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7章 陪同下基层!

第四百九十七章 陪同下基层!

【三更完成,仅仅几票就可以冲上去了!兄弟们,此时此刻,咱们一定要一鼓作气啊,千万不能前功尽弃!!!!

感谢兄弟们豪爽打赏,其中阿历盟主的万赏更是给力,谢谢大家了!!!】

休息了三天才重新上班,一上班堆积的事情就让陈京忙活得不可开交。

首先楚城酒店集团的案子结案,各方面卷宗二科赵安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要陈京签字就可以把卷宗送部里。

说到这个事儿,里面还有个插曲。

可能是楚城酒店集团的案子的确是个烫手山芋,赵鞍山似乎对结束这个案子显得特别积极,前两天就跟陈京打电话,道:

“陈处,您没来上班,这个案子结不了。您能不能把意思说一下,直接安排办公室的人帮您批示?”

陈京道:“行吧,你去安排,这个案子批示就是一个过场,你代替我签字就行了!”

有了陈京的这个话,赵鞍山就去和赵安商量,谁知赵安却道:“卷宗暂时还没有完全准备妥当,可能还需要一两天才能把卷宗完全整理好!”

赵鞍山一听赵安这么说,脸色就难看了。

赵安这分明就是不相信他啊,陈京给他赵鞍山打电话,让他替代签字都不管用,非得陈京亲自到场,这个赵安是既古板又气人!

可是赵安硬说卷宗没准备好,他又能有什么办法?万般无赖,只能是等到陈京上班,这事才顺利了解。但因为这个事情,两人之间是正式生了芥蒂了。

这个案子结了,陈京口头承诺,等楚城酒店集团的问题省里有了盖棺定论,处里要为二科请功。

刚刚和赵安把这个案子办妥,张爱华边硕林等几个人就拎着东西进来看陈京了。

张爱华老大姐笑道:“陈处长。你这几天不在,咱们大家可是念坏了你!我们的意思是上您家里去看你,你却是坚决推辞,没办法。只能等到今天我们过来意思意思!”

陈京道:“张姐,硕林,你们这个搞得有些过了啊!一个小感冒搞那么大动静干什么?我有那么脆弱吗?”

边硕林道:“说句处长你不见怪的话,我们是下定了决心去您家的,你不让我们去,我们的东西都买了,总不能闲置在那里吧。所以。甭管你要不要,我们都给你送来了!”

边硕林将他们四科的礼盒给陈京,陈京一打开盒子,竟然是个MP3播放器,这家伙现在很高档,一个播放器一千多呢!”

张爱华的礼物是四瓶原生态蜂蜜,这可是他们三科这次下乡调研,自己深入到人家农户家亲自从蜂巢中拿出来的糖。绝对正宗。除了蜂蜜以外,就是一尊寓意“步步高升”的水晶雕塑,恰好可以供陈京放在办公桌上面。一看这雕塑的做工,就很细腻,价值不菲!

陈京道:“你们下不为例啊!尤其是硕林这边,一个科就五个人,还送这么贵的礼物。再说我感冒一场,和音乐播放器有什么关系?”

边硕林笑道:“那关系大了,送您音乐播放器,根本原因就是希望你工作之余能够不忘记放松。而最好的放松除了听音乐外还有什么呢?所以,我们一致决定,觉得应该给你送个这个东东!”

陈京愕然。摇摇头道:

“行吧!同志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东西我也就收下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多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努力工作才是根本!”

边硕林几人下去后,全部门最让陈京头疼的办公室副主任,大侃爷闫刚过来了。

闫刚一进门,便道:“陈处。这个病生得恰到好处,不长不短,刚刚今天结束!这样,明天安排你去庸州市,陪同高副部长前去,这是部里的通知,我负责传达!”

“明天?”陈京愣了愣?

他从文件夹中取出那张下乡安排表,一看日期,可不是明天有下乡任务吗?自己忘得无影无踪了!

闫刚还是老脾气,进来了就不会急着走,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好不得意。

过了一会儿,他道:“陈处,这一次下去,高副部长可是年轻有为啊,部里让我也作陪,你我可得同心协力,好好的伺候好这尊菩萨啊!”

闫刚叹了一口气,道:“这次下去,除了高副部长之外,就你的级别最高,然后就是我这个副主任,干部二处派个副处长去,然后组织处和青年处各派一个副处长陪同。

我们一共陪同包括记者一起十四人,就一辆考斯特,当然这是部门安排的。”

陈京皱了皱眉头,道:“庸州和德高可是差不多的地方,这一次去庸州主要是调研什么?”

