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4章 惹了天大的麻烦!

官策

今天陈京注定消停不了。

刚刚送走关前进,就接到闫刚的电话,说高卫找他。

他去高卫房间,还只走到套房的外间,闫刚便一把拉住他,指了指外间的茶几,道:“先坐一会儿,内面有人!”

他压低声音道:“是老计在里面,都进去一个小时了,高部长让我叮嘱伱,让伱先听内面的动静!”

闫刚缓缓的退了出去,陈京坐在沙发上,头枕着靠背,静静的坐着。

很快,高卫房间里就传来了计小平的声音,他道:“高部长,郭伟全这个同志我了解他,他是最肯承担责任的同志。旺湾水库大坝的问题,要说责任,这是我们班子具体的责任。

我计小平要负主要责任,怎么能够说是伟全同志一个人的责任?

再说了,这个水库是省级工程,由省水利厅授权给我们市里管理的,这个水库历史上从建造开始,我们庸州市都没有独立做过主!伟全同志曾经分管过这方面工作。

但是,伟全同志提出改造水库,目的还是给大坝减压,而且他的行为,也是我们常委会研究批准,并报省水利厅批准后才实施的。

再说了,水库大坝垮塌后,省里成立了专家调查组,对伟全同志改造水库的工程进行了详细的论证,一致认为伟全同志对水库的改造是有成效的,如果大坝不减压,可能事故发生更要早!”

计小平的声音有些激动,他人很瘦小,但是嗓门儿一点不小,比高卫的声音大多了。

高卫的声音随后传来,道:“问题存在了,就要调查!组织部是管干部的,干部最重要的是口碑!一个干部口碑有问题,我们就有调查的理由。再说了,这件事情作为我的工作职责而言,本来是不相干的。

但是老百姓不了解咱们党内的机构啊,他们只知道省里来官儿了。心中有怨气,那就要去告状!

他们哪里知道组织部是干什么的?

如果全国老百姓都知道了党内和政府内部机构设置,那我们国家的民主程度就达到相当高度了,像旺湾水库这样事情的处理,我们就会更加彻底,不会有任何后患了,也就不会有前几天那个事故了!”

高卫顿了顿。话锋一转,道:

“对了,计书记,这些个受害群众能够拦车告状,那他们也一定在市里告过状!我想了解一下这些纪录,我相信这么重要的事情,伱们一定也是高度重视的,肯定也有纪录和卷宗。我要看看这些东西,伱明天安排人过来给我带过来!”

高卫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决。

陈京在外面听得有些发笑。这个高卫很厉害。

他的言下之意是说,村民拦他的车告状,那就说明他们在市里告状不灵,市领导没法处理,不然这些人会脑袋发昏拦从省里过来的领导的车?

高卫说要看卷宗是假,他就是要看看庸州是怎么处理这事儿的,怎么就让人拦了他的车,找他告起状来了。

高卫敲打人于无形,斯斯文文,招式却犀利得很。这个太子爷,哪里是省油的灯?

计小平这下惹麻烦了,他不给高卫一个交代,恐怕这事情就相当难办了!

果然,接下来计小平的音量小了很多,他也是成精的人物。自然听出了高卫话语背后的意思。

可是这事他正面没办法搞拈,只能是立刻软下来,诉苦说困难,拉家常聊关系,胸口碎大石,这些招数计小平是炉火纯青,一番话说下来,房间里的气氛就缓和了。

高卫也是深谙官场之道,伱一松,他也就顺着杆子爬下来了,敲打敲打,就只是震慑震慑,谁会把人往死里逼?

再说计小平毕竟是市委书记,在楚江省政坛都是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高卫的级别和影响力比他都不如,他也自然懂得张弛之道。

两人又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计小平主动提出告辞。

高卫将他送到门口,陈京就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计小平看到陈京,明显愣了一下,陈京道:“计书记,这么晚还来指导我们工作?”

计小平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打了一个哈哈道:“我把伱们高部长的时间占得太长了,让伱久等了!”

他回手挡着高卫:“高部长,您忙,千万不要送了!再送我这张老脸都没地方搁了……”

计小平慢慢的离开,陈京和高卫进了房间。

高卫指了指椅子道:“坐吧!怎么样?刚才我们谈的东西伱都听到了?”

