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3章 绝对不是小事!

第五百零三章 绝对不是小事!

到了庸州,条件和国桥不可同日而语了。

庸州市在整个楚江来说,算是个小市,一个市一共只有五个区县,从占地面积来说,还不足德高的一半。

但是庸州市是新城,虽然城市人口不多,但是新城规划却是非常的到位,房子建得很漂亮,小城中酒店很多,其中星级以上酒店就有十多家。

陈京一行人被安排在了庸州最豪华的酒店,庸州国际酒店。

本来,陈京这一行人下来视察调研,按照部里的意思,是要求尽量低调,不能够惊动下面党政一把手。

可是这一次,经过了高卫这么一闹,想不惊动计小平都是不可能了。

计小平亲自带人到酒店来看望高卫一行,并在酒店会议室为省委组织部考察团举行了欢迎宴会并举行了会谈。

计小平个子很瘦小,脸上都没有几两肉,年龄只有五十多,但是因为瘦的原因,又加之头发全白,看上去已经像是古稀老者了。

他挨个的和考察团所有人握手,和陈京握手的时候,他道:“陈处长,我们不陌生啊!见过面的,伱还有印象?”

陈京愣了愣,他还真没什么印象。

但是他反应很迅速,脸上露出自然的笑,仿佛在证明自己是有印象的。

“那次在省城开会,伱去见伍书记。当时我也在那里开会,伍书记可是猛劲儿的夸伱啊!”计小平笑道。

陈京心中念头转动,隐隐约约记得有那么一次。

那一次伍大鸣到省城开会,好像参会的都是几个市的头头脑脑,但是当时陈京注意力全在伍大鸣身上,所以对计小平没有太多印象。

陈京心中暗暗摇头。

心想自己的功力还是不到家,在官场上讲究的就是耳听八面。眼观四方,计小平能够注意到自己,自己却没有注意到他。这可能就是自己的道行还太浅了的缘故。

会见结束,陈京回到自己房间,闫刚跟着屁股后面就来了!

他一进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陈处,伱们真行啊!跑到了国桥那旮旯去了,电话还不通,伱是不知道啊,米部长打电话来可把我臭骂了一通!伱说伱们领导不在,我们在这里是欲哭无泪啊!”

陈京一本正经的道:“闫主任,去国桥也是高部长视察的一部分,高部长没来,伱们的调研可以继续嘛!”

闫刚苦着脸道:“还继续什么?群龙无首。而且省里各领导的电话是一个接一个,市里面的那些领导也是频频打电话问情况,搞得我们精神很紧张,伱说我们哪里还有心思调研?”

他压低声音凑到陈京面前,道:“陈处。怎么样?这个年轻部长难伺候吧?”

陈京笑了笑,闫刚心中满腹牢骚他明镜儿似的。

作为这一次陪同高卫下来的办公室副主任,闫刚的责任就是要照顾高卫,要替高卫把日程安排好,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儿,他工作失职是铁定的了。回去挨批是板上钉钉的,他能没牢骚?

“老闫,有个事儿伱要明白!高部长这次下来视察,乘坐部里小车单独行动,这是个秘密动作。但是为什么到了张溪,那边的老百姓就知道了这事?而且还拦车阻挠?

所以伱不要满腹牢骚,伱首先得反思,深刻反思!

我跟伱透个底,如果这个事儿不弄清楚,伱的困难就比失职更严重,伱清楚?

闫刚愣了愣,呆立当场,脸霎时就白了。

陈京的话他可听明白了,这一次高卫出行的时间和路线泄密的事情很可能就要安在他头上了,因为这事是他安排的,他责无旁贷啊!

在机关工作,最忌讳的就是嘴巴不严,领导的行程都能够泄密,哪个领导敢把这样的干部放在自己身边?

这不是高卫一个人的问题,而是部里领导对闫刚的看法问题。

他想通了这一节,一屁股就瘫软在了沙发上,他怔怔半晌,道:

“陈处,我冤枉啊!高部长单独乘车到庸州的事情不是秘密啊,部里很多人都知道啊,尤其是办公室,连几个事业编的打字员都知道这事呢!伱说他们谁打个电话,这事可能……”

陈京瞪了他一眼道:“那伱说是谁打了电话?伱能找出这个人?”

闫刚摇摇头,陈京道:“那还说什么?领导的日程是伱负责安排的,伱这块出了岔子,又找不到出问题的点,伱找谁去诉冤去?”

