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8章 路上出事了!

第四百九十八章 路上出事了!

清晨,因为要下基层,陈京上班很早。

大清早天还刚蒙蒙亮,省委组织部大楼门口三三两两就有人在集中。

陈京到的时候,副部长高卫就到了,他正在拿着一张小纸片点名。

他点到陈京的时候,陈京回答一声:“到!”

高卫抬头瞅了一眼陈京,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显然,陈京的年轻让他感到有些吃惊!

他三十多岁走到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上,算是很了不起了!可是陈京的年龄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现在就是干部监督处处长了,虽然处长和副部长之间的距离相隔如天堑。

但是对年轻干部来说,陈京能够在这么年轻就走到处长的位置上,他的上升通道肯定也是有规划有安排的,三十多岁走上厅级领导岗位应该是没有多少悬念的。

高卫打量陈京,他身边的闫刚就凑过去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高卫点点头,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这一次,我们去调研的地方是庸州市!庸州这个地方地处我们省西北部,主要是山区,条件比较艰苦,环境比较恶劣。所以,同志们要做好困难的准备……”

高卫按照常规说了一些不关紧要的话后,然后话锋一转道:“这一次我们的调研,主要分两个队!我自己带一个队,干部监督处处长陈京负责带一个队!

今天在这里集合的你们十几名同志,待会儿都跟陈京一起坐车去庸州。

我还有另外几名同志从另外的线路去庸州,我们在庸州会合,然后开始开展工作!”

他顿了顿,嗓音提高。道:“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大家都一脸愕然的彼此对望,高卫说了半天。才稀稀拉拉的有人说听明白了。

高卫也不在意大家的态度,他淡淡笑了笑,道:“既然听明白了!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

他走到陈京身边,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

陈京点点头道:“高部长,您放心,我们保证安全!”

高卫笑了笑,挥了挥手,他的车过来,他从后面拉开车门钻了进去。闫刚绕过去坐上副驾驶座。司机发动汽车,风驰电掣而去。

目送高卫远去,陈京回头对大家道:“各位处长,今儿个我们群龙无首,就只能屈就大家坐中巴车了!”

陈京在组织部现在有了一点名气。基本全部副处以上的干部都认识他,所以,他这一说,大家都冲他发出善意的微笑。

组织处这次下去的一个副处长也挺年轻,叫洪皑,他对下基层还很陌生。

这一次一听说要去庸州,紧张得不行,背了厚厚的一个背包,包里面装了慢慢的食物和衣服。

他和陈京。道:“陈处长,庸州这么去路途遥远,而且到德高下了高速后,那么去道路很难走,一遇到极端天气,还可能长时间堵车。所以啊,我得多带点东西以备不时只需!”

陈京哈哈大笑,道:“洪处长,我看咱们米部长制订的这个多下基层的决策,就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你当庸州有多远?高速两个小时车程到德高,从德高下高速再两个小时就到了庸州市了!

还有,庸州是个地级市,并不是乡下,虽然地级市的繁华比不得省城,但是具体生活而言和省城的差别并不大,所以,你的确是有些神经过敏了!”

陈京一笑,其他人也笑了起来。

说起来,今天这么多人,真正像陈京这般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干部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而现在,部里面特别强调要多走基层,都到下面调研,在这样的时候,像陈京拥有这般履历的人是很让人羡慕的。

因为下基层调研现在已经进入了干部考核评分,像陈京这样的工作经历,这个评分肯定都是优秀。

而其他的人则是战战兢兢,到了下面开始没经验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搞调研,有时候还出些洋相,那种情况挨领导批,被领导训是非常常见的。

陈京和一个洪皑聊开,车上其他的人就都围拢过来向陈京取经。

大家都羡慕陈京是从下面上来的,而陈京有这个优势也不藏着掖着,基层组织管理和人才提拔的一些惯例、手法以及常常违规的地方陈京都信手拈来和大家交流。

尤其高卫分管工作主要是组织处的工作,组织处对理论工作非常重视,而理论源于现实和实践。

现在全省要加强组织工作,怎么加强?大家都不了解下面组织工作的情况,不懂得有的放矢,想加强都不知道从哪里着手。

所以,这一次组织处派的几个副处长可以说是肩负重任。

而他们就揪住陈京问个不停,陈京的回答也让他们十分信服,陈京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他们眼神中对自己的那种羡慕。

