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6章 是金璐吗?

第四百九十六章 是金璐吗?

欧朗酒店总占地面积应该上百亩,高耸如天的酒店主大楼刚刚竣工。

大楼矗立在楚城最繁华的大街上,异常的耀眼,将周围的一幢幢高楼都比了下去。

陈京走在酒店的贵宾休闲区,休闲区的花园都是中式的园林,假山亭榭,亭台楼阁,唯一融入了西方的元素,就是在园林中穿插进了宽阔高标准的汽车道路。

这种感觉就像是切割了的江南风情,有些残缺不全,但是意境却又有不同。

呼吸着新鲜空气,徜徉在这花园式的院子中,陈京很放松,一天工作和应酬的劳累,在此时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今天欧朗酒店开业,在酒店主楼外面马路两旁,停车场、迎宾区,到处张灯结彩、彩旗飘飘,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

陈京漫步走出来,靠近主楼的时候,他依稀能够看到主楼门口车水马龙,各种豪车云集在门口,酒店的迎宾热情的迎客,景象很繁荣。

忽然,陈京皱了皱眉头。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莫名而来,他猛然回头,他一眼就看到了主楼后面有一座小花园。

小花园中间的绿油油的草坪被布置成了一个临时的会场,会场上黑压压的站满了人,一个个都是衣着光鲜的,男士风度翩翩,女士风情万种。

黑压压的人群围绕着一个主席台站立,主席台上矗立着一个发言席,发言席后面站着一个人,她手上拿着发言稿,一手捏着麦克风,眼睛正怔怔的往自己这边看过来。

陈京和其对视一眼。

他只觉得脑袋中“轰!”的一声,他整个人就像一台失去动力的机器一般,完全石化。

他睁大眼睛看着那个人,脑子里空白一片!

她?

金璐!

那在发言席后面站着的。穿着一袭紫色风衣的、风姿卓越的女子,那一张脸,不是金璐是谁?

陈京往后退了一步,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的身体有些发抖,他难以置信眼睛所看到的这一切。

站在欧朗酒店主席台上讲话的女子,怎么可能是金璐?

金璐又会和欧朗酒店有什么关系?

而此时,主席台上,正在讲话的欧念菁也呆呆发愣,她怔怔的看着休闲中心树荫的位置,脸色变得极其苍白。

她的助手小芳不断的在背后提醒她。可是她依旧置若罔闻。

集团老总的讲话,这么多人聆听,讲话却戛然而止了,而讲话人变成了如木雕泥塑一般在发痴发傻,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很快,下面的人就一阵**,齐齐回头看向欧念菁眼睛盯着痴痴发愣的方向。

那里什么也没有,只依稀可以看到有一个淡淡的背影……

无数疑问在众人心中升起。欧念菁怎么了?她是在看什么吗?

就在所有人心中出现疑问的时候,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呆若木鸡的欧念菁忽然将讲话稿随手一扔,快步走下了主席台。她的座驾就停在旁边不远的位置。

她钻进车中,发动汽车风驰电掣就那样消失了。

所有的人都傻了眼,欧朗集团的欧总这是唱的哪一出?讲话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丢下了所有的员工和来宾,驾车就那么跑了,她是干什么去了?

而现场好事的记者却一下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了起来。

有身手敏捷,反应迅速的记者已经驾车跟在了欧念菁车的背后。

而其余没跟上的记者也不再吝惜胶卷,开始疯狂的闪灯,场上众人惊讶的神情,欧念菁行色匆匆。甚至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甚至最后汽车风驰电掣消失的那一刹那,都没有逃过记者们的闪光灯,全部被纪录了下来。

疯狂的驾驶着汽车,欧念菁冲上了大街,大街一片车海人海。这茫茫人海之中,她哪里能够再找到刚才那个影子?

她驾着车,一遍又一遍的沿着出入欧朗酒店的这几条街道逡巡,她的眼睛用心的注视着周围两边的车和人,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个人的影子了!

天空中开始飘雨了,欧念菁的眼泪随着雨滴哗啦哗啦的往下流,她嘴唇发抖,手也在抖,但是她依旧还在木然的驾驶着汽车在沿着附近的街道转圈,一圈又一圈,仿佛是堕入了某个轮回一般,永无休止!

那是陈京!

绝对是陈京!

