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5章 干柴烈火!

第五百零五章 干柴烈火!

从高卫房间出来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连续几晚睡眠不足,陈京是铁打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

可是这个时候,他刚刚接手一个烫手山芋,他又哪里能够安心睡眠?

庸州是新城,夜景很漂亮。

和一般的城市不同,庸州这座城市没有河,整座城市是依山而建,庸州国际酒店从城区过来要走很长的盘山路,所以就站在酒店内面,透过走廊的窗户,便可以俯瞰整个庸州夜景。

此时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这座年轻的城市依旧灯火辉煌,极度宁静的情况下,看着这座新城的繁华,陈京心情渐渐的平定。

抽出一支烟点上,陈京望着外面,手扶在栏杆上,静静的思考。

他是从德高走出来的干部,德高和庸州政坛很相似,同属于相对落后的地方,政坛的复杂和纠葛都是千头万绪。

陈京在德高可是见识过市一级层面争斗的激烈和凶险,当时他虽然没到那个层面,但是内面的暗潮他还是能够感受到,很复杂啊。

陈京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一脚踏进庸州政坛这个是非圈,但是现在,他却是身不由己……

一支烟抽完,陈京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踱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抽出房卡开门,屋里面竟然灯火通明,他愣了愣,以为是走错了房间。

他往前走几步,整个人立刻呆住了。

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女人。

女人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风衣,头发自然披着,那精致娇俏的脸颊洁白如玉,长长的脖颈上面挂着一个吊坠,在灯光下,吊坠闪着晶莹的光华。

很美,而气质则更为动人,她乌黑的眼睛如星辰一般明亮,就那样脉脉的看着陈京,胸脯微微的起伏,嘴唇稍微的张开,似乎想说话,但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

陈京心中有一种东西在涌动,嘴唇动了几下,竟然一个音也没发出来。

“京……”女人吐了一个字,眼眶中便泪水盈盈。

“你……你……怎么进来的?”陈京怔怔的道。

“这是我的酒店,一个月全我全资收购了!”女人道,她目光流转,视线不离开陈京的脸颊,眼神渐渐蒙上了一层迷雾。

金璐?欧念菁?

陈京缓缓的坐在了椅子上,下意识的又抽出一支烟点上,一语不发。

“京……你不认得我了?你瘦了!”女人道,目光中尽是怜惜之意。

陈京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依旧一语不发,就那样埋头静静的抽烟,他的心中有一股酸酸涩涩的东西在涌动,眼睛中因熬夜引起的干涩已经消失不见,渐渐的有了湿润。

“两三年了吧!”陈京吐了一口气,脸上微微的一笑,笑得有些酸楚,“我都认不得你了,你现在终于成功了,我应该祝贺你!”

金璐愣了愣,眼睛盯着陈京,道:“京……你……你很恨我吗?”

陈京摇摇头,道:“不,你应该有属于你自己的生活,从现在你的情况来看,你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什么都能得到,舍得舍得,没有舍,哪里来的得?”

金璐嘴唇有些颤抖,她是何等聪明之人,陈京的言语中,她听到了陈京对他的陌生,或者说是有些冷漠……

她的心瞬间往下沉,一直往下沉,如坠冰窖。

“京,我……我出去也是不得已。我本姓欧,我的爷爷解放以前去了台湾,将我的父亲托给我的姑姑,我的姑姑……”

金璐话说一半,陈京抬抬手,道:“今天太晚了……”

金璐的声音戛然而止,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眼眶变成了红色,陈京扭头过去,又抽出了一支烟点上。

他的面前只有一面墙壁,雪白的墙壁,陈京眼睛就盯着那一片雪白,嘴唇紧抿着不说话。

他似乎没有勇气回头,又似乎不愿回头,他的脑子中一片的凌乱,他和金璐一起走过的那些过往如幻灯片一般在他脑子里面划过,那些是从前,从前多么的美好,可是现在呢?

现在!

陈京想到的方婉琦,方婉琦搂着自己的手臂,脑袋使劲的往自己的胸口深深的埋进去,哈着热情,然后哈哈大笑……

现在还是从前吗?

再说现在的金璐,身价数亿,是酒店行业的翘楚人物,每天都游走在上流社会,到省城接触的官员都是部厅一级,她的那个圈子,和自己是那么的遥远。

那个当年在澧河经营一家小酒楼的温婉似水的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还有一件事……”金璐过了很久,似乎平定了,道。

陈京倏然回头看向她,金璐道:“关于楚城酒店集团的事情,我作为欧朗集团这一方,是没有可能放弃诉诸法律的权利的。我知道,这件事是你负责,我也想就这件事和你交换一下意见!”

