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1章 部长做生意!!

第五百零一章 部长做生意!!

陈京和高卫这一聊天,聊得畅快,一直聊到了凌晨两点多。

刚好外面下了雨,屋子里面又暖和,国桥县小县城晚上又安静,两人一人冲一杯香茗,陈京又买了两盒烟,抽着烟喝着茶,两人就聊开了。

不聊不知道,一聊陈京心中非常的震撼。

高卫的知识相当的渊博,无论是经济知识还是政治理论功底,都让陈京高山仰止。

更让陈京汗颜的是,两人聊到文化乃至文学方面,高卫对古典经典名著竟然能够信手拈来的背诵,尤其是古人的经典,儒家道家法家各种名篇名著,唐宋八大家散文,唐诗宋词经典名句,一直到外国的雨果、高尔基、泰戈尔的经典著作,高卫竟然都了若指掌。

高卫的思维很敏捷,反应很迅速,有时候两人谈话,陈京只一张口说几个字,他就能明白陈京的意思。

这样的沟通非常的高效,正印了那句话,聪明人之间的交流都是高效的。

而两人谈得最多的还是楚江,高卫问陈京最多的便是德高。

德高各个县区的情况,德高发展的路子,还有德高老百姓的基本生产生活。

两人聊得酣畅淋漓的时候,高卫道:“陈京啊,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但是我的祖籍却是江南,我父亲是南方人,我母亲是北方人。说起来汗颜,吃惯了北方的面食,却吃不惯南方的米饭。

看惯走惯了北方的平原,却见到了高山峻岭心中就犯怵。

你看看我们今天来的路,那些山,那些崖。我们人站在山崖之间是多么的渺小?

我很羡慕那些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山里的人,因为这样的人面对大山而劳作。他们从小就会懂得敬畏,懂得自身的渺小,这样的人,能吃苦,很坚强,只要有合适的条件给他们,他们所蕴含的能量是非常惊人的。”

陈京道:“高部长,您羡慕,我还羡慕呢!我也是楚城人,如果不是组织把我放到德高待几年。我哪里会懂这些事儿?”

高卫接口道:“所以我说。我们培养干部的方式方法要改变,一定要重视基层,这一次部里面由米部长倡导,提出干部要走基层的号召很好,就像我们这一次下来。

单单是走这一趟路。我们都受益良多,尤其是我,对你而言,恐怕是一趟辛苦的旅程吧?”

他顿了顿,道:“接下来几天,我们就到这国桥走走,你带我转转。刚才车上你不是说我们是做柿子生意的吗?我们就搞一点柿子,也来做做生意!”

陈京笑道:“高部长,柿子要秋天才红。现在还只有花呢!这里的人说看花,就是说预订柿子,我们是来看花的!”

高卫愣了愣,笑道:“我又出洋相了!在家的时候,我母亲经常说我们几兄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看来她老人家总结得有道理!的的确确是五谷不分!”

他自嘲了几句,兴致又来了,道:“陈京,你说这国桥这么大一个县,就只有一点柿子吗?除了柿子外,还有什么经济作物?或者是还有什么生意可做?

你想想,你看这里资源这么多,这里的石头、这里的植物,这里的药材,这都是宝啊,我们都可以拿来做生意呢!”

陈京愕然,他没料到这个高卫还真要做一笔生意,这不是闹着玩儿吗?

一个省委组织部部长下来调研,半路跑了,跑到了深山老林出钱做起了生意,自己还跟着他瞎起哄,这回去不挨批恐怕都难了!

高卫兴致这么高,陈京又不好打击他积极性,他沉吟了一下,道:

“如果说出产,那就只有木材了!我们总不能搞一车杉木出去贩卖吧?”

高卫愣了愣,道:“这个好,这个好!木材就木材!对了,你不是干过林业局长吗?搞木材生意这是你的老本行了,我们就干一次木材生意,明天我们就租一辆车下乡下村,去找这方面的货源!”

高卫兴致一来,就特别激动,来回在屋子里踱步。

良久,他看看表,惊呼一声,道:“天啊,都凌晨两点了,睡觉睡觉,明天早起,现在时间紧迫,我们一刻都不能浪费!”

晚上,陈京躺在**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

这一次下来,遇到了这么一个大佬,考察调研不做了,竟然要做木材生意,这不是开玩笑吗?

匪夷所思,天马行空!