对这样的眼光,陈京总是抱以淡然的一笑,隐隐有些骄傲和自豪。

直到今天,陈京才真正体会到了自己在澧河在德高这几年工作经历的宝贵,这样的工作经历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触到的。

尤其是很多机关干部,毕业就进机关,就像洪皑这样的干部,他们对基层的概念非常模糊,很不清楚。

这样的干部随着一步步的往上走,他们怎么能够有竞争力?他们凭什么和像自己这样的干部竞争?

除了阅历之外。

还有人的心性、能力和胸怀,机关之中成长,整天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这样成长的干部都是谨小慎微的。可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像陈京这般都是独挡一面,领导过十多万人的区县,虽然大家是同样的级别,但是各方面的素养又岂能同日而语?

车一路很顺利,从德高下高速后,立刻走德庸快速干线。

这一条快速干线是德高最近和庸州联合起来修建的一条准高速,说是准高速,其实和高速相差还很远。

只是解决了一个单双向通道通行的问题,搞了一个六车道的马路,中间用护栏拦起来,搞成了两个单向车道来往,这样的改变,开车比国道快了很多,同时又无须高速那么多的投资。

这一路走过来,大家都在聊天,聊楚城、聊德高,聊得是不亦乐乎。

可是就在陈京他们的车上到德庸快速干线没多久,陈京接到了来自闫刚的电话。

闫刚在电话中很着急,他问道:“陈处长,你们现在到哪里了?”

陈京说自己一行还在德庸干线上,闫刚就道:“不好了!陈处长,我们的车被拦在了张溪县,这里发生了群体事件,有人拦车告状,一下聚集了上千人,把国道都堵塞了。

现在我们的车根本移动不了,周围全是人,尤其是很多认识我们是省委的车,都不让走呢!”

“怎么搞的?你们没走德庸快速干线?”陈京瓮声道。

德高和庸州两个市之间,因为快速干线的开通,国道方面的管理就弱了。

现在的这条国道,不仅年久失修,而且大量运沙、运矿车把很多地方的路基都压塌下去了,非常的难走,怎么高卫竟然想到了走国道?

陈京听到闫刚支支吾吾,他就知道是什么情况。

闫刚道:“陈处长,您对这一带熟悉,您看能不能先跟张溪县委联系一下,让我们先进张溪县城?就这样僵持在国道上,也不是个办法啊……”

陈京正要说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了高卫的声音。

“是陈京吗?不要进张溪县,我是去庸州的,到张溪干什么?”

陈京愣了愣,道:“高部长,您稍微耐心等一下,我马上安排人过来……”

德庸国道张溪段,陈京几乎没有犹豫,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德高市公安局胡棣那里,他开门见山说了情况,也没跟胡棣客气,道:

“老胡,你现在是德高市公安局长,这一次就当组织对你的检阅,你看看吧,需要多久能够把这件事解决……”

胡棣一听是这个情况,连忙拍胸脯道:“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你等我消息!”

挂掉胡棣的电话,陈京又打电话给闫刚,让他们耐心等待。

他心中还是觉得不妥,他让司机停车,对洪皑等人道:“高部长的车出了一点状况,你们先走,我过去看看,随后就来!”

陈京下车,站在路边,迎面就来了一辆警车,号码9开头,是交警队的!

陈京过去将车拦停,不由分说拉开了车后门坐进去,道:“我是省委组织部的陈京处长,我有紧急情况要去德庸217国道张溪段,你们马上送我过去!”

开车的交警还没回过神来,回头往陈京身上瞅。

他旁边的一个胖子使劲的把他戳了一下,脸色发白:“快开车!”

陈京的工作证胖子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上面赫然正是盖着“省委组织部”的钢印,而且,工作证上面的身份,陈京还是个处长!

胖子回头偷偷瞅了陈京一眼,心中暗暗咋舌,天呐这么年轻的处长?我的乖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