欧念菁百分之一百的确定刚才那个人就是陈京,因为她分明感觉到了陈京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脸上的难以置信,然后陈京一直就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慢慢的后退。

那一刻,陈京眼神中所散发出的那种迷茫,惊讶甚至隐隐有些恐惧和害怕,让欧念菁的心顷刻崩溃。

“京啊!你在哪里,你……”欧念菁的内心在呐喊,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她就是金璐,没错,欧念菁就是金璐……

“金璐,金璐?”

陈京脑子里面金璐的影子如放电影一般不断的浮现,然后又隐去。

第一次见金璐的时候,金璐给他的那种惊艳,两人第一次谈话、第一次牵手、第一个吻、第一次浪漫,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朝夕相处,耳厮鬓磨,那些所有的所有,都在陈京眼前浮现了出来。

他的思路有些凌乱,雨淅淅沥沥的落下,他却毫无察觉,依旧就那样木然的走着。

他没有料到自己会在这个场合,这种情形下见到金璐。这样的见面太意外了,他百分之百的确信,刚才那个女子,一定就是金璐无疑!

欧朗酒店集团?

金璐不就是那天的欧念菁吗?

陈京心中豁然,一颗心却渐渐的下沉,变得冰凉冰凉!

这么多年,金璐一直都说自己在沿海打拼,做的是酒楼生意。

可是现在,她却是著名国际酒店集团的董事和大中华区总裁,这样身份华丽的大改变,还有改名换姓的种种,这一切让陈京都觉得特别的陌生了!

真的是金璐吗?

在陈京的脑海中,金璐还是那个生长在澧河,整天对自己百依百顺,依偎在自己怀中小鸟依人,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

可是今天看到的那副面孔。

穿着紫色的长风衣高贵而严肃,在数百人的瞩目之下,侃侃而谈,那种犀利和干练,那份高贵和冷艳,陈京又怎么能将这个女人和一个在山旮旯里长大的女人联系起来?

雨越下越大,陈京想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来抽,等他把烟掏出来,却发现烟盒已经被水浸透了。

他走进一家路边的小店,从口袋里掏出被水弄得湿漉漉的钱,在老板娘一脸迷惑的注视下要了一包烟。

他拆开烟盒,门外一辆深红色的轿车悄然而过,车中的女人的眼光投进了小店,却没有见到站在暗影中的陈京。

陈京点着烟出来,一辆的士正迎头过来,陈京冲的士招招手。

“去三江鱼馆!就跟着前面那辆红色的车走,到第三个红绿灯的位置右拐一直走就行了……”

……

淋了雨,陈京睡在**高烧不止,他脑子里面尽是梦。

他总梦见自己在澧河的那几年不得志,梦见自己被澧河林业局长林中则整得死去活来。

他又梦到了金璐,梦见金璐笑眯眯的挽着自己的手,两人走在一座临崖的石桥上,石桥坐落在群山之间,两边的高山巍峨雄奇,漫山遍野都开满了映山红。

那样的景色美极了,又浪漫极了!

可就在陈京笑眯眯的准备去吻身边娇俏的人儿的时候,金璐脸上忽然露出了诡异的一笑,手上一用力,将陈京一下就推下了悬崖。

陈京痴痴的看着金璐,眼神惊恐,金璐脸上却露出了极度骄傲冷艳的笑容。

陈京“啊……”的一声惊呼,豁然惊醒,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做了一个噩梦。

他喘着粗气,只觉得头疼欲裂,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了。

他悉悉索索摸着将灯打开,从床头柜的烟盒中拿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还没吸入肺中,便觉得胸口一阵灼痛。

紧接着就是无尽的咳嗽,他剧烈的咳嗽,整个人弯得像虾米一般,整个人痛苦到了极点。

头发烧、鼻子堵住了,咳嗽止不住,在**辗转反侧却难以入眠,即使偶尔能够入睡,一睡着立马就是做噩梦。这样的折腾,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陈京就这样生病了,病倒了!

陈京生病,惊动了一家人,钟秀娟给他寻医问药,姐姐、妹妹携家带口过来探病,还有大伯一家人,姑姑一家人,只要知道这件事的亲戚都过来探望他了。

探病是一方面,以这个机会为由头来增进两家关系恐怕才是真正的意图。

陈京现在出息了,谁不想能和他走得近一些?亲戚之间更是如此了,平常不多走动,亲戚感情也就淡了……

陈京还听闻,连石敬瑭就打电话过来问了病情,提起石敬瑭,很自然就让人联想到石英,陈京缓缓的摇了摇头,心想那次幸亏是出了状况,要不然还真是天大一个麻烦。

感情这种东西,的确不宜太多,有时候不堪承受之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