陈京脑子里面就回荡着这两个词,这个高副部长,陈京以前没怎么接触,没想到这人还真有一些出人意料的思路啊……

迷迷糊糊,陈京看到外面天亮了,他轻手轻脚起床去洗嗽。

洗漱完毕,他回到自己房间静坐,掏出手机悄悄的开机。

手机开机,刚刚有信号,电话就响了。

他一看来电,马上接听,就听见电话那头汪鸣风劈头盖脸的骂道:“陈京?你搞什么名堂?你把高部长带哪里去了?电话也不通,你没收到我的信息吗?

你知不知道沙书记马上要动用武警部队搜铺你们了?”

陈京吓得一条,连忙压低声音把昨天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汪鸣风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道:“这个高卫,还真是有生意经啊,搞木材生意,亏他想得出来!”

他顿了顿,道:“陈京,你要记住,高部长的安全你一定要保证,有什么情况,你随时跟我联系!至于工作安排嘛……高部长想怎么安排,你就照着执行,除了我以外,其他的人你也就甭用联系了吧!”

陈京愣了愣,道:“汪主任,我们真在这里运一车木材出山?”

汪鸣风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这你得问你们的高部长……”

“嘟,嘟!”听着手机里的盲音,陈京怔怔发愣,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高卫的喊声:“陈京,起床了吗?早点起床,我们早点出发!”

陈京和高卫的木材生意终究没做成。

两人租了一辆面包车,在国桥县城附近的几个乡转悠了一通,刚刚联系上货,就听到警车鸣着刺耳的警笛,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将两人的人和车都包围了起来。

开面包车的司机吓得浑身发抖,像筛糠一般在座椅上瘫软成一团。

陈京和高卫却神色自若的对望一眼,陈京摊了摊手,高卫脸色很难看,道:“你出去吧!”

陈京从车上下来,一溜人从警车后面出来,领头的一人五十多岁的年龄,脑门上的头发稀疏得不成样子,他腆着肚子一路小跑,后面的人跟着他跑。

他们走到陈京面前,领头的人道:“您……您……您是陈处长?高……高部长呢?”

他有些语无伦次,问了这句话,又觉得不妥,又道:“我叫周策华,就是这国桥县的县委书记。”

陈京明显能够感受到周策华的拘谨,平日里威风凛凛、执政一方的书记,像国桥这么闭塞的地方,他更是土皇帝。

可是现在,周策华却像小学生一样惶恐,眼巴巴的看着陈京。

今天大早,他还在被窝里面睡觉,就接到市里计书记亲自打过来的电话,说省委组织部有重要领导到了国桥县。

让他立刻动用一切力量查找,计小平在电话里面放了狠话,说周策华如果这个任务完不成,他这个县委书记也就不用干了。

周策华一接到这个命令,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全县能调动的警力都被他调用了,最后在国桥宾馆查到了陈京的登记信息,然后全县警力搜查,最终才赶到这里来将陈京两人截住。

“周书记,不要这么大的阵仗,你这个阵仗摆出来,人家以为是搜铺罪犯呢!”陈京道,“高部长就在车里,让人都散了吧!”

周策华回头,双手舞动,就像是指挥交响乐一般,嘴中还喊道:“都散了,都散了……”

车来得快,走得更快,最后只留下周策华和他贴身的几个人,还有两辆车。

陈京心中长吁了一口气,这样也好,木材还没付钱,如果他和高卫真搞了一车木材运出去,恐怕这在整个楚江都是一个大新闻了。

惊动了国桥县委,一切的计划都化为了乌有。

高卫也恢复了他省委组织部长应有的姿态和威严,在他下榻的国桥宾馆,他还接见了国桥县委班子。

国桥县委书记周策华和县长伍思年精心准备了工作汇报,搞得气氛非常严肃。

可是高卫哪里有心思听这些人照本宣科?他心中还在遗憾自己自由的时间太短暂,一车木材没来及运出去呢!

加之昨晚睡得晚,今天又起得早,在这个时候他精力早就不济了,只差要打瞌睡。

接见完国桥县委班子,高卫休息,陈京却见到周策华等一众人还在外面惶恐的站着,他便走过去道:

“周书记,你们该干啥干啥去吧,派一辆车一个小时后出发,送我和高部长去庸州!”

周策华连连点头,却又期期艾艾的道:“陈处,您和高部长能来我们国桥,我们上下都感到很鼓舞!这么匆匆的就走了,我们也没什么准备,就一点土特产,山里的东西……”

“都放车后备箱吧,这一次是真叨扰你们了!”陈京道。

他伸出手来,周策华双手伸出来和他紧握,神情是分外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