了。

如果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官司打起来。我们必输无疑。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酒店集团就可以说是走到末路了……”

高寿山不住的摇头,神情很是动容。

陈京皱了皱眉头,心中暗暗叹气。

高寿山说得很隐晦,但是陈京却听明白了!

楚城酒店集团这么多年,干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儿?所谓和欧朗的那一次恶意竞争,恐怕只是小儿科罢了。

如果这一次和欧朗的公关失败,一旦把这些所有见不得光的事儿都暴露出来,对危机中的楚城酒店集团是致命的打击,恐怕省里想改革酒店集团的计划最终不得不修正成收拾乱摊子的计划吧!

陈京自顾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支烟来点上,脸色渐渐的阴沉!

高寿山说得可怜巴巴,但是言辞之中却有耍赖的意思。

那就是这事他就只能干成这样了,后面的事儿他就撂挑子不干了。

他现在反正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楚城酒店集团既然已经成这样了,最后硬是玩完了,大家大不了同归于尽?

陈京身上可是有秘密任务的,这个任务是陈之德交给他的。

陈之德的要求是陈京必须想办法保护楚城酒店集团,为下一步的企业改制创造有利的条件,高寿山显然是洞悉了这一点。

他怎么能洞悉这一点?他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自己的底牌?

陈团和陈林!

陈京猛吸了一口烟,将烟头用力的掐灭!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高寿山,道:“高总,酒店业你比我懂,我可是真的外行了!这件事儿既然这样,你写个报告出来,把情况向上面汇报!我干监处只管干部,这些事儿你跟我谈,你也不觉得找错的对象?”

高寿山道:“陈处,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是逼得走投无路了,现在欧朗那边硬得很,看他们那个架势,是和我们不死不休!今天他们开业,陈副省长亲自出席并剪裁,你是没看到那个阵势,全城轰动啊!

他们的背景那么深,我甚至觉得下一步我们要改制,说不定他们都会横插一杠子,以后楚城酒店业的巨头可能非他们莫属了。

他们有这个野心,这么好的打压我们的机会,他们哪里愿意放弃?”

陈京笑了笑,摇摇头道:“我一个处长而已,管不了那么多大事!我组织部只能管到党内,还能够管到人家外资企业?”

陈京站起身来,道:“行了,高总,我们还是安安心心洗脚吧!你今天给我的这个说法,回头关于楚城酒店集团的这个案子也可以了结了,说实话,搞这样的案子对我们压力太大了!

能够顺利将这个案子了结,我还真想放松放松了!”

高寿山一脸狐疑的盯着陈京,从陈京那张脸上,他读不到任何的讯息,他心中就有些慌,如果说陈京心中真有一张底牌,他现在这个表现也沉静得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洗脚的女人手很软,捏得特别的舒服,陈京微闭眼睛,很是享受这样的服务。

高寿山终于沉不住气了,他道:“陈处,我听说您和陈副省长关系匪浅?你不会是陈副省长的子侄吧?”

陈京神色平静,淡淡的笑了笑,道:“那可不是,我们百家姓中,按照人数多寡排名是‘李、王、张、刘、陈、杨、赵’,姓陈的人太多了!”

他顿了顿,道:“但是说起来也有趣,陈副省长叫陈之德,我的父亲叫陈之栋,两人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按照陈氏族谱看,我们这一支陈都是三房头发下来的枝叶,他和父亲同属‘之’字辈儿。”

“也就是这点关系吧!我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陈副省长,后来我就常常去他那里拜会,一般是年节会去,上个月我接手了你们这个案子,他把我叫过去问了情况。”

陈京语气很平静,说的话基本都是真话,找不出任何破绽。

高寿山终于按捺不住了,从躺椅上竖起来冲洗脚的姑娘摆摆手道:“去,去,老有什么洗头,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怎么了?要走?”陈京道。

高寿山深吸了一口气,道:“没办法,现在情况紧急,我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让集团渡过这次危机!”

“你有办法?”陈京眉头一挑道。

高寿山一愣,怔怔说不出话来,陈京竖起身子道:“行了,高总要走,我也不好再享受了!明天我让赵科长去一趟你们总部,把事儿弄清楚,然后把卷宗往上送,这个烫手山芋总算是甩掉了!”

高寿山的离去有些垂头丧气,他董事长的派头也没让人派车接,打个的士就那样走了。

陈京眯眼看着高寿山消失的方向,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高寿山想让自己露底,他道行还浅了一点。

只是这件事情背后明显有陈氏兄弟的影子,这让陈京感到十分恼火。

这个陈团看来自己是把他真得罪狠了,在给自己下绊子呢!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车还在三江鱼馆,他脑子里忽然想,这不是欧朗酒店吗?自己何不漫步走走,也顺带着看看顶级酒店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