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99章 狸猫换太子

第四百九十九章 狸猫换太子

【第二更奉上,感谢蚊子兄万赏支持!!!!】

陈京的谨慎还是颇有道理的。

陈京上车才一刻钟,胡棣来电话道:“陈京啊,情况很不好处理啊,围的人太多,根本拢不了身,再说,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群众都还只是拦路告状,没有什么过激行为。

要不,你沟通一下,让你们领导露露面,说不定情况就缓和了!”

陈京道:“老胡,你他娘的懂个屁!这个时候你让我们部长露面,万一出现意外情况你负责?暂时没有过激行为,不代表过会儿也没有,所以在这时候千万不能大意!

这样,你马上安排对事发路段实施交通管制,两边不让车过来,然后你安排得力的人到现场来,我正在往现场赶!应该十多分钟就会到了!”

陈京挂断电话,催促道:“车开快点,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开车的交警脚下油门猛然一轰,将警灯一拉,速度倏然加快。

陈京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来,他递给前面副驾驶胖子一支,胖子回过头来讪笑道:“领导,您刚才跟我们头儿打电话?”

陈京道:“你是哪个单位?”

“我们是修梅县交警大队的!”

陈京笑笑道:“算是你们头儿吧,市局胡局长,你认识吗?”

胖子愣了一下,暗暗咋舌,市公安局他可是到过几次,那门户深得很,一个科长都牛哄哄了不得,市公安局长他哪里有那福分见到?

“嘿嘿,领导。胡局长咱认识他,他可不认识咱!”胖子道。

他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将烟点上,心中美滋滋的。

今天出来巡逻,他还真没想到遇到这么个大家伙,这一次肯定得露脸了,说不定运气好,还能见到县局局长!

车开了十几分钟,前面交通管制终于看到了大批的警车和警察,陈京的车停在路口,胖子从前面跳下车帮他拉开门。

陈京下车还待问谁负责,一众警察中早就走出一四十出头的精干警察。他道:“您好。请问您是陈处长?”

陈京点头,对方一喜,道:“陈处,我是修梅公安局伍发商,刚刚接到市局胡局电话赶到现场的。”

陈京伸手和他握手。道:“怎么样?前方的情况?”

伍发商一挥手,有两名警察将指挥车开过来,指挥车的屏幕上赫然就有现场的实时画面。

一段临近集镇的马路,马路上聚集了很多人,马路两旁还有人打着横幅,横幅上有写:“旺湾水库冤情多,青天为我们张正义。”、“旺湾水库垮堤,数百冤魂不散。”、“郭伟全枉法,需讨回公道。”

陈京眉头便拧了起来。怒道:“这是怎么回事?领导视察的事儿,怎么就走漏了风声?谁走漏的风声?”

一直站在他旁边的伍发商一听陈京忽然发飙,他愣了愣,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刚才和陈京握手,还很惊讶陈京的年轻,心中还没把他当领导看。

可是陈京这一发飙。那股子威严让他心中咚咚跳,他立马想起胡棣对他的叮嘱,让他必须全力配合省领导把事件处理好!

胡棣当局长,脾气方面一直都不错的,很少说重话狠话,但今天他对伍发商却是很严厉,可以说是一反常态,看来这次来的领导不是一般人!

陈京一发怒,才想到自己身边是修梅公安局长,他怎么知道这些情况?

他语气放缓,道:“伍局长,根据你的经验,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如果车上的人下来,会不会出现危险?”

“这……”伍发商有些迟疑,这事他怎么能打包票?

他也不知道车中坐的是什么人,过来处理问题的处长那都是了不得了,车中万一坐的省里大领导,他瞎表态出现问题,他能负责?

“陈处,这些人都是张溪人,张溪人野蛮是出了名的,这事谁也担保不了!”伍发商道。

他很聪明,首先开始撇责任,这事不是发生在修梅,而是发生在张溪。

修梅是德高管辖,而张溪属于庸州管了,他伍发商能够处理德高的事情,但是外市的事情他没办法做担保。

陈京道:“伍局,准备一辆中巴车,载客的那种,车上多载点人,全都要是老百姓,我们跑一趟张溪……”

伍发商一愣,陈京道:“按我说的办,车来以后,你先带人去现场维持秩序,秩序紊乱的时候,我们的车刚好到那里,我们和领导的车并排停,在哪里,安排领导上中巴车,就是趁乱的时候把人换过来!”