闫刚摇摇头道:“那些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部里有句顺口溜,庸德沅,最困难,进去莫想把家还!这就是说的庸州、德高还有沅水三个市,这三个市是非多,问题多,民风又彪悍,动辄就弄出群体事件来。

一旦出群体事件,这对我们的领导班子就是极大的考验,这一来问题自然就会多,这一两年来,德高的形势因为大鸣书记的进入好了不少。但是其他两个市,还是让人头疼。

你是不知道,咱们干部处的同志考察干部都不愿去这两个市……”

闫刚侃爷风范,一说起话来就收不住,开始侃侃而谈。

可今天他谈的这些话,又还真是陈京不知道的,所以,闫刚在侃,他就听。

在侃到关键的时候,陈京忽然道:“老闫,这个高副部长是什么底细啊?你神通广大,知不知道啊?”

闫刚贼眉鼠眼的东瞅瞅、西望望,像是做贼一般,沉吟了半晌,他道:

“这人背景深得很,你想啊,才三十三岁,就是组织部副部长,这个够惊人了吧!几年过后如果下放的话,就是地级市市委书记,三十多岁的市委书记,这在共和国也绝对是耀眼啊!

再说,人家是京官下放,莫测高深,别说是我们这些下面人,我观察就算是边部长对这位高大佬都是退避三舍呢!”

陈京吐了一口气,淡淡的笑了笑。

高卫的背景他知道,方连杰上次跟他透露过。

高卫的背景的确是相当深,他的父亲是现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书记处书记张显明,这层关系极少有人知道,因为高卫并不姓张,而是从母姓高了。

但是高卫的舅舅高初却是共和国赫赫有名的西南军区司令员,是真正名副其实的一方诸侯。

高卫这一次下楚江省来得很低调,跟随他一起下放的副部级干部中原地区一共十八人,他不是最耀眼的人,兴许是这一点,让他的下放并没有掀起多少的波澜。

但是陈京心中却清楚,这个高卫,一定会要求作为的,平庸对于他来说,也许就是失败了!

闫刚凑到陈京面前,语气有些神秘,压低声音道:“陈处,我跟你讲,高副部长不会坐这辆考斯特走。明天一清早,他自己驾车过庸州,我陪同,所以啊,这辆考斯特你要负责!”

“什么?”陈京心中倏然一惊。

闫刚道:“我不是开玩笑,我现在就把明天下去的人员名单给你,你负责组织大家上车,然后出发!这是高副部长的意思!”

闫刚将一份名单表递给陈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好好准备一下,这次跟高部长下去,应该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庸州这个地方,不是个善地啊!”

夜,漆黑!

陈京站在家里的楼顶上,手上夹着一支烟,默默的看着不远处这熙熙攘攘的城市。

方婉琦去德高了,自己明天又要去庸州,虽然只是短暂的出差,但是陈京心中赫然就有一股莫名的惆怅。

因为看着这座城市的熙熙攘攘,他脑子里就想到一个人——金璐!

两个人不就住在一个城市吗?两人真是住在一个城市吗?

陈京竟然无法回答这两个问题。

一切都是那样的令人纠结,又那样的让人陌生,陈京觉得自己是否应该选择渐渐的淡忘?

可是在今天下班的时候,陈京去四科交代工作,一进门就听到龚娜等几人议论。

龚娜的嗓子又尖又响,她道:“哎呀,你们说到欧朗酒店,前几天欧朗酒店有个大新闻,好像是他们的那个女董事长在开业典礼致辞的时候,忽然中断的致辞,驾车跑了……”

“这个新闻了不得啊,央视都插播了这条新闻,大家现在都很好奇,那个女董事长跑去干什么了呢!她是看见了什么人?”

一个年轻科员道:“龚姐,这消息我知道,据说那个女董事长是驾着车围着酒店转圈呢,据我一个酒店行业的朋友说。那个女董事长是个酒店行业非常资深的人事。

她放掉致辞去开车围着酒店转圈,一定是发现了酒店在某个方面存在了某些问题,极有可能跟风水有关。我跟你们讲,有些外资企业可是忒迷信了,尤其是港资和台资企业,他们最迷信!”

陈京倏然听到了他们的这个议论,整个人呆若木鸡,不知道如何是好。

龚娜一眼看到了他,忙住嘴停止了议论,道:“处长好!我们……我们……”

陈京轻轻的摆摆手,道:“你们继续吧!已经下班了,我只是随便逛逛!”

他慢慢的退出四科办公室,心中再也难以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