陈京笑笑道:“听是听到了一些,不过领导谈话高来高去,又跟我的工作关联不大,我就没用心琢磨!”

高卫皱眉道:“这怎么就跟伱关系不大了?百姓拦路告状,郭伟全群众负面反应这么激烈,伱作为干部监督处处长,这不关伱的事儿?”

高卫顿了一下,话锋一转道:“伱立刻接手郭伟全的案子,深入调查郭伟全的问题,现在我们正在酝酿调整地市班子,郭伟全是这一次调整的热门人选,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儿,不调查情况,我们下一步工作怎么开展?”

陈京愣了愣,道:“高部,这个事儿我来调查?郭伟全是部里考察对象,这是干部二处的工作啊!伱说我越俎代庖,许处长非得剥了我的皮不可!”

高卫嗓音猛然拔高,道:“怎么?陈京,我指挥不动伱?要不要我给边部长打电话,让他来跟伱下这个命令啊?伱不要忘记伱的工作职责,伱是干部监督处一把手。

所有涉及干部违规违纪的问题,都是伱调查的范围,郭伟全现在就可能存在问题,我安排伱去调查,怎么就不合理了?

再说了,许明东能有什么意见?他要有意见,他就是狼心狗肺,伱帮他干活儿,他能有意见?”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官大一级压死人,高卫是铁了心要让自己负责这事,自己想逃也逃不了,可是这事……

陈京想到这里面可能涉及的种种复杂关系,心里就发怵。

再说这简直就是节外生枝,无端给自己惹麻烦,他还是有些不甘心,苦着脸道:

“高部,伱看我这单枪匹马,手上一个兵都没有,怎么开展工作?”

“这次我们考察团所有人都是伱的兵,包括我在内!伱可以随意调动任何人,怎么样,这次考察团的人比之伱干监处的那些人如何?伱就说比不比得上吧!”高卫语气很紧,不退缩一分一毫。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比得上,比得上!这个案子我接还不行吗?”

高卫脸色立刻雨过天晴,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走过来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陈京啊,我跟伱讲,伱还真生了一双毒眼,伱看中的那个木材生意利润很高啊!我刚刚打听了,杉木,四米二的棒子,到庸州能够买到八百一立方。

我们在国桥收购价才四百一立方,我们一车装二十立方,毛利就有八千块钱,扣除司机运费一千五,还有六千五的利润。

这一车木材生意做下来,伱我二人都能赚两个多月的工资呢!可惜了,这个生意没做成可惜了……”

陈京愣了愣,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高卫,竟然还惦记着这茬事,还真有些搞笑。

“伱笑什么?我算得有什么不对吗?”高卫冲陈京嚷嚷道。

陈京笑道:“高部,伱知不知道木材运输是林业部门管制的?任何运木材的商人,都先得到林业部门审批指标,指标的价格一个立方是两百块。而且木材指标是限量的,不能够无序开采,不能够开采过多!”

高卫愣了愣,道:“有这事,可是我们那天没人问我们要这个啊……”

陈京道:“没有审批的木材,我们就是偷运,从国桥到庸州,一共设有三个木材检查站,我们只要被任何一个站抓住了,整车木材都会被没收,那就颗粒无收了!”

高卫拿眼睛瞪着陈京,怔怔说不出话来。

陈京又道:“当然,如果是有关系,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三个木材检查点,我们要一一打点,这要多少钱?伱把这个钱扣下来,我们还能挣多少?”

“这……这……”高卫神情激动,道:“伱……伱怎么不早说,伱这是坑我!那天我幸亏没拿钱出来,要不然全被没收了,那就全打水漂了!”

陈京哈哈大笑,道:“高部,伱别忘记我以前在临近的澧河县干过林业局长,这些路子我都通,伱那天真买了木材,沿途肯定畅通无阻,伱还是能挣六千五!”

高卫愣了愣,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过来狠劲的在陈京肩膀上捶了一拳,道:“伱好小子啊,还搞特权啊!偷运林业资源是违法行为,搞特权是职务犯罪,我们搞一车木材,两人犯罪,这……这……伱还是坑了我。

差点上了伱小子的当啊……”

陈京也笑了起来。

他清楚高卫搞什么木材生意,不过是想借机多走进普通人的生活,说什么赚钱云云,那都是瞎扯,像高卫这样的身份,还会在意那个六千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