伍发商连连点头,道:“行!这个主意好,我马上安排!”

伍发商心中凛然,他敏锐感觉到这个陈处长行为果断,做事很干净利落,好像是对这类群体事件的处理非常有经验,不像是那种坐机关的处长!

公安局调一辆车很简单,一会儿功夫就调了一辆中巴车过来,乘客都是满载,司机换成了警察,伍发商率领两辆车直奔现场,陈京坐在中巴车上跟着后面五公里。

离现场越来越近,公路两旁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陈京心中有些紧张。

张溪旺湾水库垮堤的事儿他是知道的,这个事儿省水利厅一位副厅长都被免职了,根据官方统计,这次事故死了八十多个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更多,按照一般的规矩,死这么多人,市委书记都得免职。

可是庸州市委书记计小平刚上任不久,而且,在旺湾水库这件事情上,他也是跟省相关部门打了很多次报告,要求省里派专门工作组调查大坝安全问题,可就在大家准备妥善处理这件事的当口,大坝出问题了。

还是在枯水季节,水库没蓄水的情况下,大坝就忽然垮塌了,大水淹没了几个村子,造成了极大的灾难。

说起来这件事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年了,省里和庸州两地一起协调,把这事处理得已经差不多了,怎么在这个时候,又出问题了?

伍发商不敢带太多人,一共两辆车,十几名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场面相当的混乱。

陈京的中巴车到的时候,一名警察过来将车拦住,冲司机大吼道:“你们车是怎么开的?不是说过了绕道吗?下车,下车,全都给我下车!”

车恰好和高卫的车并排停,中间刚刚可以开车门。

乘客陆续下车,场面更加混乱,陈京从人群中钻出去,走到高卫的车旁边,闫刚已经出来了,站在外面跟老百姓攀谈,正在当高卫的挡箭牌,他一看到陈京,就像见到了亲娘一般,就要往这边靠。

陈京瞪了他一眼,扭头到一边道:“你该干啥干啥,别乱动!”

闫刚愣了愣,明白了陈京的意思,连忙扭头过去继续道:“乡亲们,大家有什么情况往这边靠,有问题一个一个的来,不要急啊……”

陈京就在这个当口,过去拉开了车后面,高卫就在后面。

陈京道:“高部长,我们换车走!”

高卫盯着陈京半晌,道:“这个时候去哪里,你没看见这么多人围在这里要找我告状吗?”

陈京愣了愣,他身后是伍发商给他配的两个便衣,陈京扭头道:“这是我们高部长,扶高部长换车!”

两名警察不由分说,便将高卫带下车。

高卫怒道:“你……你干什么?”

陈京却已经回头,过去掏出一包烟散开,假装给拦路的警察递烟,高卫脖子上青筋都蹦出来了,但他终究没敢嚷嚷,就上了中巴车!

“快走,快走!过去吧,以后可得遵守交警指挥,不能乱来!”

拦路警察佯装严肃的道。

这个狸猫换太子说来时间长,其实前后就是几十秒钟,由于有两辆警车前后挡住了人的视线,外面的人群竟然没有看见这一系列的动作。

中巴车开走了,一直把喧嚣的人群丢在了后面,陈京才凑过去坐在高卫的身边。

高卫的脸色极其难看,他年轻英俊的脸阴沉沉,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陈京冷静的道:“高部长,您的行程被人泄露了,幸亏没出事,要不然……”

“哼!”高卫冷哼一声,道:“怎么?你认为我就那么脆弱?就不能下车跟乡亲们解释清楚?别人在拦车告状,既然车都拦住了,他们又没有恶意,我怎么就不能下去跟他们说说话?”

陈京尴尬的咳了咳。

他心中暗想,这个高太子还真难伺候呢,既然不脆弱,刚才自己来之前,他怎么没下车?

那个时候他执意下车,闫刚能拦住他?

所以啊,他心中是清楚那种情况是不能轻易动的,只是像这样像营救人质一样将他狸猫换太子换走,他面子上挂不住,这是在冲自己撒气呢!

陈京沉默不语,高卫也是一拳打空,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他道:“这个庸州啊,问题果然很多,我这才进庸州的大门呢,就让人来了这么一个下马威!”

“有烟吗?身上?”高卫冷不丁的道。

陈京愣了一下,连忙掏出烟来,又打燃火机帮高卫点上,高卫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庸州啊!”

“不!就从前面左拐,我们去国桥县!”

陈京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