陈京慢慢的眯上眼睛,脸上的神色渐渐的变化,变得有些讥诮,又有些冷漠,道:“我们楚江的投资政策有规定,外商投资,我们一切以法律为准绳办事,你们欧朗有法律允许范围内的一切自由,这一点你不用跟我沟通,你们可以动用你们拥有的一切手段!”

陈京说这句话,种种的情绪已经消失不见,变得冷静认真,很严肃!

金璐身子不经意的抖了一下,凭她对陈京的了解,她非常清楚陈京最反感的是有人威胁他。

再说,恐怕没有一个男人喜欢曾经自己心爱的女人一朝一日翅膀硬了,回过头来跟他掰腕子。

陈京是个强者,他算无遗策,他的力量很强大,当年的金璐娇弱温婉,哪里有可能挑战他的力量?

可以现在的金璐又有什么办法?不谈这件事,就没话可谈。

可是谈这件事,金璐态度硬朗,陈京的反击更硬朗,没有一点回旋空间,双方是针尖对麦芒,一接触就是火花四溅……

无话可说了……

陈京又在抽烟,不过这一次,他的神情已经没有先前的多变了。

他变得很淡然,很镇定!

多愁善感不是强者本色,陈京一路走来,经历了那么多艰难险阻,早就杀伐决断,果决果敢了,该做决定的时候,不会有哪怕丝毫的犹豫!

金璐脸上霎时变白,她的身子终于开始颤抖,她的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慌乱。

她非常清楚,只要自己现在站起身来,出了这间房门,从此以后,她和陈京之间便再也无干系了,他日江湖想见,双方也不会再有情谊可讲,就算是形同陌路了。

忽然,金璐猛然站起身来,她不顾一切的飞身扑到了陈京的怀中,她一双手像灵蛇一般绕到陈京的胸腹之间,死死的扣住,脑袋则埋进陈京的怀中开始蒙头大哭。

陈京大惊之色,道:“你……你干什么……”

“京,你忘记了吗?你忘记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了吗?你忘记我们曾经相拥入眠的那些夜晚了吗?我……我……”金璐声音颤抖,“我……我……知道我现在很不对,但是……但是我心中真的很痛苦……很痛苦啊……”

“这么几年以来,我没日没夜的就想你,想你的样子,想你的笑容,想你轻轻的拨弄我耳际头发的那副神情……我……我……”

金璐终于再也忍不住,开始嚎头大哭。

陈京眼泪不受控制的也涌了出来,心中的滋味无法言表……

“我忘不了你,我刚回楚江的时候,我还很坚定的想过,我不见你,不打扰属于你的生活。可是我偏偏的见到了你,我偏偏的见到了你啊……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就想见你一面,就想和你说说话,就想……”

金璐的手抱得很紧,她的头埋得很深。

她的头发拂动这陈京的脸颊,那种熟悉的肌肤的味道,让陈京顿时酸软无力。

两人的身体贴得很紧,金璐的内面只穿一件并不厚的纱衣,隔着纱衣,两人摩擦所产生的销魂的火花,让陈京渐渐的有些迷失了。

终于,陈京将手伸到了金璐的臀部,轻轻的摁一下,手似乎都变得滑腻。

终于,手伸进的衣服之中,那如象牙一般光滑温润的肌肤,将他带入的是让人沉醉迷失的深渊。

陈京呼吸开始开始粗重,而金璐也停止看哭泣,浑身开始发烫扭动。

两人可谓是干柴烈火,陈京也是很久没有做|爱了,那压抑几年的雄性荷尔蒙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奔腾呼啸而来,让他身体都快要爆炸。

几乎没有动作,两人就很自然的滚倒在了**,陈京的力量生猛,金璐是任君采摘,两人滚了几个回合,衣衫便散落到了四周,两具**裸,因为激动而烫得惊人的躯体交织在了一起。

春情和旖旎,隐隐还有些疯狂的味道瞬间弥漫在了这个房间。

几年过去,两人的默契仍在,没有言语,只有粗重的呼吸和轻轻的呻吟,两人便共赴巫山云雨,一起奏响了如痴如醉,极度销魂、极度快感的乐章……