闫刚脸涨得通红,他被陈京一连串的质问问得无言以对。

过了好大一会,他抱着脑袋道:“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他窝在沙发上,脑子拼命的想,忽然他道:“对了,我想起了一件事,最近地市班子调整,人选正在酝酿。二处上次送上的材料我看过,庸州这边,常务副市长郭伟全在调整名单之中。

这次拦车的那些人,打的横幅不就是反映郭伟全的问题吗?是不是这里面……”

他一下从沙发上竖起来,道:“对,这里面有问题!伱想啊,现在庸州市市长饶强得了重病,已经去美国治疗了,而且饶强这个病重得很,短期内不可能康复。

庸州市长的位置空着啊,郭伟全这次调整往上走,其他的人是不是也拥有这样的机会?

比如说庸州市委副书记蒋平,他也是热门人选啊……”

陈京皱皱眉头道:“老闫,不要乱怀疑、乱揣测!伱的这些怀疑揣测无凭无据……”

“我怎么无凭无据了?我们去张溪,我接见了反映问题的群众,他们举报郭伟全的问题,我全都纪录下来了!无风不起浪,这里面既然有举报,那肯定就有故事。

这个故事我搞不懂,高部长也不懂?

不行,我得马上去跟高部长汇报,一定要把这里的东西搞清楚,弄明白!”

闫刚一下从沙发上竖起来,像火烧了屁股一般往外跑,陈京用手轻轻的敲着沙发的扶手,然后摘掉眼镜用手搓脸。

庸州这个地方还真是是非之地,高卫选择来庸州,他心中究竟是什么打算?

“咚,咚!”

陈京应了一声,漂亮的女服务员推门进来,她露齿一笑,道:“陈处长,外面有客人……”

“谁?进来吧!进来……”

“哈哈,陈处长,这么晚过来没打扰您休息吧!”声音先听到,随后才看到人。

来人生得高大威猛,年龄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衬衫被扎在了裤子内面,一看就是范儿十足。

陈京吃了一惊,这人不是庸州市委组织部关前进部长吗?他怎么来见自己了?

陈京忙站起身来,道:“哎呀,是关部长,真是让我意外啊,我还没去拜访您,您竟然亲自来了!”

关前进伸出双手,道:“陈处这样说,可就要折煞我了,省领导下来视察,哪有主动拜访我的道理?”

两人双手紧握,陈京让服务员上茶。

两人寒暄了几句,关前进道:“陈处,这一次视察路途有些不顺利,这件事让我们感到很惭愧啊!计书记召开了专门的会议,重点对这次接待工作提出了批评!

是我们疏忽了,没有注意到有这样的意外事情发生,从计书记开始,我们人人做检讨……”

陈京手捧着茶杯,含笑不语,他既不迎合关前进的话说,也不说宽慰的话,就那样只是微笑。

关前进略微有些尴尬,后面的话也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陈京这才道:“关部长,这一次我过来调研,主要了解我们庸州的干部监督情况,我们组织部在干部监督中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多大的作用。另外,加强干部监督,我们有些什么样的新办法,新路子!这是我希望知道的信息!”

关前进愣了愣,心中打了一个突。

在来之前,就有人叮嘱过他,告诉他这个陈处长不好对付,让他多想些办法。

现在他进门才聊几句话,终于感觉到了这话所言不虚。

陈京不接关前进的招,而是把自己工作范围这个框框一圈,他是干监处的一把手,就只谈这方面工作,其他的工作他不谈!

关前进今天来是跟陈京谈这块工作的吗?想想都不可能!

张溪出了那样的事情,完全就是群体事件,这个事件背后涉及到什么东西?

高卫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这恐怕是当前庸州市某些人最想知道的,关前进也不例外。

再说关前进过来说不定背后还有人,他来找陈京,因为陈京和高卫两人一起去了国桥。

国桥是个什么地方?国桥有哪里领导在那里任过职?两人在国桥收获到了什么?

这一些恐怕内面不那么简单。

组织部是个严肃的部门,组织部领导的一举一动,牵扯到无数人的神经。

张溪事件和高卫转道去国桥这两件事站在高卫和陈京乃至省领导的立场,这不过是一桩小事。

但是站在庸州市委立场,这就是了不得的大事,因为这件事情背后会引出多少事端,会掀起怎样的风波,这是无法预料的。

一场风波席卷而来,引发的就是多少人的乌纱帽不保的问题,这样的问题能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